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底喜得大法,修炼时间不长,多种疾病便不治而愈。这时邪党流氓集团开始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全面迫害。由于我学法不深,没能从理性上认识法,所以面对它们的血腥镇压,一直处于被动承受的状态,经常遭到骚扰迫害,也走过弯路,心里很痛苦。

近几年,我谨遵师父教诲,在学法上下大功夫,逐步认识到:一切魔难都源于自己还没修掉的人心。只有扎实修炼,提高自己,才能切实做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史前大愿,圆容好师父要的。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教导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对自己的修炼就是不能放松,就是要抓紧修好自己,越乱越能够在乱中修自己,越碰到魔难、越碰到不高兴的事情的时候越能够反过来看问题:这都是给自己提供修炼的台阶、提高的台阶。”

下面是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破除邪恶迫害的一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切磋。

二零一零年一月初,我在集市上讲真相、发真相光盘被人构陷,遭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他们扬言第二天就把我送拘留所。我抱定一念: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谁也不配来钻空子迫害。我对他们讲真相,劝他们不要追随邪党迫害善良。到次日凌晨四点,警察都睡了,只留一人堵门守着我。我决心在天亮前离开这里,提出要上厕所。那人紧跟着,守在厕所门口。这时我求师父加持将他定住,从厕所走脱。

那个过程很玄妙。那警察站在那里不动,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一里多路瞬间就“飘”回了家。半个多小时后警察赶到我村找人,我已离开了家。

在离家的几天里,我一直在背诵《精進要旨二》。那是我带在身边的唯一一本大法书。学习中,师父不断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助师正法的法理打進我的脑海。离家后第三天晚上,我遵照师父的教导严格审视自己,认为这样东躲西藏是不对的。这样下去不但不能正常的学法、讲真相,而且对家庭、邻里都将造成不良影响,直接妨碍救度众生的事,加大世人得救的难度。我当即发出坚定的一念:回家,为救度那里的众生我一定得回家!

随后是人心的翻腾,是怕,怕邪恶迫害。“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师父的教导加强着我的正念: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是大善之举,师父时刻在身边呵护着我们,我们还怕什么呢?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赋予了我们助师正法的一切能力,我们也完全有能力自己保护自己。“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其实迫害之前的老学员我都给你们推到位了,包括后来的新学员,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护自己了。”(《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师父的教诲激励着我,让我在正确的路上迈出了第一步: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料理家务,讲真相。到第六天,恶警得到消息再次绑架了我并直接送到医院“体检”。我在车上问他们:“法轮功修真善忍,让人道德高尚,身体健康,有什么不好?”他们无言以对。我坚信一切都有师父做主,一路上发正念解体邪恶,清除迫害。到了医院,我看到各个科室都有人排号,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就喊:“你们看,警察不去抓坏人,专门迫害炼法轮功的好人;请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和大法学员一定会得福报。”我一路讲,对给我查体的医生都讲。他们把我送到拘留所,我又对拘留所的人讲。结果,拘留所拒收,说我血压太高怕有生命危险。送我的恶警再三要求也没用,只好送我回家。

在这过程中,我老伴一直在跟派出所长要人,对我帮助很大。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谢谢师父!

这次成功破除邪恶迫害,让我又一次体悟到大法修炼的无比神圣。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时刻都能见证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无所不能。在那以后,我更严格的要求自己学法修心,理智的讲真相、劝三退,有时在一个集市上能劝退二十多人。镇上的警察再也没来找麻烦。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脚下的路越走越顺畅。

粗浅体悟,多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