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真正为他人着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把自己在这一年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去怕心

我的职业是在公司里做电脑维护,一直以来我都严格要求自己处处要做一个好人,在生活中、工作中不管事情对与错从不与人争辩,与同事相处的过程中不管对任何人都是毕恭毕敬,工作中受到委屈也从不吭声,有时候还觉的自己很能忍。每次心里想的都是我要救他们,不能与常人发生矛盾,所以我这个忍变成了一种很懦弱的忍,不管事情对与错我就是一味的忍,有时候在工作中自己明明没有什么过错,但有些同事就是故意找茬刁难我,本来很多同事与我打交道的时候都很平常,没有什么太过份的举动,后来他们看到我很好欺负,于是一个一个的都来欺负我,和我说话的时候都很大声,对我呼来喝去的,根本不把我当回事,为此有些与我玩的好的同事说我也太弱了,意思就是太好欺负了,时间长了之后我发现也真是不对劲,但一时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错了,我认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这没有错啊,自己也很是苦恼。

后来看了明慧网的交流文章《面对邪恶不能“太软”》,同修在文章中写道:“那种表面的善,实质是怂恿,是助长邪恶嚣张的气焰,使之更加邪恶。”“大法弟子在处理常人关系中,也存在软硬的问题。日常生活中也会遇到无理刁难、欺人太甚的恶人。对之,首先应视为是提高自己心性的好机会,应无条件的向内找,找自己哪做的不对。但是也不能一味的无原则迁就。必要时,也要把事情说清楚,指出对方的无理之处,使对方服理。使之少造业、少失德。因为常人的无理刁难、欺人太甚等状态,也是其恶的一面、魔性的一面的表露,过度的迁就也是怂恿,会使其向更恶的方面发展,对其不利。我们要为对方着想,以适当的力度发正念或以其它方式抑制其魔性的发展。”

看到这使我豁然开朗,原来自己一直在做一个老好人,自己对善的理解只是浮于表面,与大法要求的善,那种真正为他人着想的善还差的很远,深挖下去,发现自己还存在很大的怕心,怕与同事争辩后以后不好讲真相,怕万一他们知道我炼法轮功,会不会构陷我啊等心,因为以前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所以自己时时刻刻都很谨慎,处处忍让,现在我发现这种忍其实是一种带有自我保护为私的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 精進要旨》<何为忍>),而非是大法中所要求的大善大忍。悟到这些后,我决定以后改变自己的工作态度,不是自己的错误,决不能一味的迁就与忍让,并加大了在办公室发正念的密度。

不多久又发生一件事情,有个女同事又无理的刁难我,态度很恶劣,大声嚷嚷,我在分析了事情原委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错,然后我大声的回了她一句(我以前从未对人大声说过话),但不是那种生气的大声,而是一种理直气壮的回应,过后她一惊,好象被吓倒了,然后就不说话了。

从那以后与我打交道也没那么凶了,对我的态度也好了很多,此后我在公司里就一直保持一种很平和的态度,不再对他们那么唯唯诺诺,而是持一种不卑不亢的态度与他们打交道,我发现这样效果很好,同事们看到了我的变化,感觉我的性格变硬朗了,他们也就不那么敢故意刁难我了。后来公司有一些同事知道我炼法轮功,那位女同事也知道了我有信仰,但她们对我态度比过去好多了,反过来对我很恭敬了。

经过这些事情以后,我发现自己对修炼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对“真、善、忍”这三个字的理解与以前的认识也不一样了。我觉的大法弟子在讲真相救人的时候,不仅仅要展现自己善良、慈悲的一面,但遇到魔性大发、不讲道理的人也要展现出大法威严的一面,威严并不是逞强和不讲道理,我觉的威严也是善的另一种表现,因为现在的世人魔性的一面都很强,大多欺善怕恶,如果大法弟子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那么世人在魔性的带动下很可能会对大法弟子犯罪,从而难以被救度,所以大法弟子展现出大法威严的一面能起到制止世人对大法犯罪,是真正的大善之举。

(二)在做技术工作中升华自己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一个可以在网络上修炼的环境,那就是在天地行论坛帮助同修们解答技术问题,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上论坛查查技术资料,从来都没想过在这里可以修炼提升自己,随着上论坛的次数多了,发现论坛上有很多同修提的电脑问题都很简单,而自己又有这个电脑特长,于是便很自然的帮助同修解答一些关于电脑方面的提问。没想到这一解答问题,一做就做了一年多,我发现自己在论坛上帮助同修解答问题的过程中,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技术也在提高着,同时利用自己在论坛上学到的技术反过来帮助生活中的其他同修,这样就形成了一种良性的循环。

因为工作、环境等等因素,我身边能接触到的同修不是很多,也没有很好的条件能够集体学法,所以天地行论坛就成了我与同修们比学比修的一个环境,尽管大家相互都不认识,但大家在一起讨论问题的时候一点也不见外。

刚开始参与论坛建设的时候自己的心很平淡,并没有想追求名利这些东西,随着在论坛上待的时间长了、接触的同修多了,慢慢的自己不自觉的开始追求名了,总是想在同修中出名,时而在论坛上写一些自己平时在日常生活中如何利用网络大面积讲真相救人,自己救了多少多少人了,夸自己如何如何了不起,并且还详细的写了自己如何在网络上讲真相的方法,稿件发出去后,心里美的不行,期盼着同修们对我的夸奖。但事情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写的这些稿件,没多久就被删除了,还受到了同修们的批评,起初看到同修们的批评后心里还有些愤愤不平,觉的自己在网络上讲真相的方法很好,而且认为自己写这些是在证实法,对那些删除我稿件的同修产生了一些不理解。

后来我在学法中师父点悟我“这种显示心理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显示心理。平时自己为了名,为了利得到一点好处,张扬张扬,显示显示:我有本事,强者。”(《转法轮》)“大法弟子对于你们在常人的世间修炼中,你们都有一个明确的在法理上的认识,就是不执著于常人的得失,包括你们在证实法的事情,也应该不是非拿出我的意见,非得我要怎么样,你才能在宇宙中建立威德,不是这样的。你有一个好办法,想出来了,你是为法负责,用不用你的意见,用不用你的办法这并不重要。”(《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显示心、强调自我的心有多强,回头看看自己写的那些稿件其实都是在证实自己,其中掺杂着妒嫉心、名利心、攀比心等人心,自己还不自知,幸好及时得到了同修们的慈悲指正,悟到这些后我及时在论坛上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感谢那些对我的错误及时指正的同修。

(三) 正念对待同修的不足

明慧网一直以来都很强调安全问题,尤其是手机安全与电脑安全,可是我碰到的一些同修在这方面却很不在意,为此我对这些不注意安全的同修持一种远离的态度,能不接触就尽量不接触他们,怕他们不注意安全从而连累到自己。

我与小梅认识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她是一个新学员,从一开始就不太注意安全问题,手机总是与同修对打,经常在常人的系统上浏览明慧网,期间我多次提醒过她,但没有什么效果。后来有一位同修被邪恶绑架,而这位被绑架的同修经常与小梅手机对打,而且他们还经常在网上聊天,我知道此事后,立即告诉小梅需要更换手机号码,并且上网聊天的帐号也要更换,不能再用了,但因为小梅是做业务的,她手机上有很多客户需要联系,而且上网聊天的帐号也有很多客户需要联系,所以没有采纳我的意见,我对此一直不满,慢慢的与她的联系少了,担心她手机被邪恶监控,与她联系会很不安全,就这样我有好长一段时间几乎没有和她联系,其他同修知道此事后也渐渐不和她联系了,大家都觉的她太不注意安全了,从此小梅身边几乎接触不到同修,处于一个人独修,她的状态可想而知了。

后来师父的经文《再精進》发表了,师父在经文中写道“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我悟到找回昔日的同修是师父所要的,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去圆容师父所要的,我觉的自己应该去找小梅,不能让她就这样下去了,为此我专门针对小梅的环境发了一次正念, 发完正念后,便乘坐公共汽车前往小梅的住处,一路上一直保持着一种非常强大的正念,当时就感受到自己另外空间的身体象火箭一样的往上升,一层一层,好象突破了无数层宇宙一样,那种感觉无比的神圣、美妙,我知道是我做对了,师父在鼓励我。

见到小梅后,简单的问候了几句,与她畅谈了一会,感觉到她其实很渴望能与同修接触、能有一个好的修炼环境,我与她再次分析了手机与电脑等方面的安全问题以及其中的利害关系,她听后表示会好好考虑一下。后来我又多次去了小梅的住处,帮助她把电脑系统整理了一下,使她能够安全的上明慧网,并与她建立了明慧网的内部邮箱互相联系,没多久她主动和我说要换手机号码,并且以前在网上的聊天帐号也要换了。

现在她已经搬了新家,而且手机号码与常人网站上聊天的帐号也换了,目前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集体修炼环境。写到这我又想起了师父的法“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这些事情的背后不知凝聚了师父的多少良苦用心,师父真的是不想丢下任何一个弟子,我们所能感受到的或许只是师恩浩荡之万一,弟子唯有更加精進、多救人!希望在这最后的有限时间里,同修们都能做的更好,让我们都能做到师父所期盼的“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什么是大法弟子》)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