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执着少 正念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零五年二月份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后,大法弟子都上网做了三退,我也让同修上网帮我退了。虽在网上申明退出了邪党组织,但在实际工作中还要经常被动的参加邪党的各种洗脑会议、活动,心里很难受。最后我决定向单位邪党支部提交退党申请。首先我与丈夫说了我的决定(他是单位领导班子成员),丈夫坚决不同意。零五年五月,我正式以书面形式向单位邪党支部交了退党申请。过了半年,一天丈夫回来说,我退党的事惊动了主管公司老总。到了老总办公室,老总拐弯抹角的想了解我的所谓思想动态、是否还在炼法轮功等……。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参加过邪党的任何活动、会议等,丈夫也没有因为我退党的事而受影响。后来我给丈夫讲真相看《九评》,他也用真名在大纪元网上做了三退,现在仍然在领导岗位上。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全体同修好!

一年一度的大陆弟子网上法会又开始了,这是第八届了。之前,由于总认为自己修的不好、三件事也做的很不精進,比起其他同修差的太远,感觉根本没啥值得可写的,从而错过了整整七届的网上法会。最近,通过学法和看同修的交流文章,猛然悟到:在这宇宙正法的特殊时期,网上法会是师父留给大陆弟子的特殊修炼形式,既然师父认可的,我非但不积极参与还找借口回避,这做到了信师信法吗?还配是师父的弟子吗?同时向内找自己,发现历次不愿参加网上法会的根本原因是被太多的执着心包裹着,比如:自私心(只想分享其他同修的心得,写心得文章耽搁很多时间怕影响自己学法炼功的时间)、懒惰心(写文章要动脑要构思)、虚荣心(怕写不好不被刊登出来甚至怕审稿同修看了说写作水平太差),既然找到了执着就坚决下决心去掉,让那些阻碍我参加法会的败物解体。下面,我就将正法修炼中自己体会最深的三件事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分享交流。

没有想到怕的时候那一念就是正念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的谎言铺天盖地,迫害步步升级。开始,单位领导要我写保证不炼功不上访,上交身份证,我没有直接写明不炼功不上访,只写了个大概意思是“一定遵守国家法律法规、遵守单位规章制度、不做对国家和人民有害的事”的保证(其实也不该写),身份证当然没交。没过多久(大概是零一年底),一天丈夫回来告诉我:某某书记说了,上级主管单位在某市专门办了个转化班,凡是本单位炼法轮功的都必须去,转化好就回来。

那时我都是在感性上认识大法,根本没有在法上理性思考问题,更没有想到要用什么正念,于是我理直气壮的说:我又没犯法,凭什么去转化?我不会去的。丈夫说:不去就要开除。我说:休想!我修炼大法身体好了,道德回升了,既没有触犯国家法律又没违反单位规章制度,看谁敢把我开除?当时什么都没想,也没有丝毫的害怕,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念(虽然当时多少带有点常人的争执心态),单位领导谁也没来找过我,去转化班的事就象没发生过似的。后来通过学习师父陆续发表的经文、讲法,明白了这一切就是旧势力用来考验我的,看我的心怎么动,因为当时有了这看似不自觉的本能的一念(现在看来就是正念),师父就为弟子化解了这次魔难。其实,这一念就足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一念就足以解体邪恶的迫害!

放下执着,家庭环境正过来了

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得法的,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丈夫很支持我修炼并且也认同大法好。可是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后,他受了邪恶的毒害宣传,对大法产生了疑惑,虽没有完全反对我修炼,但根本不准我出去与同修接触。他当时是我们单位的中层干部,生怕因我炼功的事对他有影响(之前单位上很多人知道我炼功),当时单位逼的紧,生怕大法弟子外出聚会、上访而影响单位的所谓精神文明建设。由于我始终没说要放弃修炼也没交身份证,所以单位领导就给我丈夫施压,让他看管好我,说不然对他的前途就有影响等。

虽然这样,但我还是背着丈夫与熟悉的两三个同修接触、交流。随后有省城的同修送来少量的真相资料,我们看完后再把资料送到居民小区,这便是我们最初的向世人讲真相,虽然当时并不知道讲真相更深层次的内涵,只是为了向世人说明法轮功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总是盼望每周都能拿到真相资料。后来和我一起的同修买了电脑、打印机等设备,在省城同修的帮助下建立起了资料点,我也经常去该同修家和他们一起学做资料。再后来,在该夫妇同修的帮助下,我也买了打印机等设备自己做资料。

但在前后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做这一切(不管是去同修家拿资料、散发资料还是自己在家做资料)全是背着丈夫的,只有他不在时我才敢做,偶尔我正在做资料碰到他回家时,我会急的赶快收拾资料、设备,生怕他看见,就象自己在做什么坏事似的。有次我刚做完资料,还没收拾好,丈夫就提前回家了,他一见什么电脑、打印机、切纸刀、塑封机、墨水瓶、做好的资料等摆了一床,于是对我破口大骂:你不要命了!越来越猖狂!老子的电脑(笔记本电脑是单位上配给他的,由于他很少在家用,我就用来专门做资料了),你居然敢拿去搞这些……说着就要冲过去抢做好的资料,幸好我快一步才没让他损坏资料,接着,我一边安慰丈夫一边赶紧收拾资料、设备。

当晚我对此事想了很久:真相资料必须得做,但总是这样对丈夫躲躲闪闪的也不是办法,俗话说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况且我又没做坏事,做资料也是为了让世人了解大法的真实情况。不如跟他商量、说说好话,让他同意我做真相资料(当时根本没想到要用正念,完全是想用人的情来说服他),于是我第二天跟丈夫说:每周我就做一次真相资料,而且量也很少,不会有啥问题的……哪知不说还好,这一说丈夫暴跳如雷:你身在福中不知福,好好的一个家你要毁了才甘心吗?我刚好走上领导岗位,别人都是夫唱妇随,你却要跟我唱反调,你做啥不好偏要去做这个政府反对的事呢?你胳膊拧得过大腿吗?让你在家炼就够意思了,你还得一寸進一尺,我们离婚!……

也许是丈夫这连珠炮似的吼震醒了我,猛然悟到:我是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又没做坏事,今天大法遭迫害、师父蒙冤,我们做资料让世人了解大法真相,哪错了?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是在大法遭迫害初期,师父就给弟子指明的方向,为啥我还这样理亏似的求丈夫同意我做资料呢?于是,我马上态度坚定但语气平和的对丈夫说:跟你商量是尊重你,但不管你同意与否,资料我做定了!而且每周都要做!我修大法这几年来我和孩子身体的变化你也是清楚的,况且你自己也从中受益不少,希望你不要落井下石,至于你担心你那个职位,是你的终归是你的,如果你为了所谓的前程怕我影响你而要离婚,那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我话音刚落,不想丈夫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马上笑着解释说:我主要担心你,怕你被抓,我知道大法好,但是现在大环境这样……于是我马上顺着他的话一边安慰他不会出问题的,我一边拿真相资料给他看,让他认识到迫害的邪恶和世人都有了解真相的权利。就这样,丈夫就不管我在家做资料的事了。

通过此事,我体悟到:放下了执着,正念自然就出。由于我没有执着丈夫的职位和离婚的威胁,但因为思想也没想太多,就是很简单的一念:不管怎样我都要做真相资料,这坚定简单的一念就起到了正念的作用!正念的力量就能让丈夫身后控制他干扰我做真相资料的暴跳如雷的邪恶解体,让他明白的一面清醒!

就这样,从二零零三年到现在,我可以堂堂正正在家做真相资料,丈夫几乎不干涉我,所谓的敏感日子他还会提醒我小心点(当然我们是不认可什么敏感日的),这期间当然也有反复的时候,每遇到这种情况我首先发正念铲除他身后操控他干扰我做资料的邪恶因素,同时找自己是否冒出啥执着,有次就发现自己有强烈的做事心,忽略了该做的家务,也疏于关心丈夫,发现问题后及时改正。后来,我几乎承担了所有的家务,也尽量抽时间陪丈夫交流、让他看真相资料、陪他一起看新唐人电视台节目,慢慢的他也明白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和大法弟子为何要向世人讲真相,前段时间他还乐意开车送我去跟同修送资料。

正念一出,堂堂正正在单位申请退党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发表,我认真看完每评后,彻底认清了中共邪党的本质,作为大法弟子真为自己是邪党党员感到惭愧。二零零五年二月份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后,大法弟子都上网做了三退,我也让同修上网帮我退了。由于我所在的单位是国营企业,邪党的各种大小会议、活动很多,且每月都有一次邪党的所谓“组织生活”,虽在网上申明退出了邪党组织,但在实际工作中还要经常被动的参加邪党的各种洗脑会议、活动,心里很难受,总觉得还被共产邪灵压抑着。因为通过之前的学法知道了,人的大脑就象个容器,装進什么就是什么,我既然是大法弟子,思想中应该全部装大法,对于邪党文化的歪理邪说我们应该唾弃、解体,怎么还要被动的装進邪灵的东西呢?我反复学习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最后我决定向单位邪党支部提交退党申请,真正摆脱共产邪灵对我的毒害和控制。

首先我与丈夫说了我的决定(因为他是单位领导班子成员,想让他有个思想准备),丈夫听了后火冒三丈,坚决不同意,说我这是要弄死他(让他下台),急的揪着我就扇耳光,边打边骂我是神经病、疯婆娘…… 我忍受着丈夫的打骂,理解他作为常人对于名利的执着和怕心,边安慰他边说;不管怎样我坚决要申请退党,这是我的事,不会影响你的,如果真的影响了你,那不正好印证了邪党的邪恶吗——株连九族!真那样我建议你都快退出,丈夫气得无言以对,甩出一句:你要真的退了我们就离婚!所有财产你别想拿一点!当时我心态很平静,根本没去在意丈夫说的话。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七日,我正式以书面形式向单位邪党支部交了退党申请,当时的邪党书记很惊讶,问我是不是有啥思想包袱、是不是还在炼法轮功,我说这些与我退党都没有任何关系,这只是我个人信仰的问题。邪党书记说:你要想好,历来都只有入党没有退党的,除非是犯了错误被开除出党。我说:党章上不是写明了入党自愿退党自由吗?我为啥就不能退呢?邪党书记说:我们单位乃至上级主管单位都没有这样的先例,你这个事还得研究上报。我说,那是你们的事,反正我今天交了申请,不再是你们中的一员了。之后,每遇邪党党小组长通知我开会、交党费什么的,我说我已经退党了,以后你们不必通知我开会,我也不会交党费了。就这样过了半年,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一天中午丈夫回来说,我退党的事惊动了主管公司老总,要我当天午饭后到老总办公室去,他要亲自找我谈话(原来,本单位的邪党书记怕我退党的事影响他,根本就没把我交退党申请的事往上面报,而我半年时间没参加过邪党的任何活动、会议,因此本单位大部份邪党党员都知道了我申请退党的事,后来就传到老总那去了,老总先是找我丈夫谈了话,要我丈夫跟我做工作,丈夫说他说不通我,所以老总要直接找我谈)。

我当时很犹豫,是去还是不去呢,老总直接找一个小工人谈话!思考片刻后我决定去,心想,老总也是人,只是他的工作职位比我高而已,我退党是自己的信仰选择问题,谁也不能动摇我!

到了老总办公室,双方简单寒暄几句后,老总拐弯抹角的想了解我的所谓思想动态、是否还在炼法轮功等,我便直接把话题转到退党上,对方见我如此直接,就跟我谈起邪党的功过什么的,又说千万别拿政治生命开玩笑等。我说,论年龄你比我长,论对共产党的了解我并不比你知道的少,况且我退党是我个人的信仰选择问题,不可能强迫我信仰什么吧?老总说,话是这么说,不过你还得为你丈夫着想吧,他可是单位领导哦。我说,我退党是我个人的事,与他无关,怎么能牵连他呢,如果真牵连到他了那就说明这个党真的有问题。我打趣的说:株连九族可是封建专制制度下的产物呀!老总见无法说服我,最后带着恳求的语气说:你这个事呢省公司也没先例,你又交了退党申请,不讨论这个事也不行,讨论了要是真的往上报肯定会影响我们企业的精神文明建设,影响全公司员工的利益,你看……我听懂了对方的意思,心想就给他个台阶下吧,于是我态度坚定语气平和的说:鉴于你的为难,退党申请我可以收回来(纸质申请只是个形式,目地是内心的退出后摆脱邪灵的控制,削减其邪灵的能量),但是我心肯定是退出了,所以从今后我不会参加任何党的会议、学习、活动,也不会再交党费,你们也不能因此而考核我!老总忙说,好,你回去再跟你们单位书记沟通一下就是了。

从那以后,我就算是在单位正式退出了邪党组织,再也没有参加过邪党的任何活动、会议等,思想中一下子象卸下了沉重的包袱一样,没有邪灵的控制,真的感到一身轻。丈夫也没有因为我退党的事而受影响,更没了离婚一事。后来,通过给丈夫讲真相看《九评》,他也用真名在大纪元网上做了三退,现在仍然在领导岗位上。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助我、是师父在做,我只是有了最初那简单坚定的一念。

以上是我在正法修炼过程中深感正念力量的三件事,也只能代表我的过去,今天写出来是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还望同修指正。其实,正法修炼十多年来,正念强、修的精進、三件事做的好的同修比比皆是,我与他们比起来还差的很远。不过通过这几天写稿子、看同修交流文章,又发现了自己好多执着,真的就象同修说的,给明慧网写文章的过程也是提高自己、修自己的过程。我决心以这次法会写稿为契机,走出给明慧网投稿的第一步,真正的精進实修,用心的做好三件事,做个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感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