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放下生死的感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今天,我没有任何目地的去一同修家,就只想和她呆一会儿。在走的半路上,突然师父的一句法打入脑海,“放下生死,就是神”(《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我以前只是感悟到了放下死,而没有感悟到放下生。比如在看守所,为了大法,哪怕把我拉出去毙了,我也死而无憾,因为我是为了法。可是今天为什么“生”这么重呢?

我以前只是把“生”当作“死”的修辞了,就象师父说的把“修”当作“炼”的修辞了。面对着放下“死”好放,因为你知道,就是死了,你也是圆满的。可是面对放下“生”,那就是剜心透骨的去执着的时候了。我想生存的美好一点,就产生了各种欲望,父母对自己的关爱了;丈夫对自己的关爱了;孩子对自己的孝心了;亲人对自己的同情了;当这种关爱与同情得不到的时候,那就产生了各种执着心,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求福报的心、求回报的心。

悟到这层法,来到同修家,正好赶上同修在过“生死”大关。我一進门,她就问我:“姐,你知道我的事了吗?”我说:“什么事啊?我不知道啊。”她说:“怎么?我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我说:“你快说,什么事啊?”她说:“我现在呀,真是在过‘生死’大关啊!原来我的丈夫对我特别好,可是最近,他整天对我埋怨指责,是因为他有了外遇,孩子都五岁了,现在的他和原来的他真是判若两人。姐,你说我可怎么办好啊?这种突然的打击,我实在承受不了啊。”

当我把悟到的放下“生死”这层理和她交流之后,她“呜呜”的哭了一场。双手合十,向师父说:“师父,我对不起您啊,您为弟子费了这么多的心,可是弟子就是不争气,迷在世间,拔不出来,我看到《洪吟三》〈救你实在沉〉中的‘救你实在沉’,我只以为是常人实在沉,今天才看到是师父救弟子实在沉啊!”我说:“你哭吧,想哭,你就哭吧!”她说:“姐,我哭了一个多月了,可那时是委屈的哭、怨恨的哭、愤愤不平的哭,而今天的哭是向师父悔恨自己的哭,恨自己不成器呀。”我说:“是啊,师父为救咱们,真是恨铁不成钢!师父为咱们流的是血泪啊!”

她的墙壁上挂着一个贺词《因缘》:月缺月圆照古今,缘起缘落有前因,悠悠神州神安排,法到人间正人心。我以前没少到她家去,也没少看这副贺词,可是今天看到它好象和以前不一样,今天好象看到的是久远的誓约,久远的缘,我就和她念。她从内心深处也感触到了:啊!我和师父的缘,我和家中每个人的缘,以及和给我制造麻烦的人的缘,那不都是一样吗?就象《洪吟三》〈话有缘〉说“你为此言等千年”,是啊,千年的等待不就为这一刻吗?我要振作起来,我要放下情,慈悲他们,救度他们,我要跟师父走,跟师父回家,师父在盼我醒悟,我世界的众生在盼我回去,我身边的亲人等着我去救度,因为他们都是我世界的众生。

这时,我看到的这个同修不是以前的她。今天写这篇文章虽然写的是她,可是这是我自己的深深体会啊。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