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最好的修炼状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看到师父在二零一一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最后一段,“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什么是大法弟子》)自己感触很多,因为前不久自己正好经历了这段从放松到找回自己当初的修炼状态的过程,写出来和大家分享,希望对同修有所帮助。

自己一直长期做电话组的协调工作,由于身处海外宽松和安逸的环境,加上大多数同修对协调人都很敬重,电话组协调工作一直以来自己认为开展的不错,不知不觉在放松自己还不知道,直到半年前突然发现自己停滞徘徊在一个状态中,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才大吃一惊。自己加强学法,发正念都没有突破。知道不对劲却突破不了,心中十分苦恼。现在还记得有一天早上学法的时候,我从内心对师父说,“弟子真的想精進起来,可是就是突破不了这个状态,请师父加持”。可能是师父看到弟子一颗渴求上進的心,从那天起,我发现我以前按部就班停滞不前的状态在一点点的被打破。先是我和另一位协调同修交流,谈起自己这一段经历,他深有同感的说,其实协调人是很危险的。这可是我第一次听说。因为自己一直还觉得当协调人做的工作不少。他接着说,“协调人大多忙于做事之中,很容易忽略个人修炼和一线讲真相,自己‘协调’進去了都不知道。”这一下可提醒了我,突然想到“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开功”(《转法轮》)的法理,联想到自己自从九九年迫害刚开始还打迫害电话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打电话讲真相了,而且经常冠冕堂皇的用协调人不用自己打电话,做好协调工作就行了来找借口。正好这个时候,全球RTC平台在迅速发展,作为电话组协调人,我觉得自己有责任亲自上平台去了解这个平台的运作,才能协调好这个新出现的平台。后面回想起来,其实是师尊为自己提高而精心安排的。

上到平台后,我立即被平台所吸引,全球各地大法弟子在平台上集体打电话,比学比修的情景深深打动了我,我仿佛从正法的大后方来到了最前线,对我自己不精進和消沉的状态深感羞愧。刚上平台因为没有遵守平台规矩被平台协调人严肃的“教训”了一顿,虽然感到从未有过的狼狈,但是我却一点也不在意,因为我找到了好长时间都没有过的修炼的热情,平台所展现出的做三件事的环境不正是我所需要的吗?当天晚上睡了几个小时就醒来,天还没有亮就直奔平台,听到大家现场给大陆民众打电话劝三退讲大法真相,我坐不住了,决定自己开始在平台打电话。还记得清清楚楚,当我在平台上第一次对大家说,我来打这个电话时,感觉所有的眼光都在盯着我,这时真恨不得自己不是电话组协调人,很多人心也冒出来,比如,作为电话组的协调人如果打不好电话,同修会怎么看?这个协调人以后还怎么当?等等。但是,平台这个环境真的很好,我感觉到一拿起电话,这些不好的思想很快就被师父清理掉。当时平台协调人说我打的“很沉稳”,却不知道我出了一身大汗。后来回想起来,实际上救人的是师父,看到我们这颗救人的心,师父就在帮助我们。在打电话过程中也有碰到不理解的,骂人的等等,回想到自己在常人中是老板,在证实大法工作中是协调人,要找点苦吃可实在是不容易,上到平台后自己的修炼状态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陆民众可不管我是什么身份,也不管我是协调人,在这个过程中感觉自己心性提高很快,顾虑心,爱面子心,争斗心在打电话过程中去得很快,深深体会到师尊所说,“不是法不显了,是要求高了,是大法弟子必须三件事都做好才提高。”(《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难怪自己以前学法和发正念都没有突破。记得有一次在平台上刚拨通一位男士的电话,对方接起来骂了一句:“神经病!”就挂上了,当时在平台上主持的德国同修安慰我说,不用介意,我有时也遇到。可能是对方骂的太突然,我当时一点也没有动心,全部精力集中在如何救人上,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回拨回去,说:“朋友,我不远万里自己花钱从美国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也不会要你一分钱。”对方马上安静下来听我讲真相,最后愉快的退团。结束时,他说误把我的电话当成这几天接的骚扰电话,并一再表示感谢。

上平台也遇到干扰,因为北美和大陆的时差正好反过来,加上自己要上班,所以要挤早晚的时间打电话。有一天早上起的很早,天还没有亮,因为怕影响家人,就没有开灯,下楼梯时,滑了一下,整个人摔到楼底,觉得左脚有点古怪,也没有想那么多,就上了平台打电话讲真相,等打完电话才发现脚肿的很大。可是那时立即意识到是干扰,说明自己更要上平台讲真相,所以照常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一周后完全恢复,真的是感谢师尊的加持。

这段时间,感觉進步飞快,每天都盼望上平台和大家一起打电话,真有点象刚得法时每天驾车去离家很远的一个炼功点学法炼功的情景。当时在平台打电话所写的心得体会《三言两语:电话平台讲真相》和《从三个讲真相电话想到的》先后在明慧网发表。第一篇文章重点讲了自己心性的提高和对做好三件事的体悟,后一篇文章则侧重讲了自己如何从单纯的追求三退数字到重视对众生讲真相的质量。

上平台讲真相后给自己修炼状态带来很多的变化,总结了一下,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讲真相更能抓住重点。在平台讲真相的一大收获是,能够在很短时间内判断对方的心结(例如党国不分,无神论等),然后组织针对性的真相内容去破除对方的心结,避免抓不住重点而绕来绕去。要做到这一点,还得需要自己不被对方的问题和态度所带动,不陷于常人的思维中。刚开始讲真相,很容易被对方问题带动而成为被动的回答常人问题,忘记了大法弟子讲真相要掌握主动,最后难免陷于争执,效果也不理想。

二、参与平台讲真相给自己提供了一个极佳的去执着心的环境,因为带着很多人心是没有办法救人的,平台很多同修都有这方面的体会。表现出来就是心态更平稳,对自己做大法工作和常人工作都有很大帮助,给人感觉就是自己处理问题的能力和效率提升很多。因为很多问题是人心造成的(包括与同修的矛盾,项目中的不协调等),放下很多执着心,自然就不容易陷于矛盾之中,也就避免了很多问题,实际上是在踏踏实实按照师尊的要求做三件事的过程中心性和境界升华后所带来的必然的变化,真切体会到师尊所说,“你的社会工作不是修炼,但是你的修炼会反映到你的社会工作中去。”(《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的法理。

三、在自己上平台前,修炼状态不佳的时候,自己很容易被常人感兴趣的事情所带动,例如,花很多时间研究一些所谓的时髦的电子产品,热衷常人中一些热门的新闻(包括有所谓超级球星的热门球赛等),观看一些热门的影视。师尊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何止这些啊?这现代的社会不是七情六欲啊,七十情、六十欲都多,是不是?各种各样的欲望。就说对电脑、手机艾帕执着、有感情,这在历史上可没有这个事,对不对?”也知道这种松懈安逸的状态不对,可是摆脱不了。在平台讲真相后,因为还要保证学法,炼功,还有常人中的工作,所以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关注常人感兴趣的东西,而且平台是一个全球弟子比学比修做三件事的正念之场,在这个环境中,看到别的同修做的好,自然就想迎头赶上,心中所想的就是如何提升自己的修炼状态,如何提高自己讲真相的效率。求安逸的心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自然而然的就放弃了,回想起来真得感激师尊的慈悲安排呵护。

回想这一段的修炼经历,虽然自己的修炼状态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深感距离师尊的要求有差距,特别在做三件事上感觉不到位,个人修炼和讲真相不够扎实。在正法的后期,作为一名老弟子出现松懈的状态,感到很对不起师尊的慈悲救度。经过了这次教训,自己唯有精進实修,切切实实做好三件事,才能肩负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责任,履行史前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