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编辑工作中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修炼十三年来,跌跌撞撞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幸遇伟大师尊的洪大慈悲,幸遇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幸遇可贵同修的无私帮助,才使我今天能够稳健的走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路上。下面将我两年多来在做编辑工作中的心得与同修们交流,向伟大的师尊汇报。

一、教训

我们本地迫害比较严重,本地真相资料起步较晚,所以当有同修提议做当地资料时,同修们都很热情,同时也很珍惜。

刚起步牵扯很多人,大家也没有经验,所以谁投稿、谁编辑,基本上很多人都知道,这就带来了不安全的因素。有一位同修的家人被邪恶绑架,在营救同修的同时,家人同修提供了被迫害同修的相关资料,之后在当地真相资料中写了出来。由于家人同修的人心被钻了空子,相信邪恶“六一零”头子的所谓保证:只要你能在当地资料中把你家人的迫害资料去掉,保证让你家人回家。于是同修去找编辑同修商量,被暗中盯梢的恶人跟踪。恶人胁迫该编辑同修所在的小区、单位,在编辑同修的楼头都安装了监视镜头,并暗中有人监视。虽然在师尊的点化下提前知道了,许多同修也都提议停止手头的一切活,集中精力学法、发正念破除邪恶的安排,但该同修有点不以为然,其他同修也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做事依旧。编辑同修最终在一次张贴不干胶时被迫害。其中一位写自己迫害经历的同修未守住心性,还出卖了别的同修,导致多位同修被非法判刑,最后这两位同修在压力下,还转化了。血的教训啊!写出此事只是希望其他同修不再走同样的弯路,减少损失。

二、含泪接过编辑工作,一通宵只做了一张周报

我是在编辑同修受迫害的第三天晚上接过当地周报的。在同修被迫害当晚我梦见过她,感觉有不详的预兆。第三天就听到了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我默默的流泪,暗想:绝不能让邪恶就这样轻易的毁掉了我们的周报,我一定要接着做下去,一直到法正人间,绝不允许邪恶迫害我。

擦干眼泪,我坐在电脑前,开始写同修遭受的迫害经历。因为我们互相之间非常了解,所以在当晚我就写出了她十几年来受迫害的简要经历。我虽然有些文化,但从未排过版。当时的我只会打开word文档写文章。怎么办?另外空间的邪恶黑压压的压在头顶,布满了整个房间。在关键的时候,我总会想着求助师尊,求师尊帮助弟子,开启弟子的智慧,把周报做好以救度更多的众生。于是脑子中一点点的想法就有了,我把《明慧周报》的迫害文章剪切掉,然后找另一张周报打开把文本框复制过来,把文章添進去。添加图片就更难了。放進图片,文字就跑到一边去了,反反复复弄不成。最后干脆把文章排好版先保存,再打开。放進图片文章跑了点关闭,不保存。这样我就省点力。

从晚上九点多我一直做到第二天清晨的六点发正念。北方的冬天,非常寒冷,外面一片漆黑,只有我家的房子孤灯夜战。再加上另外空间黑压压的压力,我心里很苦,心想:如果有一位同修坐在我的身边发着正念多好啊!同时又想:不是师父时刻就在身边吗?有什么问题师父不能解决呢?于是心中的苦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对救度众生认真负责的心。

三、学法

接过编辑工作,深感力不从心,以前学法都是通读,虽然我很年轻,但从没想过要把法背下来。也就是对修炼不够重视。为了做好编辑工作,我决心修好自己,就从背法开始。

开始的时候一天下来只背一段,而且总是困。真苦啊!脑子中另外空间的邪恶总是给我打思想:放弃吧!太难了。有时思想会随着动摇,但还是正念占了上风。同时我感到如果我放弃背法,我就胜任不了编辑工作。我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吊儿郎当的似修非修了。就这样我一段一段的坚持,同时还有同修的鼓励,我终于闯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我背到第三章就很轻松了,干扰也小了。第二讲背完后,我看见我的脑袋被一个黑黑的厚约一厘米坚硬的壳包围着,这时它裂开了,我的元神坐在里面。从此以后回忆往事我才看透了事情中的纷繁复杂,才能理清头绪。因为以前的我好象对什么事都不入心,也看不透。从此以后他心通功能也打开了,别人想什么都会反映到我的脑子里,但不会影响到我。

四、师父给我神笔

在我今生的求学之路上,我是最怕写作的,上学时有时候写不出来就抄课外书里现成的作文。如今踏上编辑之路,我能行吗?我有点信心不足。但是我地的编辑工作没有合适的人手,如果有合适的人手,就凭我当时的心性,立即拱手相让,一秒钟都不会等。

就在我为难之时,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中的师尊真年轻啊,只有二十岁的样子,我和二十多位同修们只有十二三岁,全是男孩。大家兴高采烈,信誓旦旦,有来当记者的,有来做报纸编辑的。记者的手里都有一部相机。我手里空空如也。一会儿听师尊说:不要高兴的太早,到时候……。话音刚落,从师尊的手里飞出几支钢笔,其中一支落到了我的手上,我拧开一看,灌墨水的笔肚儿是一节一节的,每一节都是宝葫芦型的,好看极了,里面还装了一小宝葫芦墨水。我心想:可别弄坏了。于是赶紧拧上,放好。

从睡梦中醒来,我悟到:从我下决心从天上下来之时,师尊已经安排好我的证实法之路,那就是做好当地编辑工作。神笔早已有了,就是我没有用而已。我深感愧疚:延误了多少众生得救?也许有的众生因为我的工作没有及时到位而被淘汰了。我不禁凄然泪下。只是我才想起梦中师父话:不要高兴的太早,到时候……。是啊,师父担心啊,到人间后我们到底行不行?那时都是未知数。想想自己,迫害后,由于学法不深入,走了好多弯路,摔得很惨,自己都差点被毁掉,更谈不上救度众生了。我不能再犹豫了,既然还有机会,我就下决心把以后的工作做好。

五、艰辛的编辑之路

揭露本地邪恶,对本地的邪恶来说是非常恐慌的。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也非常的激烈。有一次恶人怀疑到我,就在我家的楼后派车监视,整整两周的时间,我什么活也不干,全天学法、发正念,连楼都很少下。心动真念:别看你就在我家楼下,你就是上不了楼,就在我家楼下把你们消灭掉。两周后,监视的车和警察消失了。

另外空间的邪恶虎视眈眈,它控制恶警迫害不了我,就在另外空间算计我。梦中经常有演化成警察样子的邪恶到处追我,抓住我的衣领大声吼道:你做的事不要再做了。记得有一次揭露当地特务的恶报时,我在这屋写文章,另外的屋里却传来了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深更半夜的,令人毛骨悚然。我边写文章边求助师尊加持,边发正念。心中的恐惧都是在坚信师尊无所不能的情况下渐渐消失。

还有一次,我外出,从车棚骑着摩托车出来,脑子里忽然打出一句话:她就是编辑。我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出生活区大门口,就出现了幻觉,眼看就要和公交车撞上了,一个急刹前闸,连人带车摔在了地上,再一看公交车却停在离我还有二百米之远的站台前。我知道这又是邪恶在暗中害我。

还有一次在揭露本地同修被迫害致死的文章时,我整理了整整两个月的资料,就在我整理完毕,将要发往明慧网时,我感到非常的累,就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会,刚躺下,就看见我身后坐着一个穿白衣服的人,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立即就感到快要窒息了,我脑子中迅速喊师父,并及时念出发正念口诀,邪恶消失了,我才喘过气来。我差点莫名其妙的死了。多亏自己注重学法有正念,多亏师父分秒不离的慈悲呵护!否则我都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我觉着我时刻就在正邪大战的激烈战场中,但毕竟邪不胜正,最终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因为我们有伟大的法,伟大的师父,也因为我们是被赋予历史使命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六、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看到许多地区受迫害严重,又没有当地的真相资料,我就萌发了帮助其它地区做资料的想法。此时想法一出,就受到了慈悲师尊的鼓励。当天晚上,我就梦见从我的脚面上冒出许多支笔来。醒来后,我知道师父已经把多支神笔的路铺好了,只要我去做就行了。我开始了周边地区的编辑工作,连当地周报共做了六个地区。

做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压力非常的大,而且消息不能及时了解和核对。于是我想把周报转交当地的同修。在转交过程中,有顺利的,有不顺利的。有的不但不接过去,甚至还把我怀疑成特务,这使我受到很大的打击,我曾经一度不想做了……但我的内心深处还是不忍心放弃。在痛苦的思索中,我还是选择了以本地为主,空余时间去做空白的周边地区。周边地区的同修能接过去更好,不接就尽自己的最大力量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时刻记着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迫害谁就是迫害我,我就要一起反迫害。

结语

由于安全问题,运作的过程很多不能说,但是只要我们有心去做,师父就会给我们铺好路,开启我们的智慧,很多看起来很难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希望各地有文化的同修主动担起各地的编辑工作,及时的在当地众生面前曝光当地邪恶,制止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

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运作过程中所有参与的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