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手牵手 一起跟师父回家

一个老年学法组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我们这个老年学法小组,我年龄最小,还有一位同修近七十岁,其他的几位同修都在七十岁以上。这几位同修除了我之外,有一位是小学毕业,还有两位念到小学二、三年级,其他的三位一天学也没上,学法确实有一定的困难。

有的说:谁象你们小组读那么慢;也有的说:你跟那些老太太在一起能提高吗?我有时也真想一走了之,但我看到老同修对法那种渴求的表情,以及对我信任的目光,我想到这是自己的责任。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球大法弟子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二岁,是一名退休教师。自从看到《明慧周刊》的那天起,我几乎是一篇不落的看。但我只是索取,没有付出。当看到第八届法会征稿通知时,自己又和以前一样想写,但还是日复一日的没有动笔。直到有一天,一个同修姐姐给我打电话,说有事找我,我去了之后,她说明天咱们本地开法会,要交流交流,你得发言。我想推掉,可同修说这是任务。我想:这是师父往上拽我呢,利用同修的嘴鼓励我,我还有什么理由推辞呢?我不但在本地和同修交流,还要在这次网上法会向慈悲的师父交上一份答卷,不管是否发表,重在参与。

一、成立学法小组

二零零三年春天,我参加了本地召开的一次法会。有一个老同修谈到了由于没有文化,学法困难的问题。当时我就说:我可以帮你。法会结束后,我想到她家去认认门,就跟她一起走。可当我碰到一个熟人讲真相时,她没等我,径直走远了,我没跟上她。我当时觉的她有怕心,也可能时机还不够成熟吧。

直到二零零五年十月的一天,一个同修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她家。她告诉我,她在一个老同修家一起学法,但由于俩人都没多少文化,“七二零”之前又没参加集体学法,《转法轮》根本看不下来,她们很着急。就这样,我加入了这个小组,一个三人学法小组成立了,后来又陆续来了几位老同修,到现在共七人。

我们这个老年学法小组,我年龄最小,还有一位同修近七十岁,其他的几位同修都在七十岁以上。这几位同修除了我之外,有一位是小学毕业,还有两位念到小学二、三年级,其他的三位一天学也没上,学法确实有一定的困难。虽然这些同修都是七二零之前得法,但没参加过集体学法。迫害开始后,有的连书都不摸了。所以不光读的慢,而且丢字、添字、读错、不会断句等,读出的意思都不对。我就一点点的纠正,耐心的告诉。每学一讲法,都要三个小时以上。有的时候,我真是很着急。别的小组半天能学两讲法,我们只能学一讲,还累的够呛。特别是有几位同修到我们组看到这种情况后,都以各种借口走了。有的说:谁象你们小组读那么慢;也有的说:你跟那些老太太在一起能提高吗?我有时也真想一走了之,但我看到老同修对法那种渴求的表情,以及对我信任的目光,我想到这是自己的责任。

师尊说过:“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能落下一个弟子的。”(《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就问自己:你不是想助师正法么,为什么不愿付出,那么自私。这几位老同修学法有困难,你知道了,你就应该承担,这不也是助师正法的一部份吗?我们应该一起同化大法,共同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

从二零零五年一直坚持到今天,现在大家都能通读《转法轮》,会背《论语》及《洪吟》中的部份诗句,此外还系统的学习了国外讲法,学法的速度也大大的提高了。

因为老同修读《明慧周刊》困难,我们就每周一读周刊,由我给大家读。听到全球各地同修修心去执、闯关过难、在助师正法中的神迹,我们不仅感到震撼,同时也觉的和全球的同修更贴近了,我们这个小组同修也不能落下。

我们发挥老年同修的优势,面对面讲真相。有一个同修到农村老家,第一次带回八十多人的三退名单,第二次又带回四十多人的三退名单。她们抓住生活中的一切机会,向世人讲真相。就连每月开低保工资的时候,在银行摄像头前也要救下身前身后的几个人。

近年来我们坚持到本地的监狱每周一次近距离发正念,特别是这两年营救被邪恶非法迫害的同修时,都能放下自我,不论刮风下雨,配合被迫害同修的家属,到各部门去要人,直到把同修营救出来。

二、在矛盾中提高心性

小组同修们在一起,由于有不同的人心,互相就会有摩擦、碰撞。我们在矛盾中不断放下自我,向内找,形成一个坚实的小整体。下面就把我在小组中和同修过心性关的几个小故事说出来。

她怎么就不看我

那是二零零八年,一个外组同修到我们小组参加了几天学法,她说你们小组的场真好。正巧有一天,我们小组有两位同修到农村讲真相回来,大家想听她们的交流,其中一个同修发言,全组同修都静静的听着,我也很有兴致的听着,心想:过后我把它整理出来,发给明慧网。可是听着听着,我的心情变了。讲述的那个同修只看着外组的同修,其他人谁也不看,只有她们俩人互动交流,别人谁说话她也不理。我当时心里真不是滋味,身子不由的向后挪了挪,心想:哪有这样交流的,把我们都当成什么了?看看其他几个同修,还都是那么专心的听着,我心里就翻腾开了:别人咋没感觉,就你有感觉,还是你有心。虽然这么想,可心里还是不舒服。回家后,我对着镜子,我说:你是谁呀,那么自我,干嘛非得对你说,不对你说就不高兴,今天就是要去你这颗心。第二天,我把这次心理过程对小组同修说了,将这种人心曝光。

寄信风波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我地区开展利用寄真相信方式讲真相。当我把信封给小组同修发下去后,大家都说不会写。我就告诉在邮政编码处先写上邮编,当一个同修写完后就说:“这有什么难的,我会写。”其他人一听都说:“我不会写,你给我写吧。”她也不推,一一给写上。我说:“你们要自己写。”可谁也不听我的,都让那个同修代写。我这个气呀,心想:我不是想让你们这些没文化的老太太自己建立威德么,你们却不配合。看那位同修那么神气,要写我早就写了,用你显什么?这时我心里已经不平衡了。当说到寄信时,我告诉同修本地区有几个邮信筒,嘱咐大家别一块去那邮信。我这一说可不要紧,一个同修说:明天咱们一块去邮,我不怕。听了这话,我的眼泪“唰”一下就流下来了,心想:我怕么?你们知道我一个月邮多少信?心里那个委曲呀,就这么边哭边数落她们:你们这些老太太,啥也不懂,想让你们建立威德,你们却不干,刚明白点啥就去显示。(我平时都称呼她们“姐姐”,和别人提起她们时是“老同修”,从不管她们叫“老太太”。)这时老同修们也都回过神来了,开始劝我。我也冷静下来:平时同修们都很纯净,我说什么也都配合;今天怎么都跟我起哄?这不正是去我那颗非常自我、高高在上的人心吗?

是老同修在帮我

我小组有一位老同修比较要尖,啥事都要露点尖。一次,我们学完法后交流时,就把她的几件事说一说,想帮帮她。当说第一件事时,她就不太高兴,说:这是要尖,还有吗?我又说了第二件,她听后就蹦起来了,说:不学了,我走。其他同修赶紧劝她,她说:我还不走了呢,就你好,你又哭又嚎的(指邮信那件事)。我当时脸腾的红了起来,觉的血往上冲,我强抑制住自己,没有和她吵起来。回家后我想:我善意帮她,她为什么不接受,反而羞辱我,究竟差在哪呢?我找到了很多人心,这次经历不是我帮老同修,是老同修在帮我呀。

我这不是偏得么

这几关虽然都磕磕绊绊的过去了,自己也能够向内找了,但根子上的东西还很顽固。这时,来自组外同修对我们小组的一些微词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如:都啥时候了,人家都学法,她们还学《明慧周刊》。她们组一交流就打仗等等。我听后真难受,心里跟师尊说:师父,我哪错了?她们这样对待我。我带这些老同修容易吗?(除了我本组的六个老同修外,还有三个没来参加集体学法的老同修。一个八十七岁,其余两个七十七岁,我每周给她们送《明慧周刊》,还要和她们做交流,希望每个同修都能跟上正法進程。)别人谁帮我了?还要说三道四?明慧网这个平台是师父肯定的,我怎么只顾自己看,不把信息传达给老同修们哪?我做这些,不是为了自己出名,是让老同修跟上正法進程呀。想着想着,我忽然想到:你不是为了出名,你不是也希望别人肯定你吗?当听到别的同修夸我们小组时,自己虽然嘴上谦虚,心里不是很受用吗?当听到指责的时候就难受,这是多强烈的不让人说、自我的心,还隐藏着求名心、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等人心。我想:它们不是我,解体它,我要做一个真修弟子,同时悟到师尊看我有这些人心,反复利用这些事情去我的心,我这不是偏得么。

三、整体配合,正念清除干扰

学法小组中A同修家里的修炼环境有些复杂,她有时碰到一些干扰,她也没能正念清除,修炼状态不太好。发正念时眼睛总是忽闪忽闪的,手也倒掌,我就一遍遍的提醒她,主意识要强。后来我们到她家学法,想帮她清清场。那天她总是低头不看我,很不耐烦的样子,我说咱们发一会儿正念吧。因为触动了另外空间的东西,它们觉的不能在这呆了。所以我们发正念时,A同修的手一边动,嘴里还一边说着:“不去不去。”我问她:“姐姐怎么了?”她说:“它们叫我走。”我问:“谁?”她说:“这不一帮呢!它们叫我跟它们走。”当时我感到头皮一炸,后背都冰凉,但我想一定要把这些东西清除掉,就对她说:“你不能跟它们走,你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其他的几个同修也都说:你不能跟它们走,咱们是修炼的人,它们不配,是在犯罪。这时她哭着说:“师父不管我,你管我吧。”我说:“我不能管,我们只能帮你,只有师父能救你。”这时我就说师父关于善解的这段讲法,最后说:“如果A姐在历史上和你们有什么怨,请你们到她的周围去等着,不要干扰她助师正法,否则你们就是在犯罪,我们就清理你们。我们不清理的话,宇宙的法也不会留你们,我们师父也不会答应。”这时A同修说:“她挺好,让她学吧,我们走了。”说完,她一下子就倒在床上,什么也不知道了。这个过程我们几位同修都始终坚持立掌发正念。过了一会,A同修睁开眼睛,看着我们说:“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我们几个同修什么也没说,互相看了一眼,会心的笑了。我知道在另外空间,肯定是一场正邪大战,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整体的配合下,把A同修抢回来了。

* * * * * * *

我们小组同修共同走过了六个春夏秋冬,有时老同修会对我说一些感激的话,我深知这是师父让我这样做的,当初我们有约,发誓下来助师正法,现在我们共同沐浴在浩荡佛恩中,修心断欲,不断提高心性,在助师正法中逐渐走向成熟。同时我也郑重的告诉所有的人,有伟大的佛法,有慈悲的师尊时刻呵护,有明慧这个平台,我们这个粒子团不会落下。让我们手牵手,一起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