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风雨兼程皆潇洒(4)

十二年来的部份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接前文)

(十一)发正念的威力

师父讲,“发正念 烂鬼炸”(《洪吟二》〈怕啥〉),我对此法理有深刻的体会。

那是二零零八年,邪灵恶党借奥保之名,发动了又一轮的疯狂迫害,使上万的大法弟子身心备受煎熬。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那天,冥冥之中,我行走在茫茫旷野的大道之中,那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突然,我看到正前方三百米处,停了一辆快速列车,奇怪的是列车两侧没门,许久,火车司机从火车头里推开一个弧形铁门,这时,整辆列车就象一条张开嘴的大蟒,列车上的人都从火车头(蟒嘴)里出来,它们排着纵队,直向我奔来,走在最前头的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大官模样的男人,他风度翩翩,头发贼亮,西裤笔挺,名表、名腰带、白白的短袖上衣配红领带,左手提着公文包,当他离我三米远时,他暗示人群向我左右两侧包围,他自己带一队人向右围,后面的快速向左围,“一”字形队伍变成了“丫”字形,当最前面人群围成半圆形时,大个子男人忽然变成一个大魔,张牙舞爪、龇牙咧嘴想袭击我,在大魔现形的瞬间,所有人都变成了妖魔鬼怪,个个凶神恶煞,我在一种没有思维、完全无为的状态下本能的单手立掌、结印除恶。一分钟之后,那个大魔第一个爆炸,紧接着所有烂鬼象点燃的一串鞭炮,砰砰砰……连绵不断的自己爆炸,一直炸到火车开口处,然后是从火车头口下来一个,炸一个;下来一个,炸一个;持续了很久,我一直在旷野中静静站立除恶。不知何时,我身边跟了一个小孩,它突然双手环形吊住我腹前结印的左胳膊,大哭道:“我害怕,我害怕!”我本能的低头看它一眼,就这大概百分之一秒的干扰使邪恶乘虚而入,从火车里窜出一个瘦个子男人,他竟然能冲到一百五十米处,他功力比第一个大魔厉害多了,我立掌的单手能感受到一股很强的推力,僵持了大概半个小时,对方的力量在减少、减少,当我感觉不到对方推力的时候,瘦个子男人也自己爆炸了,他后面的人又象一串鞭炮,自动连续爆炸,炸、炸,一直炸到火车里去了,直到炸尽。二零零八年,我没有受任何干扰,就是在奥运期间,也是平稳的做着三件事,这是我深深体悟“发正念 烂鬼炸”的无边法力!

还有一次是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公安局长和派出所长走進我在的大楼,我正给值班保安讲真相、劝三退,透过大玻璃,我发现局长身上缠绕一条翠绿蛇身、蝙蝠大嘴、鹿角、嘴下两根黑须比大拇指还粗的烂鬼。我立即追出去,同时以强大的正念“灭”、定住它,只见局长刚進来掉头就走,在他快要上车的瞬间,我追上了他,对他说:“你好不容易来了,不去我办公室合适吗?你前几天不是在电话里说要来看望我吗?”硬把他叫進屋,继续发出强大正念,把他身上的邪灵解体,接着就讲真相,他也得救了,回去就强烈要求离开迫害法轮功的岗位,我也安全了。每当邪恶认为所谓的敏感日,另外空间的邪恶都会胆胆突突出来捣乱,只要我一立掌,它们吓的就以各种毒虫样子摔落到咱人的空间,象这种虫子必须踩死,铲除邪恶是为了正法,这些年能够平安稳健做着三件事,跟重视发正念息息相关!重视发正念,是安全的重要保证。

(十二)学法内找得平安,正念劈山破干扰

师父说:“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然而却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被旧势力利用,它们保护下的邪恶生命有意的迫害,那么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为了减少对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们发正念,清除它们对正法有意的破坏,从而减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应该承受的,同时救度众生,圆满大法弟子的世界。”(《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

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这天,我高密度发正念,因为邪党的“十一”快到了,邪灵、烂鬼也在垂死挣扎,疯狂出动,在九月五日至六日,我已经感到了一种巨大压力向我袭来,听人说:“有两个大省的公安厅分别成立了专案组,两组合作,将针对我而来!”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面对巨大压力,我知道一定是我有漏、有执著。我向内找,找出了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利益之心、自以为修的好等等人心;并针对这一切人心在自身空间场内挖根、剿灭,于是祥和的感觉又环绕着我。

然而紧接着发生了两件事:一次是九月八日晚,我放下手头繁忙事务,给同修送去师父新经文,她一见我就指责:“你怎么把我劳教二年写成三年发到明慧网上?你没有对同修负责、没有对明慧负责!”我知道此事绝非偶然,不争对错,就心平气和的解释说“我有很多人心要去,我会内找的,不过,你的情况我很了解,不会写成三年、犯这么大的错吧。”回家路上我还有一丝沾沾自喜,觉得面对误解和指责能平和以待了,没有更深去内找。再一次是同日晚十一点五十五分,正要发正念,丈夫突然冲進屋,劈头盖脸、恶狠狠的骂我:“你说假话……。”

当时我还以为是心性考验。可是,针对这两件事,我找啊找,还是没找着错;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唯有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第二天上午我静静的、入心的第三遍学到“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什么是大法弟子》)读到这里,我突然感到自己没有真的在修自己,因为昨晚两件事,我都是在端着架子,隐藏着高高在上的心接受考验,并没有真正在第一念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甚至又冒出了自以为是的“修得好”的心。在师尊法理的启悟下,我静静思考:为什么同修说我把二年写成三年?为什么丈夫说我讲假话?看来我一定有问题,肯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开始内找,终于找到了,没修炼之前,在常人中养成了讲话含水份的恶习,修炼后很注意抑制这个坏物,以致使它隐藏起来,十二年中我没能够发现它,我还找出了自己一个错误,那是我在二零一一年七月间给明慧网发的一篇文章中把二年写成了三年,真是对同修不负责任,对明慧不负责任,对自己也不负责任!我明白了,赶紧结印,清除掉那些心,同时,立即发信给明慧编辑部,承认错误,改正错误。

之后,继续学法,我领会了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的:“大法弟子要在宇宙中救度众生,要在最后这个复杂的社会环境中救度众生,大家想想有多难?你们要看到了、要真的看到了,那太可怕了。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的部份内涵!当我明白了《什么是大法弟子》中的一些法理时,压力没有了,整个空间场又恢复了轻松、宁静,这使我深深感到,在法中最安全,真学法,真得法,大法显神威。就这样师尊把旧势力准备钻空子压向我的巨难拆掉了!真是:

巨难伴我行世间,学法内找得平安。
正念劈山破干扰,两组专案如云散。

本来交流稿于九月十四日已经成功发送,但总感觉有一颗完成任务的“心”在里头,此心不去,文稿不纯,所以我决定再修改、完善,此时此刻我真正体会到“写修炼体会和克服投稿中的困难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因为这次写稿,也真的是受到了各种各样的多次干扰,比如,刚刚得到征稿通知,马上出现了常人中非办不可的事务,忙碌十多天,总算办好了,两组专案又出现、家人恐慌、又不断制造干扰……,我发愿不管怎样,都要克服一切困难,好好完稿。

同时我还对“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有了比以往更深的理解!当我溶入法中,隐藏的执著曝光了、由执著招来的邪恶破灭了,大法坚定了我的正念,正念即神念,神念自然显神威!

(十三)我把送礼人的礼退了,真相讲了

近一个月以来,由于新居添置物件,加上中秋节来临,送礼人一拨接一拨,我把他们统统认定为有缘人,表面上是送礼的,实则是要得救的,我对每个来者表示感谢,诚心诚意告诉大家,你们的心意我全领了,礼品是绝对拒收,已经拿来的退掉(或换退),为了不收礼、省麻烦又能救人,就在对讲机里用修炼人的善心、平和的语气对按我家门铃的送礼人致谢,再讲清楚不收礼的道理,然后要求送礼人在楼门外稍等,我拿上真相资料和真相光盘立即下楼开门,面对面跟有缘人讲真相,是党员的让退党、是团员的劝退团、是少先队的让退队,大家百分百的三退,都很感激;给他们真相资料让拿回家给家人看,都点头答应。然后,我帮他们把礼品装上车,让其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告诉他们,只要诚心诚意念这九个字,比你送礼得到的福报大的多,他们当场就跟着我认认真真念起来。装车时,我发现有缘人汽车里挂着毛魔头像,就指着像告诉他,毛是杀人魔王,挂它保不了你平安,还会给你带来不幸,他就立即用指甲刀剪断,拿下来给我,我就马上把魔头像毁了。

当然,我还有很多没做好的地方,对个别较固执又有强烈的有求之心的人,挡掉了他的钱、挡掉了他的卡(卡实际就是钱),却因为面子心,没能挡住他死乞白赖提進家的酒,酒这东西乱人性、又伤人身体,放家中还占地方,看到酒和送酒人的人心还有点烦,这拨不开面子、烦也是我没修好的人心表现,剖析来看,就是还有面子心;烦:就含有讨厌、恨、不喜欢的因素在,归根结底是有“情”。当我看到对方如何如何的时候,对方就是我的一面镜子,看到别人有人心,一定是我自己在这方面有同样的人心,应该无条件的反过来看自己,内找自己隐藏的执著,去除它们。干干净净跟师父回家!

今后的路不管多窄、多难,我都会坚修大法紧随师,稳健做好三件事。

感谢师尊把我从地狱捞起、洗净;感谢恩师的慈悲苦度!

感谢同修的配合、帮助!

(全文完)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