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八日】看了明慧网刊登的《四川十年血雨腥风》报道,我想我应该把自己知道的一点情况曝光出来,为此文作少许补充,让所有善良的人们,认清中共的邪恶本性,都来谴责中共恶党迫害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四川简阳女子监狱,现调整为八个监区(男犯已转走),目前非法关押着从四川各地送来的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这些大法学员分别关押在各个监区,每个监区关十几个人。

监狱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手段,一是从精神上暴力强制洗脑;二是从肉体上摧残。每一个监区有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警察管教。大法弟子被非法关入后,立即就被狱方派的两名刑事犯人包夹起来。在生产车间有什么“生产包夹”,另外还有所谓“互监小组”;收工回监区,又有什么“生活包夹”,不管做任何事,包括洗澡、上厕所都有包夹跟着,寸步不离。大法弟子不能跟任何人说话,否则,就要遭到监狱恶警加重迫害。

大法弟子遭非法判刑送到监狱后,马上就被强制洗脑,由邪悟人员跟你一起“学习”。刚被关进监狱的大法弟子,不了解里面的情况,以为跟自己一起“学习”的是同修,其实都是些邪悟者,很多已走到大法的对立面了。他们积极配合监狱恶警,从精神上迫害大法弟子,邪悟者表面上也说自己是大法弟子,干的却尽是助纣为虐的事。开始跟你学一点法迷惑你,慢慢的一步一步引导你也邪悟。

二监区恶警李春(管教),对刚被关进去的学员表现出伪善的关心,如学员拒绝“转化”,不写所谓“三书”,邪恶嘴脸马上就暴露出来,谩骂、侮辱、吊铐、指使包夹毒打等各种邪恶手段都使出来了。

二监区大法弟子杨金秀(七十多岁的老年人),第一次电话接见时,女儿问了一句生活如何?杨金秀说了一句:“隔一天有一点俏荤”(方言菜里有一点点肉)。回到监区后,在星期四上午全监狱“学习”时,李春当着所有人员的面前,把杨金秀叫后面谩骂、侮辱,责怪杨金秀说了实话,透露了监狱的情况,把善良老人杨金秀骂哭了。这还不够,李春又逼着老人承认所谓“错误”。

每个星期一下午,监狱的教育科恶警余志芳都要出面召开各监区帮教人员总结会。八个监区分成两个学习组,称为“巩固点”。一个组由一、二、七、八监区组成,另一个组三、四、五、六监区组成。每个学习组由一个邪悟者组织学习,已经写了“三书”上巩固点,进行进一步洗脑。每星期每一个人必须发言,写所谓“思想汇报”,学习的内容全是诬蔑、造谣、攻击法轮大法师父,攻击大法的。然后由组织学习的那个邪悟人员汇报一个星期来在巩固点上每个人的学习思想情况。另一个帮教小组汇报帮教的这个人的情况,再由余志芳总结,布置下周的洗脑迫害计划。如不写三书,就不准家人探视,不准去超市买生活必需品。

二监区恶警李春对大法弟子非常凶狠。大法弟子刘萍和毛坤拒绝“转化”,不写“三书”,李春经常对她们进行辱骂、吊铐。有一次毛坤在监区集合时喊“法轮大法好!”被李春为首的恶警吊铐在露天晾衣架上几天几夜,监狱还给毛坤行政记过处分。大法弟子廖伍香不“转化”,恶警经常指使吸毒人员刘丹毒打她,廖伍香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大法学员在监狱里不能坐在床上,坐在床上恶警们就说是在炼功,就要加重迫害。在监狱里刑事犯要看病,要写申请,还不一定让你去看病。然而恶警却利用看病对大法弟子进行另一种迫害。大法弟子袁永文只是有一点便秘,就被恶警强迫吃不明药物,结果造成袁永文神智不清,每天在监区里不停的乱转,后来严重到大小便解在裤子里。恶警李春还经常指使夜班监护刘丹晚上毒打袁永文。袁永文尾椎骨被打断,在地上爬不起来,恶警们还说她是装的,由两个犯人挟着她的两个胳膊拖着走。袁永文被关进监狱时身体非常健康,此时,已被迫害的全身瘫痪快不行了,他们怕承担责任,先将她送到警官医院,然后送回家。在家中去世。袁永文被迫害致死,恶警李春是直接责任人。然而李春却因迫害大法弟子有功,当上了八监区入监队队长。可见中共恶党重用的都是些什么人。

所谓“帮教”由每个监区的邪悟人员组成,是邪恶警察的帮凶。这些人在大法中受益却在迫害中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帮着恶警迫害同修。“帮教”人员中有这么几个表现非常恶的:一个叫张燕容,她是成都航天大型企业的工程师;一个叫刘清华,是攀枝花人;邓素碧成都人;任朝霞(地址不详);卫登惠,大学本科,成都青白江一家企业学校电器教师;朱宗容古蔺县人,是原乡镇党组书记。这些人帮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起到了恶警起不到的作用。很多大法弟子被毁跟她们有直接关系。

以上所述只是我所知道的一个监区很小一部份罪行,更多的迫害情况我并不知道。因为每个大法弟子随时都有包夹跟着,大法学员在一起都不准说话。希望每一个在该监狱受过迫害的大法弟子都能把自己所知道的迫害情况揭露出来,曝光邪恶,制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