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十二年迫害真相(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接上文:《上海十二年迫害真相(三)》

四、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案例

◇李骏,在上海第三劳教所被折磨得精神失常,邪恶的警察仍不放过他,说他是假装的,用高压电警棍电击他的头部,直到医生鉴定下来确有精神障碍,才稍稍松手,但仍然强制他坐在矮小的凳子上不能动。在洗澡时人们发现他臀部都坐烂了。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李小英从贵州来上海开裁缝店谋生。她被绑架,因不放弃修炼,同监房犯人在恶警指使下对她进行百般摧残、侮辱,导致她精神失常。她丈夫也是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监狱,音讯皆无。她的一个二、三岁大的女儿也不知下落。

◇奚姣,三十三岁,家住上海宝山区宝钢九村。二零零二年七月被劫持进女子监狱。进监不久,即患精神忧郁症,被送监狱医院治疗,后转到刑事犯大队关押。由于常受辱骂和欺负,精神承受很大刺激,病情加重,发展为精神病症。二零零三年,监狱办保外就医,直接送宝山区精神病院,化名“薛蛟”。出院回家后,警察、片警、居委会不断上门骚扰,还要她每天要打一个电话给警察。二零零五年底,奚姣再次犯病住进卢湾区精神病医院;期间,监狱派人叫她在“刑满释放书”上签字,她一见自己的“犯罪罪名”,精神大受刺激,病情进一步加重。至二零一零年四月,奚姣还住在宝山区精神病医院,一直遭受警察百般骚扰、威胁、刺激。

◇李华砚,现年三十多岁,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被劫持到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二零零六年五月,被警察反铐迫害一个星期后精神失常,吃自己的大小便与月经血。她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还关入禁闭间长达九个月之久。但警察称其装疯,不给就医,直到二零零八年二月出狱。据犯人称,她们在警察教唆下,打法轮功学员专对着胸部打,不容易验出伤来。

◇廖晓明,家住上海闵行地区,二零零一年被绑架,遭非法劳教两年,恶徒不让她睡觉,历经种种迫害,以至于后来大小便失禁,出狱时精神失常。

◇陈文英,女,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天天被强迫写认识,不写就遭到体罚,最常用的是戴上手铐在墙角罚站,长达七天,甚至更长,吃饭别人喂,大小便都不松开,不久陈文英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不能认人。她丈夫郭锦富被上海徐汇法院诬判三年冤狱,被关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在一年多的日子里,陈文英五次被送往精神病医院,可当地“六一零”不告诉其家属一点消息。

◇缪丽华,女,五十五岁左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为阻止她外出,恶警非法把她关押进金山区精神病院,对她进行强制电击、打针、吃药。两个月后回到家中,原本经过修炼身轻体健的她,变得精神恍惚,呆滞迟缓。

◇汤为民,女,四十岁,上海话剧中心艺术档案室主任,住上海徐汇区,她心地善良、为人朴实。二零零零年,汤为民被关入洗脑班迫害。出来后被迫离婚,以后就一直无家可归,借住在外。二零零七年,汤为民又再次被送进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九月份才出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汤为民被徐汇区六一零非法关进青浦劳教所,经常被关小房间,遭受精神折磨,疑被施以药物迫害,从劳教出来,汤为民精神失常,身体极度虚弱。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的青浦洗脑班曾将多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精神失常,被曝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药物注射或在饭食中加入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

五、十二年迫害多少家破人亡多少孤儿血泪

十二年的残酷迫害,多少无辜的好人身陷囹圄,身心备受摧残;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少残年老人拄杖临风,凄然翘盼;或思儿成疾,或凄惨辞世;多少稚龄幼儿目睹亲人被抓,顿失依靠,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痛。邪党、“六一零”是制造了无数家破人亡惨剧的凶残杀手。

◇孟繁珍被反复迫害夫死子亡

孟繁珍,女,六十多岁,家住上海嘉定区江桥,二零零零年和大儿子谢珩去北京上访,其夫谢贤泰被静安警方非法审讯二次。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三年孟繁珍和大儿子被非法劳教、判刑,家中被非法抄家三次,嘉定分局恶警非法审讯谢贤泰三次,极尽恐吓、威逼之手段。老人在五年中历经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的巨难,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和摧残,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二日悲愤去世。小儿子孤苦伶仃,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艰难日子,在巨大的伤痛和打击下,悲愤而死。

◇苗丰鑫身陷狱囹其子伤亡

苗丰鑫,女,退休药剂师,非法被判刑三年,之前被劫入洗脑班时,其子因母亲被诬陷,想不通自杀身亡。

◇李红珍再次被绑架丈夫病情加重离世

李红珍,女,五十五岁左右,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再次被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王珏等人绑架、抄家,她的丈夫陆长法患重病,不堪打击,一个月后含冤离世。

◇一家三口同时被绑架老父悲惨离世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宝山区恶警又一次绑架了张秀芳、应志明、儿子应业奇一家三口。应志明是远近闻名的“大孝子”,数年如一日劳任怨悉心照料病中的老父,亲朋好友对他赞不绝口。两个月后,病中的老父承受不了打击,撒手人寰,临终前还在不断呼唤自己的儿子:“志明,志明”。

◇蔡玉芬被非法劳教其母伤逝

蔡玉芳,女,五十六岁,住上海市徐汇区建国西路太原路。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上访,第三次被上海警方押回,非法关押在青浦劳教两年半。在此期间遭受残酷迫害,邪恶之徒逼迫其丈夫与她离婚。蔡玉芳的老母亲在巨大打击下悲愤去世,劳教所既不许蔡玉芳去见其母最后一面,也一直不让她与儿子见面。

◇龚颖华举家流离失所

龚颖华,女,华东师大学生,住浦东新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发真相传单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虹口看守所一个月。在龚颖华被恶警阻止去澳洲留学、并受到学校和派出所不法人员的不断威胁逼迫后,其父龚兴昌深恐中共株连,大叫“我是共产党员”,边用板凳和菜刀抡向家人,将妻子李鲁芳、女儿龚颖华及岳母(当时八十四岁)一并赶出家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四年八月李鲁芳一家三人到处流落、借房住,由于恶警不断骚扰和监视等手段,房子都借不长,没多久就被迫搬走。

◇李玮聆全家遭受的惨烈迫害

李玮聆,现年五十三岁,家住上海长宁区长宁支路三一八弄四号四零三室,曾是上海市食品一店的营业员。李玮聆曾被当地恶警送至精神病院,曾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并遭冤狱迫害八年。她出狱才二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九日又被上海长宁区国保头子王珏等人绑架。现李玮聆再次面临被非法起诉。

她的母亲与姐姐李玮红也是法轮功学员,姐姐曾遭野蛮迫害,已被摧残性灌食致死,七十多岁的老母亲也多次被绑架。十二年来一家人被迫害家破人亡。

李玮红
李玮红

李玮红,女,四十三岁左右,曾是上海南京西路商场一名营业员。一九九九年,李玮红曾到北京上访,回沪后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底她在浙江温州讲真相时被绑架,温州警察强行给她插胃管灌辣椒水,痛得她在地上打滚,没有人性的野蛮迫害导致她食道、肝、肠胃等器官严重受伤。李玮红被温州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后被保外就医,家属送她进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住院,医生开刀后发现她肠胃都烂了。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李玮红被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李玮聆的母亲喻培英,现年七十七岁,身高不到一米五十,自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起,即被闸北区公安、居委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起来了,不管喻培英走到哪里,恶人就跟到哪里,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九年,喻培英遭到许多次的绑架和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五月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一直被关在禁闭室。二零零四年三月,喻培英又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她被劫持到松江女子监狱时,老人已经不能讲话。

家人多次遭绑架,李玮聆的老父亲在无数次遭到抄家的惊吓中,得了严重的心力衰竭和糖尿病并发症,长期卧病在床,经常送医院抢救,每当居委会通知要开始“监控”了,老人就发病一次。世博会期间,当老人知道老伴喻培英又被监控后又一次的倒在地上,当李玮聆赶到家里,老人家双手颤抖的拉着女儿说:“我怕你们再出事啊。”如今知道女儿又遭迫害,老人瘫在床上,大小便失禁,精神几近崩溃。

◇江云被诬判迫害家破人散

江云,女,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历经邪党多次劫持、洗脑、关监后,二零零三年被普陀区法院诬判四年冤狱,非法关押在上海淞江女子监狱五监区,其间遭受非人的肉体、精神折磨。恶警又伙同“六一零”对其家人施加压力和迫害,致使其读小学的儿子无法在校正常学习,一度离家出走;在沪工作了近二十年的丈夫不得不去外地谋职,年近八十的老母因担忧女儿精神也一度不能自控,无奈之下丈夫提出离婚,携子离家。一个完整的家就这样被拆散了。

二零零七年三月,身体极度虚弱的江云在出狱后又被华东师范大学非法开除公职。华东师大一村的居委和长风街道派出所的片警仍不断登门、电话骚扰,跟踪,监视。江云回家后,居住的仅三幢楼一排的前后左右就加装了八个监视探头,在其楼前的不到一百米通道上就新加了四个探头,比监狱内的还要密集,致使邻居遇见她后有的都不敢打招呼,怕受牵连、迫害。江云至今无法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只得靠已入加拿大籍和美国籍的兄妹接济生活,但她仍在巨难下坚守着当初的信仰,至今无怨无悔。

◇残疾人夏海珍被迫害家破人散

夏海珍,女,三十岁左右,住静安区,残疾人。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前,被上海市静安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洗脑班,夏海珍后堂堂正正走出魔窟。然而恶徒尚未死心,没多久夏海珍又突然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出狱前数日丈夫被迫携幼子与之离婚。

◇吕金龙被非法劳教母亲悲痛去世

吕金龙,男,四十二岁,住宝山区共富新村。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吕金龙去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被绑架到青浦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江苏大丰劳教所,被恶警用几十万伏电警棍长时间电击头顶、耳朵、鼻子,每天十七小时被逼坐在很矮小的表面凹凸不平自制的刑具上,被暴徒把两腿掰成一百八十度;恶徒用烟蒂头烫他脸和嘴唇,还用杀虫喷雾剂喷他的双眼;打手们还把他的衣裤剥光用皮带抽打,给他上“老虎凳”刑罚,硬拉他的韧带,把他胯下韧带拉伤不能站立走路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回到家后,才知母亲在他非法劳教期间,因过度悲痛而去世。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未成年少年被关洗脑班

罗丹,女,十七岁,中专学生,罗丹与其父母同修法轮功,一家人因二零零零年三月到天安门上访,被抓回上海,在徐汇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父亲罗伟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二零零二年,罗丹因在学校作文中说“法轮大法是受诬陷的”,后与父亲罗伟、母亲池波相继被绑架,后罗伟、池波被非法劳教,年仅十七岁的罗丹被劫持至洗脑班迫害。

姚桂珍,女,家住上海宝山区陆翔路三五八弄三十七号二零二室。二零零五年小年夜,她和十几岁的儿子遭宝山国保绑架,姚桂珍被处两年劳教,他的儿子虽未成年但也未能幸免,被关押一个月后送往洗脑班迫害。

◇王美华家破人散幼子孤苦无依

王美华,女,五十三岁,住上海市虹口区海宁路,经常被虹口区六一零、国保绑架、迫害,王美华的丈夫不堪这种巨大压力,提出离婚。当时年幼的孩子也无人照顾。一个家庭就这样在江集团的邪恶迫害下破裂了。

◇父母被绑架判刑九岁女儿每晚孤苦等爸妈归来

张占杰、刘晋夫妻,上海师范大学教师,二零零零年左右被该学校领导配合奉贤区国保绑架,分别被冤判四年半、四年,张占杰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刘晋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九岁的女儿每天傍晚都要走到学校大门口孤苦地等候爸爸妈妈归来,看得人不禁流泪,后上海恶警将她遣送到张占杰的山东老家。

在受尽邪恶的炼狱折磨后,刘晋和张占杰先后于二零零四年底和二零零五年初出狱回到家中,上海师范大学屈从于“六一零”的邪恶淫威,不敢接受他们夫妻回校工作。张占杰被迫远到北京工作,刘晋则为生活不得不在饭店、洗衣房等处打工,夫妻分离中,对女儿的照顾也受到很大影响。

刘晋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又遭上海奉贤区国保处伙同海湾派出所顾雷绑架,奉贤区法院枉法冤判刘晋三年六个月;女儿的精神再次受到很大打击,生活也无人照料。

◇张宇霞夫妇屡被抓俩幼儿频失父母

张宇霞,女,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家住上海徐汇区桂林路七十弄上海师大新村二零二号,曾在上海市古北中学工作,因不放弃法轮大法信仰,被绑架到青浦洗脑班,当时她还在哺乳期,后来被迫失去工作。

丈夫郭生欢,上海师大硕士毕业,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被绑架。郭生欢的父亲精神上受到重大打击,精神错乱,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九日去世。张宇霞的父亲在担心与痛苦交织下,在二零零七年六月突发脑溢血,不能正常讲话。

张宇霞从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起被邪恶之徒二十四小时跟踪、监视。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八日,张宇霞讲真相被徐汇康健新村派出所恶警绑架,两个幼儿立刻再次成了孤儿,啼饥号寒,日夜哭喊着找父母。

◇小刘恒几度成孤儿

张许枚、刘鹏夫妇,均是东师大研究生毕业,二零零零年上半年,夫妇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刘恒进京上访为大法讨还公道,被徐汇区国保绑架,张许枚被学校邪党人员非法下岗。二零零三年大八月,从劳教所出狱仅半年的刘鹏又被徐汇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两年,不久张许枚也被绑架,不到四岁的儿子刘恒整日哭着喊着想妈妈。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这对饱受迫害的夫妇再遭徐汇区恶警绑架。七岁的刘恒被居委会安置在小区里的常人家中吃住。刘恒再度失去父母的呵护,整日心神不定,日夜哭盼爸妈。刘鹏百夫妇判刑五年,张许枚一个月后被所谓取保候审。在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张许枚在上班途中,再次遭遇恶警绑架,被无端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判二年管制。刘恒再次孤苦伶仃,无人照顾。

◇父被迫害死母常被绑架小吴容经历太多不幸

张武英,常州工学院人文社科学院教师,曾多次遭常州“六一零”无理骚扰、关押、判刑,分别在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七年及二零零八年几次被绑架。其丈夫吴殿辉被常州“六一零”迫害致死,其儿子吴容,二零零零年八月出生,和母亲张武英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张武英每次被绑架后,小吴容只得到爷爷家生活。父亲去世时,小吴容只有五岁半,可怜的孩子从小目睹、经历了太多的迫害和不幸,父亲被迫害、去世更是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永远难以愈合的创痛。

六、仍被非法关押在狱中的法轮功学员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上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约有一百人左右。以下是已知部份仍被非法关押在狱中的法轮功学员。

◇孙志丰,男,七十八岁,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被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科长王珏等恶警绑架,于二零一零年五月间被诬判七年六个月。

◇周立成,男,七十岁左右,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被绑架,被徐汇区法院非法判六年。

◇杨金淼,男,七十二岁,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遭绑架,被浦东新区法院诬判三年半。

◇曹洪茹,男,六十九岁,高级工程师,上海市长宁区延安西路武夷路八零零多号,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晚被绑架,二零一一年被枉判四年。曹洪茹被非法判刑三年,曹洪茹曾被绑架到洗脑班,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提篮桥监狱,曾被关押在精神病院迫害。

◇应志明,男,六十岁左右,家住宝山区湄浦路二一八弄二十二号五零一室,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被绑架,二零一零年三月被宝山区法院枉判四年。

◇应业奇,男,家住宝山区湄浦路二一八弄二十二号五零一室,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被绑架,二零一零年三月被宝山区法院枉判四年。

◇罗伟,男,五十多岁,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二零零二年被诬判刑三年。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住徐汇区乐山路的罗伟、池波夫妻被金山区恶警绑架送金山看守所,后被诬判七年。

◇张勤,男,五十四岁,江苏省南通市人,大学文化,户籍住址上海市长宁区长顺路二十三号四零三室,上海市胜德塑料有限公司技术骨干,曾任质监科科长、总工程师等职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六次被绑架,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遭徐汇区邪党法院冤判四年,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二零零九年六月,徐汇区恶警分别绑架了李耀华、张轶搏母女和张勤。二零一零年三月张勤被徐汇法院枉判五年。

◇何冰刚,男,三十五岁左右,复旦大学研究生。二零零零年曾被徐汇邪党法院诬判六年。二零一一年再度被长宁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

◇姚远,男,年约四十岁,湖北人,高知技术精英,在上海IBM公司工作,二零一一年一月份因派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姚远始终不放弃信仰,长宁区邪党法院原诬判其七年半,问其有何陈述,姚远说:法轮大法好!最后法院诬判八年。

◇周斌,男,约四十岁,高中文化,原为房地产业者,户籍住址上海市长宁区天山路一七一五弄六号四零五室,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被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王珏等恶警绑架,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被上海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王珏等恶警绑架,遭刑讯逼供,二零零一年九月六日遭长宁区邪党法院非法判重刑十二年。
二零零一年九月六日遭长宁区邪党法院冤判十二年。

◇江勇,男,现年四十二岁,家住徐汇区常熟路一六三弄二十四号。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三日遭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局绑架,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遭上海市徐汇区邪党法院冤判八年;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出狱才几个月的江勇再次被恶警以“世博会”为由绑架,被徐汇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提篮桥监狱七监区。

◇郭小军,男,四十岁左右,原上海交通大学教师,住上海市闵行区沧源路八八零弄一号六零五室,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郭小军被李新坤勾结上海公安局文保分局被上海市第一中级邪党法院诬判五年。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被上海宝山国保恶警绑架,遭连续刑讯逼供,眼睛遭聚光灯强烈照射,导致“视网膜动脉痉挛”。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遭宝山邪党法院冤判四年,目前眼疾恶化,但提篮桥监狱拒不放人。

◇潘继军,男,近四十岁,山东胶州人,上海医科大学硕士毕业,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晚十二时被浦东新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浦东区邪党法院对潘继军非法开庭,三月十日枉判七年。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日,潘继军被劫持至上海市提篮桥监狱非法关押。

◇丁俞国,男,三十岁左右,家住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桥路一五零二弄二八号五零二室,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在家被绑架,被浦东新区邪党法院诬判五年。

◇吴爱中,男,四十岁左右,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七日,被上海青浦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

◇严斌,男,约三十三岁,湖南省祁东县人,上海同济大学毕业,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日被黄浦区邪党法院冤判七年。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被上海闵行公安分局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马国彪,男,约四十岁,马国彪,家住嘉定区铜川路二五八八弄十一号五零一室,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星期五上午九点左右,因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在马国彪家收看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马国彪当天在单位被绑架;先后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月二十六日被嘉定区法院、上海第二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朱桦,男,四十八岁,二零零六年“六国峰会”前夕,遭普陀区恶警绑架,被普陀区法院诬判六年。朱桦之前曾被冤判三年,二零零五年初才回到家。

◇林鸣立,男,四十多岁,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普陀区邪党法院冤判六年。林鸣立之前曾遭非法劳教。

◇刘鹏,男,华东师大研究生,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被绑架,后被枉判五年。

◇徐明,男,崇明县横沙乡人,二零零八年被崇明县邪党法院冤判七年六个月,被劫持到提篮桥监狱。

◇孙志芳,女,七十岁,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被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科长王珏等恶警绑架,于二零一零年五月间被诬判七年。

◇马月英,女,独居老人,二零零九年七月被浦东新区邪党法院诬判七年。

◇李文娟,女,六十多岁,家住上海市普陀区子长路39号,曾是原仪表局所属一零一厂的工会副主席。二零零九年六月在同修钟怡君家被绑架,后被普陀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遭残酷迫害,二零一一年遭四个月的严管折磨,整个人骨瘦如柴,头发枯白,身体非常虚弱,据悉因摔倒股骨骨折,被送往监狱医院抢救,医生称任何治疗都有导致下身瘫痪的可能。

◇钟怡君,女,六十多岁,原籍长春,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左右被绑架,被普陀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

◇孙卓英,女,六十多岁,家住浦东新区,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后遭浦东新区六一零、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之前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孙卓英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判刑四年在上海女子监狱被迫害四年,期间被迫害致便血。回家才几个月,又被非法劳教,在上海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三次胃大出血住院。

◇金润芳,女,二零零八年被嘉定区邪党法院枉法冤判四年,被劫持在上海市女子监狱。

◇闵秀娟,女,六十一岁,嘉定区安亭人,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被上海嘉定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未闻出狱消息)

◇黄英,女,五十岁左右,家住卢湾区,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浦东看守所,八月三十日遭浦东法院枉判三年。黄英曾多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洗脑班。

◇邵鸿珍(邵红珍),女,五十六岁。二零零零年农历新年,邵鸿珍与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家摆谈,警方出动大量警力将所有人员绑架,邵鸿珍被非法刑事拘留,从此失去工作。二零零一年年初,冤判三年。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三日,邵鸿珍被枉判七年。

◇王雪纯,女,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研究生,被上海邪党法院冤判十一年,被非法关上海市女子监狱。

◇王雪飞,女,研究生,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上海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王珏等恶警绑架了周斌、王雪飞二人。王雪飞被非法判十一年,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

◇刘兰,女,约二十九岁,二零零五年七月被青浦邪党法院枉法冤判七年半。

◇李玮聆,女,五十三岁,家住上海长宁区长宁支路,曾是上海市食品一店的营业员。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李玮聆被当地恶警送至精神病院,并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二零零一年被长宁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出狱才二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九日再次遭长宁区“六一零”绑架。邪党法院欲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对她非法开庭。

◇邢冰,女,三十五岁,大学毕业,原籍成都,上海世博会期间中共恶警大批绑架法轮功学员,邢冰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在上海礼恩派公司上班时被浦东新区国保恶警绑架,浦东新区邪党公检法人员以在邢冰身上发现几张神韵光盘为由,于九月六日对邢冰非法判刑,刑期不详。邢冰现被非法关押关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

◇张英,女,四十岁,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被绑架,后被诬判二年六个月。她的丈夫蓝兵曾被非法判刑八年,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迫害成眼睛几近失明。

◇尤秀云,女,六十三岁左右,家住龙水南路三村八十九号一零四室。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被绑架,被徐汇区非法判刑六年半。

◇杨海蓉,女,三十七岁,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被绑架,被浦东新区法院诬判三年半。

◇杨爱花,女,六十六岁,家住徐汇区钦州路七六八弄十三号六零二室,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被长宁公安分局国保科长王珏等恶警绑架,二零一零年四、五月间被长宁区法院诬判有期徒刑三年。(非法刑期应于二零一一年九月到期。)

◇李红珍,女,五十五岁左右,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被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王珏等人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她的丈夫不堪打击,含冤离世。李红珍曾于二零一一年被长宁区六一零、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近期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

◇王玉霞,女,五十多岁,东北籍人,家住浦东新区东建路东秀路附近,日前在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现可能关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

◇王正荷,女,家住上海市虹口区东宝兴路447弄4号楼,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被恶警绑架至虹口区广粤路看守所。目前情况不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