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古蔺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2011年11月10日晚上,泸州法轮功学员舒安清、古蔺法轮功学员张自琴、罗正贵在泸州市龙马潭区鱼塘镇被绑架,已知三人均被劫持到古蔺看守所。

罗正贵,现年七十六岁,古蔺石宝镇政府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功短短一、两个月,从病入膏肓的生命绝境中活了过来,三十多年的病体重获健康。刚修炼几十天,中共对法轮功残酷的迫害就开始了。在严峻的考验面前,罗正贵选择了法轮功,义无反顾地走入修炼。

罗正贵虽有政府官员为“党”勤勤恳恳出力卖命的资历,曾是“党”内人士,但中共迫害他并不手软。二年内看守所三进三出,洗脑班三进三出。二零零四年被古蔺邪党法院诬判三年半徒刑,在四川省广元监狱遭受迫害。

邪党因怀疑其妻子张自琴上访而非法罚款他四千多元;二零零九年石宝镇政府、派出所公安、“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企图绑架他全家,围追堵截,夫妻被迫流离失所,已成人的儿子在惊恐中患病无钱医治惨死外乡;退休金被克扣、冻结,被经济截断;房屋被镇政府霸占……罗正贵被迫害得家破人亡,与妻子长期流离失所在外。

张自琴,现年五十六岁,罗正贵的妻子,石宝镇政府干部家属。因坚定信仰遭到当地邪党政府及“六一零”的迫害,长期被监视、跟踪、骚扰;被非法关押数次、非法判刑四年。在监狱遭受几十种酷刑折磨,如挂牌游乡示众、吊、铐、暴打、捆、老虎凳、灌食、打毒针、踩、拖拉等等,几经生死。从地狱般的监狱出来后,当地政府、各类邪党人员、“六一零”仍不放过她,直逼得她与丈夫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今年七月,罗正贵与张自琴将自己遭受迫害的经历公诸于世,并向有关部门提起控告。张、罗的血泪控诉触动了邪党的神经,于是设下圈套、布下诱饵,伺机迫害。几日前,石宝邪党人员通过罗正贵的女儿、亲戚带口信,要罗正贵与张自琴回到家乡,说只要盖个手印、签字表态不炼法轮功了,就发给罗正贵的工资;以“保外”或“取保”的形式让张自琴得到自由等等。发工资、给自由的许诺刚出口,古蔺邪党政府、公安、国安“六一零”人员就闻讯追到泸州绑架了罗正贵、张自琴,这对苦难的夫妻再度陷入囹圄。

法轮功学员舒安清,四十岁左右,成都科技大学毕业,原泸州电业局工作。迫害中,邪党以开除工作要挟他放弃修炼法轮功,他选择了坚定修炼,失去了工作,失去在单位的住房,靠修家电维持生活。他曾遭到非法关押、大约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迫害。泸州江阳区“六一零”长期对他监控、跟踪、伺机迫害,使他不能正常工作、生活,被逼的抛下老母与幼子长期流离失所在外。他父亲知道法轮大法好,想不通中共江氏为啥要迫害,成天为儿子的处境担忧,长期紧张、忧虑,在悲愤中离世,儿子流离失所没能与父亲见上最后一面。

11月15日,舒安清的老母得知儿子遭遇不幸,忍受着身体的痛苦赶到几百里外的古蔺去探望儿子,看守所不让见人。又到国保大队去要人,见到一名国保人员,说“提审”过舒安清。问及舒安清的情况,国保人员说“就是不太吃饭”。舒安清的老母明白儿子是在绝食反迫害,于是为儿子的生命安危非常担心。她告诫国保人员,如果儿子出了问题,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邪恶坏人,详情将继续调查。

古蔺看守所 曾 强 13550879738
古蔺看守所副所长 王静 13118438383
古蔺 政法委 0830-7002041
古蔺检察院 0830-7100602
古蔺法院 0830-7100266
古蔺综合治理委员会 0830-7101045
古蔺防邪办 0830-7102066
古蔺县防邪办主任,郭文,电话 0830-7102590,13909085633,
副主任李小力,电话 0830-7102060,18982448999,
古蔺公安局办公室电话 0830-7222999
国保大队电话:0830-7203380,0830-7296222
大队长王力,电话 0830-7296001,13909085981
看守所电话:0830-729602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