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从课堂上的变化看自己

无条件向内找做真正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于二零零八年八月走入大法修炼,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直平稳的走在修炼路上。最近一个月,由于学法不入心,在常人工作中我越来越不象个修炼人,教了二十多年书的旧观念全出来了,……这回想起自己是炼功人了,赶紧找自己,回去跟同修交流帮忙找自己有哪些人心。我回头从刚到这个学校时找起,我到学校就跟学生讲真、善、忍,跟老师讲真相,两个多月的时间,学校里三分之二的老师三退了,任课的班级四个班都集体三退了,那时的我就只有要讲真相救人这一颗心,师父就帮我做了。后来就剩两个班,因班上有几个学生不象样,我生出了分别心,结果他们越来越不象样,……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于二零零八年八月走入大法修炼,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直平稳的走在修炼路上,三件事都在做,在同修眼中修得还很“不错”。最近一段时间,感觉自己老在一个层次中无法提高,学法不入心,干事心,面子心、求财的心、嫌弃别人的心,显示心,在工作中,什么心都出来了。感到自己越修人心越多,真不争气,无从下笔写交流文章,就是觉得自己人心太多,修得不好,可同修一句话点了我,难道只有修得好才能写,这不是面子心吗?我得把这一颗颗人心都修去,这才是我要做的。

在新环境中学会修自己

一个月前我换了一个学法点,新的学法点都是九九年前得法的老同修,可存在许多问题,三件事都做不全。每当听到老同修夸自己,心里就很难过,心想我说话一定还有显示心,得修口,我所做的和精進的弟子比还差很远,做很多事情就象是在证实自己,不是证实法。师父讲过:“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法明明就在脑中,可一看到修了十几年的老同修了还不能双盘,读法还有边读边让查字典,嫌弃别人的心就上来了,一说话语气就不善了,这里我明白了,不认识的字一定要查字典,不能乱读,这是师父的法。虽说语调平和,可内心却不是,嫌弃她们的心早出来了,只是强忍着而已。

和别的同修一交流,同修说:难道你还能怀疑师父的安排,既然这样安排,一定有你要修去的心,让你在这环境中修,一定有你要提高的,你信师信法了吗?一个多月了,我和她们在一起除了学法、做证实法的事,真没仔细想过在她们中间我该修什么?她们却不同,从第一次学法学一讲用两个多小时,还常常加字、漏字、读错音,错多少次才学完一讲,到现在一个半小时左右就完一讲,只错两、三次了。算起来我们也只集体读完一遍《转法轮》,她们進步多大啊,并且已经互相配合发正念、开车出去发资料或讲真相了。看看我自己,为什么没提高,根本就没想过我在这环境中怎么提高自己。都说帮同修就是帮自己,师父也讲:“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看上去师父的法我好象都知道,却没有用法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光看别人修,自己没做到实修。师父讲:“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俩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啊?这才行。”(《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反观自己,读了上百遍的书,还真是没认真查过字典,书中个别字都凭感觉读结果读错了;炼功时盘腿怕疼,一个小时偶尔坚持。老同修们十几年坚信师父和大法,没有这些老同修十几年的坚持,我能成为大法弟子吗?跟精進的同修比差远去了。我在其中不去看别人好的一面,光去看别人的不足了,多可恶的常人观念。如果我真把同修当亲人,查一下字典对我不就几分钟,老同修却不同,也许都不知从何下手,为什么只要求别人,不要求自己,这点小事能算事吗?大法弟子做事处处都得为别人着想,我没做到,怪不得老同修一夸我,我心里就难受,一个多月白白被我浪费了,反倒出了不少人心。

悟到做到,多看同修的优点,多修自己,这是我马上要做的。师父告诉我们:“只有最复杂的人群,最复杂的环境才能修出高功来”(《转法轮》)。最近一个月,由于学法不入心,在常人工作中我越来越不象个修炼人,教了二十多年书的旧观念全出来了,我没用正的理念行为把周围的教师正过来,自己反倒掉下去了。他们都说我脾气太好,现在的学生如何如何难管教,新接的班一定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以后才好上课。结果我新接的一个五十多人的班,一上课我还真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有一个学生老说话,三次提示没用,我用小竹棍对着他的手一棍子就打下去了,当时心“咚”的就跳了一下,我这不是失德吗?下来没反省,还用古时老师用戒尺打学生手心的事安慰自己,认为有的学生不听道理,下次就只打手心,好象这就是对的了。

另两个没三退的班就象着了魔,老师根本就上不了课,我每天听到的都是老师抱怨谁谁谁的家长纵容孩子,谁谁谁的家庭环境如何不好,哥哥就是小混混,坐牢的料,他就跟他们一样无可救要。我就听進去了,潜意识里给他们也下了定义,每天上课都恶狠狠的样,不许乱动,连一年级的小孩子都被我狠狠的训了一顿。本来很开心的活动也放不开了,学生们一下子就跟我拉开了距离,本来很喜欢我也变的远远看,不敢靠近我。学生的纪律好了,可没了亲近感,我讲真相故事他们居然没回应,好象听不懂。我愕然了,特别是那两个没三退的班就更麻烦,纯粹不听课,好几个学生都象着魔一样无法控制,发正念不行,不停的试用各种方法,没用。

一天上课居然有个男生不但自己不学,用脚踢旁边坐的女生,我用眼睛盯着他,发正念清除他的魔性,他用双手拍板凳影响别人,拍了几分钟我都忍着,心想发正念不管用,那我背法,想到哪背哪,没理他,这回倒好,他拿人家画笔在桌子上乱画,我的火腾就上来了,用教材对着他的脑门就拍了一下,惹来他一句脏话。这回我倒冷静下来了。自己没守住心性,反而跟学生干起来了,真是惭愧。学法、炼功、发正念都被严重干扰,静不下心。这回想起自己是炼功人了,赶紧找自己,回去跟同修交流帮忙找自己有那些人心。找了一大堆,学法时间不够,学法不入心,干事心、显示心、慈悲心不够。同修说鼓励我还是从学法开始,“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于是,我每天早上发完正念就炼功,接着读一讲书,再准备课(因我的课早上第三节才有)。特别是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出来后,也觉得要多学法,但由于没找到根本的执着,找的也不深刻,新经文读两遍感受不到什么,学法效果也不好。虽然不再被常人带动,尽量不和别的老师议论学生,可一个星期了收效甚微薄。

再一次和同修交流,同修也说一定是没找对,再找。我回头从刚到这个学校时找起,我离开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县城学校,来到待遇差、条件差的乡村学校。当时想一切都听师父安排,哪里的人缘份大需要了解真相,就请师父安排我去哪儿。我到学校就跟学生讲真、善、忍,跟老师讲真相,两个多月的时间,有一个新学员得法,虽有两个年纪大的不太精進,现在也有三个老师学了大法,学校里三分之二的老师三退了,任课的班级四个班都集体三退了,那时的我就只有要讲真相救人这一颗心,师父就帮我做了。后来就剩两个班,因班上有几个学生不象样,我生出了分别心,想分开讲,先给好学生讲,结果他们越来越不象样,到现在根本就没法讲。回想我当初刚上他们的课时,他们可不是这样,虽然调皮但都爱听我讲故事。

学期结束的时候,我抱着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想换一家学校,反正好多学校都没大法弟子,这个学校能退的已经退了,想学的也学了。其余的不管了,我想当逃兵,还自以为在法上,结果,我不但没走成,最听话三退了的两个班没有安排我上课,两个没退的班接着上,还有一个五十多人的大班不明真相,也安排给了我。我知道师父慈悲,这样安排就是让我修自己、讲真相救众生的。道理虽然明白,却没认真找自己的执着,对师父的良苦用心根本就没有好好的去悟。

这些可怜的孩子不就是被邪党邪灵控制,加上外星生物科技将他们变得如此魔性,而我还有未修去的人心、观念,造成救度他们是如此的难。师父讲:“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什么是大法弟子》)我必须按修炼人的标准做到,用法来衡量我在工作环境中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否符合修炼人的标准,这样才能走正修炼的路。珍惜每一个生命,听师父的话,时时刻刻抱着慈悲心,不固定的看人。珍惜我的修炼环境,走正修炼路。写得不好,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