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到边远山区讲真相救人

学好法 生正念 行神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现在正是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心得交流会之际。前几届由于自己怕写不好,不愿吃苦,只是索取不愿付出。说到底怕心也是私心。修炼这么多年受益匪浅,难道我不应该借这难得的机会,写出我在大法指引和师尊呵护下平稳走过十八年的心得体会,意在证实大法,见证大法的威德?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今年六十五岁。得法前是单位的老病号、药罐子。四十多岁走路就象老太婆一样,走两步要歇三脚,常年三个急救盒伴随着我(家里床头一个,上班抽屉一个,身上口袋里还揣一个)。喝了这种药又带来那种病,恶性循环,每年换季节都在医院度过。病痛对我的折磨让我苦不堪言,失去了生存的信心。不得不把自己的后事提前安排,并为孩子们物色好了后娘。我母亲见我这样,急得到处去求神拜佛、烧香磕头。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两个孩子不到十岁,见我患病了,他们默默无语的自己去学校,真象是没娘的孩子。丈夫见我难受的样子总是说:“是我连累你,我要是不去参加那场所谓的自卫还击战也不会让你落下产后高血压,产后心脏病这种顽疾。”

九三年十二月我又住院了。一位老邻居见我那可怜的样子,介绍我去练气功。当时我什么都没问就一口答应了。九四年六月三号也是我终身难忘、喜得大法的日子。晚饭后他们俩口子带我去教功点。走在路上老远就听到优美的炼功音乐,感觉这声音来自天上,给人的感觉象是在步入仙境一样,非常美妙,舒服极了。当晚动作还未学会,可回家就睡了一个安稳觉。第四天去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总觉得这声音在哪听过好耳熟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几天后又看了师父《大连讲法》录像。第一眼见到师父觉得很面熟,我心中的师父就是这样子的!我们每天都到同修家炼功学法,经常抽时间到农村去洪法。不到两个月一身顽疾一扫而光。走起路来轻飘飘的,骑自行车象有人推一样,皮肤变得白里透红,几乎没什么皱纹,看上去精神,精力充沛。同修开玩笑总是叫我“小伙子”。单位领导、同事惊叹的说:“法轮功好不好,看某某某(指我的名字)就知道了。”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救了我,是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家人、亲人再也不为我担心受累了。他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认同大法,并先后有十一人得法修炼,并在大法中受益:有的家里生意兴隆;有的得到了官职的升迁,有的考進一类大学。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听师父的话 认真学法

师父早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上就介绍过长春大法弟子学法、背法的经验。我悟到是师父在点悟我们学法的重要性。我们炼功点也开始背《论语》和《精進要旨》,所有的经文大家都争着背。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每天都沐浴在师父的教诲之中。

“七二零”后大家失去了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环境,整天不知所措。一天梦见《转法轮》的书在我眼前,从封面开始自动的一页一页的往后翻。一直翻到最后一页为止。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要一页不落的学好法吗?

孙子出生后没那么多的时间到处去讲真相。每天早上三点半起床开始炼功,发完六点正念就开始背《转法轮》。首先是一句一句的背,后来一段一段的背。然后一页一页的背。一年下来背了三遍《转法轮》。每次出去讲真相前,首先学法,因为法是做好一切事的基础,根本保障。然后给师父敬香,并双手合十对师尊说:“师尊,弟子今天去做讲真相劝‘三退’的事,请师尊加持。谢谢!”然后才出发。回来后在师父法像前说:“谢谢师尊的呵护,谢谢师尊的加持,谢谢!”十几年来一直恭敬至今。

邪恶看不见我

通过学法背法,不知不觉做讲真相救人的事胆子大起来了。零一年一天我带着一岁半的外孙住在镇里的亲戚家。从她家出来后开始在大街上贴不干胶。“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永世长存”、“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师父清白”、“善待大法一念 天赐幸福平安”,贴了好几条街。贴时感觉什么都静止了,头脑一片空白,只管静静去做。外孙跟在我后边也不打扰我。一直贴到大桥头。这里停着一辆巴士等客人,也正是我要坐的车。我抱着外孙上车刚坐稳,就看见六个穿黑制服的人气势汹汹的朝车这边跑过来。口里骂骂咧咧的围着车子转了好几圈,最后耷拉着脑袋走了。

我问司机刚才那些人是干什么的,司机说:“他们是专门整法轮功的黑狗子。”我明白了刚才是冲着我来的。我坐的位子正好对着车门,而且我一直在逗外孙玩。他们就是看不见我。那时根本不懂发正念。只知道自己要走出去讲真相,护法,要求还师父清白。是师父的法身保护了我,那种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只知一个劲的流泪。小外孙用他那小手一边给我抹眼泪一边哄着我:“别哭!别哭哦!”

跟踪我的人撒腿就跑

零四年我市资料点被破坏,十几位同修被非法关押。事发的前一天,我去一资料点背了一编织袋资料出来,其后接连几天我发现有人跟踪我,此人是省公安厅派下来的实习生。一天,他推着自行车装着买菜的样子,当我快接近他时,他象触了电一样,突然把车子一架,快步跑到马路边装出等公汽的样子。我不慌不忙的走过,干脆站到他身边发出强大正念彻底解体操纵跟踪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只见他脸一阵红一阵白,身子不停的颤抖,好象恨不得要钻到地里一样。后来又在公汽上遇到他,我望着他发正念,他始终不敢抬头。从那以后再也没发现他。正如师父在《洪吟》〈怕啥〉中所讲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师父时刻在我身边

看了同修们写的《忆师恩》的文章后,在我心中升起对师尊无限敬仰的同时也生出了执著心:总是羡慕那些接受过师父亲传的弟子,懊恼自己悟性差,没能参加师父的讲法班。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在一个山坡连着的一大片草坪上正在布置会场,准备开法会。在我之前来了一些同修,我急忙找块地方坐下,一抬头看见师尊手提蒲团笑眯眯的从我左前方过来,坐在我右边。我真的不好意思。我怎么够有资格同师父坐在一起呢?这不是师父在告诉我:“我们给大家这么多东西,所有的人只要实修,并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我都把你当作弟子带,只要你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转法轮》)在修炼的路上遇到的魔难也不少,却是慈悲的师父为我承受过去了,如汽车急速倒车,就在我的自行车前轮抵着汽车车轱辘时汽车刹住了;连人带车被疾驶的摩托车撞飞老远,重重的摔在十字大街上;黑夜里栽到大渠沟里;今年又被撞到轿车前躺在了地上,等等,要不是师父保护了我,岂止是落个后怕呢?

到偏远山区救有缘人

在《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四川成都南充的大法弟子提问:“师父,偏远山区的人得不到信息,怎么办?”师父说:“不要紧的,大家别忘了很多事情不是有师父的法身吗?还有起正面作用的众神在帮嘛。而且中国大陆有那么多大法弟子,很多事情他们都会去做。”

我地区处于大别山区,十几年来城镇周边地区讲真相的人比较多,偏远山区做的人少一些,有的地方是空白。我也总在琢磨这事。一天梦中我回娘家,路过一山区,对面山坡地边站了好多男男女女,他们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这不又是师父在点化我要去救边远山区的众生吗?从那以后,我跑山区,一般是一人去,少数与同修配合。零九年秋我与一同修准备第二天去山区(死角)讲真相救人,晚上却下了一夜的雨,早上还在继续下。去还是不去呢?同修与我切磋说:“救人这么急的事,一点雨就能把我们难倒吗?这是旧势力的干扰,不承认它,有师在有法在一切由师父安排。”同修穿着雨衣,带着我向山区出发了。一路上我们默默地发着正念。走着走着雨小了,渐渐雨停了,快到目地地时太阳出来了。“真念化开满天晴”(《感慨》)!同修深有感触的说难怪这里是死角,山路远又险,很多路段几乎直上直下,而且路面又窄。当我俩上坡时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往上拔,下坡时真象有人托着车往下滑。同修的摩托车是一辆闲置了很多时间的旧车,今天是第一次走山路。他与摩托车沟通:“摩托车你真乖,你帮助做大法的事,今后一定有好的未来。”

师尊鼓励大法弟子走出个人修炼的路。到边远山区做讲真相救人的事,这就是我的修炼路。到山区去最大的困难是路不熟,下了车不知往哪走。在车上我很注意同人谈谈地名并努力记住。山里人善良、淳朴、热情、好客,你向他问路一般他都给你说得清清楚楚,有的还愿意给你带路。不通车的地方靠双脚走时间不够,只好花钱雇摩托车送。一般请司机将我们送到村部,再从村部往回走。边走边做讲真相的事。有一次走到了三岔路上,还真不知道往哪条路走是对的。山路十八弯,错一条真的要错很远,很长的山路遇不到一个行人。心想:歇会儿脚吧,师父会告诉我回家的路。刚刚一想,远处传来了农用车的声音。上前问清路线后借感谢的机会帮他抹兽印,送给他神韵光盘和护身符。他们如获至宝,连声道谢。

每次到山里去我带的资料都比较多,如:真相条幅、不干胶、真相小册子、真相光盘、神韵光盘、护身符等。中午饭我只带几块糖或糕点。夏天带点矿泉水,一个村庄不落的往回做。说也怪,只顾救人也不知饿、渴。当然这是师尊的加持。走在山林中,各种鸟儿发出清脆的叫声,花草树木在微风中摆动,仿佛在欢迎我的到来,那是在城里领略不到的一种惬意感受。我与它们沟通:树木、花草、鸟儿你们都听着,你们都是为大法而来的,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真善忍好。同化大法才有好的未来。

我在给有缘人送光盘和资料时,总是嘱咐他们看完后一定要给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看,让他们受益,也为你积大功德。他们却答应:“哦!哦!知道了,知道了!”这样既节约资料又可多救人,让有限的资料发挥无限的作用。

平衡好家庭关系 带好小弟子

开始几年老伴并不知道我经常一人跑那么远。因不能赶回家为他做午饭,他终于察觉到了。好在他没有阻拦我,只是为我的安全担心。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我放机灵点。我告诉他不要用人心说话,只能加强我的正念。有一天,我回来的比较早,到家时才下午三点多钟。(平时五点左右才能回来)老伴得意的问我:“你今天回来早,知道为什么吗?是我在用正念支持你啊!”他一字一句的说:“我在心里想:彻底解体迫害某某某(我的名字)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很感动,谢谢他对我的支持和帮助。现在我每次出去他都要问清我去的具体地方,他好用正念支持我。

作为大法弟子,要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一定要平衡好家庭环境,否则你想出去,他们却不让你迈步。我这不是夸自己做得怎么好。是师父要我们做一个好人,比常人中的英雄模范人物还要好的人,与人为善,对谁都好,何况你的亲人。

儿子、媳妇早出晚归的上班,带孙子做家务我和老伴全包了。每个双休日孙子随他爸妈,可以到远处去玩,平时五天时间除雨天外,我带孙子去广场、公园、周边地带发神韵光盘。他乐颠颠的捧着光盘见人就发,看到他稚嫩红润的笑脸一般人都愿意接受,并向他说声:“谢谢!”他听后干得更欢。别人接慢一点他赶快说:“拿着吧,好看的。”回家后,他每天都看真相光盘,用他的话讲:“奶奶,你的客人又来了。”并认真的重复上面的动作把同修乐得够呛。带他去同修家,進门的第一件事是到处找法轮图形,看到后一个劲的喊:“在转,在转……”他会唱《法轮大法好》、《大法小弟子》等歌,当看《天音》光碟时,他说他是小弟子,这上面有他。平时告诉他大法小弟子不能自私,要处处为别人着想。他记住了。一天早晨我说:“奶奶给你煮鸡蛋吃好吗?”他说:“我不吃。”“那为什么不吃呢?”他回答:“我吃了,你们吃什么?”全家人都乐了。小小年纪也知道为别人着想了。

孙子今年四岁,也经历了几件危险事。一次玻璃门压扁了手指头,那时他才一岁多,我抱着他对着指头一个劲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儿扁指头变圆了,要他动动指头,跟好手一样。还有一次摩托车压在他身上,把他从车底拉出来也安然无恙。这两件事我都告诉了儿子媳妇,他们知道大法超常,没有半句埋怨。小区有几个与孙子一样大的孩子他们经常生病,都说我们的孙子带得好。我说:“不是,是他每天都说法轮大法好,是大法师父在照看他。”

跨地区讲真相劝三退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深知这是最后的最后,必须抓紧救人。记得师父讲过全世界的人都曾是他的亲人。和我老伴一个战壕里爬出来的战友不也是我的亲人吗?几年来我去了广东、广西、海南、湖南、武汉、无锡等地有老伴战友的地方,看望老战友,救度他们。他们都被“天安门自焚”伪案蒙住了,深受毒害。我把“天安门自焚”真相资料给他们看,他们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真相,纷纷“三退”。当然不是所有的人当时都能表态,我不执著结果,重在过程。即使他暂不表态,也为今后听真相打个基础。老伴也帮着讲:“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以后有人告诉你真相你可别失良机啊!”在师尊的加持呵护下,我独自一人去过邻省河南、安徽等地,做完我要做的事都是当天平安返回。

十八年的修炼路经历的神奇事太多了,可以说每次出去讲真相的经历都是一篇神话故事,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是师父在做。最近我去了一个更封闭的山村。这里的人他们不了解真相,也不愿意接受真相。他们的墙上还保留着六十年代文革时期的标语口号,看起来荒唐,其实是可悲。这些“边角”、“死角”等地方急待我们去送资料,讲真相救他们。我们不去做,又指望谁去做呢?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经文中告诫我们:“我就希望大法弟子互相之间都能够象以前那样、象你们得法当初那样精進。过去佛教中有句话,意思是从头到尾都象开始一样,你一定圆满。”

在值千金值万金最后的修炼日子里,我会更加听师父的话,不辜负师尊愿望,继续到边远山区去救人,多救人。

层次所限,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