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用大法赋予的智慧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弟子向伟大、慈悲的师尊合十、叩拜!谢恩师慈悲苦度,谢恩师无尽的洪恩!

借此“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心得交流大会”之际,我希望有机会能向尊敬的师父和同修们谈谈自己对学法的一点肤浅认识,与同修们交流一下自己在用大法赋予的智慧与神通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的一点体会,由于本人层次有限、悟性也低,有说的不对的、认识不足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对学法的一点浅悟

我是在九六年的四月走入大法修炼的,在第一次看《转法轮》大法书时,书只看了一半,就出现了书中所说的“躺在家里睡觉往起飘,盖上被子连被子都要飘起来”的状态。第一次看完《转法轮》,整个人有着脱胎换骨的感觉,从心底里喊出:我再也不想跟那些常人一般见识了!第一次看完《转法轮》,我的震动和改变是最大的,我觉的我找到了自己在人生当中一直梦寐以求的真谛。每当回想起那时的感受,总能激励我去精進。

师父几乎在每次的讲法中都苦口婆心的劝弟子们多学法:“刚才告诉大家要珍惜法,要多学法,一定要反复的看书,你就在提高。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这部大法中,你只要学你就在改变,你只要学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学到底你就能圆满。”(《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师父的这段话我觉的我是记在心里了,在法理上我懂得多学法就能提高、就能升华。可是在一段时间里,我觉的我看了很多遍的《转法轮》,都没有再提高的感觉,再找不到第一次看完书时的那种震动感。

后来,在穿插着学其他大法书时,我看到了答案,师父在《精進要旨》〈猛击一掌〉的经文中说:“心不静学法是没有用的,静下心来学。”我认识到是自己在学法这个最重要的、能改变自己本质的关键问题上没做到静心的学,法没学進去就没有法来指导自己的修炼,就不会有提高。那段时间,我总象学生在完成每天必做的功课似的在学法。读书时,脑子里总翻江倒海的静不下来,还老犯困。不学法时脑子可以静下来,一看书学法脑子就翻,按都按不住,很多莫名其妙的想法都不是我的,都是另外空间黑手、乱神打来干扰我、不让我学法的。可如何排除另外空间黑手、乱神对我学法的干扰呢?“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决定要把大法背下来、破除黑手、乱神对我学法的干扰。

背法的历程我走过了两段,第一段的开始走的很艰难!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困魔的干扰都很大,脑子如失忆似的,读着后一句,已忘了前一句;站着背书也睡着,……。第一天,我用了近十个钟头也没背下来第一讲的第一段。似乎有一个来月的时间吧,我背法时就是不停的犯困、睡着,不停的醒来再坚持。那个感觉就是:每天都在与来自另外空间对自己大脑强烈干扰的那些邪灵進行着艰难的较量。最终,在师父的帮助下、在不懈的努力与坚定的正念下,我用了七个多月的时间,完成了第一次的背法历程。之后的第二次背法历程,用了三个多月。

两次背法的历程,从开始一天背不下来一页书,到后来一天能背下二、三十页书。那段背法历程使我有一个体会:每天开始背法时都感到脑子僵硬、记忆力不好使;而坚持背、坚持背,越背脑子越好使,越背记忆的越快,到每晚结束背法时,脑子是最轻松,记忆力最好的时候,有时真想一直不停的背下去。第二天,这个背书开发记忆力的过程又再重复。似乎每天都在过关。

背法的历程已走过去了几年,但是那个体会对我今天的学法还能起到点化作用。现在我对学法还有一个新的认识:学法时做不到静心,不仅书没看進去,连看的速度都很慢;学法时能做到静心的学时,读书的速度会很快;而且哪天学法量少了,会直接影响到第二天的状态;一段时间学法量跟不上,整个人的状态都会感觉不好。

我在静心学法中有过无数次的受到师父点化的感受,有过对一个法理突然有一个全新的认识、感到很激动、很震撼,可是再从新看一遍那段法,想再感受一下那个感觉时,又感受到了。那些感受都是在无法言表中瞬间即过的。

现在我常常会出现一个状态:脑子里经常就自然的在背大法,不再象从前那样满脑子尽常人的事了,有时还听到另外空间的大法炼功音乐,很清晰。我想这就是同化了大法的状态吧。

以上是我在学法问题上的一点粗浅认识。

二、用大法赋予的智慧与神通,助师正法,救度这方众生

在不断的学法与实修中,我早已体会到:大法可开拓我们的大脑、增长我们的智慧、增长我们在救度众生中所需的各种技能。回顾这十来年的修炼路,救度众生中所需用到的技能我都是在无师中自通的,只要想到要用这个技能去救度众生,只要我不畏难,敢于动手去学、去做,就会在做中很快的精通。我从电脑的初级阶段学起,到上网、排版、打印、刻盘、电脑维修、手机技术等等等等,这些技术与技能从学到精通,没有人教,不懂就上“天地行”网站去问了回来自己摸索,然后就在助师正法中去运用与提升。细思起来,所掌握的技能很多都已超常,已是神通的展现,只是在学与应用的过程中无暇去留意,一切就在做中很自然的会了,回想起来才感到惊讶:真是神的不可思议!

在广州——这个人口密度极大,邪党监控设施严密的大城市,要救度这方众生,我们无可避免的就是要面对大量的、无所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如何理智、智慧的做好助师正法的三件大事呢?在此与同修们交流一下我的做法:

我专门去卖摄像头的商家处了解过夜视摄像头的功能,拍摄的距离可达几十米甚至上百米,但夜视摄像头拍摄的影像是黑白的,而非夜视的摄像头拍摄的影像是彩色的,但光线不足的地方就拍不清。我认为对待监控摄像,既要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注意安全,又要充份发挥大法修炼者神的一面。

人的一面我做到:

1、避免正面面对摄像头(如大楼出入口处的、电梯内的摄像头)

2、在电梯住宅楼发真相资料时,做到从哪层楼出的电梯,离开时还从哪层楼進电梯走。这点非常重要,有保安就是从监控录像中发现有陌生人从这层楼出的电梯,又从另一层楼進的电梯,而抓到小偷。

3、在电梯住宅小区,一次只在一栋大楼发真相资料。因为公安部门要求所有的监控录像资料都保存在三个月到半年,电梯住宅楼一般都有近百户人家,進出大楼的人除住户外各类访客也很多,邪恶分辨不出是谁放的真相资料。但如果同时有两栋大楼出现真相资料,邪恶之徒分析两栋大楼监控录像中的陌生人,就会找出发真相资料的人。

而充份发挥我们大法修炼者神的一面是很重要的,师父说:“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为一个常人来讲,意念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就象一个工厂的生产办公室、厂长办公室发出指令,具体各个职能部门各行其事。”(《转法轮》)

知道这个法理,我就在做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事时调用自己的功能。做事的过程中,除了不断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正法口诀清理整个空间场外,当我想要進入哪个守卫严密的单位住宅大院发真相资料时,我就对着门卫发念:“我是透明的,你看不见,看见的也是熟人的脸”,然后我就坦然的向院里走,多数我都能顺利的進入。

在安有大量摄像头的住宅小区,我就集中精力对摄像头发念:“闭上你们的眼睛,不许拍大法弟子,不要助邪党为虐”;有时会被很隐蔽的摄像头拍个正着,此时我会马上发念:“我是透明的,你没拍到!拍着了也立即把记录抹干净”!然后我再集中精力去想“把刚才拍到的监控记录抹掉”的画面。

進入了住宅大楼,在发真相资料前我会先发一念:“定!定住所有的人,里面的人现在都不要出来,外面的人现在都不要回来”(广州人睡的都很晚,很多人半夜一、二点钟才睡),发完真相资料离开住宅大楼后,我再发一念:“解!现在都出来拿真相资料看,愿你们都了解真相,都得救!”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一文中说:“层次是由心性所决定的,也就是说使用功能时正念要强。心里对邪恶的害怕或运用功能时心里不稳、怀疑会不会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会影响或干扰功能的作用。”

我在调用自己的功能帮助我做正法之事时,我看不到自己都有哪些功能在发挥作用,我就是集中精力去想、去调用,我相信此时的自己是超常的。我在调用功能做事时,我全身会很热,冬天都热的大汗淋漓,汗水淌个不停,顺着头发往下滴,有时汗水淌的眼睛都睁不开,要不停的擦,上衣也被汗水浸的似乎能拧出水。每当做完事安全离开时,功能就自然都收了,不热也不流汗了,一切又都如常了。

用神念,我進过许多守备森严的单位住宅小区去发真相资料;用神足通,我和一同修,一晚没歇过脚的行走了七个多小时,在一外地发了大量的神韵晚会光盘;用神念,我在二、三十层高的住宅大楼里跑上跑下,身轻如燕;用神念,我得以解脱被困的处境;用神念,我在密布摄像头的广州城里挂出的正法条幅已上百,一些就挂在广东的邪恶中心——省委、市委、广州军区所在区域,令广州的邪党震惊;用神念,在这个严禁鞭炮的严管城里,我把贴着“恶贯满盈的政治流氓江泽民死了,大快人心,普天同庆”的鞭炮在公安分局的马路对面当场点燃。

以下是几个助师正法的实例:

1、发真相资料的经历

一次,在一个军队大院里,我看到一个人正在進一栋高层电梯住宅楼,我赶紧跑了过去,趁防盗大门还没被关上时,我拉住大门跟了進去,進了大门才发现,门内旁边的一张桌前还坐着个看门的人,这很令我意外,这些守门人一般都是本单位退休的,这类人往往很难缠。我立即发一念:“我来救众生,不许阻拦”!守门人只跟前一个進来的人打了个招呼,没理我。我就径直到了电梯口等电梯,在电梯到时,前一个進来的人对我说:“你先上,我烟还没抽完,等会我再上”。我谢过了他,按了个较高的楼层上了楼。出电梯后,我并不急于马上发放真相光盘,而是站在电梯的指示灯前观察,看那个人会上哪一层楼,一来避免碰个正着,二来我想把真相光盘送张给他,跟着他我才進的这栋楼,也是缘份了,这么难進的住宅大楼,难得有机会再進来的。我发放完所带的真相光盘乘电梯下楼时,就开始不停的对着看门人发正念。到了楼下我一边继续对着看门人发正念,一边马上观察大楼防盗门的开锁按钮在哪,我不能在看门人面前表露出来不知开锁位置在哪、或不会开锁而引起他的怀疑,否则这个大院我都难出去。我很顺利的走出了防盗大门。

再一晚,我正朝前走着,突然听到旁边几米外的一个防盗大门锁“啪”的响了一声,那是开锁声。我转头望向那个大门,没有人出入,就在我怀疑自己是否听错时,门锁又“啪”的响了一声,仍不见有人出入。这不是众生在主动打开大门叫我進去救度吗?我还犹豫什么?防盗大门本来就不易進的,人家都主动给我打开了,能放弃这机会吗?我立即朝那个大门走去。進了防盗门后看到这栋大楼是分两个楼梯上的,这是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型单位住宅楼。我把所带的真相光盘分别在两个楼梯的一些住户处发完后,来到大楼的防盗门前想出去,这时才发现,防盗大门出入都得用钥匙,没钥匙从里面也出不去。这可怎么好?我试着用神念去开锁,不行。等着有人从外面回来开门那要等到何时呢?而且这的住户那么少,一个单位的彼此都认识,我一个陌生人是不适宜被锁在这儿出不去的。我赶紧求师父帮助并不停的发正念:“不许邪恶的迫害发生”。完后,我再次走到防盗门边观察,发现门内也有一排按门号的按钮,我连续按了二、三个门号,没人应答;再按时,话筒里传来了一个几岁小女孩的笑声,我知道是师父叫她给我开门来了,我就学着小孩的声音请她开门,小女孩把门给我按开了。如果是一个大人来应答,人家就会怀疑一个出不了大门的陌生人这么晚了在这里干什么?

2、挂正法条幅

几年来,我在广州市区内挂出的正法条幅有百十多:“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中共是人类史上最大的邪教!”、“天灭中共,退党平安”等等。我挂出的正法条幅令广州的邪党震惊和害怕,这点从保安、公安的巡逻举动中可看的出来,在“敏感日”,一些路段的清洁工晚上都蹲在马路边上守着,扫地中还总是不断抬头往树上搜索。

在这个人口密度极大、通宵灯火通明、密布保安、摄像头的现代化大都市里挂正法条幅有一定的难度,在不断的做、不断的积累经验中,我挂条幅的技能也展现出了神迹:

今年的七月一日一大早,在省委、市委的区域内就出现了白底蓝字的“天灭中共”正法条幅,在这个邪党的特殊日子里、在邪党用蝇头小利引诱、组织不知真相的民众给它大唱红歌输能量的特殊日子里,“天灭中共”正法条幅的出现对它们而言简直就是当头一棒!令广州的邪党非常震惊和害怕。之后,我看到不少保安在巡逻时都拿着电筒朝树上照,还有保安跑跳着去拍打三、四米高的树丛,这显然是在搜索没有打开的正法条幅。这引发我的思考:我的条幅挂的太低了,保安跳起就可以够下来,怎样可以把条幅挂的高些呢?

以往,我把条幅抛挂在树上的高度在四~六米左右。我的条幅都是卷好后,外面再卷一圈深色的布,用于隐蔽挂在树上还没被打开的条幅,深色布的开口处用胶纸贴上,条幅抛挂到树上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打开。这里用什么胶来粘贴外包装布也有个讲究:美纹纸的粘度小,粘贴的条幅被打开的时间很快,贴好后约半小时到一小时内就自动打开,在家贴好的有时拿到目地地时已经打开,要从新贴;用双面胶粘贴的自动打开的时间会长一些;透明胶粘性最大,一般用在下雨天,当雨水把布一打湿,透明胶就会自动松开。

网上有同修介绍用鸡蛋大小的石头比较好高抛,可广州的人口密度那么大,到处都是人,鸡蛋大的石头掉下时怕会伤着人,我取用的是半个鸡蛋大小的石头,这就很难抛高。而且大劲的向上抛时,动作会很大,人家离远就看出你在往树上抛东西。

那几天我都在思索:要是能找到个动作不太大,又能把条幅挂的高的办法就好了。大法赋予的智慧使我想到了物体旋转时的离心力:旋转的越猛,其离心力就越大。对呀!旋转绑在条幅顶端的石头,利用石头旋转时产生的离心力,就能把条幅抛挂到很高。而且手在身前旋转石头,动作又不大,在我背后的人还看不出我向上抛了东西呢!

就这样,我把条幅拿在手上,旋转石头4~5圈,在石头转向上时松手,条幅被抛上了三楼的高度。用这方法,我又再高高的挂出了令邪恶胆寒的正法条幅。

3、放鞭炮驱江鬼邪灵,布人间正念之场

在广州市,邪党是禁止放鞭炮的,在市区内放鞭炮属触犯治安管理条例的行为,是要被抓的,在市区内也买不到鞭炮。但是江鬼死是普天同庆的大喜日子,怎么能不放鞭炮庆贺呢?看网上同修们的交流文章也认识到这是救度众生、布人间正念之场的一个方法。

我和一同修先是跑到远郊买、放了几串鞭炮,庆贺之余感到有遗憾,觉的应该把这种喜庆的气氛带入市区,让广州人民知道恶贯满盈的政治流氓江泽民死了,大家普天同庆。可怎样能在市区内放鞭炮庆贺又不被邪恶之徒抓捕呢?大法开启的智慧总能让我想到办法:用蚊香延迟点着鞭炮的时间,我就有足够的时间离开现场。

用此方法,我在市区不同的区内都放了写有“恶贯满盈的政治流氓江泽民死了,大快人心,普天同庆!”的庆贺鞭炮。我把鞭炮安放在行人不会经过的地方:如大学球场靠墙边处(正是学生放暑假期间,没有学生);行人稀少的马路边绿化带上、高速公路的路边上、小区无人会到的死角位置等等。我把插好蚊香的鞭炮安置好后,就走开一段距离去坐着或站着等,听鞭炮炸完了再离开。在久违了鞭炮声的广州市区里,炸江鬼的喜庆鞭炮声似乎在唤醒沉默了多年的广州城。

一晚,我把一包写着“恶贯满盈的政治流氓江泽民死了!大快人心,普天同庆!”的鞭炮安放在一个人行天桥楼梯处的花栏上,因晚上这里基本没有行人经过,我就选择了这里。我在放置鞭炮时一个没留意,使点着的蚊香触到了鞭炮的导火线,鞭炮当场就炸了起来。马路对面就是一个公安分局,我的包里当时还有两串鞭炮。我赶紧发着正念并大步的安全离开了。

这事让我再次体会到,只要我在做助师正法的大事时念正,我就神,我就超凡,因为我是大法修炼者。

我在助师正法、救度这方众生中的神奇事还有许许多多,在此不可能方方面面的一一列出。神迹都不体现在个人想感受一下自己的超能力时,神通与功能只在我念正的那刻间发挥作用,很多是过后才能认识到的。这些表现出来的神迹,表面看是我在助师正法,其实那些超凡事件的背后是法的神圣展现,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与给予,是师父在帮助弟子建立自己的威德,在给予弟子在救度众生中圆满自己世界的机会。修炼中越来越感受到师父的洪恩无尽,伟大、慈悲的师父期待的只是弟子们都能修成圆满,弟子我唯有用努力的精進谢师恩。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