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根本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

“弟子:只是修到这么久,才意识到什么是自己的根本执著,那就是执著于自己。

师:对,说白了就是过去生命的基本因素。过去这方面大家都有,很多人还真的意识不到。随大家的整体提高,这方面已经不那么突出了。

弟子:在过去的证实大法中,虽然做了证实大法的事,但现在看来是站在私的、证实自己的基点上。我们的问题是,为什么意识到这一点会这么晚?

师: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的认识自己的不足从而去掉不足的过程,只是许多最根本的执著认识的越早越好。认识到了本身就是提高。能够去掉它,或者克服它、消弱它,最后完全去掉,这个过程就是在不断的提高,也是生命的根本转变。”

以上引用的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的讲法,也不知道读了多少遍了,却一直没有和自己的修炼联系起来,没能领悟到其中的内涵。最近发生的事情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在此把自己的根本执著写出来,希望对处于类似状态的同修有所帮助。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了。虽然从小得法,但家里没人修炼,为了能走好修炼的路就一直比较重视学法,也知道出现问题时只要向内找就没有解决不了的。所以至今为止所遇到的修炼上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然而我的根本执著却并没有触及到。

我感到近半年来自己的情越来越淡了。作为修炼人本来是好事,但我发现去掉情后所充实的那一部份并不是慈悲,我的自然而然的言行给人的感觉就是冷漠,没有人情味儿。后来和同修交流时,同修指出我的一切言行,思想的出发点都是如何注重自己的效率,只要是和自己的修炼提高无关的事情完全不考虑,也谈不上对他人的关心了。

我知道这是自己善不够造成的。但是向内找后却不知道问题的真正根源在哪里。因为我的确是从法理上在看问题啊。可是为何去掉情后所代替的不是慈悲呢?当我静下心来全面的审视了自己几天后,终于找到了原因。那就是埋藏在思想深处的“私”。多年来的修炼,我一直以为自己在讲真相上的用心和对大法工作的努力中体现出了对众生的慈悲。看似好象一切是为了别人在做,然而我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思想的最深处却只有自己。我所做的一切事情,包括看似精進的修炼状态归根结底为的是自己的圆满。我的一切思想的出发点和所要达到的目地也都是为了自己。只不过是这个私被看似精進的表现所掩盖,不知不觉的骗了自己。

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这是大法弟子的修炼目标,也是新宇宙不同于旧宇宙的基本因素。为什么多年来的修炼中就没有真正的去挖挖自己的根呢?大法弟子在修炼中都在主动的同化新宇宙,那我的修炼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看似精進的表现吗?我就是师父所说的那种一直意识不到自己根本执著的人,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然而当真正去归正自己的时候才发现,早已在自己思想深层形成的为私为我的观念已经是不经思考的,在自己都不知不觉中体现在自己的一言一行中。在我真正下决心要时刻做到为他人着想的时候,才发现从最根本的本质上改变自己是多难。每每一件事情发生后,我都能感到自己的不善。再加上从三年前起自己進入了一种时刻头脑空白、容易忘事的修炼状态,就使得自己对他人的不关心更明显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我知道问题的根源在自己的心。那么就要让自己的心发生根本的变化。

我开始在做每件事情之前,都先想一想自己是为了什么去做。若是为他的,那就去做。若不是为他的,那就不做。事无大小,在能意识到的情况下我都尽可能这样去想,一定要让自己为私的状态改过来。就这样在每件事情的反复自问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全新的观点。那就是,自己以前做的很多事情,完全是为私的,甚至可以说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安逸,为了满足自己的执著和欲望,也就是在延长和加难自己的修炼的路。同时在很多问题上,如果能先摆正自己的出发点,站在他人的立场去看待的时候,我就会发现自己以往根本意识不到的解决方法,在看似不公对待下自己的不平和、非要以理来说服对方的急不可待的焦躁的心,也就变得越来越弱了,换来的是一种平和。因为当自己发自内心的是为了别人的利益而去行事的时候,自己的承受也就变的如此的理所当然。

其实,一切执著和人心都出自于私心。因为对自我的执著,才不愿改变现状,不愿吃苦,不愿被人说。也正是这些不愿意,才生出了各种各样的观念和人心,障碍着我看到宇宙的真相,满足和加大了我的安逸心。道理明白了,剩下的就是切实的去改变自己。我一定要去掉自己的根本执著,通过生命的根本转变,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大法造就的大法弟子。

以上是个人近期所悟,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