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赵桂春长期遭迫害 被逼流离失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法轮功学员赵桂春,现年四十六岁。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夫妻俩经营着一份生意,生活宽裕,家庭美满。但是中共邪党非法镇压法轮功后,这个幸福的家庭被中共当局迫害得苦不堪言。

一、遭受酷刑折磨

赵桂春于二零零零年十月末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恶警绑架,十一月中旬被投入内蒙图牧吉劳教所迫害。她在那里遭受的酷刑折磨,让每个聆听者不寒而栗。

图牧吉四季都刮风沙。夏天,更是干旱少雨,异常炎热,太阳象火炉一样炙烤着大地。恶警强迫赵桂春等法轮功学员挖壕沟,因土质坚硬,她们得用钳子撬。烈日下天天干苦工,吃力费劲。中午十二点收工,下午两点出工。中午吃饭时,没有象样的地方就餐,一般都是在雇主的羊圈里吃饭。来一阵风,羊粪末儿就刮到饭菜盆里,漂上一层。如果遇到下雨,也只能到羊圈里避雨,一边是羊群,一边是赵桂春等法轮功学员。

一次收工时,赵桂春等法轮功学员因不喊收工口号,被恶警强行拽到操场上罚站,并遭罗进芳等恶警毒打。恶警不让大法学员吃饭就让赵桂春等去掏厕所,两个小时后叫回来,又挨个儿打。恶警武红霞、周国玲、罗进芳叫赵桂春到办公室,赵桂春未喊报告走进办公室,被恶警踹出来,叫骂着说:“这是你随便进的地方吗?”再进来时,武红霞抡起浸泡在水里的鞭子,开始抽打赵桂春。这种要为“教训人”而特意准备的鞭子,打起人来疼痛无比,每抽打一鞭,身体都会本能的颤抖。毒打了一顿,他们看赵桂春不屈服,就开始掐赵桂春的乳房,捏住一点肉,一点儿一点儿的掐,掐的钻心的疼,还猛劲捶打赵桂春的胸部,一直折磨她到半夜。

俗称“北大荒”的图牧吉,冬天是干冷干冷的,寒风刮到脸上就象刀割、针扎一样疼痛。即使是大雪封天,恶警们都要把法轮功学员驱赶到地里拔苞米。除了干劳教所的奴活,赵桂春等人经常被当地的农民雇用,农家雇主按每人每天十五元工钱计算付给劳教所,实际上是劳教所在出卖劳动力从中赚钱。赵桂春等法轮功学员在冰天雪地里长时间干活,很晚才收工。一天,赵桂春等四十多人(其中有犯人),照常被驱赶到很远的地方干苦工。积雪深,路上结了冰,步行或开车都不方便。那天收工很晚,农用四轮拖拉机上满满的装了四十多人,严重超载。结果途中翻车,把四十多人都甩出去了,那一刻哭声震天。有的人被吓得尿了裤子。法轮功学员白素珍的牙齿全部松动;赵桂春、胡素敏受重伤,赵桂春的鞋子都丢掉了。那地方偏僻落后,通讯不方便,无法与劳教所取得联系,也未能及时施救,等了很长时间,才来车把她们接回劳教所。赵桂春受重伤,被人背回去。事故后,劳教所不仅没有把这些人送往医院检查治疗,反而第二天强令全部照常出工。扭腰崴脚的,摔成重伤的,无论受伤轻重一律出工。当时劳教所里哭声一片,范晓丽就是被拖出去的。

中共邪党草菅人命,赵桂春受重伤不能行走,被强迫戴上手铐。身体受了重伤又遭加重迫害,劳教所太没人性了,赵桂春开始绝食反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绝食的第九天,管教科来了很多人,恶警开始给他们的上级告状,说赵桂春不出工。劳教所上下恶警们都是狼狈为奸、沆瀣一气,管教科的人员质问赵桂春:“人家出工,你怎么不出工?”并威胁恐吓赵桂春。赵桂春说:“我被强行送到这里时,你们给我做过身体检查,我是健健康康的,现在被糟蹋成这样,你们还不罢休?马上放我回家。”劳教所派车把赵桂春送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便血、心缺血。恶警们不管检查结果如何,把身体极度虚弱的赵桂春随着出工队伍拖到野地里冻,让她顺着垄沟躺着,身上给盖上苞米树秸。恶警从老远盯着她,见她一动不动,走过来踢开树秸,用脚踢踹赵桂春,赵桂春睁开了眼,恶警说:“还以为你冻死了。”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赵桂春在出工时被拖到地里冻,收工后,姓李的一个劳教所医生,开始对赵桂春进行灌食迫害,每天两次。恶警令几个犯人把赵桂春强行拖到灌食的地方,几个人把她按倒在地,掰开她的嘴,用铁勺子在口腔里乱搅,勺子把儿都被搅歪了。有时用很粗的、大约筷子长的钢筋,横插在上下牙齿间,两端系上绳子,再把绳子拽到脑后系紧,把钢筋固定在牙齿间。有时把插管从鼻子插进去,从嘴里拽出来,再插再往外拽,反复折磨,嗓子里出血,嘴里流血,疼痛无比,无法用语言形容那非人的折磨带来的痛苦。姓李的那个医生,用针管往插管里注入玉米糊,一次插管迫害中,中途停止,姓李的出去打电话,管子就插着,打完电话回来再接着迫害。百般的肆意折磨中,赵桂春一分一秒的煎熬着,这样的迫害大约持续一年。

非法劳教的两年时间过去了,恶警因为赵桂春不“转化”,加期迫害一个月,赵桂春绝食反迫害,同样遭受了野蛮的灌食。此时赵桂春的身体被迫害的已非常虚弱,赵桂春的姐姐去接她,恶警不放人,看到妹妹的生命安危已经受到了威胁,劳教所还不放人,急得捶头顿足,又听到赵桂春嘱咐姐姐,告诉说“如果我不能活着出去,你们一定要为我申冤做主,是他们迫害死我的,我不会自杀。”赵桂春的姐姐真以为是和妹妹的最后一面,在接待处放声恸哭。被非法加期迫害一个月后,赵桂春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劳教所才把她放回家。

二、五年的流离失所

赵桂春被非法劳教的这两年中,她九岁的女儿无人照管,经常吃不上饭,小脸蜡黄蜡黄的,脸上厚厚的污垢,还经常挂有泪痕。

赵桂春从图牧吉劳教所回来后,发现家里值钱的物品,被小偷全部偷走。不久赵桂春又被元宝山区刘伟民等公安恶徒们骚扰,以致被迫流落他乡。赵桂春为了躲避元宝山区刘伟民等恶警的非法追捕,开始流落他乡,一走杳无音信。年迈的父母经常坐在门口,盼望着女儿平安回来,见到熟人就问:“你们见到过我的孩子吗?”即使老人痛苦到这种程度,元宝山区610、政法委、公安国保大队为了非法抓捕赵桂春,还要经常去她的娘家骚扰。

赵桂春过了很长时间,用公用电话给家人打了电话,家人喜出望外,但更痛心的事正在发生,父亲重病在抢救治疗,医院已发出病危通知,家人问她能否回来见最后一面。赵桂春决定回来见父亲一面,但因为恶警们盯梢、监视家人很紧,赵桂春回来也没能去医院看父亲最后一眼。父亲的遗体送到了火葬场,家人克服很多困难,帮着赵桂春到火葬场看了父亲的遗容。父亲的丧事办完的当晚,赵桂春的弟弟叫她回来吃一顿晚饭。回到家,刚坐到饭桌前,碗还没有端起来,恶警们就追来了,赵桂春迅速离开家,带着失去亲人的悲痛,再次远离家乡。

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期间,恶徒企图再实施暴力绑架,去骚扰赵桂春的姐妹。姐妹们也无从知道赵桂春的下落,恶徒便去赵桂春女儿的学校,对其女儿威胁恐吓,她的女儿当时正准备高考,精神上再次受到打击。在邪党的迫害下,她女儿从小学到大学,没有妈妈在身边精心照顾。一次,恶徒们又去恐吓家人,孩子的承受力达到了极限,失声痛哭,自语着:我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痛苦的日子?我什么时候也能象别人一样喊着“妈妈”,我连在电话里都叫不了妈妈,十多年来隐忍的痛苦一下子全压过来了,孩子哭昏过去。

三、再次被绑架

赵桂春的父亲过世后,母亲就到了赵桂春的家,帮助照管赵桂春的女儿。2009年,赵桂春的母亲瘫痪在床,需要照顾。赵桂春结束了五年的流亡生活,回到家精心伺候患病的母亲,不嫌弃屎尿脏臭,用心照料,姐妹们都很佩服。伺候母亲一年多,母亲离开了人世。母亲给儿女们留下的三万多元,姐妹们全部给了赵桂春,让她供女儿上大学。

2010年9月中旬,赵桂春与杨翠玲老人在去往锦山的途中,被赤峰喀啦沁旗公安国保大队长刘振庭和副队长王会龙等人非法抓捕。在非法审讯时,刘振庭等恶警把赵桂春手脚都铐在铁椅上。非法审讯的同时,电话通知元宝山区公安国保大队王赫然等去非法抄家。恶徒冯小虎一帮入室抢劫,抢走赵桂春的的三万多元。晚上非法绑架了赵桂春的二姐,并去她二姐家非法抄家,关了一宿。冯小虎恐吓赵桂春的二姐,一无所获时,对赵桂春的二姐又打耳光、又是谩骂。

赵桂春与杨翠玲老人被非法关入看守所后,一直绝食。绝食的第六天,赵桂春心律不齐,左腿发麻、软弱无力,走路都很费劲了。即使如此,刘振庭和王会龙还去非法提审,威胁、诈骗赵桂春,骗她说赵桂春的全家人都被抓捕了,抓捕元宝山区的法轮功学员就用了一宿时间,逼迫赵桂春说出恶警想要了解的情况。还说,只有赵桂春交代了情况,才能把她的家人放出来,让家人来看赵桂春。赵桂春以为家人和同修真的被迫害了,痛苦悲伤中,赵桂春一下子不能说话了。第七天,赵桂春与杨翠玲老人出现昏迷状态,刘振庭还叫嚣着:很长时间没抓到法轮功了,现在好不容易抓一个,还抓了个这么个东西。意思是赵桂春与杨翠玲老人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还漫不经心的说赵桂春她们出现昏迷是装的。但恶警还是怕担责任,把她俩送到了锦山医院。

此时海外营救电话不断的打到黑窝里,呼吁刘振庭等恶徒无条件释放赵桂春与杨翠玲老人。当地法轮功学员也极力营救,这样赵桂春和杨翠玲老人的家人在她俩被迫害的第七天,分别花了三千元,办理了取保候审,于中秋节的前一天,赵桂春与杨翠玲老人才回到了家。

四、有家不能归,居无定所

赵桂春回到家发现母亲留下的三万多元,还有姐妹们资助孩子上学的钱,共计三万五、六千元,被冯小虎等人抢走了。过了几天,身体稍稍有些好转,赵桂春便去元宝山区公安国保大队,找到冯小虎,要求如数退还个人的合法财产。冯小虎说:“有一万元钱送到喀啦沁旗公安局了。”以各种理由推脱拒不退还抢走的钱,实际上恶警们早已串通好了,他们已经分赃完毕。赵桂春接听过刘振庭的电话,电话里刘振庭不怀好意的说:“你不是要取回钱吗,你上我这来取……”刘振庭等恶徒不仅没有退回钱,还扬言要非法批捕、重判赵桂春与杨翠玲老人,并且开始了骚扰。2011年过年前,赵桂春与杨翠玲老人被迫离家。

2011年6月中旬,杨翠玲老人在家中被突如其来的恶警刘振庭等绑架到锦山看守所,直到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喀啦沁旗。他们四处打探赵桂春的下落,现在赵桂春的家人,时刻担忧着赵桂春的安危,日无安宁。

望正义人士都来关注长年被非法迫害的赵桂春,让所有被邪党无端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早日获得清白和自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