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五)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接前文《廊坊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四)

非法拘禁、迫害三河市法轮功学员(2007—2009部份)

据不完全统计,仅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九年,突破层层封锁通过明慧网报道出来,三河市被非法绑架及其它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史瑞香、刘瑞海、李为、孟昭民、赵淑英、刘淑娟、张燕君、邓雪梅、张永青、郭松、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周再田、邸文柱、白艳霞、杜缚苍、梁保田、张连存、宋建国、赵桂兰、延秀珍、杨慧荣、王兰华、姜桂玲、潘宝忠、刘静、王秀芹、李荣、李景荣、王占清、唐素华、刘永红、杨立云、辛宝东、高淑英、李秀清、林桂英和魏亚馨等三位同修及一位家人、张金玲、张立新、郭春英、魏淑霞和杨泽梅等五十人次,他们大都遭受廊坊洗脑班非法关押及迫害。

1)二零零七年三月二日河北三河燕郊华北科技学院法轮功学员史瑞香在高碑店发真相资料时被抓,现在还在高碑店被非法关押。

2)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以杨希忠为骨干的多名国保大队、南城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了正在家中午休的法轮功学员孟昭民,并将他劫持到廊坊转化班进行强制洗脑迫害。警察还多次绑架、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按手印、照相等。

3)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两点,河北三河燕郊诸葛店村法轮功学员刘瑞海被三河国安绑架。

4)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下午,暂住在河北三河燕郊镇法轮功学员李为(音),在北京市散发大法资料时被恶人绑架。七月一日下午,在北京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的曾暂住三河市燕郊镇东北法轮功学员李为(音),据悉被邪恶非法判刑2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区沙河镇,七星渠西城分局看守所,七星渠乡甲3号,邪恶非常害怕法轮功学员近距离发正念,惧怕家属追踪要人,经常变换关押地点。

5)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中午十一点,三河国保伙同新集镇派出所恶警十几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赵淑英家,企图绑架赵淑英,当时走脱,恶警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和法像等,并要家属签字,家属未配合。

6)河北省三河市李旗庄镇法轮功学员刘淑娟,被绑架至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迫害一年,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岁。

刘淑娟,女,在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八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去香河县公安局,要求无条件释放被绑架关押的大法同修,遭到恶警绑架和非法拘押。

同时去的法轮功学员三十多人都被劫持、非法关押在大厂县看守所,遭受了各种折磨,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里被毒打,有的牙被打松动、至今不能嚼东西,其中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大字形绑在墙上一夜、所有人不让穿棉衣、并把窗户全打开。夜间睡水泥地的一层薄地毯上,不给被褥,甚至连刘淑英的两个十多岁女孩也是如此。廊坊市五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曹宝玉,于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七日被迫害致死。

刘淑娟被三河市公安局绑架到三河市看守所后,三河市六一零逼她写“保证书”,并非法劳教,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因刘淑娟心脏病复发,唐山开平劳教所拒收。三河市六一零气急败坏,又把刘淑娟劫持回本地看守所继续迫害。

刘淑娟在看守所几次心脏病发作,三河市六一零非但不放人,在四月份,又把刘淑娟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非法劳教一年。

劳教所限制人身自由、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强制唱“党歌”、背“劳教人员守则”、被迫超时干奴工等等。刘淑娟在此被非法关押迫害十一个月,积郁成疾。二零零七年一月回家,仅仅三个多月,四月二十五日就含冤离世。

7)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多,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铁三局线桥处,公安分处副处长李伟领着两便衣,一个是三河市国保大队的,一个是燕郊公安分局的,去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由于师父慈悲呵护,两次骚扰法轮功学员都不在家,使坏人阴谋未能得逞。

8)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上午十一点钟,河北三河市新集镇政府、派出所警察,将本镇达屯村法轮功学员赵淑英绑架,欲送廊坊洗脑班迫害。

炼功前赵淑英全身是病,整天哮喘喘的上不来气,大腿肿得很粗,手指一按就是一个坑。炼功后浑身的病不翼而飞。

二零零五年,三河六一零伙同新集派出所,曾将赵淑英绑架送廊坊洗脑班迫害。自那以后,她的身体一直很虚弱。今年七月份,恶警又将她绑架,但她智慧走脱。八月六日中午十一点钟,赵淑英正在家做饭,警察再次将她绑架。

由于二零零五年在廊坊洗脑班被迫害后身体一直很不好,这次被绑架到派出所后她就瘫在地上。经医生检查,她的血压很高,高压200多,低压170,还有严重的心脏病,至于其它的病由于没有设备而无法确认,医生建议送市医院去检查。

新集镇恶人杨少林不但不准备送她到大医院检查,甚至还想送廊坊洗脑班迫害,下令医生给她吃药。医生说吃药一时也好不了,她病太多。最后僵持到下午一点多,赵淑英病情越来越重,恶人只好把她抬上车送回家,并威胁说等病好了再说。

9)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河北三河市法轮功学员张燕君被邪恶警察绑架,并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10)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中午,杨希忠带人到阳光小区,欲行绑架教师郭松。家属不给开门,杨希忠便威胁要钻门,家属质问杨希忠他们不穿警服、不出示证件时,他们口口声声叫嚣“我们就是土匪!”僵持约五个小时后,在家属和围观市民的谴责声中灰溜溜逃走。

11)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三河市妇幼保健站职工、法轮功学员邓雪梅,在工作岗位被国保大队、南城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进三河市看守所,几天后又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12)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九日晚十一点左右,河北三河市法轮功学员张永青,在天津市蓟县白涧乡写大法真相时,被恶人构陷并绑架。第二天不法人员又抄了张永青的家。张永青被非法关押在蓟县看守所几个月,期间家属多次到蓟县看守所去要人,他们不但不放人还恐吓威胁家属,扬言再去要人就连家属也抓起来。

13)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三河市燕郊法轮功学员杜缚苍、张连存、周再田、邸文柱、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七人被三河市恶警从看守所送到唐山冀东监狱迫害;八月十六日,白艳霞被送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梁保田缓刑。此前,九位法轮功学员在廊坊洗脑班,都遭受很长时间肉体及精神的邪恶迫害。

二零零六年二月至七月间,三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燕郊公安分局等部门,绑架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周再田、邸文柱、白艳霞、杜缚苍、梁保田、张连存等九位法轮功学员。恶人把他们分别绑架到三河看守所、廊坊洗脑班等地一年多时间、强制洗脑等迫害。二零零六年九月以来,恶人企图对这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对这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当天三河邪党法院内外布置了许多警力,法轮功学员当庭否定了恶人构陷的所谓证词,邪党法院从上午八点开庭,到下午三点二十结束,没有任何结果。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三河市邪党法院对以上法轮功学员再次非法审判,恶人提前密谋内定罪名、刑期,不容法轮功学员申辩,草草宣判,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其中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邸文柱、杜缚苍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周再田、白艳霞、张连存被非法判刑三年,梁保田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

14)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宋建国在北京打工,被北京海淀公安分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先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被迫害几个月,后来宋建国与李华同一天被送至五原劳教所,同一天宋建国被分到五原劳教所一大队进行迫害。被迫害期间,由于宋建国坚持信仰不妥协,被一大队恶警赵乃东等人,伙同管理科长赵乃卫、教育科长魏玉智等恶警,对宋建国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杀绳、毒打、电击之后的宋建国两肋、两脚面布满黑紫,肚皮、脖子等处布满了电击烧伤,浑身上下都是绳子勒过的伤痕。为抵制迫害,宋建国曾绝食抗议。据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五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报道:法轮功学员宋建国,男,三十九岁,河北三河市人,曾于二零零三年间被唐山劳教所非法迫害。

15)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河北三河市第二幼儿园退休教师赵桂兰,在家里被便衣警察绑架,并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16)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河北三河燕郊华北科技学院法轮功学员延秀珍,在北京宣武区一个电梯里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关押在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在此事件中,法轮功学员延秀珍被非法剥夺了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的基本信仰自由权、言论自由等权利,同时,由于中共恶党邪恶的连坐政策,也影响了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各位领导,和直属事业单位华北科技学院全体教职工的个人利益。

17)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晚,杨慧荣(女,六十多岁)和王兰华(女,四十多岁)发放、粘贴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被巡警非法抓捕,随后被劫持到三河公安局看守所。王兰华被非法关押几天以后,即被非法劳教,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被强制当奴工——糊纸盒。杨慧荣也被报批劳教,只是因身体状况等原因劳教所拒收。她在三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三月五日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几个月。

18)二零零八年二月九日大年初三上午,齐心庄派出所警察第四次非法闯入姜桂玲(女,四十岁左右)家,将她绑架进三河市公安局看守所,后来又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前后共六十天。姜桂玲被非法劳教一年,于四月九日左右,由廊坊洗脑班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19)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上午,潘宝忠,男,三十五岁,在新集镇大街干开出租车等活时,被三河公安国保大队便衣警察密谋绑架,随后国保、新集派出所警察又非法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录音机、MP3、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卫星接收锅、接收机等私人物品,潘宝忠被非法劫持到三河市公安局看守所。三月十九日潘宝忠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前后共五十多天。之后,潘宝忠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20)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河北三河市刘静去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了解日前被绑架的母亲的情况,希望接母亲回家,结果自己反遭非法扣留。随后国保人员非法对刘静住宅进行抄家,并对她母亲杨慧荣住宅再次非法抄查。后来刘静被非法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迫害二十六天,直至新年的前两天才被放回。

杨慧荣(女,六十多岁)和王兰华(女,四十多岁)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晚被绑架;三日上午杨慧荣住宅被非法抄抢。杨慧荣和王兰华被恶警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迫害。杨慧荣老人经历多次的非法抄家、绑架、非法拘留,甚至遭受两次被劫持到所谓的“转化班”进行强行洗脑,还被迫流离失所很长时间,受尽了折磨与苦难。大女儿刘颖被强行洗脑、被逼精神失常后跳楼身亡。

杨慧荣老人中年时丈夫就去世了,自己拉扯两个女儿艰苦度日,等女儿结了婚,老人辛苦了大半生已积劳成疾,有多种疾病。自从老人得法修炼,身体好了,精神更好了,老人逢人便说大法好。

21)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上午,河北三河燕郊南巷口村法轮功学员王秀芹(女,六十多岁),被三河公安局和燕郊公安分局警察,从北巷口村家中绑架(由于南巷口村进行拆迁,暂时住在北巷口村),并被非法抄家。抄走了手机、录音机、电视机、MP3等物品。后来被非法关押在三河看守所迫害。

22)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李荣骑三轮车拉着八十多岁的老姐姐外出回来时,被一轿车跟踪,快到住处时过来一辆警车将她绑架、投入三河公安局看守所。李荣,女,七十来岁,老家是湖南人,退休教师。因家中已无亲人,于九九年以前就投奔河北三河市她姐姐家。四月二日左右,李荣被劫持回原籍。

据正义人士揭露,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老人曾遭遇国保人员非法审问,恶警为逼她妥协、出卖同修,对她用刑及殴打。

李荣老人原来浑身是病,几近死亡,学法轮大法后所有病都痊愈,身体健康。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今一直遭受邪恶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前后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四年多,劳教期满后又直接被软禁在农村的一个养老院近两年,退休金被扣押,生活无来源。

23)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李景荣去娘家途中,在北京市平谷县公共汽车上,被平谷县恶警绑架。当天深夜1时左右,三河公安非法抄家,光盘刻录机、打印机等物品被抄走,据村民说连同其儿子(未修炼法轮功)一起被绑架走。李景荣,女,五十来岁,河北三河市皇庄镇白庄村西队人。李景荣先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又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遭受迫害,后被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24)二零零八年七月,河北省三河市法轮功学员王占清、唐素华,因迫害被迫离家在北京打工,被非法绑架、关押在团河劳教所。后来王占清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转移到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迫害。

王占清,男,三十五岁,河北省三河市埝头中学的教师。二零零一年间曾被迫害得多次流离失所。二零零四年五月,在学校里被三河公安局恶警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二零零四年十月份,三河市恶警欲对王占清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王占清被迫离开父母妻儿到北京打工。王占清等法轮功学员一到图牧吉劳教所,就遭那里恶警的酷刑折磨。其中恶警中队长黄志刚极为邪恶,疯狂给法轮功学员上刑,其警号1519096。

25)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十一点二十分,河北省三河市新集镇派出所十多个恶警,伙同三河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数人,一起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永宏,非法将人带走后,又返回来进行撬锁非法抄家,抄走墨粉等私人财物。刘永宏先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后又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26)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河北三河法轮功学员杨立云,悼念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被非法迫害致死的同修,在自己家门前静坐,遭恶人举报,被三河市李旗庄镇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后被强行送至三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家人去看望多次均被无理拒绝,不予会见。后来杨立云被送至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家人一直未接到任何通知。

27)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十时许,河北三河市国保大队伙同泃阳镇派出所恶警数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辛宝东、高淑英租住房内,强行绑架。夫妻二人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又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约三个月,最后双双都被非法劳教二年。

在廊坊洗脑班,辛宝东、高淑英夫妻二人都经历了被逼迫放弃信仰、精神恐吓、肉体折磨等迫害。辛宝东一直被关在一个屋子里,吃喝拉撒睡都不得出屋半步。李汉松负责实施各种迫害,韩志光、赵丽华都曾到屋内威胁恐吓。韩志光说:“告诉你,你现在就在监狱门口,是一脚在门里,一脚在门外。判不判刑,就是我推一推拉一拉的事!”

李汉松见辛宝东不妥协,就找来廊坊国保大队人员。其中一个人拿出工作证,用手指按住自己的名字,在辛宝东面前一晃说:“我们是市局的。”“告诉你,我们就是国家专政机器,知道吗!”用手握拳在辛宝东脸前晃。“告诉你,就你这样的,判你三年五年的就象玩儿一样,根本不需要证据。”用穿皮鞋的脚踩辛宝东的脚,并连推带打。

28)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五日下午,河北三河燕郊法轮功学员林桂英、魏亚馨等三位同修和一个家人,在讲真相时遭三河燕郊公安警察绑架,被送到燕郊镇政府派出所后,一人走脱。当日晚上警察到同修家进行了抄家。后被送到三河迫害。

29)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六点钟,家住北京市通州区永镇竹木厂小区1号楼333室的李秀清,于家里被绑架。当时李秀清正在家里做饭,通州分局(杨姓大队书记)和片警张强等七、八个人闯入家中,强行将李秀清铐走,把家里的大法书籍等物品拿走,先被绑架到派出所,当晚十二点左右劫持到通州看守所,在此迫害了三个多月。八月二日送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非法关押,并通知家属李秀清被非法劳教两年。

李秀清原住河北省三河城建新村,也曾两次被绑架,这次被绑架是三河派出所串通现住址管片公安分局,以保奥运等谎言为由,曾多次到家干扰。李秀清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九大队遭受迫害。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九日为家属接见日,当李秀清的丈夫准备带着孩子去探视时,却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称李秀清已被转走,但转到哪里、什么时间转走的却不告诉。

新年刚过,李秀清的农村老家的人也接到一个电话,当时耳背的老婆婆听不太清,赶快叫来家里的年轻人来听时,电话已断线,回打也打不通,来电显示为0471-3392683,此电话未登记,无法查找,只知区号是内蒙古呼和浩特或其附近的地区。据悉,团河劳教所在前一段时间,将十多名非北京市户口的法轮功学员,秘密转移到内蒙古的几个劳教所,所以家人怀疑李秀清已被转移到内蒙古的某个劳教所。(李秀清虽然搬入北京居住,但户口仍在河北省三河市。)

李秀清,今年四十八岁,淳朴善良,丈夫曾当过铁道兵,李秀清作为随军家属在北京住过好几年,一九九五年随转业的丈夫搬入河北三河市城建新村小区居住。李秀清在北京居住期间,生完第二个孩子后下肢瘫痪,不能站立,生活失去了自理能力,更无法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李秀清没有收入,更没有医疗保险,有病也治不起,被病痛折磨的苦不堪言,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病的活不起了。修炼大法以后疾病全无,身心健康。

30)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下午两点多,潘宝忠(三月被绑架,五月被非法劳教)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张金玲,在送儿子上学回来的路上,被红色桑塔纳拦住,贾志学和另一个黑衣人跳下车,不容分说拽住张金玲就往车上拖。张金玲用力挣脱, 贾志学一手抓住张金玲的衣服,一手揪着张金玲脖领子,将张金玲按到车里 ,司机孟海宏开车把张金玲绑架到新集派出所。五月十五日,恶人贾志学把张金玲劫持到廊坊洗脑班,张金玲在洗脑班饱受灌食迫害、精神折磨达四个月之久。

潘宝忠和张金玲的儿子不到十岁,一向活泼可爱,但自父母被绑架后,他突然沉默了很多,经常睁着大大的眼睛一个人发呆,可怜他小小年纪就要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

31)二零零九年二月五日晚十点多,三河国保大队不法人员,闯入法轮功学员孟召民的照相馆内,再次将孟召民非法绑架。其不修炼的妻子也遭绑架,直至当天深夜才被放回。当时家中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无人照看。照相馆中必不可少的电脑等一些物品被抄走。

孟召民,男,三十多岁,三河新集人,在三河县城内开了一家照相馆,照相馆是家中唯一的收入。孟召民没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乙肝等疾病,修炼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他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是摄影圈内公认的好人,人们都愿和他做朋友,因为他厚道、正直,从不欺骗。他的家庭非常和睦,妻子善良,孩子乖巧。家中三个孩子正在上学,当他的两个孩子亲眼目睹了他们的父母被绑架的那一幕时,孩子的心中充满了恐怖和疑惑。孟昭民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一个星期后,恶警将孟昭民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三个多月,家人没有孟昭民的任何消息。他的妻子多次要求洗脑班让她见见丈夫,均被恶徒冷酷拒绝。

孟昭民自幼患乙型肝炎,每年要吃大量药物控制病情。他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乙型肝炎好了。邪党非法打压法轮功后,孟昭民多次遭恶警绑架、非法关押、洗脑班迫害。

32)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河北三河燕郊开发区国保大队恶警李伟带领若干人,在燕郊人民医院绑架法轮功学员张立新并非法抄家,抢劫了VCD机和大法书等个人物品。张立新被送到三河看守所迫害。

三河燕郊国保大队恶警李伟,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主动参与非法绑架、抄家、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多次对他讲真相,仍不悔改,一意孤行。

33)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三河泃阳镇兰各庄法轮功学员魏淑霞和杨泽梅,在南关铁路桥附近给不明真相的一名中年妇女讲真相时,被其构陷,打110诬告,二人遭绑架,魏淑霞家于当天晚上被非法抄家。魏淑霞和杨泽梅先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又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后被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34)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法轮功学员郭春英在工作单位,被三河市国保大队贾志学等人绑架。公安令郭春英所在单位出资,强制将她送廊坊洗脑班。郭春英被劫持近三个月,她的家人始终未被允许去看望她。

郭春英,女,四十六岁,河北三河市医院护士。修炼法轮大法前,患严重乙肝病十多年,长期吃药,体质很差,走路走不了多远就得停下来休息,家务活经常不能干。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恢复健康,不但不用吃药,且家里家外的活儿都她干。在医院,她技术好,对病人态度好,得到领导、同事、患者的好评。

自九九年七二零后,郭春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送洗脑班迫害,甚至被单位开除。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河市医院因七二零是中共的敏感日,派人四处寻找郭春英。尽管当时她已被停止工作,仍准备将她看管起来,最后在三河富达商场把正在购物的郭春英找到,并非法将她送进当地看守所关押。在关押期间,郭春英被一个东北籍的狱警毒打,还被戴死刑犯的刑具脚镣、手铐四天之久。

同年九月,郭春英在外出买菜途中又被当地派出所无端绑架,送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唐山开平劳教期间,遭强制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迫害。

35)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河北三河法轮功学员刘永红送女儿上大学,在石家庄住旅店时,被查出是法轮功学员身份而遭绑架,再次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河北省廊坊市洗脑班──这个全国都出名的黑窝,自二零零零年开始至今,已非法关押、强行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千人之多(包括外地送来的)。洗脑班犯罪头目“六一零”主任韩志光、副主任赵丽华,科长李汉松、陈斌。在这里被迫害的学员(或单位),都被勒索三千至一万元,甚至更多,他们聚敛黑钱就达几千万元。按照中国大陆现行法律,这些恶人犯了绑架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

十余年来,据洗脑班内部统计,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两千多人,韩志光等人聚敛黑财数千万元。希望追查国际立案追查以韩志光、赵丽华为首罪犯的罪行;呼吁国际人权组织、联合国机构,关注廊坊洗脑班对中国合法公民的无理迫害,立案彻查韩志光等人执法犯罪、破坏人权、迫害信仰自由、聚敛黑财等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