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明法理 否定经济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从法中,我们懂得要彻底否定邪恶的迫害。可是落在具体事情上,我却不知道怎么做。……每一次和单位谈关于我的工资、年终考核问题,我都会卡壳,没有恰当的语言说服领导停止对我的迫害。

我终于明白:公安局对我绑架、劳动教养、单位停止工作、扣发工资,年终考核不合格等等都是对我思想信仰的迫害,对思想的一种强制限制。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思想,我知道该怎样做了,那些绑架、劳教、停止工作、扣发工资都成了它们迫害公民思想的罪证。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在这万载难逢的历史机缘,得遇大法,蒙师尊救度,成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赋予了我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值此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之际,我也想借法会交流一下我修炼中的几件事,在这十二年的正法修炼中,我是怎样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破除邪恶的迫害,走到正法修炼中来的。

我在事业单位工作。二零零零年八月和十月,公安局两次将我绑架到拘留所,回到单位,领导以我不写所谓“保证书”为由扣发工资、停止工作,在单位受到孤立和排挤,身心受到很大伤害,那时我把单位领导和同事的这种不正行为都当作个人修炼中的提高心性来对待,没认为这是因为中共邪党对大法栽赃陷害直接产生的后果。后来学师父发表的新经文,《理性》、《去掉最后的执著》、《大法坚不可摧》和海外讲法,我认识到这完全是针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栽赃陷害、造谣诽谤,是不能承认的。那么我们每一个修炼人所遇到的具体问题,各种具体迫害,我们能否站在大法的基点上思考问题,处理和解决所面临的各种问题,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应该思考的。否定迫害,不单单是为了避免自己的损失,更重要的是不要让众生因迫害大法弟子而犯罪从而面临被淘汰,救人是第一位的。

一、明法理,否定经济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单位领导逼我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最后领导以我不写保证书为由停止工作,扣发工资,年终考核不合格,加在一起经济损失达一万三千多元。二零零一年又被公安局非法劳教。从法中,我们懂得要彻底否定邪恶的迫害。可是落在具体事情上,我却不知道怎么做。每次学完法,我都想我该怎么做才能否定单位对我的经济迫害,也就是说怎样才能把单位无理扣发的工资要回来,怎么做才能不承认公安局的劳教迫害安排。这些都是需要在法上明白的,可是我却不明白。每一次和单位谈关于我的工资、年终考核问题,我都会卡壳,没有恰当的语言说服领导停止对我的迫害。我很苦恼。真相讲不到位。终于有一天在学师父的讲法时,师父讲:“讲真相一定要理智的讲,用符合人的理念去讲。”(《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在讲清真相的时候,你们发现一个问题了没有?谈对人的迫害他们都能接受,对信仰自由践踏啊、对人权的迫害呀,他们都能接受”(《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豁然开朗:这原来是对公民思想信仰的迫害呀!我终于明白:公安局对我绑架、劳动教养、单位停止工作、扣发工资,年终考核不合格等等都是对我思想信仰的迫害,对思想的一种强制限制。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思想,我知道该怎样做了,那些绑架、劳教、停止工作、扣发工资都成了它们迫害公民思想的罪证。于是我写信给领导,信中阐明:炼法轮功是我的思想信仰,单位扣发工资、停止工作是对我思想信仰的一种陷害,希望领导本着对事实负责、对职工负责的态度,挽回给我造成的损失。领导看了我的信,无言以对,知道理亏,最后只好同意给我补发工资,从新考核。

二、识正邪,邪恶消失遁形

这期间,还有一件事,我单位有一个退休老头,不断制造事端,在我和单位交涉工资过程中,他去主管局告黑状,说我在单位宣传法轮功、宣传《九评共产党》、宣传退党等等。并威胁主管局:给她补工资,我就去市里告,省里告。局长威胁我:要调查我,如果情况属实,不但不给我补工资,还要从新处理我。我不为所动:“作为组织,你们可以调查,如果我确实有问题,你们可以处理我,如果我不存在让组织扣工资的问题,请领导尽快给我补工资”。话是这样说,当时受到的压力很大,我就想和那个出卖我的人打一架。可是又不能和人一样,我无可奈何。骑车回家,一路上念着:“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无数遍的念着。到家开门的瞬间,境界完全变了: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如果他能左右了这件事情,我不就成了他安排的了吗?他根本就左右不了这件事情,我为什么要生气呢?相反,他把退党的信息、法轮功的信息,《九评》的信息告诉了局领导,这是我想做而做不到的,我不能专门找局领导去讲这些事,他替我做了(当然他属于恶意)。于是第二天上班,我把这番话说给那个出卖我的老头听,他无言以对,从此来自他那的邪恶消失了。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讲:“其实作为大法弟子啊,你们还巴不得他搞点事儿呢。(众笑)他搞事你们好有机会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嘛,是不是?你邪恶一来我就抓住你,我叫世人知道,正是暴露它们的时候嘛。”由此我悟到,每一次否定迫害,决不是用人的思想能做到的,但是却又都是人的表现形式,每一次小小的反迫害的成功,都是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做成的,都是在师父的帮助下走过来的。

其实反迫害的过程也是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阻止众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的过程。当时有一些同修并不赞同我的做法,不断的和我交流,指责我:“你这么执着利益,你要回工资来,圆满时你能带走吗?”我知道她们是站在个人修炼基点上看待这件事。我不能停下来,我继续往前做,所有和我要工资这件事有关的部门我都去找。我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是我的思想信仰,根本就没有违法的事情。每次我都用人的理去讲,包括人事局、财政局的工作人员并没有为难我,都为我补发工资开了绿色通道。从此我在单位,在家里,都打开了我的修炼环境,再没有人给我正法修炼制造麻烦和阻碍了,走到哪我都堂堂正正讲大法真相,告诉世人恶党是怎样造谣的,怎样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中共耍流氓撒谎,嫁祸于人,世人听了都恍然大悟一样。

三、助同修,挽回经济损失

再说一件事,有个老年同修已退休,单位迫害她,逼写保证书,否则不给办退休,就是不给领退休金的存折,在当时我们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她的生活遇到了困难,就找到我,交流问题该咋办。当时有很多同修告诉她把心放下,就去讲真相,退休金自然就给了。哪那么容易啊?在迫害面前,真相怎么讲,工资怎么要,话怎么说,怎么反迫害,每一环节都是要站在法的基点上思考的,这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的。我问她单位养老保险的事情,她都不知道,我就找了社保局一个朋友,咨询养老金问题,其实我是想利用这事去讲真相。和同修在去社保局的路上交流,我让她发正念,我来讲真相,这个真相怎么讲,是需要智慧的,绝不是简简单单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就行的。

到了社保局,见了我要找的那个科长,我先自我介绍一下,科长一听我的公职人员身份,很是客气,我说明了来意,我把同修当作大表姐,我说我大表姐已经几年没领到退休金了,麻烦科长给查查有没有她的退休金账户,本来他们是不对个人开放的,由于提前沟通好了才帮着查的。电脑显示的是这几年中,每个月的退休金都按时足额划入同修本人的银行账户中。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同修单位把她的退休金领取存折给扣押了,致使同修的退休金领不到。当时屋里有很多人,我就告诉他们,我大表姐满身的病,炼法轮功好了,单位逼她放弃修炼,否则就不给退休金。我把政府在电视上造谣、撒谎的事说给他们听,他们都表示同意。讲完真相出来,我和同修商量去公安局办身份证。我领着同修去户籍大厅办了一个快证,一星期后拿到身份证,我让同修问她们单位退休人员在哪领退休金,就到那个窗口去挂失,一个星期后,存折办好了,同修几年的退休金全部领到手。就这样,几年的经济迫害解体了,强加在同修身上的魔难解除了,同修可以安心的讲真相,救度众生了。

从明慧网交流上和我身边的同修中,我也知道有很多同修在经济上受到很大迫害,有同修不知道怎么否定迫害,要么无可奈何,要么消极承受,要么想做而不知道怎么做。还有的说:“应该放下利益之心”,或者说:“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我也争不来”。其实这都是走入了个人修炼的旧势力安排当中去了。在大法正法修炼当中,否定各种迫害,挽救被邪恶操控的众生,证实大法何等神圣,何等重大,这是个人修炼无法比的。我们不能用个人修炼的个人提高来套正法修炼中的反迫害、救众生。对我而言,无论是我自己还是帮助同修,每次反迫害的过程,都是我个人修炼提高的过程。在十二年的正法修炼中,从起初不敢做到堂堂正正讲真相,到理直气壮反迫害,每一次的提高中,无不容着师父为我巨大的付出和每一步的点悟,师恩难报。唯有不断的做好,更好的救度众生,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救度之恩。谢谢师父。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