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常洗脑班酷刑迫害过四百余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从二零零零年开始,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全国各地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组织策划,相继开设洗脑班(谎称“法制学校”或“法制学习班”等, 实际是违法私设的黑监狱),用谎言加暴力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五常洗脑班就是其中的一个。

五常洗脑班,从二零零零年到现在,共迫害过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因为中共恶徒掩盖罪恶,这只是不完全统计。现在位于五常市计生局院内的一栋居民楼,一、二楼为该黑窝所用,外边没有标牌,一楼大门右侧第一个屋(常年挡着窗帘)吊铐法轮功学员的黑屋,但五常市民众一般都知道这个邪恶的黑窝。它由黑龙江省“六一零”直接操控,省“六一零”周处长亲自指挥督阵,多年来不仅迫害黑龙江省的法轮功学员,也有吉林、辽宁的个别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该黑窝遭受过迫害,这两年大庆油田公司、石化法轮功学员居多。

五常洗脑班头目付彦春,洗脑班主任、五常市政法委副书记。他们把刚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立即吊铐(绝大多数)吊铐时间长短不等,头几天不分昼夜连续吊铐,不择手段的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付彦春会根据不同的情况说出不同的魔话来:“你打听打听,这里不是没死过人!死也白死,算自杀,这是政策!”“共产党就是这么不讲理,有两下出去告去!”“到了这里就我说了算,整死你咋的!?这里是人间地狱!”

他对法轮功学员以拳脚相加,揪头发、打嘴巴习以为常。该黑窝所使用的酷刑有“上大挂”、“大字形吊铐”、脚尖点地背吊铐在铁管上(大背吊)、电击、暴打等,现在最常用的方法是:脚尖点地背吊铐在铁管上(大背吊),(可调高度,使被吊铐者达到脚尖点地、胳膊反背角度最大、全身重量落在双脚上最痛苦)。被吊铐者,轻者手脚麻木,腰腿疼痛,重者手腕、手面被手铐铐出口子出血留下伤疤,手、脚肿胀,行走困难,严重的能把人致残,甚至夺去人的性命。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朱宪福,原五常洗脑班书记,军人出身,正邪不分,善恶不辨,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表面扮演红脸,百分之百的卖力,他管理洗脑班日常生活。

莫振山,现任五常洗脑班副主任,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扮演红带黑脸,在洗脑班主要对法轮功学员用邪恶谎言进行强制洗脑和胁迫每天写“三书”、写诋毁大法和法轮功的所谓“认识”。他笑里藏刀、暗中使坏、不懂装懂、见风使舵,人称“笑面虎”,借着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会,为了私利而出卖良心。

熟悉他们的人一般都为之惋惜:没想到这些年竟干起了这种伤天害理的勾当。这种人是最可怜、最危险的,如果不能及时认清形势,尽快脱离中共邪党,停止作恶,将功折罪,将是中共及江鬼的殉葬品,将悔之晚矣!

他们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付彦春和其女婿阿明是凶残的黑脸,(除付彦春和两名正式工,其余全是外雇工),外雇工朱宪福、莫振山、付彦春的二嫂、二哥付彦伯扮红脸,达不到其邪恶的目的就向付彦春汇报,他们就用暴力、酷刑和诱骗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

如写下了所谓的“三书”, 每天早上再写一遍“三书”, 对于他们认为“转化”难度大、不彻底的学员每天早上写一篇谩骂李洪志师父或大法的话。白天逼迫“学习”诋毁、栽赃和谩骂大法和李洪志师父的书、录像和写罪恶的“认识”,每天晚上安排打扑克(防止法轮功学员发正念)等,日复一日。

他们对所有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要恐吓,目的是怕曝光他们的罪恶。他们勒索当地的法轮功学员钱财,以前他们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勒索完钱财把人放了,过一段时间再勒索。近两年他们把黑手伸向大庆油田公司、石化等单位,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给洗脑班交二万元以上(如公安系统参与绑架,则基层单位还要给公安一万元),时间长的还要增加钱数。他们不但勒索各单位的钱物,还采用流氓手段挖空心思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及亲朋好友的钱物,有的家属被迫送钱物、请他们喝酒吃饭。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在搜刮钱物上他们百分之百的用力,得不到就发疯发狂,为了钱,甚至故意延长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时间,好更多的勒索钱财。

付彦春、朱宪福、莫振山三人狼狈为奸,他们是五常洗脑班的急先锋,迫害核心人物,对人权的践踏,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希望国际追查重点追查他们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