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好人的集中营 教唆犯罪的警察

山东省女子监狱和山东省第一监狱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古今中外的监狱都是对违法犯罪者进行惩罚的地方,唯独中共邪党的监狱把以真善忍为做人准则的修炼者绑架进来残酷迫害,堪比臭名昭著的法西斯集中营。

在这里,道德标准被彻底颠倒,越是善良的好人越是需要抹黑和残酷打压,品行低劣、暴虐残忍的恶徒,只要对邪党言听计从,马上就可以得到奖励和优待,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摧毁人的高尚道德,因为对于十恶俱全的中共邪党而言,真正威胁它的不是坏人,恰恰就是人所坚守的道德,善良、真实和忍让。

在这样黑白颠倒的价值取向中,在恶警们的蓄意教唆下,一部份原本就有性格和心理缺陷的刑事犯人更加心态扭曲,人性全无,自愿或者是不情愿的充当了迫害正信者的打手,甚至连一些通过修炼大法放弃了很多恶习、原本善良而有教养的法轮功学员,一旦接受恶党人员洗脑的邪说,也被扭曲了心智,对自己的同修们大打出手,其变本加厉的所作所为连曾经熟悉他们的亲朋好友都难以置信。

山东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要被关在这里进行强制的所谓“转化”。迫害的手法也在不断的花样翻新。

迫害手段之一:逼迫教唆刑事犯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里规定所有的值班长员必须由刑事犯人担任,目的是监视和迫害法轮功学员。集训队的值班恶人有朱惠芬、姚菁菁、贾惠、王海洋等。她们大多刑期较长,为了多挣分获减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尤其姚菁菁(自称练过几年跆拳道)对被迫害的走路慢的法轮功学员,她看到,就从背后一脚踹倒在地,然后提起来就打。

集训队恶警从出入监的新收犯人中专门挑选看起来象能打人的犯人进集训队,教给她们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果不打就扣分,打的狠的加分,拒绝打人的就不用她值班,直接分到各劳动监区参加劳动,现在集训队仅值班人员就有30多人,全靠打人来挣分。曾经有明白真相、良知未泯的刑事犯人拒绝参与迫害,说,我绝不干这样的事,不然的话,这几年我除了学会打人还能学到什么。因此而被“下放“到劳动监区参加强体力劳役。

而在山东省第一监狱,其十一区是专门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魔窟。前区长张磊光、现十一区区长李伟和副监狱长齐晓光,被升官发财的私欲冲昏头脑,教唆、指挥劳改犯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打死打残多名法轮功学员,血债累累,天理难容。这些恶警们非常知道迫害的非法性,所以并不亲自参与,而是阴险的以加分、减刑和假释等办法威逼利诱,利用刑事犯人做打手,无所不用其极的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

监狱的狱警通常利用死刑犯、无期徒刑犯、十多年的重刑犯(一般都是新入监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这些罪犯可以不穿囚服,可以不戴胸牌,使被迫害的学员很难知道迫害者的姓名,狱警把他们利用完了,就把他们下了队劳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后,是见不到任何监狱领导者和警察的,通常被隔离甚至禁止家属探监,只有退了肿和皮肤转正常后,狱警才会出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反映被犯人殴打、迫害的情况,他们也故意不理,或问:“谁打你的?叫什么名字?他下哪个队了?”流氓本性可见一斑。

“转化”班长江学东强迫邵承洛转化时使用电烙铁等酷刑,还说是政府叫干的,以后又五次严管,那些班长也都这么讲:你不怕死,政府说了,让你死不了活不成,让你活着受罪,只要你不转化就是死路一条,让你们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2009年9月28日,在中秋节茶话会上,张磊光和李伟公然宣称:法轮功自己不转化,政府要强制转化。此后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秘密关押在区长、队长办公室迫害,张磊光和李伟指使刑事犯韩晓磊、张跃、姚云霞利用精神病孙奇、王海堂残害法轮功学员。8名昌乐法轮功学员被孙和王在几天之内全部暴力转化,其中一人在厕所被毒打数小时,直到队长要上厕所才把人放出来。某天打人的惨叫声传入西大厅,值班人员朱某怕出人命,让孙与王下手轻点,被孙奇当众踢了一脚。每次有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来,韩晓磊、姚云霞和张跃就鼓动孙奇说:张磊光和李伟区长让你去帮个忙,这事离了你谁也难胜任。区长和李教都知道你能干,分你放心,少不了你的。

2006年2月4日,青岛法轮功学员钱栋才被迫害致死;2009年6月22日,蒙阴法轮功学员吕震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王风玉右眼被打残,视力仅有0.2.法轮功学员石增雷被殴打致颈椎和腰部残疾,至今未愈。65岁的法轮功学员游云升多次被毒打,导致其常年高血压不愈。法轮功学员王玉宝被迫害得反应迟钝,2006年手指被打火机烧伤。75岁的法轮功学员刘仲明被打断数根肋骨。80岁的法轮功学员王鸿章被殴打的尿血数月,在监狱医院和警官医院住院近一年。青岛法轮功学员刘锡铜(著名的画家、书法家)被折磨8个多月,被犯人连续敲击耳廓,致使耳廓软骨畸形,严重萎缩。

迫害手段之二:强迫和怂恿被洗脑的犹大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烟台法轮功学员林建平被几十人殴打迫害,副监狱长李书颖去了,假意表示关心,林向她反映邪悟者打人,李不但不制止,却说:我看到你这样(顽固),为了你“好”,也要打你两下。本来听到林反映打人事时,她们很害怕,一听李这样说,她们都松了口气。在监狱长的纵容和变相指使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严重,恶徒经常把法轮功学员摁倒在地上拳打脚踢。

女监集训队恶警薛彦勤教监区值班小岗怎样殴打法轮功学员,说不能打要害部位,怕出人命。恶警徐玉美授意邪悟者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摁着手,强制写所谓的“四书”,不写不让睡觉,并纵容邪悟者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乱写、乱贴诬蔑师父、大法的恶语,贴的满身都是。 恶警孙晓莉纵容打人的邪悟者,对被打的法轮功学员出现身体状态不好时说:“装的”,并说:不要紧,咱这有医院,不行就送医院。 自2006年底至2011年,被恶警利用的邪悟犹大有:邱秀欣、刘红英、宋其爱、杜淑凤、王晓然、张守兰、解建春、何福香、刘芊、张明等等。有的邪悟后,成为打人的棍子,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看到违心“转化”的不去打人,就打她的耳光,一打就是几十个。

这些迫害善良者的黑窝其实是共产邪党的缩影,中共邪教本性在这里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在这里,善恶、黑白、是非标准全部都是颠倒的。坚定的修炼者被残酷折磨,原来的好人被压力和诱惑改变成坏人,真正的坏人变态成恶魔。这不正是共产邪灵要达到的邪恶目的吗:把善恶颠倒的价值观灌输进人类头脑之中,彻底摧毁人的一切正念,从而把人类带向万劫不复的毁灭深渊。

孔子按道德尺度将人区分为君子和小人,认为小人不畏不义,不威不惩,小惩而大戒,小人之福也。法律无非是用以约束人性中的不好部份,惩恶扬善,维护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西方社会的法典追本溯源都来自神的诫命,也是让人不做恶事。只有中共才把法律当作服务于邪党的迫害工具,无所谓善恶、是非,公义,所以中国的警察会自愿或不自愿的成为迫害工具,做事的出发点不是看符不符合天理道德,符不符合民意,而是无条件执行统治者的意志,并且都习以为常,意识不到帮助专制残暴政府镇压人民的罪恶,意识不到在天网恢恢、善恶报应中将给自己带来什么。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二点七亿岁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那个“亡”字特别的大。“人不治天治”,强拉逼迫民众共同犯罪的恶党,戕害人性,荼毒生灵,除了被淘汰,已经没有任何生的希望。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每一个人只有从邪恶中退出,洗净自己,心怀善念,才有美好未来。请社会各界人士都来关注自己的亲人,千万莫让她们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和打手,断送亲人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