明慧法会| 背法使我溶于正法修炼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几年来,我和同修坚持背《转法轮》和师父的新经文,形成了向内找的思维,在整体配合上越来越清醒默契,救人也越来越有实效。

我体会,背法的过程,也是使自己形成“向内找”机制的过程,随着背法,发现自己会向内找了。因为背法要一字不差,如果差了哪句话、哪个字、哪个词,差的地方往往就是自身修炼的症结,或者对师父的此处讲法理解有偏差。这时把背错的地方纠正过来,其实也同时纠正了自己的不符合法的观念。

随着背法,遇事向内找形成了机制,思想越来越明晰,在讲真相中很少被对方带动,而且能看准世人的症结,从而打开疑问,使人得救。

一、珍惜救人机缘

无论世人怎样表现,大法弟子不被带动,只管救人。“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每次和同修在一起时,大家都默契的配合发正念,为救人开创条件。

(一)让真相循循流入世人心田

有一次坐车,同修和身旁的小伙子刚说一句:“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都说是老天对着共产党和它的无神论来的……”那小伙子生气的一挥手:“不信!不信!”不理同修了。同修示意我继续讲,我看这小伙子好象认为“无神论”不错,刚才触动到他背后的东西了。就和同修换了座位,和他聊天。

他说在一个对外出口公司打工,说公司生产的产品对国外和国内的执行标准不一样,国内的产品别看电视上总演广告,很多产品不合格。我说:“是啊,我有个记者朋友,也说中国的电视报纸不可信,因为一党制、一言堂嘛,二零零一年演的那个‘天安门自焚’不就是吗?电视上说是法轮功,结果国际社会一调查,根本不是法轮功。那个自焚的男的叫王進东,浑身烧黑了,两腿间的塑料雪碧瓶在大火中却不燃烧、不变形。其实就是个道具,拍个戏抹黑法轮功。法轮功讲真善忍、做好人,信的人遍及全世界。”

这时他若有所思,说:“啊!自焚是假的呀。”过了一会又说:“哎呀,以前以为法轮功多么不好呢!原来不是啊!”

同修和我都持续发正念。他又讲了家乡的百姓被政府强征土地、上告不赢的事,我和他分析为什么不赢,因为征地是“党”支持的,在中国,“党”大于法律,能告赢吗?又讲了一些近代史,“党”一贯迫害老百姓。他明白了——“党”是祸根。他说:“谁能治得了共产党啊?”我说:“人治不了。不是有句话叫‘人不治天治’嘛,所以现在都说‘天灭中共’。共产党是由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组成的,天灭它时,这些成员遭殃。因为咱们加入它时,发誓了,说为他奋斗终生,声明退出,就是抹去毒誓,不当它的一员了,退出党政治,做个清白的人。”他问:“上哪退去啊?”他入过团和少先队。我说让我朋友帮你退了吧,你有小名吗?他告诉了他的名字,说:“谢谢啦!”

(二)众生盼得救 相逢是机缘

经常背法,能使自己处于救人的状态,因为现在的世人都在急盼得救。在工作的休息时间背背法,能保持救人的正念。

有一次,我要到一家大型IT公司,和那个公司负责软件设计的主管配合一个工作,只有几天的时间。就想怎么和他讲真相呢?因为这家公司是集体办公,人很多、很静,几乎没人说话,不方便讲真相,只有中午休息的时间可以利用。但我观察他们软件部的那些人,独来独往、沉默寡言的,这个主管更是,每天中午都是自己独自去吃饭。

快到中午了,我趴在桌子上发正念,清除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并想:请师父帮助创造一个条件吧!不一会儿,听到有人轻敲我的桌子,说:“去吃饭吧。”抬头一看,是那个主管。

在去餐厅的路上,和他从破网软件谈起,得知他们都有自由门等破网软件,但他说那些网站不能总看。我就讲为什么只有中国搞网络封锁,并讲了海外反华势力是不存在的,又讲到“自焚”真相。这时来到餐厅的电梯,人很多,看出他有点害怕,就换了话题。吃饭的时候我发正念,一定把他救了。结果吃完饭时,他问我“去不去散步”。当时是盛夏,烈日炎炎,中午外面很少有人,哪有散步的?我知道这是生命明白的一面等待真相、等待得救。就说“去”。

有意思的是,当走到公司门口时,他的同事——办公室秘书打着遮阳伞从外面办事回来,汗流浃背的和他打招呼,问“干什么去”,他答“散步”。那个秘书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说:“天哪!这下火的天儿,散步!这得多大的毅力啊!”我想:是啊,生命本性的一面多么盼望早日得救啊!事实上也是,他那根本不是散步,走得比赶火车还快。

我出公司大门就和他说到了法轮功,他说“但是不吃药不对”。我说: “你看过法轮功的书吗?”他说没看过。我说我看过,里面没有叫人不吃药,他说:“我不知道,反正和我也没什么关系。”我发着正念,这时看到前面有个喷泉和绿化景观,就让他到那坐下,说:人生活在天地间,自然环境和人息息相关。他点头。我又给他讲邪党在无神论思想下,战天斗地,破坏自然。他很认同,还说了三峡的事;我又和他讲到邪党历次运动对人的迫害,又讲到法轮功是什么、邪党为什么要造谣、迫害,为什么要退党。这回他明白了,说中国这地方不讲法律,还说他入过团和队,退了吧。还告诉我,他妻子是教师,学校里都不明白这些。我说你回家把这些告诉她,有空多用破网软件,就越来越明白了,他笑着点点头。回来后,我又送给他一个真相光盘,他很高兴的说谢谢。那天虽然被烈日暴晒,但这个生命终于得救了。

前几天,和同修经过一个汽车站,听到三个人说法轮功,就停下来听听他们明不明白,结果又走来两个人,他们到一起后,和这里原来等车的人议论,对刚才有个人劝他们退党不理解(他们刚才遇到一同修、给他们“三退”了),接着又说起前几天电视上诬蔑法轮功的新谎言。

我和同修互相看了一眼,分开了,同修在原地发正念,我来到他们的圈子里,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你说的是那个电视节目啊,已经被记者曝光了,是假新闻。现在不是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多少多少周年了嘛,上面让跟形势、造假,下边报纸电视就响应,那可不是法轮功干的。”这些人唰一下都静下来了,其中两个人小声接话说:“啊,这么回事呀!”“还以为电视是真事呢!”

这时同修也加入進来,我们从第三者的角度讲“自焚”真相、为什么退党、法轮功让人身心受益的事实,工资不是党给的,又讲到万人大上访(因为刚才有个老先生说“围攻中南海”)。最后,一个中年女士说:“哎呀,又让党给骗了!” 老先生说:“要是今天不说,还真不知道呢。”因为他们几个已被上一位同修帮助“三退”了,我俩又单独和这个先前在车站的老先生讲,帮他退了党,他很高兴的告诉我们他姓什么、家住在哪儿。

感到现在救人很急迫,众生知道大法弟子是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所以在大法弟子经过的地方,这些不明白的人仨仨俩俩也聚到那里。虽然他们表面说的是一些不好的话,但我们不看这些,这只能说明他们是等待得救的。而我们只有慈悲的把真相告诉世人,才不枉我们此刻的相遇。

二、放下自我 互相配合证实法

在整体配合上,当同修间出现不同意见时,及时找自己,只要同修提出的问题大方向是为了证实法,就主动配合、圆容。

(一)主动圆容

比如:开始本地同修乙要帮助同修请正义律师、无罪辩护时,众说纷纭,有的说:“乙同修有指望常人的心”;有的说“花那么多钱不值得”,等等。后来同修接触到乙,发现他的出发点是好的,是否定迫害,还可以利用此事讲真相、营救同修,而且他也有经济条件;同修其它的不足,是会逐渐修去的。我们应该放下自己的观念去圆容,共同把这件事做好。

于是,一个地方的同修组成小组,脚踏实地的走访本地律师事务所,讲真相,送《九评共产党》;有的同修整理利用法律讲真相的资料,还有同修制作了有关面临非法开庭同修的真相传单,广泛散发,大家都正念加持。最后,本地有几位律师明白了真相,同意和外地律师一起为同修无罪辩护,结果请律师并没有花那么多钱。开庭那天大家一起发正念,律师的正义辩护震撼了旁听的警察和其他民众。后来,几位同修被以“免于刑事处罚”的名义释放。

本地一些派出所、街道社区等部门的人知道了大法弟子被释放的事,对“修炼法轮功合法,邪党的迫害是违法犯罪”有了认识,社区的两个书记到我家时,和他们说起这个事、又讲到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一个书记听着听着,脱口而出:“法轮功挺好的啊!”另一个书记也坐在后面不住的点头。本来他们是上面派来说要办什么“洗脑班”的,结果明白了真相,临走时说“以后再也不来了”,还友好的留下了他们的姓名和手机、座机电话。

(二)找回信心

有一次,同修说一个地方的四个老学员不学大法了,很可惜,而且他们还影响一些人。我们决定同心协力,一定要把他们找回来。

我们发正念清除干扰他们的邪恶因素,发现他们最担心自己不如别人、怕被人看不起,就鼓励说:“那么艰难的时候都走过来了,遇到什么困难了,是好事,是修炼过程,一定能走过来。你看我们跌跌撞撞的还在往前走呢,咱们从现在开始一起互相帮助,走好最后的路吧。”一个老学员落泪了,他们同意以后一起学《转法轮》。

我们每次一个人和他们学法,在这期间出现了几次干扰。有一天一个同修说:昨天去和他们学习时,他们洗衣服、干活,还让同修走。同修当时心里很难过,但还是分清这些表现不是他们真正的自我,就在一边站着发正念,对他们说:我等着,干完活后,咱们一起学。后来他们终于继续学了,但是还是受着干扰。

听同修说这个,我就感到失望了,说:“自己心里不改变,别人怎么帮都不行。以后你别来了(因这位同修家远),我去和他们学就行了,随其自然吧。”同修说:“我还是来吧,起码要和他们把所有的讲法都学一遍。咱们信心足一点儿!”

同修的话,让我对照出自己的差距——自私、不是真心的把同修的事当自己的事。我想:那天要是换成我,能做到同修这么包容吗?可能早就走了。找自己,他们表现出的对法不坚定,反映着我对法不坚信,不坚信大法能正一切不正的、能归正他们。看到《转法轮》上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忽然体会到“随其自然”的一层涵义。“随其自然”要随大法,可不是我认为的随自己的执著,更不是随旧势力的安排。

以后我们更坚定的和他们学法。虽然又遇一次干扰,但在大家的正念和信心面前,干扰马上消散。那天,以前他们认识的念经的人来了,说要为他们念经,同修当场发正念,发完后,那些人好象忘了自己要干什么,问:“能不能讲讲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同修讲了真相,这几个老学员也坚定了,跟着同修讲。念经的人说“明白了”。以后再也没来过。

随着学法增多,这四个老学员的状态发生着巨变,他们常常是读完师父的讲法,发自内心的感慨:“原来这个问题师父早就讲了!”“师父这里说的这么明白,以前怎么不知道呢?”后来他们说:“学法太好了!”

真正能使人心改变的,只有大法。而“帮”同修的过程,其实是找自己、修自己的好机会,使自己放下私念,对法更坚信。这时大法的威力就在我们面前显现。

后来,这四个同修买了电脑,学会了上明慧网,每天看明慧网上的同修交流,打印了所有大法书籍,把学法摆在首位,回到了实修状态。直到现在,他们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学法小组,还帮助了其他掉队的同修,鼓励让他们参加小组学法。并帮助同修打印《明慧周刊》、真相资料,互相配合讲真相,在证实法中发挥着作用。

三、“自己对了”也向内找

一次,得知本地一个地方的同修,热衷于传播明慧网之外的其它网站的轮回、天目等文章,就说了自己的看法、同修切磋文章要看明慧网的等等。不久,另一同修告诉我说:“那个地方的同修甲让转达对你的意见:别那么极端。”其他几个听到的同修都说我没错,我第一念也想:难道去传那些东西就不极端了吗?怪不得那里的同修麻烦事多,总去看符合自己执著的东西,能不迷糊吗?

第二念想:怎么不看自己、去挑对方的毛病呢?这不是常人的争对错吗?抛开甲说的这件事的表面对错,甲给自己提的意见是“极端”,那我就对照大法,找找自己。结果发现,自己多次苦口婆心的劝说同修,初衷是想为同修负责,可是自己的心被带动,就变成了一次次的宣说自己的观点了,不是维护法,而是证实自己。“极端”的背后不就是执著自我吗?我找到了一个根子上的问题。

以往,同修之间有不同意见时,为了配合好,就想:同修的心是好的、要看同修的闪光点,等等。后来悟到,不必去刻意去看对方(闪不闪光),因为给自己提意见或者出现矛盾的根本原因,是自身有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必须要修去了,我悟到此时是师尊借助甲、乙、丙、丁等人的嘴来点醒自己。甲不说,可能乙会说,乙不说,可能丙会说,所以去找谁的闪光点呢?用人心去找对方的闪光点,其实也是一种向外看。向内找是无条件的,找自己究竟什么心被刺激了,什么心该修去了。

有一天,看到同修丁发来信件,说他们那个地方出现一个现象,不太符合法。然后说:“现在你知道这件事了,知道了不去管,你就有责任。”

看完想,我也不认识你那地方的人、不知具体什么事,怎么去管。(后来得知他说的那件事很快就妥善解决了。)转念说:别挑别人了,找自己吧,怎么让我遇到这事?学法时找到了:就是同修说的“责任”。回想这些年,证实法的事也做着,但是缺少的是责任感,做什么好象都保全着为私的东西,比如同修告诉我,哪里的同修需要教电脑,哪里需要什么帮助等等,自己也会去,问题也解决了,可是总感觉没有那么大的慈悲心,不是主动为他的。这样找到了自身的又一个问题。

四、在不重视学法的教训中清醒

在反迫害的头几年里,不懂学法的重要,曾两次遭邪恶绑架。一九九九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就开始了反迫害。当时就是做事,后来被绑架。在拘留所里,看到老年同修都会背一些讲法,自己二十多岁却不会背,遇到事情没有衡量标准,非常后悔,想:要是能看到大法该多好啊!第二天早上,同监室一个同修到我身边说:“昨天在被子里发现了一叠经文,你要不要?”——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开始背法了。后来我被非法劳教,在坚持背法中,正念越来越强,几个月后回到家中。

心中有法,真正按照大法做,环境就会发生变化,即使在邪恶黑窝。第二次我被绑架到一个邪恶的劳教所,发现被绑架在那的许多同修对法很坚定,但是大多数法理不清,比如:警察问谁喊了“大法好”,同修就站出来,然后就遭到毒打。或者有的同修喊“大法好”之前,先换个旧衣服,防止迫害时把新衣服打破,等等。

一天,恶警把我和这些同修关到一个房间,我们就交流了要全盘否定迫害,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证实大法,又重温师父的讲法:“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他、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精進要旨二》〈理性〉)

“你们在正念强、没有怕心,没有人的执著、顾虑心与仇恨心的状态下有效。念出即刻见效。”“大法弟子以救人行善为根本,此正念是为了制止恶人行恶,也是警示其他坏人,也是叫世人不要犯罪,目地还是为了救度众生。”(《正念制止行恶》)

法理清晰后,大家慈悲的喊出了“法轮大法好”,一群男警察把房门踹开,问谁喊的?没人回答。他们说:“咦,今天怎么啦?”又说:喊的站起来!没人回应。又说:没喊的站起来!还是没人理。他们说:“一个一个问!”我在第一个位置,一个男警察走过来问:“喊没喊?”我平静的发正念,想:“大法弟子的行为是证实法、反迫害,清除的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包括操控你们警察的邪恶,不是争斗什么,希望你们生命明白的一面清醒,你也不应该被操控着来问我,我也永远都不会回答。你要是不嫌累,就在那站着吧。”

因为我躺在下铺,他站在二层铺旁边低头问,直不起腰。因他一直撅着,大法弟子又都默不作声,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家正念清除后,屋里的气氛变得很滑稽。只听见他在我头顶“噗哧”一下笑出声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的天哪,我可服啦!”这时门口的男警察们也“轰”的笑了起来,最后不了了之。

境随心转,所思所念符合了法,环境就变了。不久,我和那个房间里的很多同修都破除邪恶、回家了。

五、我们的学法小组

我们小组是这样学法的,每次学习前,先背三段《转法轮》,争取一个字不差,一个人一个人的背,背错的地方,同修及时提醒。平时有短的新经文,也随时背下来。背完后,学习一讲《转法轮》,整点发正念,剩下时间依次学海外讲法。

开始背《转法轮》时,有的同修不想坚持了,大家就互相鼓励,清除干扰。坚持背法到今天,同修都体会到:头脑清晰了,背的过程中领悟到了法的内涵,会向内找了,同修间的矛盾少了,有什么事也能很好的配合了。

比如,背完《什么叫助师正法》,有的同修说:更能放下自我了。有的说:以前干什么事,都好象精神不起来,现在责任感强了,讲真相更主动,讲一个就讲透,让人真明白,再也不想象过去那样敷衍了。因为只图数量、不管人家明不明白,这本身就是党文化“假大空”的东西,自身不纯正,怎么助师、怎么唤醒众生呢?

学好法,我们同修之间没有矛盾,准确的说不是遇不到矛盾(其实经常有不同看法),而是面对不同的意见时,大家自觉找自己,放下自己的意见,看看大法怎么要求的,我们这么做能不能更好的圆容法、救众生,所以矛盾常常在瞬间消失化解。

“橙黄紫绿九霄明”(《感慨》),我体悟,宇宙间不能只有一种色彩,我们把各自的颜色修的纯净,就陪衬出了整体大穹的缤纷无际。学好法,是我们配合默契、兑现誓约、同回新宇的根本保障。

谢谢师父!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