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十二年迫害真相(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接上文《上海十二年迫害真相(二)》

三、善良的生命被虐杀

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中共恶魁江泽民直接下令对法轮功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三大灭绝政策,狂嗥:“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据不完全统计,被迫害致死的上海法轮功学员有:张志云(被虹口区“六一零”、政法委书记、虹口区中心医院毒药杀害)、李丽茂(被上海市女劳教所直接药物毒杀)、杨学勤(被北京房山、徐汇精神病院迫害)、马新星(被徐汇区、交大、第三劳教所、徐汇精神病院迫害)、曹国鑫(被交大校委、保卫处、徐汇精神病院迫害)、陆幸国(被第三劳教所酷刑毒打虐杀)、李白帆(被上海第一劳教所谋杀)、周云天(被公安局、看守所谋杀)、顾建敏(被浦东洋泾派出所、看守所立时谋杀)、陈军(被提篮桥监狱及恶警酷刑毒打)、徐梅景(被上海市松江女子监狱迫害)、葛文新(被松江女子监狱迫害)、曹金仙(被蔡路乡派出所、女劳教所迫害)、黄巧兰(被大场“六一零”、派出所、居委会等迫害)、巢蔷珍(被女劳教所、公安局、街委)、丁由牧(被上海第一劳教所迫害)、李玮红(被温州狱警插胃管灌辣椒水)、李建斌、刘枝亮(被青浦男子劳教所迫害)、陈来娣(被上海闸北区“六一零”暗害)、徐佩珍(被上海女劳教所迫害)、卿德惠(被长宁区国保王珏等迫害)、潘所凤(被上海女劳教所五大队迫害)、马桂林(被上海女劳教所迫害)、李佩琴(被上海市女劳教所、嘉定国保、看守所迫害)、颜广源(被浦东川沙看守所、新区公安分局迫害)。

他们有的是在邪恶场所被谋害死的,邪党恶警一律宣布为自杀,如陆幸国、李白帆;有的是诡异被暗害,如一人独居的陈来娣;有的被送医后,六一零与医院谈话后,就突然死亡,如张志云、杨学勤;有的被迫害致濒死境地,就被“保外就医”,回家后很快死亡,如:徐佩珍、潘所凤、马桂林、曹金仙、李丽茂、葛文新、周云天、顾建敏等,有的死于药物毒杀,如:李丽茂、杨学勤、马新星、曹国鑫。

还有很多身患绝症者,他们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但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开始后,他们被长期监视、骚扰、洗脑,无法正常修炼,导致伤不能愈或旧病复发死亡,如:赵祥珍、施玉兰、邱志华、屠爱妹、张宝庆、谢贤泰、王晔、吴月娥。

◇张志云喝毒茶后吐血 在“六一零”找医生谈话后突然死亡

张志云,女 ,六十六岁,住上海虹口区。张志云自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曾参加过李洪志先生五次传功面授班,炼功后全身疾病消失、精力充沛,担任上海地区的法轮功义务辅导站副站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就成了当地邪党人员重点监控对象。十年来,她拒绝写任何放弃信仰的保证书。上海警察认为张志云在江浙沪一带的法轮功学员中比较有威望,所以对她又怕又恨,住所二十四小时有人监视。

张志云
张志云

二零零九年四月底,张志云因要参加在国外读书的女儿的毕业典礼,去派出所申领护照。新调来的“六一零”头目陈朝晖对她进行刁难,为此张志云据理力争。这时俩警察奉命给她倒了杯茶叶水,并说:“这个茶水不要喝,我们是有感冒,你喝了也感冒。”张志云不知是计,连喝两杯。她离开时,警察还说:“你有病要去看医生的啊,不要不看。”事后警察还让居委会几次上门询问张志云“好吗?”张志云回家后没几天,就开始剧烈吐血。 之前张志云非常健康。据家人说:张志云那个吐血吐的非常厉害,一天起码吐两次,一次要吐一个小时,吐了一个星期,胸部以下是紫颜色的,肚子也大起来了。 虹口区“六一零”戴某、虹口区政法委书记以及欧阳派出所警察李桢惠(音)还上门骚扰不断。

家人把张志云送往虹口区中心医院治疗抢救,两天后情况好转,各项指标转好,人被转到普通病房。五月十三日上海虹口区“六一零”的科长、主任等三个头目到医院找院长及主任医生谈话。第二天,张志云就去世了。据悉,抢救的时候,医生把氧气罩罩上去后,她的舌头马上就伸出来,人立刻就死了。死时嘴角流血,双目不闭。

◇顾建敏遭绑架十多天被迫害致死 死时两眼瞪出口角流血

顾建敏
顾建敏

顾建敏,女,五十三岁,家住浦东新区。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被浦东洋泾派出所警察绑架。十二天后,浦东 “六一零”打电话给顾建敏的丈夫,谎称顾建敏身体不好,准备给她保外就医,还装模作样的问家属希望送哪家医院,然后骗她丈夫去警署、街道办理保外就医的手续,还叫家属逮捕证上签名,保外就医的手续从中午十二点半一直拖到下午三点;而顾建敏的丈夫到医院后,是自己找到洗胃室,看到顾建敏已两眼瞪出,瞳孔放大,口角流出血,而且周围没一人照看;他跪求医生抢救顾建敏,医生象征性抢救一下,就宣布人已死亡。

此时在医院的三十几名 “六一零”、国保、保安围住家属,企图把死者拖入太平间。当顾建敏的家属愤然查找害人元凶时,他们却吓得全部走光,只剩下几位便衣冒充围观群众混在人群中探听家属动向。此时家属想找人交涉都找不到人。据医生说,顾建敏被送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医院开出的病危通知书本应由家属签字,却不知道由何人代笔了。

五十三岁且健康无疾的顾建敏被浦东国保劫持、十多天就被迫害致死。家人找律师上告,却横遭阻挠,并遭到上海六一零及上海司法局的“停业”威胁。而且上海“六一零”为了达到早日毁尸灭迹、以免留下迫害证据,一方面威胁家属不许上诉、不许曝光,另一方面又用钱来封家属的口,并逼迫催促家属立即同意火化尸体。 四个月后,上海六一零为避免妹妹顾继红上诉、曝光,竟采用卑鄙手段将其妹绑架,非法判刑三年,总共被非法关押七年。

◇杨学勤在病房被警察通宵“问话”后死亡


杨学勤

杨学勤,男,三十六岁,上海交大毕业。杨学勤一九九九年七月进京上访后,被上海交大及徐汇区公安劫持到精神病院二个月,被强灌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二零零零年初再次进京时在北京房山区被绑架,二月十八日在拘留所被发现“跳楼”(狱警所说),脑部摔伤,送医院后脱离危险,已在康复之中,神志清醒,可正常与人讲话。他的姐姐想照料他未被允许,但二月二十四日晚,十多个警察到病房通宵“问话”。第二天一早,杨学勤被发现已离奇死亡。这一伙夜审杨学勤的恶警有北京房山恶警和上海第三劳教所恶警。

◇李丽茂在上海市女劳教所被注射不明药物后死亡

李丽茂,女 ,家住卢湾区淮海中路。李丽茂曾患癌症,修炼法轮功后康复,她于二零零零年被卢湾区国保绑架,恶徒们罗列罪名,企图将李丽茂劳教三年,因体检不合格,被劳教所退回。六一零不法人员又用非法手段将李丽茂关进上海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了三年半。二零零四年上半年出狱后,一直受到监视、骚扰。二零零四年十月讲大法真相时,被恶人构陷,被卢湾瑞金警署不法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五年四、五月份期间,因肝区疼痛,保外就医。据见到她的人讲,看上去气色还可以。后来,李丽茂被不法警察强行送入医院,不知给注射了何种药物,只有几天时间就被迫害致死。

◇马新星遭药物毒杀,死前身体萎缩如小儿


马新星

马新星,男,四十岁左右,住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华山路1954号)附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马新星因多次进京上访讲法轮功真相,多次被拘捕。一九九九年下半年,曾被徐汇区警察关入上海精神病院达三月之久。在医院,警察与医生强迫他服破坏神经系统药物,如不从就暴力灌服。警察与医生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如不放弃“不是精神病也要把你变成精神病”。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马新星到北京依法上访,被警察暴打,被抓回,非法判了三年劳教,关押至上海市第三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马新星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劳教所才放他出狱,但他已被迫害的卧床不起,躯体萎缩如小儿,皮包骨,茶水不进,吃什么吐什么,已不认识人,呈破坏中枢神经及内脏的药物中毒反应。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四日去世。马新星是被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毒杀的。徐汇区警察、上海市第三劳教所、上海精神病院联合虐杀了马新星。

◇陈来娣生前被严密监视、骚扰,突然死亡疑点重重

陈来娣,女,住上海闸北区共和新路318弄(凯成苑),在一幢居民楼的七楼(顶层),因丈夫去世,儿子在日本留学,一人独居。陈来娣待人诚恳,为人善良,修炼大法以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是一个公认的好人。

陈来娣所住的小区,紧邻上海市邪恶“六一零办公室”(太阳山路38号),两地相距约一百米。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闸北区邪党人员不断骚扰她。一次,邪恶之徒冒充地区警察来骚扰,被陈来娣识破离去。又一次,二邪恶之徒来骚扰,并威胁、恫吓她。 后来,陈来娣因事去了外地。闸北区“六一零”发现陈来娣没了踪影,非常恐慌,趁她本人不在时撬开她的房门,大肆搜查,翻箱倒柜,所有物品都翻遍,并在她的住所周围布置了许多警察和便衣,甚至连附近马路上的过往行人都在便衣和警察的严密监视之下。

陈来娣从外地回到上海,发现家已被抄过。有好心人告诉她六一零来抄过家,陈来娣找到闸北区芷江西路街道“六一零”的头子江某某,质问他们为何擅自进入她家抄家,指责恶徒说:“你们这是知法犯法!” 其后,陈来娣发现自己被严密盯梢、跟踪。

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前,人们还看到陈来娣。相隔约二个星期,突然传来陈来娣的死讯,说她死在自己家中,身体已高度腐烂。陈来娣平日身体很健康,从未有任何不正常的状态。其死因疑云重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狱中得法的陈军被酷刑折磨致死

陈军,男 ,二十八岁,湖南人,因在提篮桥监狱服刑期间被法轮功学员的善良所感动,于是也学炼法轮功,被狱警和劳改犯残酷折磨,毒打成奄奄一息。回家一个月后,于二零零六年二月含冤而死。

陈军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服刑期间,被从外监区调到看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二零零四年八月被派直接做法轮功学员杜挺的看管包夹犯。在与法轮功学员接触时,一直对法轮功学员很友善、尊重,在与法轮功学员深入接触并读学到师父的经文后,开始学炼大法。

提篮桥监狱恶警发现陈学大法后恼羞成怒,大约是零六年一月十八日,把陈军关押到二监区一中队(狱内修理中队)禁闭间,开始恶毒的折磨和每日毒打。有目击犯人讲:陈军身上被恶警上“皮带铐”(手被缠铐在腰间,上身只能笔直挺着,手和胳膊不能动弹),用封箱胶带缠扰封住嘴,然后被不断毒打。据说还从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的青年实验中队专门抽调来恶犯蔡某、邱某到禁闭间毒打他。

被迫害一周后,陈军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监狱总医院。随后不久,监狱把生命垂危的陈军送回湖南老家。有知情者讲,陈到家后大约一个月即离开人世。

◇周云天、葛文新、徐佩珍出狱不久即死亡

周云天,女 ,五十多岁,住长宁区。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在长宁区看守所被折磨致奄奄一息的周云天被送入上海监狱总医院抢救,八月七日上午,周云天处于昏迷状态,为了不让她死于监狱总医院内,当日下午“六一零”让家属办保外就医,二个小时搞定所有手续。八月八日周云天被送去另外一家医院,到医院不到三分钟内就去世了。

葛文新,女,在松江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以至奄奄一息,狱方为了推卸迫害责任,于二零零五年六月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将她放回家,极为衰弱的葛文兴于一周后死亡。

徐佩珍,女,五十多岁,家住浦东新区上南六村。二零零九年五月,被当地国保绑架、拘留、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在劳教所她的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衰弱,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出狱,四个多月后便离世。

◇李白帆狱中死亡 恶警掩死因真相


李白帆

李白帆,男,四十岁左右,上海交大博士研究生。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四日左右,李白帆被上海第一劳教所恶警中队长洪从容谋杀。自中共江泽民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李白帆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等迫害。二零零零年九月中旬,李白帆再次被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位于江苏大丰的上海市第一劳教所和位于上海青浦的上海市第三劳教所,长达两年之久未与家人见面。 由于李白帆抵制肉体与精神迫害,拒绝放弃自己信仰的“真善忍”,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四日左右被迫害致死。按中共“内部规定”,警察对外宣称李白帆“十层楼上跳楼自杀身亡”,却一度强力阻止其家属检查遗体,家人要求法医验尸也遭拒绝。据其弟弟李江帆表示,从李白帆的尸体上没有看到任何从十层楼上摔下去的痕迹。

◇李玮红被强插胃管灌辣椒水 肠胃都烂了

李玮红,女,四十三岁左右,曾是上海南京西路商场一名营业员。一九九九年,李玮红曾到北京上访,回沪后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底她在浙江温州讲真相时被绑架,温州警察强行给她插胃管灌辣椒水,痛得她在地上打滚,没有人性的野蛮迫害导致她食道、肝、肠胃等器官严重受伤。李玮红被温州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后被保外就医,家属送她进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住院,医生开刀后发现她肠胃都烂了。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李玮红被迫害致死。

◇陆幸国被劳教所恶徒活活打死


陆幸国

陆幸国,男 ,四十五岁,家住浦东新区唐镇王港红一村。陆幸国因为坚持学法炼功,曾多次被绑架、关押、非法劳教。二零零三年五月五日,陆幸国再次被浦东新区国保从家中绑架,一个多月后,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 专管队恶警项建中授意、教唆几名劳教犯对陆进行连续两天的酷刑折磨,逼迫他转化、放弃法轮功信仰,酷刑室外,人们听到陆幸国惨烈的叫声、劳教犯们歇斯底里问他转不转化,陆幸国坚决不转化,项建中恼羞成怒,立起杀心,他授意张民等一些劳教犯对陆幸国要加大力度折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中午,恶警项建中指使恶犯把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的陆幸国仰面朝天的拖进111牢房。劳教犯张民、司导龙、隋伟、王大明、高敬东、顾海伦、余永怀和宋玉琦等人用毛巾把陆幸国的嘴塞住,不让他发出声音。恶徒张民叫着:“把电视机音量开得响一点,门窗都关上。”一小时后,陆幸国被恶警和劳教犯恶棍们活活打死。

下午一点,恶犯们告知恶警“人断气了”后,恶警队长朱某(警号3130671)命令恶犯们把陆幸国遗体抬出去,然后散布“自杀”谣言,另一方面又欺骗家属说陆幸国“病逝”,但破绽百出,恶警不让家属看遗体,急忙逼家属三天后火化遗体。

火化时上海市六一零出动了六十多名警察看守现场,并再次强行阻止家属查看遗体。据火化现场一目击者事后透露,陆幸国的遗体脸变形,嘴唇的皮也没了,牙齿也没了,耳边皮肤皱起,头发竖起,颈上都是血,身上有多处电击痕印。

陆幸国身后留下六十多岁的母亲、瘫痪在床的父亲、妻子和一个正在读书的女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