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陈彦如一起被洪泽湖监狱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在明慧上看到《江苏法轮功学员陈彦如的血泪遗书》,看着,看着,禁不住泪水直流。看到靖江陈彦如的遗书,让我把曾经和陈彦如共同经历的洪泽湖监狱的迫害揭露出来。

当时,我和靖江陈彦如一起被非法关押在洪泽湖监狱十监区所谓的“教育中队”,陈彦如对同修们非常的关心,虽然他身体也不好,但是常常帮助身体被迫害严重的同修们洗衣服,经常帮助同修做一些针线活。同修们都很感谢他。

陈彦如淳朴善良、吃苦耐劳、坚强不屈、乐于助人。在生活中无论多么苦、多么累,从来没有一句怨言。在他心中别人永远比自己重要,心中始终想着别人,因此大家对陈彦如的人品都很钦佩。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心中常惦念着家乡的人民是否明白法轮功的真相。

那时,陈彦如经常和我们讲,他的命是大法给的,是师父给的。所以再三的去北京上访讲真相。他还告诉我们,被恶警察绑架时,他心里不停的想让恶警察睡觉,结果他们真的睡觉了,陈彦如戴着手铐跑了,后来躲在南京夫子庙的一家卖乐器的商家,因为一直以来的工作是音乐教师,会做乐器和会调试乐器。当时公安部都派人来追查和通缉。

当看到:“刚入监,我被安置在十大队,那叫入监队,都是新犯人,连续吃了几个月霉米,那些米,连猪都不能吃的,却给我们吃。有的犯人只好自己泡方便面吃,而我,监狱不许我接见家人,账上又没有钱,只好天天吃霉米,我的胃很难受,已难以承受。

非法关押期间,监狱用强迫手段搞“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我的身心所受到的摧残与刺激,不堪回首,我已无力再去记述。”

让我回忆起和陈彦如一起被非法关押的日子,确实是洪泽湖监狱十大队(十监区)连续吃了几个月的霉米,后来陈彦如转到教育中队,也就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当时陈彦如还对我讲:“刚刚从前面入监队吃了几个月的霉米,现在好了,这里没有霉米吃了!”

谁知道没有过几天,我们几十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开始吃霉米饭,那个饭黄色的,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味。

沭阳县粮食系统一名职工邰正绪同修告诉我们:“这种粮食叫做陈化粮,我在粮食系统工作二十多年,这种粮食是变质的粮食,在储存中会产生黄曲霉毒素。黄曲霉毒素作为霉菌产生的次生代谢产物,被证明对人和动物的肝脏、肾脏等组织和器官具有很大的危害,黄曲霉毒素是世界上最快的能够导致人得癌症的物质,最快能够让人半个月就得肝癌!食用这些发霉、变质大米,几天时间就会造成食用人恶心、呕吐。按照国家规定,陈化粮必须销毁,连动物都不能吃,也就是陈化粮都不能用来做饲料的。”

几十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得知情况之后,都非常震惊,大家一起抗议,经过几天的集体抗议,恢复了正常的粮食。

看了《江苏法轮功学员陈彦如的血泪遗书》之后,才知道靖江陈彦如已经离开人世了,才知道那时间陈彦如连续吃了几个月霉米的后果是如此的严重。才知道洪泽湖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灭绝人性的迫害。

那段时间,洪泽湖监狱十监区教育中队的中队长王飞为了个人的利益,突然拼命的压生产任务给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后,就开始劳动,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才结束。

几天后,同修们经过悄悄的协商后,决定一起罢工,结果教育中队的警察们当天就宣布:“法轮功学员没有劳动任务,半天的劳动半天的学习。”所谓的“学习”其实是洗脑迫害。

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强制性转化时,恶警还利用犹大做帮手,加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坚持不“转化”,他们就将其关在一间黑屋子里(窗用纸糊上,撤掉床铺)指使十多名服刑人员(四人一组)24小时轮番看守,制造恐怖气氛,从精神上折磨法轮功学员。徐州法轮功学员孙经福就曾经被这样对待的。再不达目的,他们就将法轮功学员送到最恶劣的劳动场所,从肉体上再折磨。尤其是把法轮功学员分配到机械厂等工厂去劳动,那里的环境非常的差。暴力、谎言、伪善等等卑劣手段被洪泽湖监狱的恶警使尽。

但是毕竟也有良知未泯的警察。在这里也向当时的真正关心和同情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表示感谢!这里不方便写你们的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