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怎样做一名明慧通讯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二零零三年末,师父告诉我们要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我们收集了大量本地迫害信息,但不会编辑技术做不了地方期刊,这时来了一名外地技术同修,我开始跟他学电脑,先学打字,一点点把迫害文章打出来。同修教了我几天,这时各地资料点被破坏的很多,同修急忙奔赴各地重建资料点。

“传送成功”

我开始自己一点点的琢磨,从网上下载真相素材,摸索着做小册子。由于使用手机上网,同修给我的几个海外代理也逐渐失效,破网很困难,下载一个完整文件要无数次,但我一心要把小册子做成,也就突破了层层困难,在师父的加持和点悟下,我很灵通的掌握了排版技术,经过几个日日夜夜,本地第一份小册子终于成形了。

可就在这时,电脑突然出现了故障,系统被破坏,所有的资料都在我失误的操作中全部丢失了。我很内疚,因为技术同修太忙了,来一趟很不容易。几天后,外地技术同修闻讯赶来了,从新装了系统,又教我一些新技术,我还学会了用网际快车下载资料,也能及时更新海外代理了。

我从头做起,打字、下载、编辑排版,这次有了经验,做起来比较快,做出的效果比上次还要好一些。协调人拿去给同修看,大家都很高兴。晚上,我把小册子上传明慧网,可是传到半个小时的时候就失败,几次都传不上去,后来我趴在电脑旁睡着了,醒来后,电脑上赫然出现几个字“传送成功”,还有一朵金色的莲花,我很受鼓舞,觉的是师父给我显现出来的。

这份小册子,后期又根据同修意见充实了内容,讲真相很全面,我们整体配合先后在当地散发了一万多份,收到了非常好的讲清真相的效果,也窒息了邪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本地没有发生迫害。

放下自我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起初技术上的突破虽然困难,但只要能吃苦、能坚持、正念足就能走过来,难就难在与同修的配合中,在自己提高心性过程中遇到的魔难,从中放下自我,走出自我,同时配合同修把项目做好是很不容易的。有时分不清干扰是来自外部还是内部的,是应该正念排除的还是应该自己放弃的,稍有偏差,就会导致整体配合救人的效果打折扣,严重的会导致项目搁浅。

有一次,我接到两篇稿子,一篇是同修以亲身经历证实大法好的,一篇是曝光本地恶人的,两篇文章发到明慧很快就发表了,我又从明慧网上搜集了一篇本地迫害文章,搭配了一些重要的时事新闻,编辑好后发给了明慧。小册子经明慧修改后很快刊登了。几天后,协调人Z拿着小册子来找我,严肃的问我为什么私自就给明慧网发了,我说文章是经过明慧网把关的,原则上应该没有问题。我跟他交流了我的想法,现在资料点遍地开花,一个资料点就是一个通讯点,每个点都有就近的信息来源,可以直接把本地信息上网,我再收集编辑成册,明慧网刊登后资料点直接下载制作,这样通过网络传递信息安全迅速,真相传播的快,窒息邪恶及时,救人也有力度。

Z提出三点:一个是写迫害报道的同修提出,小册子改了她的原文,文章结构和原意变了;还有一个同修认为内容一般;他自己则认为没经过大家认可。我跟他解释,迫害报道原文太长,放到小册子里占了好几页,所以明慧网编辑给删减了,我以编辑和读者的角度来看,这样编排效果好,但其中一句话确实修改不当,改变了原意,我们只要把这句话修改过来就可以了,不影响发放。但Z坚持不同意发放,并且告诉我,以后没经过协调人商议通过的,发到明慧网上的本地也不做。事后我得知,有一个资料点看到网上有本地小册子,做了二十份,正准备散发,被Z收去销毁了,并告知各资料点,以后在明慧网上看到本地资料,不经过协调人不许制作。

我觉的Z有很明显的人心,把同修之间的配合用常人上下级的关系硬性管理了,我一向对揭露当地邪恶的事非常注重,Z的举动实际就是阻碍曝光邪恶,这令我很恼火(当时没悟到这也是邪恶在背后利用大法弟子的人心更隐蔽的破坏)。想起以前离开本地的技术人员说Z“专制”,而Z说技术人员“不听话”,越发心里对Z愤愤不平。但很快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对,于是强行压住了不平的心,后来在学法中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师父说:“你执著于强调自己的时候,你就在钻牛角尖,神在天上看着是受不了的。尽管你口口声声说为大法好,我的办法好,能达到什么目地,也许真的是那样,但是我们也不要过于太常人化的那种执著。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众神都会说这人真了不起。神不是看你的办法起了作用才给你提高层次的,是看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层次的。这就是正法理。说我有多少功劳了我就能怎么样,是,对于常人来讲是那样的,对宇宙的法理在某个特点中,在某个特殊的环境中也可能看这一面,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真正的提高是放弃”。师父的话打進我心里,我觉的脑袋里一大块坚硬的物质疏解了,就象冰块溶化一样哗哗往下掉,头脑立刻轻松了,心里纠结的那团难受的物质也瞬间消散了。站在同修角度上想一想,事前我没有和同修沟通,同修难免不理解。每个大法弟子因为所处环境不同,对法的理解和认识不同,所以各自选择做的项目不同,同一项目做的方式也有所不同,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做的事重要,如果沟通不好就会因为认识的差异以及人心的存在,导致相互不配合。

这其中还有我们各自要提高的因素,我深挖自己的执着心:花费好多心思做出的东西,未被人家采纳,心里不舒服,是求别人认可的心;看不上同修,觉的同修没自己认识的好,是争斗心和妒嫉心;还有自己在与同修商谈的时候往往带着指责的口气,所以同修不接受我的意见。

这件事当时没协调好,时过境迁,有些信息也失去了时效性,也只能放弃。不过从中我吸取了一些教训,心性得到了提高。在这以后,我在写文章和编辑的过程中不断的魔炼自己,在不断的去执着心的过程中逐渐成熟起来,成为明慧网的一名大陆通讯员。

把法放在首位

要写好一篇真相报道,一切细节都不可忽视,只有用心做到位,才能够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经常要搭车往返几十里路去核实、补充信息,回来后再查阅大量相关参考资料,文章组织好后经过反复修改,才向明慧投稿,经明慧修改反馈回来后,再去下载通用期刊和地方期刊,从中筛选出合适的真相素材与本地信息搭配,编辑成真相传单发到明慧网,明慧发表后我们开始制作散发。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大陆出现了用法律形式讲真相、反迫害、救度众生的形式。写法律相关文章要求就更专业,需要掌握一定的法律常识以及法律文书的书写格式,我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法律资料,收集大量的法律电子书,多看明慧网上关于写作的文章,提高写作质量,注意观察每次投稿明慧给修改的地方,改進写作方法。在参与营救同修的同时,帮助同修家属写上诉书、申诉书,控告书、检举信等。

在整体配合过程中,同修们已越来越成熟,不需要太多的周折,大部份都能配合做好整体项目中的各个环节。当然也有发生矛盾冲突的时候,但只要把法放在首位,把项目放在前面,放下自我,就能突破魔难和障碍。

一次,本地四位同修被迫害,我们聘请了律师为同修做无罪辩护,开庭之前,我赶制了真相传单,在本地信箱通知各资料点打印发放。但在资料的传递环节中出现了问题,导致有些片区没有接到资料,影响了全面发放。我直接指出了耽误传递的同修的问题,因为有埋怨和指责的成份,引起同修反驳,因为我的话也触及了各片协调人,所以每个人都对我提出了看法,我当时感觉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我,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说我,我忍不住与大家争论起来,当时感觉气氛非常激烈,就提前离开了。

回家后就想,不要顶着走,退一步吧,转念又一想,放下的是人心,这项目不能放下呀!我一下悟到自己又出现了急躁心,争斗心,还有不让人说的心,邪恶利用这些人心钻空子,让我们在争论当中使项目不了了之。

想起最近师父讲的法:“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是一个方面。作为大法弟子啊,在各个需要配合的事情争论不下的时候或者是讨论无结果的时候,都应该这样去做,邪恶就再也没有办法干扰了。”(《再精進》)

第二天早晨,我打电话找协调的同修,打了一天也没联系上,我想这是邪恶在间隔我和同修,就发正念排除干扰,到了晚上,终于找到协调人A,我跟她说昨晚是我不对,A也说我走后同修也认识到了,我说的理是对的,不能因为态度不好就不接收人家的意见。A给我提供了一些具体情况,我们准备進一步揭露邪恶,但是A托同修B转达给我的起诉书文件,B并没有转给我,我又辗转找了B几次,才拿到起诉书。

开庭之前,我们又组织了一次交流会,同修们都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不足,顺利的安排好要做的事情。在开庭之后的半个月时间里,我分别找参与庭审的家属、同修了解情况,再逐个核实,精心整理文章,编辑传单,最后找各片协调人商量发放。这次大家配合的比较好,只有B同修因为忙其它的事,没有参加交流会,过后我去找了B几次,B答应配合,我提供给他那个片区一部份资料,这样我们整体都达到了圆容配合,同修虽然没有救出来,但这个过程我们还是走下来了,世人看到传单后的反馈效果也非常好。

做明慧通讯员这几年来,我深深的感到个人的实修和整体配合都是非常重要的,我觉的自己有很多地方没有做好,没有和同修配合好,项目有很多地方没有做完善。师父最近的连续两次讲法敲醒了我,我一定要精進起来,修好自己,与同修配合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最后以师父的话与大家共勉:“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什么是大法弟子》)

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