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中国人 我去了天安门”(图)

德国法轮功学员玛丽昂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记者吴思静德国报道)“一个男警察粗暴地抓住我的胳膊,推搡我下楼梯去地下室,我赶紧抓住栏杆以防摔倒,胳膊都被他抓青了。”玛丽昂(Marion)回忆着十年前在北京一个警察局里的经历,她总是往上扬着、带着一丝笑意的嘴角往下垂了一些,温和的眼神里夹带着严肃。

十年前的十一月二十号,来自德国柏林的玛丽昂和另外三十五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写有“真善忍”的大横幅,为法轮功进行和平请愿。一分钟内,六辆警车疾驰而至,包围了他们,大量警察从车内跳出,殴打和抓捕他们。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扭伤,头发被扯掉,衣服被撕破,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学员被打得多处瘀血。


十年前玛丽昂和三十五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抗议迫害(前面打坐,右九,穿黄衣者)

这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来自英国、瑞士、德国、法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十二个国家。玛丽昂现在还记得打开横幅之前的情景:一开始他们好象是和其他游客一样,三三两两在天安门广场上漫步,下午两点,大家一起在广场中心席地坐下,开始盘腿打坐,同时几名学员在大家身后扯起一面四米长的黄色横幅,上面用中英文写着“真善忍”。

一切都和计划的一样顺利而平和。在警车呼啸而来之前,玛丽昂一直都认为,他们可以和平地打完横幅之后就走。虽然她知道中共正在迫害法轮功,但是因为他们做的一切都是那么平和,她们又是西方人,她作为一个在自由社会长大的德国人,无法相信警察会因为这个事情而抓他们。

但是在之后的一天时间里,她见证了中共的残暴,即使对他们这些西方人,警察都会进行威胁、甚至是动手打人,他们如何对待去天安门上访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就可想而知了。

当天他们被带到警察局后,一批批的警察来看他们,还有看上去是官员的人。没有人和他们说话。

“那个地下室的房间大约一米半宽,五六米长。四周都是墙,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有外人知道。”玛丽昂这样形容他们三十多人被非法关押的警察局地下室的房间。

晚上,他们又被带到车上,送到一个酒店。为了不让路上的行人看到他们,车两边靠窗户的地方坐满了警察,把西方法轮功学员夹在中间。

到达酒店时,玛丽昂发现,他们所在的整个一层楼都是空的,不要说没有客人住宿,就连工作人员都看不到。玛丽昂猜测,为了不让别人看到他们,警察把整层楼的客人和服务人员都赶走了。第二天中午,警察把包括玛丽昂在内的八名欧洲法轮功学员送上飞机的时候,也是等到所有人都登机了,才让他们从重要人物入口登机,也同样没有人看到他们。

“他们非常害怕让别人看到我们,如果他们做得对,他们为什么这么害怕呢?这不正说明他们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见不得人吗?”玛丽昂说。

中共使馆前抗议 十年不辍

'虽然是上班族,玛丽昂还是排出时间每周一次到柏林中共使馆前抗议。'
虽然是上班族,玛丽昂还是排出时间每周一次到柏林中共使馆前抗议。

在去天安门抗议之前,玛丽昂有时候会去中共驻柏林大使馆前抗议迫害,但是因为她在劳工局工作,每天要上班,所以去的时间非常少。从中国回到柏林后不久,她就把上班时间调整了,每个星期有一天能空下来,这样她就可以固定每周这一天的上午去使馆前参加两个小时的抗议活动,到现在已经十年了,无论酷暑严寒、雨雪交加,她都坚持了下来。

在这里,她炼功给来使馆办事的中国人和德国人看,发给他们有关法轮功的真相传单,和他们交谈,破除中共的谎言。

在不断的和中国人的接触中,玛丽昂开始深思一些她以前很少想的问题:为什么一个西方人认为天经地义的事情,比如犯罪了就得受到惩罚,对于大部份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来说却是不可能的呢?比如为什么江××迫害法轮功,但是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相信有朝一日能用法律制裁他呢?为什么一个人生而有之的权利,比如自由思考的权利,自由选择相信或者不相信什么的权利,中国人就不觉得自己应该拥有呢?为什么有的中国人看到别人为了合理的权利而和平抗争的时候,就害怕的绕开走呢?如果一个生活在德国的中国人都有这样的顾虑和怕心的话,那么在中国,这种恐怖统治将是多么的沉重!?这使玛丽昂第一次深思一个专政政权对人民的控制和洗脑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深度和广度。

隐约的,玛丽昂感觉到了这不仅仅是一个独裁者的问题,而是一个强制性的制度在背后支撑着这个庞大的迫害体系,不只是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每一个这个制度下的人都是受害者。

进天国乐团打小鼓 溶解“坚冰”


玛丽昂作为天国乐团的鼓手参加过很多次法轮功游行。图为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在伦敦

当几年前欧洲法轮功学员成立“天国乐团”管乐队时,玛丽昂觉得这是一个让人了解法轮功的好方法,因为在游行的队伍里,一个管乐队能“引起人们的注意,进而关注迫害”,而且“乐队演奏的很多都是中国音乐,曲调非常优美”,于是玛丽昂开始学打小鼓。在几年的时间里,她在好几个欧洲国家参加过天国乐团的游行演出。

就在几个星期前,十一月五日星期六,玛丽昂还参加了在英国伦敦举行的法轮功大游行,队伍穿过唐人街,天国乐团开道,鼓乐声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玛丽昂一路上总是面带微笑,她希望不会中文的她能够通过自己的精神面貌把法轮功学员善良的一面表现给唐人街的中国人看,让他们看到“法轮大法好”。

在这几年跟着天国乐团在很多国家演奏的过程中,她都在观察华人观众的反应。从一开始看到的一张张面带疑虑的面孔,到后来看到更多的人是在微笑,有的还在给法轮功学员照相。她还听华人法轮功学员说,有些华人在观看游行的时候,还给朋友们打电话,“现场直播”,一个不落地“播报”每个横幅上的字。玛丽昂觉得,受到中共谎言毒害最深的华人在慢慢醒来,一层坚冰正在融化。

周末公园炼功 几百人学功

一九九七年底开始炼法轮功后不久,玛丽昂就开始每周六和周日上午去柏林的一个公园里炼功,她负责拿录音机,放炼功音乐,她还把一个介绍法轮功的横幅绑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旁边再放一些传单,让路过的人能够很方便地拿到。

到现在,这个炼功点已经历了十几年的寒来暑往,一共有几百个人前后在这里学炼法轮功。尤其是夏天,来学功的人更多,有时候连着好几个星期都有人来。有的是路过这里,觉得炼功点的气氛非常和谐,让人感到舒服,就留下来学。有的是在网络上得知法轮功的事情,专门找到这里学功。

玛丽昂特别提到一位老年德国女士,因为年龄关系她总是很快就忘记动作,但是玛丽昂非常耐心,一次次地教她,这位女士很感动,屡次向玛丽昂表示感谢。

坦诚相待 改善工作环境

玛丽昂在劳工局工作,负责给市民提供咨询。“法轮功教会了我另外一种思维方式,我慢慢地学会了为别人考虑,想办法帮助到别人,如何能更好地给别人提供帮助”,玛丽昂说。

在她所在的团队中,她非常坦诚地对待同事,有问题都会当面指出,从不在别人背后说什么。在她刚开始这样做的时候,因为“善”还修得不好,带有批评意味的态度会伤到对方。但是随着她自己修炼的日益提高,她学会了用善意指出别人的不足。她的同事们也开始欣赏她,知道她是为了大家一起工作的更好,同事们向她学习,互相之间也开始坦诚相待。每当有新人进来时,都会惊讶于他们这里单纯的人际关系。同事们对玛丽昂也越来越信赖,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私人的问题上,他们都喜欢找玛丽昂聊聊,听取她的建议。

“我从法轮功中学会了应该承担责任”,玛丽昂说,看到问题指出来也是勇于承担责任的表现。以前的玛丽昂虽然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但是并没有这么多的责任感。

玛丽昂和另外一名同事共用一个办公室,这位同事一年半以前来到这里上班,她好几次对玛丽昂说,她觉得很幸运来到这个办公室,这个社会上应该有更多玛丽昂这样的人。

教子有方 为孩子着想

玛丽昂有两个儿子,一个已经三十岁了,早已搬了出去,小儿子十六岁,还在家里。

当小儿子还没有上学的时候,玛丽昂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大儿子已经将近成年。对于两个孩子,玛丽昂的教育方法非常不同。

大儿子小时候,玛丽昂以为,对儿子好就是大包大揽,什么都替儿子想到了,做到了,结果造成孩子依赖性强,反而给孩子的日后发展带来不好的影响。而另一方面,玛丽昂在要求孩子达到一些标准的时候,又没有考虑孩子的能力而过高要求,比如玛丽昂要求大儿子把自己的东西要整理好,但是她没有手把手地教他,而是很简单地告诉他:去做。当然效果就不好。

而小儿子小时候,玛丽昂从法轮功的“为别人着想”这个道理学会了从孩子的角度想问题,她明白了,对儿子的事情大包大揽其实对他是不好的,应该让他在家里承担一些责任,让他知道珍惜,知道要付出才能得到。

另外,作为单身母亲,她一度非常焦虑,因为养家糊口、教育孩子、家务事等等都落在她一个人肩上。“修炼法轮功增强了我的自信心,我相信自己能把这一切都做好”,玛丽昂说。当然在教育孩子时这种心态也带来正面效果。十六岁的小儿子正处在从儿童到青年的这个特殊的人生阶段,玛丽昂把孩子当作一个独立的个体看待,和他聊天。

今年五十三岁的玛丽昂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十年前当她在北京的警察局和警察谈话的时候,其中一个问题就是:“你护照上的生日是真的吗?”修炼给她带来不同的心态,“相由心生”,玛丽昂笑着说。

后记:

过去的十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玛丽昂的小儿子从懵懂顽童长成了意气风发的少年,玛丽昂曾经乌黑的鬓角也已经斑白,但是对玛丽昂来说,一些事情是不会变的,比如去中共大使馆前抗议,去公园炼功,还有每天按照“真、善、忍”生活。

她还记得她十年前的悲伤。在从中国飞往德国的飞机上,她悲从中来,因为她觉得她在中国做得太少了,她希望能告诉更多的中国人法轮功真相。她还为那些中国警察遗憾,她看得出来,很多警察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他们相信中共的谎言。那时候是二零零一年,迫害开始后两年,正是中共的谎言最猖獗的时候。玛丽昂希望,他们这些西方法轮功学员的面孔起码能够引起那些警察思索,让他们问一下自己:政府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对中国传统文化怀有一种崇敬之情,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从自己的文化中受益,不要相信中共的谎言,所以我才去了中国”,玛丽昂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最想对中国人说的就是:法轮大法是中国正统文化的一部份,是一条正道,是全人类的财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