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优秀医务工作者们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人生在世,难免病痛,此时最幸运的就是遇到一个医德高尚、医术精湛的医务人员。中国大陆,在中共邪党的腐败与有意破坏下,人们已经不再相信“道德“二字。信奉“真善忍”、医德高尚、技术精湛的医务工作者,受到灭绝性的迫害,而且这场迫害已持续了十二年。

以下是辽宁省大连市部份医务工作者遭受的迫害:

一、医生遭受的迫害

◆于晓艳,女,三十多岁,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博士,二零零九年毕业后就职于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原大连铁路医院),因业务精湛,不到一年即被医院聘为副教授。

于晓艳是大连正义律师王永航的妻子。王永航因上书直言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多次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遭到中共的疯狂报复。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王永航被绑架,绑架过程中遭中共警察暴力殴打,导致其腿骨骨折。在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期间,因相关迫害单位互相推诿,故意延误治疗时间,造成骨折错位,伤势恶化,后被送到大连中心医院手术,手术费用二万多元自行承担。

王永航后被非法判七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迫害。

王永航被绑架的当天,二十多个警察破门而入,将王永航年近八十的母亲和于晓艳的头按在地上不让动,随后非法抄家,抢走私人财物。老人被吓得大小便失禁,卧病在床。

王永航被绑架后,于晓艳四处奔走,营救丈夫。为此,锦绣派出所伙同锦霞社区对其严密监控,还经常上门干扰,疯狂砸门,家中老人担惊受怕,时时生活在恐惧之中。

为了让老人有个安定的生活环境,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于晓艳找到锦霞社区书记石领娣,告诉她社区人员的行为给老人造成极大伤害,以及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希望她不要助纣为虐。

石领娣随后安排刘红跟踪于晓艳,于七月五日伙同锦绣派出所在工作单位绑架于晓艳,于晓艳后被劫持到抚顺洗脑班强制洗脑。

于晓艳的母亲,一位年近七十的老人,听说女儿身陷囹圄,不得不离开九十多岁需要照顾的老父亲,千里迢迢赶来大连,与亲家母相互搀扶,四处奔波,营救女儿。于晓艳的母亲说:“小艳是因为永航遭不幸,为丈夫说了几句真话,就被绑架。到哪说理去?难道为自己的丈夫说句公道话也不行吗?也犯法吗?什么是理!”

参与绑架的人听后,说:“没办法,我们是执行上边命令。”在中共的暴政下,警察已沦为中共做恶的工具。

在抚顺洗脑班,于晓艳绝食抵制迫害,于七月三十日回到家中。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也因此停止了她的教学和医疗工作。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
大连市国保大队大队长:陈欣
大连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焦健
锦绣派出所所长:张克利 警号(204795)
锦绣派出所指导员:李琦
锦绣派出所刑警中队队长:李照勤 警号(205100)
锦绣派出所警察:谭玉好 警号(205280)、李友增 警号(204795)
锦霞社区书记:石领娣

◆丁璐,女,六十岁,大连造船疗养院医生,她为人真诚、善良,工作认真,业务精湛,深受患者好评。

二零零九年三月,丁璐送邻居神韵光盘,告诉邻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受中共谎言欺骗的邻居诬告。后丁璐去一位出现病况的朋友家,和朋友商量如何照顾她,在朋友家被绑架,后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一零年二、三月间,非法劳教期未满,丁璐被中共警察从劳教所劫持回大连姚家看守所,后被秘密开庭,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判刑刑期,从劳教所劫持回看守所那一天开始计算,此前非法关押的日期不计算在内。

丁璐非法劳教期间又被枉判,中共警察的说法是“以前判轻了”,那么真实的原因是什么呢?

马三家劳教所以其残酷、邪性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丁璐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刚进劳教所就遭遇长期不让睡觉的酷刑折磨。丁璐被折磨的精神恍惚,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强制“转化”(强制放弃信仰真善忍的合法权利)。

二零零九年年底,马三家劳教所举办诬蔑法轮功的大会,警察让丁璐在大会上做“转化”报告。讲着讲着,丁璐清醒了,她一下子明白了中共强制转化的实质,于是话锋一转,有理有据地把中共“假、恶、斗”的本质揭露的淋漓尽致。台下轰动了,掌声经久不息,警察发现不对劲,急忙上前把丁璐揪下台来。随后警察对丁璐进行了更加惨无人道的迫害,这还不够,又对其枉判五年。

◆崔秀馨,女,五十多岁,大连市大化医院眼科医生。她工作认真,医术精湛,态度和蔼,是医院业务骨干。修炼法轮功后,崔秀馨工作任劳任怨,被院长在全院大会上表扬;对待患者一视同仁,不收红包,深受患者好评。

因坚持信仰,崔秀馨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并劳教。二零零九年七月,崔秀馨再次在家中被绑架,邻居看到她被绑架时只穿着短裤。崔秀馨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潘奇,女,三十七岁,临床内科主治医师。潘奇非常善良。她的父母曾经营过网吧,中午会有一些学生去上网,钱花光了,没钱买午饭。潘奇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劝他们好好学习,不要把钱花在上网玩上,不收他们的网费,让他们留着钱买饭吃。

一九九九年八月,潘奇因与几个法轮功学员在户外炼功,被海茂派出所王国玉等警察劫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潘奇因坚持炼功,被警察强行戴“地牢”刑具,刑具已经生锈了,警察自己都说很久没用过了。潘奇的两手两脚被固定在一个日字形的框子里,躺不下,站不起,想移动位置的时候,手腕和脚脖子就被磨得很厉害,就浑身哆嗦了这一天一夜。

大连姚家看守所刑具“地牢”:常为死刑犯戴的刑具,戴此刑具身体无法直立或放平。
大连姚家看守所刑具“地牢”:常为死刑犯戴的刑具,戴此刑具身体无法直立或放平。

一九九九年十月,潘奇为法轮功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马三家劳教所,潘奇因写了一封信《我的自白书》,表明自己坚定修炼法轮功的决心,声明曾经高压迫害下的妥协是违心的,被大队长王乃民非法加期三个月,并诬陷潘奇有精神病,强迫她服用不明药物(药费由潘奇承担),甚至野蛮灌药,使得潘奇腿脚发飘,站不稳。

二零零一年六月,潘奇再次被绑架。在姚家看守所,警察吕一妹将潘奇两手、两脚分别铐上,手脚之间连根短链,链的一端固定在床板上,使其身体一直呈卷曲状态。正常规定这种刑罚最多持续十四天,而潘奇被铐了四十天。潘奇曾两次绝食抗议迫害,被狱医等人灌大量浓盐水和粥。潘奇被迫害的站都站不稳,走路要扶墙一点点挪。

大连市非法关押场所的酷刑示意图
大连市非法关押场所的酷刑示意图

二零零四年四月,潘奇被开发区派出所警察刘辉等十余人绑架。警察把潘奇按在椅子上灌不明药物,灌完后潘奇感觉恶心,天旋地转,十天后出现肾衰症状。刘辉让潘奇的母亲拿五千元接人,潘奇的母亲见人好象不行了,不答应接人,刘辉连钱也没敢要就走了。

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迫害政策下,潘奇因坚持信仰,被多家医院非法开除。这些医院包括:大连甘井子区医院、大连市大连湾地区医院、大连甘井子区北市集团医院、南关岭地区医院、大连新世纪医院、大连开发区医院及大连牟氏医院。潘奇曾说:“如果不是镇压,我会成为铁路医院这样正规医院的医生,练就一身扎实的基本功,为人民服务。可这些作为普通人正常的生存权都成了奢望。”

潘奇曾在开发区医院急诊部做一二零医生,与一个司机接患者,患者曾给了三百元钱,司机要与潘奇私分。潘奇告诉对方自己是法轮功学员,从不要药品回扣和不正当的钱。司机怀恨在心,向院长李学忠报告潘奇修炼法轮功,潘奇因不放弃信仰,被迫离开。当时急诊科主任张惜莲见证了这一切。

潘奇父母开的智强网苑,也因海茂派出所警察说修炼法轮功的不能开网吧,被迫关闭。

潘奇的姐姐在日本,因修炼法轮功,出国手续办不成,潘奇无法去日本看望姐姐。

◆范悦,女,四十岁,医生。范悦因坚持信仰,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大连市教养院,范悦被“吊打”酷刑折磨,即把人整个身体呈大字形吊起毒打,用椅子背顶住阴部,用布条把人呈大字形吊起,双腿被用力分开,用木板打阴部、手心及脚心。

2005年7月2日,日本法轮大法学会与律师一起召开起诉江泽民研讨会,范悦讲述受迫害经过
2005年7月2日,日本法轮大法学会与律师一起召开起诉江泽民研讨会,范悦讲述受迫害经过

◆孙莲霞,女,终年五十岁,大连五建医生,凡是和她接触的人都说孙大夫真好,是一个大好人。

孙莲霞
孙莲霞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为抵制大连教养院的残酷迫害,孙莲霞在坚持绝食近一个月后,被强行多次野蛮灌食导致心脏病发作,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去世。去世前,身体瘦得只剩下一副骨架。

二、护士遭受的迫害

◆王春英,女,五十九岁,原大连中心医院妇产科资深门诊护士。王春英是为了治病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虽然身为医务人员,对于自身的病痛,她也同样无能为力。修炼法轮功后,她的病全都好了。

王春英
王春英

在当今的中国社会,收取患者红包已经成为医务行业司空见惯的事情。修炼法轮功后,王春英不但不再收取任何红包,而且更加尽心尽力的对待患者。由于在工作中兢兢业业,精益求精,业务越来越过硬,处理了很多次紧急病患,多次得到医师的表扬。由于亲眼目睹王春英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与精神的巨大改变,她的多位亲人也先后走入了大法修炼。

二零零二年,王春英被非法劳教三年,期间被大连椒金山派出所勒索了万元人民币。二零零五年从马三家劳教所回来后,一个曾为医院尽心尽力、护理经验丰富的老护士却被调换岗位,去做医院最苦最累的工作--清洗全院的衣物。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王春英再一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三个月。同一天,她的姐妹也均被绑架。

马三家劳教所被称为“人间地狱”,这里的恐怖邪恶可想而知。劳教所的警察执法犯法,摧残人的意志,折磨人的肉体,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成精神病,被迫害成伤残甚至失去生命……这里的警察也叫嚣“死两个没什么,我们有死亡指标。”

王春英因坚持信仰,遭受酷刑折磨,导致手严重肌肉萎缩。王春英要求去医院检查,警察不让去。

期满回家那天,王春英已怀孕七个月的女儿和女婿千里迢迢来到沈阳接她回家,然而大连“六一零”与马三家劳教所勾结,不法人员不顾其女儿的苦苦哀求,强行将其劫持到抚顺洗脑班强制洗脑。

◆谷丽,女,四十多岁,大连市金州区第二人民医院护士。谷丽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不好的孩子因她修炼法轮功身体也好起来了。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谷丽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被登沙河镇派出所警察孙通和、赵岳等人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家人和律师去要判决书,法院百般阻扰。看来中共不法人员也知道自己是在执法犯法,所以不敢留下枉判好人的罪证。

法轮功学员谷丽被劫持
法轮功学员谷丽被劫持

在金州区法院对谷丽非法开庭时,谷丽的朋友闫寿林为其做了无罪辩护。闫寿林及妻子杨春梅后被中共不法人员报复,夫妇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闫寿林夫妇再次被绑架,闫寿林被非法劳教一年。据悉,其在大连教养院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刘新颖,女,大连市妇产医院护士,因为法轮功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

刘新颖的丈夫曲辉,因坚持信仰,在大连教养院遭受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曲辉被折磨的多次昏迷。一次醒来后,听见教养院一名叫韩琼的医生检查后说:“没有事,还可以打。”教养院有一名叫乔威的警察,在暴打曲辉时还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曲辉被迫害的颈椎骨折,高位截瘫,生殖器溃烂,奄奄一息地躺在担架上被抬出了教养院。

劳动教养院事后不承认打人,说曲辉是自伤自残。在大连市中心医院抢救初期,教养院和医院党委联合下令不准家属见面。用什么药,使用什么医疗设备和吃什么饭得教养院党委同意。在医药费方面,教养院想欺骗家属承担,被家属拒绝。教养院队长威胁曲辉如果不“转化”(强迫放弃修炼),就不承担医疗费用。

由于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护理,曲辉病情恶化:身体衰竭,心律达160/分;肺功能衰竭,不能呼吸,气管切开插呼吸机;肾功能衰竭,插导尿管,重度腹泻,只能靠输液维持;全身多处褥疮,其中臀部褥疮最重,深达骨盆将近10厘米,骨头脊椎露在外面呈黑色,散发着恶臭,以上并发症哪一项都能要了曲辉的命。医生通知准备后事,在刘新颖的强烈要求下,经过数次抢救,总算保住了性命。

住院五十天后,曲辉回到家中。在妻子的精心照料下,身体慢慢好转。几年来,大便一直都是妻子用手掏的,身上的几处烂疮口一直露着鲜红的肉,自己翻转身子都不能,恶毒残害留下的躯体时常引发死去活来的巨大痛苦。就这样,还经常受到桃源派出所警察骚扰。当刘新颖质问警察的违法行为时,警察说:“我们是警务人员,执行上级命令,不需要法律手续,穿这身警服就行。”

高精度图片
昔日的曲辉

曲辉被迫害的颈椎骨折,高位截瘫

◆周艳波,大连开发区医院优秀护士,医院创始人。周艳波十几年来一直坚持在临床一线上,从未出现过医疗差错,练就了一套精湛的专业技能。更主要的是她具备了一个医务工作者应有的救死扶伤的高尚医德,得到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完成了一批又一批的带教工作,培养出很多护士标兵,曾被评为“优秀带教老师”、“优秀护士”、“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她还多次把“先进工作者”的荣誉让给别人。

二零零零年,周艳波利用周末休息时间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期间,她遭受了残酷的迫害,生命垂危的那一刻才获得了自由。

当身体恢复正常时,周艳波回单位要求上班,却被医院院长李学忠告知,不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绝对不能上班。后来,周艳波又多次找到李学忠要求恢复工作,被李学忠以其已被医院开除为由无理拒绝。说是开除,却不给办理相关手续,李学忠的说法是:没有手续,口头开除。

岳忠生接任院长后,周艳波又找到其说明情况,岳忠生让周艳波找人力资源部部长李猛办理。李猛仍以其不写“保证书”为由无理拒绝。此外,李猛还擅自将周艳波从全院职工名单上除名。

李学忠及李猛不仅剥夺周艳波工作权利,而且停发其基本生活费及一切生活补贴包括独生子女费,使其陷入生活困境。

自中共一九九九年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大连市开发区医院原院长李学忠和原党委书记桂金福,积极参与迫害单位法轮功学员。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给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施压,甚至勾结“六一零”,将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洗脑班、看守所迫害,还妄图非法劳教,逼得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反过来却造谣说,炼法轮功的都不要工作,不管家人等。

迫害最严重的除了周艳波外,还有两位优秀护士杨秀兰、王春娥。

中共对医务行业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仅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是病患和整个社会的巨大损失,是对每一个中国人的迫害,包括参与迫害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