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港北监狱恶警张士林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天津市港北监狱(现改名为滨海监狱)座落在大港区学海路,那里关押的都是五年以上的服刑人员,港北监狱一直是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黑窝,曾经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过酷刑折磨。

在中共当局的操控下,那些心狠手辣、为了邀功请赏而不择手段的狱警,直接参与或利用犯人对法轮功学员随心所欲的残害。在中共走向地狱之门时,所有被选中的狱警,都在盲从和无知中泯灭着善良本性,执行着非法意志,已经成为执法犯法的罪人,将和中共一起等待历史的审判。张士林就是其中的一个,涉嫌虐杀法轮功学员、个体业主李希望的责任人之一。

张士林,男,警号1208217,身高一米七左右,偏黑偏瘦,伪善时眉毛紧皱、眼角下垂,原籍天津市武清县,现住:河西区小海地三水道三水南里123-601,宅电:02228175796,办公电话:02262071156,其父张作生,其母施荣珍,住址:武清区大王古庄乡利尚屯村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和中共互相利用,公然镇压迫害信仰真善忍的社会主流民众,裹挟公检法司人员和全国民众参与。十二年来,农民后代张士林在权力和金钱的诱惑下,变得积极、伪善、奸诈,为捞取政治资本向上爬,紧随中共迫害法轮功,主动策划、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手段卑劣残忍。自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担任五监区长以来,紧跟监狱长杨中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干劲更足,他豢养出来的一批狱警,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继承了他笑里藏刀的邪恶手段,在无知中伙同犯罪。

张士林已经沦为邪党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血债累累,仍不思悔改。他为什么甘心被利用呢,他是怎么样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的?

邀功请赏、出卖良知,迫害好人、处心积虑

张士林受邪党毒害较深,自命不凡,为了工作不顾家。压制同事,表现自己,所以在狱警中不合群,同事对他不认可,属于另类。装模作样,好象水平很高的样子,其实表达能力很差。在大会上发言唠唠叨叨的,表达不清。邪党就利用其想出人头地往上爬的心理,上面一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任务,就让他当军师,他也乐于受令, “可有用武之地”了。所谓的研究法轮功学员性格弱点,积极策划方案,部署并带领狱警、犯人包夹,用毫无人性的手段大肆迫害 。

1、利用景占义抹黑法轮功

二零零三年,在犯人会上张士林大言不惭的说,港北监狱转化率为全国排名第一。这一年,张还在济南代表监狱参加表彰会,可能得过先进,会上听信了自焚事件中的王进东的造谣发言,回监狱后,更加仇视法轮功。邯郸钢铁厂工程师景占义二零零三年底被判刑八年,从西监调到港北监狱,因为景占义修炼法轮功开智开慧,取得了冶炼技术的发明专利,有一定的影响。张士林哪肯错过机会,千方百计的诱迫欺骗景占义,炮制了一万字诋毁法轮功的文章,二零零四年一月还上焦点访谈,抹黑法轮功。

2、酷刑折磨、谈话威胁周向阳

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造价工程师,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港北监狱,因拒绝洗脑,备受酷刑:被彻夜电击至遍体鳞伤、连续三十昼夜不让睡觉。周向阳至今手上、耳朵后面、腿上都有高压电棍电击后留下的深度烫伤伤疤。被多次关小号,遭受“地锚”酷刑,最长一次四个多月,被野蛮灌食等等。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就在周向阳被保外的前一天晚上,张士林找周向阳谈话很久,其中有威胁暗示不要将他们的丑事恶事曝光,否则对他不利。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五监区长张士林指使劳动工区播放诽谤大法材料,周向阳上前制止,被小队长和吸毒犯抬出车间,殴打、谩骂,关禁闭,随后,禁止其家人接见。此后,周向阳的未婚妻被张士林叫到监狱,威胁暗示不要让周向阳再申诉,否则“对他不好”,周未婚妻郑重告诉他,一定要坚持上告,张气急败坏地说,告也不怕,一定跟周向阳干到底。随后,张士林将周向阳关到“独居地锚”里折磨四个月,周向阳几次生命垂危。

小号“地锚”长三米,宽一米,高约一米六,没有窗户,阴暗潮湿,密不透光。屋顶上挂一灯二十四小时亮着,地上一侧二米长的地方铺着高约二、三十厘米的木板。周向阳被仰躺在木板上面,两个胳膊成“V”字形向外张开(屋宽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铐在地环上,膝盖以下小腿部位和脚悬在水泥地上,坠着脚镣,脚镣是锁在地上的,手铐和脚镣没有任何活动的余度。每天这样被“锚”二十四小时,时间长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着力点的脚后跟都硌烂了,而且是长时间持续的,这种痛苦远远超过高压电棍电击造成的伤害。狱警队长在“小号”外面听着,哪个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如果不能让狱警满意,就会受到调换或扣罚分数的处理,所以犯人在这样的压力与减刑的诱惑下,不停的想方设法折磨法轮功学员。使他们的承受能力几乎到了极限。“地锚”酷刑是港北监狱非常普遍的酷刑方式,被推广到天津各个监狱。

3、捏造事实,陷害李珊珊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三日和七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写信申诉,揭露河西分局刑侦八队对其刑讯逼供的事实,申诉材料被张士林下令扣押半年之久,才转给他的未婚妻李珊珊。当李珊珊拿着申诉到监察机构为周向阳申冤时,港北监狱伙同南开分局国保警察郝宝刚共同犯罪,派人调查、监视跟踪李珊珊。当决定非法劳教李珊珊一年三个月时郝宝刚说出了真实原因:港北监狱大队长张士林举报陷害李珊珊,将李珊珊要求会见说成是在监狱门口聚众闹事儿,还给监狱写恐吓信,最后在劳教书上写了一条“罪名”: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这完全是陷害无辜。

二、表面文明、心无人性、心狠手辣,用足酷刑

张士林是一贯犯有虐待被监管人罪、渎职罪的执法犯法者,心理阴暗,手段恶毒。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不择手段。

1、精神和肉体虐待折磨津武电子有限公司职工聂宝利

武清区法轮功学员聂宝利,因为不配合“洗脑”,每天被罚蹲十多个小时。在他抵制迫害绝食抗议期间,六个犯人按着他强制灌食,被折磨得多次当场昏迷。张士林气急败坏,指挥狱医用钢丝往双手十个手指指缝里扎,见聂宝利仍昏迷不醒,就扎脚心,往鼻子上抹氨水,使用各种手段逼迫他放弃修炼和绝食抗议。张士林暗中唆使服刑犯人刘海军折磨聂宝利,经常用脚踢、殴打,四个犯人把他抬起来往地下摔,聂宝利的后背骨被摔裂了。张士林和监狱医院院长蒙某对聂宝利说:“你怕死不怕死,你不怕死签个字,明天上手术台就拉(lá)死你。”张士林还穷凶极恶的说:“你不写悔过书就别指望出监狱,让你生不如死!”在非人的折磨下,聂宝利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心跳每分钟只有四十次。

2、酷刑“地锚”虐待河北区法轮功学员卫广华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卫广华被从天津市第一监狱转到港北监狱,单独一个监室,被11个犯人包夹监控,张士林强制法轮功学员从早晨六点在小板凳上坐到夜里十二点,每天十八个小时,姿势要保持“三挺一蹬”,否则包夹拳脚相加,想炼功就被撅手指头。小队长逼迫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利用包夹慢慢折磨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无奈十几天后卫广华开始绝食抗议,狱警把他关到“独居地锚”隔离迫害折磨。

包夹背着卫广华到监狱的卫生站去灌食,开始一天灌三次,后来改成五次。灌食时,用束缚带绑在椅子上,戴着手铐和脚镣,四、五个犯人按着。开始用软管由医生灌食,后来用硬管让犯人灌食。

卫广华一直在“独居”遭受“地锚”酷刑,每一轮“锚”十到十五天,换个独居再锚上,数不清多少轮了。包夹犯人过几个小时就把卫广华拽下来折磨,所谓的帮助他活动关节,抬起他的身体再扔下,把他的腰来回强制弯曲,浑身关节钻心的痛。包夹犯人还用一大摞书砸卫广华的胃口。卫广华在“独居”里,就这样被折磨了大约半年。

三、狡诈阴险,两面三刀

张士林虚伪欺瞒,经常玩弄手段,利用服刑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连对自己的妻子家属都不说实话,一直掩盖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也刻意隐瞒了自己的恶劣所为和其中扮演的角色。

1、封锁迫害消息,报复法轮功学员家属

禁止家属接见、封锁迫害消息,是张士林和其下属们常用的一种手段。法轮功学员樊建明,被非法判刑九年,自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关押于港北监狱,受尽了非人虐待,其家人因为探视承受着监区狱警的百般刁难,默默吞咽无数痛苦和压力,由于樊建明拒绝洗脑,张士林对他软硬兼施,二零零六年,有七个月不许探视,从二零零八年三月,他的妻子三年时间没有见到樊建明, 樊建明被折磨得健康状况每况愈下。

2、利用服刑犯人,两面三刀

法轮功学员陈同庆在港北监狱因拒绝洗脑被迫害,每天坐板凳、罚站、“独居”。港北监狱每周吃一次大米饭,张士林暗示犯人包夹,不给陈同庆米饭吃,同时还罚他站。当陈质问为什么不给米饭吃时,包夹说是张大队长的意思。事情被张士林知道后,张在楼道里对着这位包夹喊:“你敢把屎盆子扣在我脑袋上!”随后让这位包夹在楼道里罚站。保外就医的陈同庆回家后到派出所要自己的东西,港北监狱五监区杨中水带着两车人,威胁陈同庆要将其抓回去,这就是港北监狱张士林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劣手段。

张士林给包夹开会,蛊惑包夹,叫嚣所谓对法轮功学员严厉,才能减刑。先把包夹煽动起来,每位法轮功学员两个包夹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法轮功学员王军力竟有八个包夹,四个白班,四个夜班。被迫害期间,王军力在五监区第五大队,曾绝食五、六次,二零零五年四月份,当王军力还剩下十天到期快出狱时,又开始了绝食反迫害,张士林恶狠狠的下令对王军力进行“地锚”折磨,手脚锁在地环上,两天以后每天让他坐小板凳。

四、背负血债,不思悔改,天理彰显,恶报不远

1、今年七月二十九日酷刑“地锚”虐杀法轮功学员、天津个体业主李希望

个体业主李希望,心胸宽广、诚恳、忠厚,乐于助人,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港北监狱后,由于他不放弃信仰,被张仕林列为重点转化者之一,进行地锚酷刑迫害,九死一生。在张的指使下李希望的双手被手铐铐在柱子上,人趴在地上,两脚戴最重的脚镣,一脚高一脚低的半空绑在两个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据说承受这种酷刑人没有活过五、六天的,把李希望解下来的那天,没想到他还活着。张最常用的一种迫害方法是“独居”,李希望被独自一人关押在仅一平方米左右的禁闭室一年多,四面都是墙壁,仅留一个送饭的小铁门,吃喝拉睡都在里边。

遭受八年迫害的李希望回家刚刚一年多,今年再一次被劫持到港北监狱。然而,仅仅十天,从七月十八日到二十九日,李希望就被“地锚”酷刑迫害致死。虐杀李希望,作为五监区监区长的张士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了抵制洗脑攻坚转化,李希望绝食抗议,在惯用的一切招数都不灵了的时候,张仕林抛出一句话:“我整不了他啦,你们看着办吧!”主动授意下属伙同行恶,对李希望进行最残忍的“∧”型地锚迫害,这个强度的地锚,青壮年小伙承受的底线为2个小时,在张仕林的指使下,值班狱警却延长到8个小时,当凌晨打开小号的时候,才发现李希望已经被酷刑致死。

张仕林开始掩盖罪恶,推脱责任。同时被“攻坚洗脑”的还有周向阳和另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在小号里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内部规定“禁止接见”---这是张和一切监狱头目惶恐、掩盖真相时最奏效的手段,李希望被迫害致死后,从监狱到监狱管理局到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检察院,互相包庇,隐瞒真相,甘愿做犯罪嫌疑人张仕林的帮凶。

2、二零一零年活活打死南开区暖通设备有限公司职员朱文华

朱文华,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揭露迫害,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天津港北监狱。在张士林策划实施的“攻坚洗脑”迫害下,遭受过毒打、高压电棍电击、“独居地锚”等酷刑虐待。因朱文华不肯放弃信仰“真善忍”,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张士林授意狱警刘超指使服刑吸毒犯将朱文华挟持到监区存物室,避开他人和监控,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晚上,六、七个小时的残酷摧残将朱文华活活打死,当送到大港医院抢救时已经晚了。为了隐瞒真相,张士林一伙宁可违背监狱不准让犯人死在监狱里的规定,将朱文华送出治疗的门岗记录改为送出时已经死亡,叫外人无法从医院的抢救记录中查到被折磨致死的真相。

3、暴打侮辱任东升,使其精神失常

静海县法轮功学员任东升,因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在港北监狱遭受了五年的迫害,受尽虐待和精神折磨。因为他不放弃信仰,多次被关入“小号”。张士林豢养的狱警小队长继承了他最邪的招数,利用服刑犯人包夹折磨,任东升经常被六、七个犯人殴打,有一次犯人竟然用手臂粗的棒子毒打他。给他戴上手铐和脚镣,然后故意把饭放在他够不着的地上,侮辱他,要想吃饭、喝水就得用嘴叼。另一方面,长时间禁止家属接见,任东升的妻子因为坚持信仰也被非法判七年,家里只剩下老母亲和孩子,没有能力和监狱方抗争会见事宜。就这样任东升在高压下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4、机关算尽,事与愿违,没爬上去,反成笑柄

张士林由于迫害法轮功学员成为急先锋,通过努力卖命渴望的更高一级的升迁没有了,没有几个人愿意象张士林那样卖命的替邪恶政权干执法犯法的勾当,迫害好人无羞无耻。即使在今年的五月下旬港北监狱换牌更名为“滨海监狱”,内部人员每年一次大调动,都没有张士林的份儿,这是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作恶者都想不到的!

按照现行中国法律,张士林构成了故意杀人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故意伤害罪、非法剥夺他人信仰自由罪、渎职罪、酷刑罪等多种罪行。这些罪行已记录在案,在法律健全社会时罪责难逃。

《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斩断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

一个生命,从被动的被利用,到主动的迎合,最后积极的参与,被中共邪党玩的太顺手了。殊不知苍天有眼,神目如电,执法者犯法同样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国际法庭上,柏林墙的卫兵,没有因为执行命令枪杀逃亡者而逃避法律的制裁,以良知这个最高审判原则被判三年半,不予假释。河北涿州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奸污与他母亲几乎同龄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人间法律制裁被判刑五年。又遭天谴,患阴茎癌,睾丸全都切除干净,术后三次自杀未遂,生不如死。最近发生的青岛公安系统“大地震”,一批迫害法轮功的打手,因涉黑案落马被查处,一方面说明善恶有报的天理,一方面证实都是什么样的人被中共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再说文革之后对参与迫害老干部的警察,一批被运到云南枪毙,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

那些被中共利用甘心当打手的人,历史上总有人充当这样的丑角,在这所有预言都终结的特殊历史关口,做好自己生命无悔的抉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