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四)

非法拘禁、迫害三河市大法弟子(二零一零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廊坊市洗脑班自二零零零年以来,非法关押、迫害过几千名法轮功学员,对外称什么“法制学习班”,其实是践踏法律、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十余年来,廊坊“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韩志光指使恶人赵丽华、李汉松、陈斌,利用原廊坊外贸科长李书香、管道局物业管理处郭玲、王丽、张敬新等几名犹大,先后在月城宾馆、安次区“第二招待所”、乐园宾馆、交通宾馆、华康宾馆等地多次办邪恶洗脑班。因其多次解体、更换地方,现在洗脑班已迁至廊坊市拘留所处约五年时间。

廊坊市洗脑班在西外环西侧距外环西北角五百米处,看守所西侧。这是一个四方环形二层建筑,一层是拘留所,二层是洗脑班。南面是邪党恶人们的办公室,其余三面约二十多个单间,每个单间非法关押一个大法弟子,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一有空房在韩志光的指令下再行抓人。关押大法弟子的房间及走廊都有视频监控,恶人随时看监控视频。

廊坊洗脑班正门
廊坊洗脑班正门
廊坊洗脑班后视图
廊坊洗脑班后视图
曾在乐园宾馆办洗脑班
曾在乐园宾馆办洗脑班

据查,现有公安部督导组、河北省公安厅督导组成员在廊督阵。对洗脑班的“合理存在”邪党上边有规定,符合所谓规定的上边提供拨款等支持。零八年以前是二十个名额,连续三个月被强制洗脑者低于二十人,这个洗脑班就不符合规定了、就得撤销。韩志光等多次向上级反映洗脑班存在的必要性,要求降低存在名额,使廊坊洗脑班自二零零零年以来持续存在至今。洗脑班内部说掌握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情况,现已被洗脑迫害的两千多人。洗脑班原来是由政法委直接管,现在是公安局管。实际上廊坊洗脑班是廊坊市公安局创收的第三产,由市局后勤刘姓副局长向公安部、河北公安厅申请给韩拨款,然后韩再与市公安局各主要领导分赃。十余年来,廊坊洗脑班敲诈法轮功学员(或单位)钱财上千万元,再加上上边拨款,韩志光等人聚敛黑财数千万元。韩志光原住春和小区从前数2号楼西数4单元2层201室,现在廊坊有三套住宅楼房,据传在永清、固安还有别墅。

邪党恶徒韩志光,男,五十六岁,身高约一米七五,廊坊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廊坊洗脑班头目,自99年7月20日至今一直作此恶事。韩志光表现伪善,实质阴险、狡诈、狠毒,他总是指使手下行恶,他再以伪善充好人迫使学员妥协。他曾在诬蔑法轮功的万人大会礼堂做报告(有录像),他还与其同谋隐瞒两例大法弟子死亡真相,没有上报。经他手送进劳教所的、被送往外地的法轮功学员很多。洗脑班里的每一个罪恶都是在他的直接作用下发生的,廊坊及所辖市县“六一零”所犯罪恶都与韩志光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韩志光老家是香河县钱旺乡焦庄人,邮编:065000。

赵丽华,女,今年约四十六岁,廊坊市“六一零”办副主任廊坊洗脑班副头目。赵丽华非常邪恶,经常到处去开会,传播邪恶经验和手段,到基层施压绑架大法弟子。赵丽华母亲李淑芳手机15100620359,今年七十多岁,原来为香河县粮食局退休职工,其父已经去世,可能同为粮食局退休职工。赵丽华有个姐姐,随母姓李,目前在廊坊。赵曾就读于香河一中。赵丽华丈夫的电话是: 0316-2098255,2090016。十几年来,赵丽华聚敛很多黑财,宏昌电子城方正电脑就是赵丽华开的。

李汉松,男,三十多岁,“六一零”办廊坊洗脑班科长,原籍为天津宁河县人,所学为计算机专业,长期在廊坊洗脑班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人身体消瘦,阴险、歹毒,脸上写着内心的坏。对绝食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经常以劳教威胁。经常挟持这些学员到廊坊市中医院进行灌食迫害。对抵制灌食的学员,有时四个人抓住学员的手和脚,有时把学员扔在褥子上将学员拖下楼,强行送去灌食迫害。洗脑班曾经致死人命,为了推卸责任,为了威胁绝食反迫害的学员,李汉松还经常叫嚣“死也得让你死医院去,我们不承担一点责任。”

“六一零”办廊坊洗脑班科长陈斌,男,三十多岁,手机13832626689 宅电0316-2031640。其亲友付君(有可能是陈的妻子),女,廊坊市码头镇中响口村人。

几年来这个邪恶的黑窝,强行对廊坊及周边地区几千名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转化,对绑架去的法轮功学员强行限制人身自由、强行灌输歪理邪说、侮辱人格、罚站、不让睡觉等等迫害手段。对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在以“劳教”相威胁的同时,升级迫害。有恶人对学员毒打、辱骂、弹眼球、不让睡觉。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施以强行灌食迫害。他们在灌食时在食物、饮水中加入毒药,还以腋下注射等多方面进行。小剂量使用让人不知不觉中变的神志不清,大剂量使用会造成人的极度痛苦。被迫害者通常出现头晕、头痛、神志不清;严重者一定时间失去记忆、舌头发硬、大脑空白、头脑剧痛、昏睡不醒或不能入睡,使人每时每刻都在极其痛苦中煎熬。有些人因此被送进医院抢救,有些人甚至精神失常。

暴行被曝光后,廊坊洗脑班对其罪恶进行包装改型,都是在伪善的面纱掩盖下进行、在暗中实施。表面上无论是首恶韩志光、赵丽华、李汉松、陈斌等作恶人员,还是以李书香为首的张敬新、贾珊玲、郭玲等犹大们,表现的都很伪善。他们对刚被绑架去的法轮功学员表现的很“关心”,问寒问暖,说话语气“和蔼可亲”。可是他们所表现的这一切,最终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人所谓的“转化”,放弃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如果不“转化”,他们就开始有步骤的施加压力,进行精神摧残,有的甚至被逼的精神失常。所有进过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

据不完全统计、突破层层封锁通过明慧网报道出来,仅廊坊所辖三河市(县级市)就有一百多人次被洗脑班非法关押和迫害。仅二零一零年一年,突破层层封锁通过明慧网报道出来,三河市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就有:燕郊镇的周明、杜敏、李桂芝、秦静、徐少敬、沈永芝、董桂荣、唐风、吕宝菊,高楼镇的田淑娟、荣海军,新集镇的高继祥、李淑君、张桂贤、陈荣、陈荣妻子和女儿,三河城内的李才晓,泃阳镇的洪梅、李红娇、丁海荣、刘民和他的儿子刘小卫等二十三人,他们大都遭受廊坊洗脑班非法关押及迫害。

1)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三河及燕郊公安、国保等不法人员多人,到三河市燕郊开发区冶金一局法轮功学员周明家中,将其强行绑架,并非法抄家。随后周明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2)二零一零年三月中旬,三河燕郊冶金一局法轮功学员杜敏,在家中被绑架。

3)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多,法轮功学员李淑君正在配件厂的车间里工作,忽然闯进三河国保大队和新集镇政府一伙人上前就让她在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被李淑君拒绝,恶人们便将她强行带走送到洗脑班迫害。

在高继祥和李淑君被绑架的同时,新集镇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也遭到骚扰。中共人员竟然调动三河防暴大队端着枪,荷枪实弹地包围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企图绑架。

4)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上午十一点多,三河国保大队的不法之徒在村书记卢有才和新集镇政府的一些人员的带领下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高继祥的家中,逼问他是否还炼法轮功。当他们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立即凶相毕露,不由分说把高继祥连抬带拽推到车上,直接送到廊坊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

5)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三河市泃阳镇小田庄村法轮功学员丁海荣,在家中被三河市恶警强行绑架到廊坊洗脑班。

6)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上午,三河市大法弟子洪梅在单位上班期间,被泃阳镇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十时许被送廊坊洗脑班进行迫害。

7)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三河泃阳镇沟北村法轮功学员李红娇,泃阳镇恶警绑架,后被送至廊坊洗脑班进行迫害。

8)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河北省三河市法轮功学员李才晓同她女儿从学校坐摩的回家路上,被两辆轿车围堵,下来六、七个三河市国保大队的公安人员,其中一人亮了一下工作证,几人强行将李才晓塞进一辆轿车内,同时抢走了李才晓的家门钥匙。

这伙所谓的公安人员,一部份人把李才晓绑架到三河市国保大队;另一部份拿着李才晓的钥匙,非法入室抢劫了李才晓的私人财产,包括电脑、打印机、MP3、大法书籍及其它个人物品。

家中七十多岁的婆婆和十几岁的女儿被吓得惊慌不已,吃不下睡不着,忧心如焚,丈夫、父母、兄弟都为她担心。

李才晓被绑架后,次日即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进行迫害,在申冤无门的情况下,采取了世间最苦的鸣冤方式——绝食绝水,后在廊坊洗脑班被强行灌食,极端痛苦中几近窒息。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下午,因身体极度虚弱,李才晓被送回家中。

9)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晚上十一点,三河燕郊镇东蔡各庄李桂芝、徐少敬两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第二天被送廊坊洗脑班迫害。参与绑架的邪恶之徒有镇政府综治办、司法所、武装部人员。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三河市燕郊镇派出所等不法人员,曾到徐少敬、李桂芝家让签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他们不签,八月二十六日在家中遭绑架。八月二十七日李桂芝丈夫汤宝信去镇政府要人,被告诉人已送到廊坊洗脑班。

10)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早上五点左右,廊坊、三河伙同高楼镇派出所不法人员,到荣庄村把法轮功学员田淑娟绑架并送廊坊洗脑班迫害。八月二十日,高楼镇派出所六一零去高楼镇荣庄子法轮功学员田淑娟家让签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夫妻二人不签。八月二十五日派出所又来人把师父法像拿走神韵光盘真相材料抢走。八月二十七日,田淑娟被高楼镇派出所六一零强行抬走,儿子拦也拦不住,一脚被踹在地上。他们开的是白色面包。

11)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女法轮功学员刘凤英,被村干部许怀金、贾铁象带领燕郊镇派出所六一零人员绑架,送进廊坊“转化”班迫害。

12)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中午十二点半,燕郊镇政府、派出所来了三车不明身份的人,到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不容分说,把法轮功学员董桂荣、沈永枝连拉带拽扔进车里,送廊坊洗脑班迫害。诸葛店村书记许怀金、村委员贾铁象领着一伙不知身份的邪党人员,曾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至二十日这两天,去法轮功学员家里干扰,逼签字、按手印。

13)二零一零年是月一日,北京法轮功学员秦静(家住燕郊,户口在北京)在北京东郊市场粘贴“法轮大法好”不干胶时,被北京朝阳公安局高碑店派出所副所长赵永生、警察刘志伟和一名保安非法抓捕。其中一人的警号是:035068。
他们铐着法轮功学员秦静的双手,开着没有鸣笛的警车,来到北京东燕郊秦静的家里。想拿走法轮功书籍,秦静的家属不配合没有给书。他们是上午十点到秦静家的,家属向警察及围观群众讲真相:秦静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得了绝症,修炼法轮功后,绝症消失了。讲法轮功如何好。一直僵持到下午两点。过程中,警察多次打电话叫来燕郊派出所的警察,先后来了三、四辆警车,来的警察有二十多人。最后,五六名警察拽开家属,狼狈的把秦静带走。

14)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三河市燕郊镇一街法轮功学员吕宝菊,被燕郊六一零和派出所绑架。另一名叫唐风的法轮功学员在前几天也被绑架。

15)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高楼镇派出所非法抓捕了荣庄村法轮功学员荣海军,其妻子法轮功学员田淑娟已在八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抓捕在廊坊洗脑班。

荣海军在九九年以前曾在东北某地当过辅导员,由于修炼法轮功被厂方解雇返回三河老家。由于东北有他的资料,不断给廊坊及高楼镇派出所打电话问及此事,所以恶警说他们也不想管此事可东北及廊坊问的紧,把荣海军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16)二零一零年 十二月八日中午,三河市新集镇法轮功学员陈荣、张桂贤被绑架,并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17)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五点多,三河市泃阳镇政府恶人闯进大田庄村刘民家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民和他的儿子刘小卫,送廊坊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不法人员还曾于二零一零年夏天和十二月中旬先后两次到家中威胁、骚扰,让签“不修炼保证”等。

18)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三河市新集镇政府不法人员在村干部带领下,绑架了东罗村法轮功学员陈荣,另一村法轮功学员同遭绑架,被送廊坊洗脑班迫害。十天后,新集镇政府不法人员再次到这两位法轮功学员家中,说是带他们到廊坊洗脑班看望亲人,结果陈荣妻子侯秀英和女儿陈盟盟(有病不能自理)被扣留,被迫遭受洗脑迫害。东罗村书记把陈荣妻女绑架到廊坊洗脑班时说:“你们娘俩也好好学习学习”,显然是有预谋的构陷。

河北省廊坊市洗脑班──这个全国都出名的黑窝,自二零零零年开始至今,已非法关押、强行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千人之多(包括外地送来的)。洗脑班犯罪头目“六一零”主任韩志光、副主任赵丽华,科长李汉松、陈斌。在这里被迫害的学员(或单位),都被勒索三千至一万元,甚至更多,他们聚敛黑钱就达几千万元。按照中国大陆现行法律,这些恶人犯了绑架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

十余年来,据洗脑班内部统计,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两千多人,韩志光等人聚敛黑财数千万元。希望追查国际立案追查以韩志光、赵丽华为首罪犯的罪行;呼吁国际人权组织、联合国机构,关注廊坊洗脑班对中国合法公民的无理迫害,立案彻查韩志光等人执法犯罪、破坏人权、迫害信仰自由、聚敛黑财等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