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私改宿命 禄损运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人的命,天注定”,“善恶终有报”,这些老人们经常讲的话,现在很少有人相信了。很多人为了改变命运不择手段,其结果如何呢?唐代牛儒僧在其《玄怪录》中记述的李岳州的故事,也许可以给我们些启发。

唐代岳州刺史李公俊,兴元年间开始考进士,连考不中。贞元二年,有相识的朋友担任国子祭酒,拟通过国子祭酒私接科举考官而考取功名。

按照惯例,科考结果张榜公布的前一日,负责科举考试的春官要把科考入榜者的名单上奏皇帝。这一天时过五更,李公俊准备去候国子祭酒,但是里门未开,只能立马门侧恭候。

旁边有一个早起卖糕的小摊,热气盈盈。在糕摊的侧旁,坐着一个头戴毡帽背背小囊的人,看起来像是一个外郡的邮差,满脸想要吃糕的神情。李公俊看到后就说,糕非常便宜,为什么不买来一尝。对方说:“可惜我囊中无钱。”李公俊说:“我有钱,愿意出钱让您吃饱。”外客非常高兴,吃了几片。

一会儿里门打开,众人相拥而出。貌似外郡邮差的人,低声在李公俊的耳边说:“先生稍候,我是送进士名单的冥吏,先生难道不是要考取进士的人嘛?”李公俊说:“是啊。”对方回复说:“科考的进士名单就在这里,先生可以自己来查检。”

李公俊一查,榜上无名。一时悲从心来,低头垂泪伴以抽泣之声:“我苦心于笔砚书籍之间已经二十年了,科考亦有十年,年年落榜真可谓心破魂断。本期望今年科考成功,今日榜上无名,难道我终生不能科举成名嘛?”

貌似外郡邮差的冥吏说:“先生要想成名还需要一年。科举成名后禄厚位重。今天想要科举成名也不难。只不过是福禄减少一半,得为一郡刺史,而且命运乖戾,屯剥不定。如果想要今日科举有名,就需要行贿于冥吏,去掉和你同姓者的名字,自己填写上自己的名字,行吗?”李公俊说:“我所追求的就是名,得到科举进士成功的名就可以了。有什么不行的哪。”

冥吏说:“我出于感恩而告诉了你这些,但是还需要冥币三万贯,用来贿赂冥界主管文牍得冥官,明日午时送来就可以了。”并把名册交给李公俊让他修改。

名册上有后来的太子少师李夷简的名字,公俊想要擦掉填上自己的名字。冥吏忙说:“不可以。此人禄深位重,不是可以轻易改动的。”其下又有李温的名字。冥吏说:“可以。”公俊遂擦掉“温”改为“俊”字。改完后冥吏也收卷而行,并叮嘱李公俊不要违约。

李公俊于是便去拜访国子祭酒,祭酒尚未梳洗完毕,听说李公俊来访,怒目而坐。一会儿才出来说:“我与主考的官员关系很深,一说姓名就可以做成。先生面有疑色表情急躁,不断地来家拜访,难道你怀疑我是一个说话不算数的人吗?”公俊再次拜谢,神情悲切。然后说:“公俊想得到功名的心太强烈了,所以想这次科考一次成功。今天是科举报榜的日子,所以冒昧来访。”

公俊随祭酒来到皇城子城东北隅时,正好遇到了往皇城中书省送科考入榜名册的春官。祭酒作揖而言:“先前委托的事办好了吗?”春官回答说:“真是有罪啊。然而迫于上司的权力,您委托的事实在难以办成。”

祭酒和公俊交往颇深,答应一定办妥,所以对公俊态度严峻。心想如果今日之事不能办成,日后何面以见公俊。于是十分生气地对春官说:“季布所以名扬天下,是因为季布一诺成金。今天你不能言而有信,欺骗于我,大概是认为我是一个闲官吧。那么我俩的交情也就此两断吧!”说完不揖而行。

春官急忙追上,说:“迫于豪权,不敢为之。今天先生既然如此见责,只能得罪权贵了。”递过进士榜,让祭酒篡改。祭酒一打开进士榜,看到有李夷简(后为太子少师)的名字,就想篡改。春官急忙制止,说:“这个人是由宰相处置的,不能去掉。”然后指着下边李温的名字说,这个人的可以改了。于是祭酒把“温”改为“俊”。张榜时李公俊果然榜上有名。

那天中午,公俊随进士科考榜上有名者陆续参谢皇上,没有应付冥吏三万冥币之约。黄昏归去的路上,遇到了糕客冥吏,悲泣而言:“由于你没有履约,我收到牍吏的杖责,并说要举勘追责。众者央求而免。请于明日同时送五万缗,我即可免于被追责。”李公俊第二天应约而作。

李公俊中进士做官后,追劾贬降不绝于道,后来只得到了岳州刺史之职,不多久就去世了。

故事里李公俊为求功名不忍一年之等,阴贿冥吏冥官,阳攀旧友故人,不惜损他而利己。目的虽然达成,但只获得了恶报随身,禄损寿折的结局。悲哉!冥吏图报恩、祭酒为尊严、春官囿友情,帮助李公俊成就了非义非理之事。看似行善、实为助恶,既伤害了与他们无瓜葛的李温,也毁了李公俊,罪亦深也!今人亦须慎思。

文据唐代牛儒僧《玄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