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抓紧实修 兑现史前大愿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零五年五月走入修炼的。修炼之初,别人都叫我新学员,我也把自己当作是下一批的,并没有抓紧修炼,而是陷入了忙碌的工作和常人事务中。二零一零年,我参加了学法小组,接触了更多的同修。同修们精進和无私帮助,改变了我不紧不慢的修炼状态。
——本文作者

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去年的中秋前夕,我家建立了资料点,开了一朵“小花”。今年的中秋前夕,我要把六年来的修炼情况向师父做一个汇报,以谢师恩。

学好法 方能过好关

我是二零零五年五月走入修炼的。修炼之初,别人都叫我新学员,我也把自己当作是下一批的,并没有抓紧修炼,而是陷入了忙碌的工作和常人事务中。

在单位里,我工作出色,和领导同事相处溶洽,这给我讲真相救人打下了基础。我虽然是以第三者身份讲真相的,可是同事们当我面三退了,背后却有几人在议论我是炼法轮功的。当时也没在意,也不懂得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得法一年后,上级单位考虑我工作出色,给我转为了正式职工。(因是邪党垄断企业,转正后的收入是没转正的四倍,还有提职和分房、给子女安排工作等待遇。)我自己没有提出过转正要求,又没送过礼,这世风日下的社会摊上这等好事,同事们都劝我去当面感谢一下上级领导,我也动了常人心,却没有想到这是大法弟子的福份。我来到局长办公室,表达了自己的感谢。领导沉思后说:有人打匿名电话举报你炼法轮功,是真的吗?因事发太突然,自己心里不稳,没有正面回答,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是被冤枉的,就走了。一边走一边悔恨自己平日学法太少,真正过关的时候就过不好。

回到家,丈夫(常人)知道转正的事因炼功受阻,大闹起来,非逼着我不让炼了。我不知怎么办,心里很苦,多想有个同修在身边说说话啊。我心里无助的喊着师父,师父的一段法打入我脑中:“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转法轮》)“没做好不要紧的,那就下次把它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明白了,心里说:师父我什么都不要,有大法就够了。

晚上领导打电话来说:你只要说句“不炼了”就行,否则就不好办了。以前咱系统有两个炼的,一个因糖尿病不上医院离世了,一个现在是精神病曾拿刀来砍我,你怎么还炼呢?我坚定的说:我不了解那两个人,但我想这是邪党不让炼功,他们失去了修炼环境造成的。如果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去修心性,决不会有事的。如果我不知道大法有多好,一定会选择诱人的利益,可是现在我已经离不开大法了。

第二天,我想不能连累别人,辞职吧。就收拾好了个人物品准备辞职。人资部领导又打来电话说:“你可真傻,说句不炼了,就可以转正,自己在家偷着再炼谁知道啊?”我说:“我修的就是‘真善忍’,不能说假话,这功法确实太好了。她说:“哎,帮不了你了。局长让我告诉你不要辞职,先这么干着吧。”我想到师父讲过的法:“任何一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们就是那个地区众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知道,这一方众生是该我来救的,就留了下来。我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抓紧学法炼功,更加智慧的讲真相、劝三退,现单位上百位同事几乎全部三退。他们都相应的得了福报,有三位出车祸,车被撞毁了,人都毫发无损;有十几位相继升职。

讲真相救人 师父时刻呵护

二零一零年,我参加了学法小组,接触了更多的同修。同修们精進和无私帮助,改变了我不紧不慢的修炼状态。(希望还没有学法小组的同修赶快加入,这是师父留给我们的路,同修们比学比修,对修炼有很大促進。)

有一天下着大雨,我起早上班,到车站看没来车,就到旁边的楼贴真相粘贴。当时揭示版对面停着一辆警车(车内无人),我想就贴这。贴之前我四处看了没人,可当我刚贴上,手还没等拿下来,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贴啥呢,让我看看。”这人象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当时我吓呆了,大脑一片空白,用伞挡着不让他看。那人拨我的伞,非要看。我只好退后一步说:“看吧,是救人的。”在那人凑近看时,我突然清醒过来,发正念解体此人背后的共产邪灵和所有黑手烂鬼。那人一边上下打量我,一边说:“你是法轮功啊?”我没吱声。他问:“炼多长时间了?”我很紧张,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我稳了稳神说:“我是邪党迫害后才炼的,因为这功法太好了!”他说:“你这么年轻,可别做那些伤害自己的事啊。”我说:“怎么可能?您别信邪党的谎言,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不准杀生,自杀罪更大。”正说着又一辆警车嘀嘀的开过来,我发着正念闪开路,看见先前停着的那辆警车旁,不知何时又来了一辆黑色轿车,四个着装的军人正在开门上车。我知道邪恶聚集,心里感谢师父保护。我对那人说:“大哥,时间紧迫,咱先做三退把自己救了吧。”他说入过团,不用退,自己也信佛。我就告诉他,既然信佛就更要从无神论的组织里退出来,才能真正得到神佛的保佑。他想了想,同意了。我等的公交车也来了。

上车后,我先感谢师父保护,再向内找自己。当时就想贴到警车对面,产生了争斗心,而且平时学法太少,想利用等车的时间做真相,导致做事心,被邪恶钻空子。从那以后,我开始保证每天学一讲法,并且用小记事本抄好法,利用零碎的时间背法,现在我已经背完一遍《转法轮》,感觉自己有点会修了,遇事能站在法上,向内找自己,不断修正自己。

想什么师父就给送来什么

去年中秋前,我与丈夫商量想买一台打印机,他看出我想做真相资料,就不同意买。没几天一同修来说,她有一台打印机问放我家行不行?我说行,心里感谢师父我想什么,就送来什么。打印机拿来了,如何过丈夫这一关呢?我想不管他,我一定要自己做资料,就堂堂正正的摆在电脑旁。丈夫回来沉着脸问:这是谁的?快让她拿走!我一面解体他背后的共产邪灵,一面说:“是别人的,有点小毛病,你帮忙拿去修修吧。”他说:“我可不管,自己修去呗。”就再没问过这事。

我就利用他不在家时,打印《明慧周刊》、做资料,在家里开了一朵小花。随后,我家水果上开了四朵优昙婆罗花,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

在我家优昙婆罗花开后,同修们相继来观看。有一同修来时正在感冒。下午一起学法时,我也头晕、嗓子疼,很难受。我知道自己出了问题,就不动声色,立即向内找自己:因为佛花开在我家,自己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旧势力抓住这一漏,来迫害我。在整点发正念时,我发出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走我师父安排的路,我有执着心要在师父的法中归正,决不允许旧势力以此为借口迫害,同时铲除执着心。到了晚上,感冒难受症状完全消失。

还有一天晚上,我的牙钻心的疼,我想到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想到这段法,我盘腿向内找自己今天哪件事做的不在法上,有了什么执着心,并开始发正念,十五分钟后,我的牙一点也不疼了。

用电话讲真相,抓紧救人

去年,在学法小组,同修向我介绍了打语音电话的方法,并借给我一部手机。在去学法小组的路上,我试着拨打电话,基本都是听几句就挂断,正当我信心全无的时候,一位男士听完了一个四分钟语音。我也是第一次听完整一个语音的内容,激动的流下了眼泪。到学法小组我跟同修说了情况。同修说:别灰心,哪怕他只听一句都是在解体他背后的邪恶,为今后同修面对面讲真相做铺垫。

我就自己购买了语音电话,技术同修教我用电脑改串号,怎样添加背景音,怎样输入新号码。我用心学,因为打语音电话的同修多是年长些的,不懂电脑,我就承担了为大家的手机改串号,输入新号码,随时更新新语音的任务。因为语音电话不能在家开机,我就背着笔记本电脑,在晚上乘车人少时,在公交车上给手机改串号。不久,同修又教我用手机给手机改串号,使用起来就更方便了。

在打真相电话时,我尽量保持心态纯净,边打边发正念,由开始听的人很少,到逐渐的听完真相的人多了。我就将众生愿意听的语音介绍给同修,让大家都打这个,结果同样收听率很高。

我经常上明慧网,有新的语音就下载,再挨个传到同修的手机中。为了众生能够一次听懂、听全真相,我给大家的手机里输入了明慧女同修录制的七分钟合并真相。同修声音慈悲,祥和,语音内容全面,涵盖了自焚真相、法轮功是什么及在国外洪传情况、为什么三退,效果非常好,多数人都能听完。我们把听完合并真相的电话号码都记录下来,打算以后给众生直接劝退。

同修们越打越有信心,协调同修也不断的带来新参与打语音电话的同修,我们都耐心的手把手的教,告诉她们打电话的安全注意事项,不要时间过长,要边打边发正念,使用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越来越多。

二零一一年新年到了,我们照常出去打电话,常人都在家休假,语音电话的收听率大增。我为众生的觉醒感动,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有责任给他们选择生的权利。就去掉背景音,拨通了一个曾听过合并真相常人的电话。当时我不知道怎么讲,心也突突的跳。他喂一声,我也赶紧接话,首先给他拜个年,然后竭力克制紧张情绪,从近年天灾人祸频发,怎样躲过灾祸切入话题,讲自焚伪案,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及在世界洪传的情况,讲中共一党专政的暴虐及为什么必须三退,几分钟后那人同意三退。我深受鼓舞,发着正念,拨通了第二个人的电话。我仍然很紧张,第二个人没退。放下电话,我想: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有师有法在,怕什么?同时找自己,第一个电话劝退顺利,产生了欢喜心和追求结果的心,而且语速过快,把紧张也带给了对方。同修也帮我分析:众生毕竟受邪党高压政权的毒害,害怕三退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要解除他们的顾虑,告诉他们,你帮着退,不会影响他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是很安全的。以后我加上这句话,效果还真好。还有一次,我讲了邪党如何贪污腐败,建政以来如何残害百姓,以及藏字石,对方认同但不同意三退。放下电话我找自己,这通电话里,自己没有讲大法的美好和洪传情况,没有法的威力,怎么能救了人呢?以后,我打电话时,就不忘讲大法的美好和受迫害情况,有不退的也告诉他要记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方都答应。

在打真相电话中,遇到过干部、工人、农民、学生还有警察,我们一视同仁,一心救人。不断总结经验,学会几分钟内找准众生的症结,有针对性的去破他们的壳,有时三言两语就劝退一个,有时也要讲上四十分钟半小时,车上的同修都在帮我发正念,整体配合,对方也就同意退了。

一次,我上网看到一个消息说,声音和指纹一样是一个人独有的,现在声纹系统已经普及到民用,提醒大陆同修千万不要直接通过电话讲真相,只要被录了音,很容易就会找到你。看完后,我觉得应该注意安全,就只打语音电话,不直接劝退了。同修与我交流说:要说安全是得注意,在大陆这个环境中救人,从常人层面上看没有绝对的安全。只有时刻在法上,有正念,才最安全,外在的安全事项我们都想到了,做齐备了,有师父有法在,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救人的事,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后来,同修在网上搜到了外地电话,我们拨打后,发现收听效果很好。我想一个是南方人比较信佛,再一个接电话时看到是外地电话,接听时没有顾虑。我们四位同修同时打,在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最多时有十九个世人听完七分钟的合并真相。

八月份的一天,我连续打了五个电话,有四个人都听完了合并真相。我切实感受到了众生都在期盼得救。同时,想起了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动动嘴,就去掉背景音直接与世人对话。刚开始接我电话的是位女士,我讲着讲着发现应答我的换成了男声。我从天灾人祸频发讲起,结合刚刚发生的温州高铁事故,讲中共草菅人命的处理方式,讲中共建政以来的各种运动害死我们同胞八千多万人,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讲大法美好,再讲到现在贪污腐败遍地,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劝他远离邪恶,三退保命,他同意了。我问他刚才接电话的是他太太吗?他说是,我说请把电话转给她,一家人都平平安安多好啊。我又跟他太太讲了真相,为她起了吉祥的化名,她也同意三退了。放下电话,我暗暗为自己加油,我终于冲破旧势力的阻挠,又迈出了救人的一步。

因单位比较远,每天要早出晚归的,我就把少量资料随身携带,一旦有时间、有机会,就随手发放。在单位有来办事的客户,不知上哪个办公室时,经常会来我这询问,我知道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我的工作接触不到客户),就笑脸相迎,将他们让進屋,认真解答他们的咨询,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请师父加持,就策略的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都会同意。遇有等车的、问路的一般都会讲真相,打车时给司机讲真相,也都退。

比起精進的同修,我的修炼实在有很大的差距,在带好小同修、去除安逸心方面还有很多不足。但是发生在我身上的许多神奇例,时时鼓励着我更加坚定、扎实的信师信法。在今后的修炼中,我将不断向内找,查找自己修炼中的不足,不断去掉执着,更快的提高心性,更好的助师正法,完成好自己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珍惜这万古机缘,抓紧实修,救度众生,兑现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第一次投稿,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