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青年大法弟子四年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个得法只有四年多的青年新弟子。从二零零零年上大学,母亲就开始给我多次洪法。因从小在学校都被灌输中共的无神论,对神佛、修炼之事并不相信,还自以为是地说那是没文化的人不懂科学,寻求精神上的虚无寄托。慈悲的师父,苦心安排,为我破除无神论的后天观念,一夜之间,我从常人走入了大法修炼。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同修们好:

我是一个得法只有四年多的青年新弟子,虽然修炼时间不长,但一路走来师父对弟子的看护和倾注的心血是一样的。弟子无以回报师父,借此法会将修炼路上点滴心得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破无神论,终得大法

我自五岁就和母亲(同修)相依为命,由于父亲的不正和离家,从小我和母亲就饱尝人间之苦。生活的艰辛和精神的打击使母亲不堪重负,身体越来越差,经常毫无征兆的晕倒,不省人事。小时候我甚至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整日提心吊胆,童年的我从没开心过,性格也孤僻内向。为了安慰母亲,我从小就很上進,成绩优异,但母亲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因此好转。一九九七年正当我母女在绝望中挣扎时,在一个大法弟子介绍下,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母亲得法不久,疾病全无,人也开朗了,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我很高兴,并未多想什么。

从二零零零年上大学,母亲就开始给我多次洪法。因从小在学校都被灌输中共的无神论,对神佛、修炼之事并不相信,还自以为是地说那是没文化的人不懂科学,寻求精神上的虚无寄托。有时母亲说多了,我还很不耐烦。就这样,在无神论的毒害下,我又迷在人中七年。慈悲的师父,苦心安排,为我破除无神论的后天观念,一夜之间,我从常人走入了大法修炼。

那是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我因考研复习压力很大,很烦躁。母亲借机带我去一同修家。在那里我如坐针毡,不舒服要回家,母亲和一个大法弟子坚持把我留下过夜。当天晚上,他们炼功也叫我,让我站在他们围成的一个圆中心。我很不情愿但又不好拒绝,炼到法轮桩法的头顶抱轮时,逐渐感觉反胃一般的呕吐感,但又吐不出来,十分难受。看别人面目都很安详,我只好硬撑着。不一会儿,我的眼前渐渐变为一片深蓝色,炼功音乐似乎离我越来越远,最后眼前一黑,晕倒在地。据在场的人说当时我脸由紫变白,最后竟没有一点血色。紧接着一阵冰冷的寒流和炙热的暖流先后通遍周身,并真切的感受到两个耳朵里流出黏液状液体,我缓过来去擦时,竟什么也没有。

这件经历深深触动了我,从同修那回家我第一次认真的看起了《转法轮》。也不知从哪天起,从小得的关节炎再也没在阴雨天酸痛过;多年的胃酸,胃热等胃病也不复存在;每年夏季必得的腿部瘙痒症和低血糖眩晕症也不治而愈。有开天目的同修后来告诉我,那晚另外空间的我被一个从天而降的铁笼子罩了起来,从身体打出一只龙一样的生命,之后被师父的法轮卷進去绞碎了。

我想起了一件事,二零零六年我曾做过一个打着手印的金光大佛像出现在天空的梦,当时跟母亲说了她很高兴说我有缘,就把日期记下了,是一月十号。居然和我在同修家炼功是同一天!那一刻,恍如从陈梦中醒来,真的体会到了这个法不一般,一切都被安排得天衣无缝。明白了师父为我做了什么,我感动落泪,心中默默地说:“师父,谢谢您,弟子终于得法了!”

学法修炼,提高心性

师父强调了学法的重要性,我想自己得法这么晚,一定多下工夫学法。尽快同化大法,修去后天的变异观念才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后来发现背法的方法很适合我,甚至走路,还有一句一句的法理在重现,遇到突发的心性考验时,法理很快映入脑中,约束自己,关过得也比背法前好多了。因此,平时不忙时,一般是背法和通读结合。母亲则是抄法和通读,我们每天沉浸在“比学比修”的幸福中。在背法过程中,后天形成的急躁心、情绪化、悲观态度等不好的物质快速被消减,得法的一个月中我就象变了一个人。

“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修炼路上师父安排的每一关都是为了弟子的提高。二零零九年夏,一天我从外面回家忽然觉得胳膊,面部等处很痒,开始没在意。一会儿,越来越痒,面积也开始扩大。我一照镜子,吓了一跳,全身都挠红了,几分钟功夫都是连成片的奇痒疙瘩,连眉毛和头发里也有。小时候食物过敏曾有过和这一模一样的经历。我想:你来吧,这是消去你的好机会。想是这样想了,可是,因为全身的疙瘩痒得钻心,忍不住挠几下,这下那些疙瘩就象火见了汽油似的一下变得更多更痒了,难以忍受。白天还好说,到了晚上根本痒得睡不着,真是苦不堪言,几乎坐了一晚上。我想起了小时候听老师说蚂蚁洞导致溃坝淹死人,就用热水烫死淹死很多蚂蚁的事,此时,那些生命悲惨死去的景象让我倍感揪心,我泪流满面深深痛悔,无比内疚自责,很可怜它们。

母亲见我痒得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就提议用民间小偏方试试。我知道一切都有因缘关系,欠债要还是正理,不能老是师父去承担我所做的,如果吃这点苦能偿还那些可怜的生命,自己心里也好受点,不是坏事;那么,用小偏方和用人的医治有什么区别呢,不都是不想自己吃苦还债吗?带着一身债,能修成吗?想到这,我坦然的拒绝了母亲,说了理由。结果,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那些奇痒的疙瘩几秒钟内,象被抽走了一样,迅速地消失了。我体会到了修炼人要逐渐放弃人的习惯思维和表面的理,用正念对待问题的重要。

还有一次,骑车右脚被绞進去,大拇指甲几乎被揭开三分之二,里面的软组织都被绞成一团血块,惨不忍睹。常人说:十指连心。这样的重创,一定剧痛难忍,可我感觉只是被重物击中的疼痛感,我知道,自己只是承担了师父替我消业后一点点而已,但却消去了一个大难。我边走边流泪,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又让您受苦了,弟子不怕吃苦,魔去累世业债,今生一定好好修,跟师父回家。”虽然每天沾水,不但没发炎,反而一周左右指甲就自己长回原处了,连裂痕也没有。

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心性的提高机会,随时出现。二零零七年,我考入某高校的研究生,为保证我正常炼功学法和避免我们两地开销,母亲随我去陪读。我们在校内租了一个老师的单间。签完协议,她让缴三百五十元押金并保证只要按时缴月租到时会退还。后来,母亲因上下不便,找到一家交通方便又安静的房子,就和那老师结完月租说了下月退房的事。不料,对方态度蛮横,以各种理由拒不退还押金,还说得很难听。因经济拮据,当地物价又高,我们一直仔细开销,三百五十元可以让我们生活半个多月。母亲劝她诚实交易,不然对她身体真的不好。那人是个体育老师,但一脸病气,说话都有点喘。但对方很固执,我们知道是心性考验,就不再说什么了,收拾行李离开了。一个月后,院里通知我们这一届的学术会议在我校举行,而且今年破天荒地允许我校学生免入场费参加,刚好是三百五十元。看似“失去”的生活费又一分不少的回来了,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我和母亲体会到,只有遵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真正放下人心,无论那件事最后结果怎样,对修炼人来说一定是最好的。

助师正法,讲清真相

因母亲于九七年初得法,得法前我对大法已有一定了解。修炼后,我知道讲真相的重要和紧迫。因此,得法一月后,我就开始讲真相了。初期,我只面对老同学、熟人、亲戚讲真相,这样即使有讲得不成熟的地方,也不会扩大影响造成反面效果。有时也辅助发放《九评》等真相资料。记得第一次发《九评》,是母亲带我,让我自己往一个三轮车上发放。当时修炼有限,紧张极了,结果动静很大,把自己吓跑了。开始很懊恼,觉得做得不好,但收获是明确了这就是怕心强加给我的感受,要解体它,自己不但不能回避还得多做。果然,在后来的修炼中自己可以自如地应对各种情况,有时在众生骑车赶路的时候,别人根本没有任何感觉,我就已经轻轻送上了一份份珍贵的救命真相。这些修炼对我初期快速解体怕心做了很好的铺垫。

二零零七年九月我离开家乡去外地读研。刚到那里,因条件有限,我就和母亲分工自制资料。白天,我上课她就抄写正见网上的真相诗歌;晚上,我步行去住户区,有时条件允许就到人流量大的公共场合张贴资料。一次,去较远的一个楼洞贴资料,天很黑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走在路上,想起和同修们在一起的日子很怀念。正想着,到了楼栋,刚准备贴上资料,旁边一面墙上的“法轮大法好”几个整齐的粉笔字醒目的映入眼帘,我眼角湿润,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悟到:师父让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在让我们既要来救度转生在这里的有缘众生,也有配合当地同修的使命。

后来,师父安排我们和当地同修陆续见面了。同修送来一台不用的打印机,我们就打印真相币,护身符等资料互相配合。一起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到周边地区给有缘人弘法,寄真相信,推广神韵。我校是一个紧随中共,历次运动表现都很积极的学校,我和知识份子同修们经常在校园发正念,清除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学校安装了很多监控设备,我请师父加持,发正念让摄像头失效,顺利的给院里的老师、领导每人的信箱送上资料。一位老师后来去台湾讲学回来还给她带的一个学生讲了大法在大陆外洪传的盛况。我就给这个关系不错的同学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在那里的日子,和同修们互相交流,共同提高,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我走向了成熟。

二零零九年秋,我有机会去山东看望分别六年的大学好友,她以前接过真相电话但没听。在火车上我发一路正念,让她本性一面接受真相。见面一阵寒暄,我给她看带来的一朵开在桃叶上的优昙婆罗花,她看了又看,惊喜的不得了,拿照相机拍了照片。我就从人体科学,中医,道德和命运,信仰与历史教训等方面引导她,最后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她很同情。那几天,我给她看了真相光盘,当看到《永恒的故事》中万王之王带领觉者们冒险为众生下世时,她感动得掉下眼泪。她结婚前,我又去看她一次,送她宝书、破网软件和教功录像,她从此得法修炼,还劝退了家人、同事多人。

毕业前,我由别人介绍到北京给某公司短期培训,母亲也一同去了。得知一个学员的爷爷奶奶也是河南大法弟子,我挺高兴。但他们不知道三退的事,我就给她做了三退。母亲则每天在外面给有缘人讲真相,还时常到厨房帮忙,给那些厨师都三退了。

回到家乡工作后,我和母亲买了打印机,承担起了本地区真相币的制作。现在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讲的过程中不刻意追求数量,抱着讲一个明白一个的责任心去做,重点是打开众生的心结和清除中共栽赃宣传的毒害,虽然有时费点时间,但长期看还是值得的。我讲真相的方式是面对面讲真相后,再根据被讲对象赠送小册子、光盘、或软件,这样资料既可以巩固效果又能被众生带到各个地方,发挥二次救人的作用。

记得一次给货车司机讲真相,看到他车上挂了个菩萨吊坠,我就从神传文化、善恶有报的实例角度讲了中共历史恶行和迫害大法的下场,他很认同,顺利退了党。而旁边一个人却不信,说你讲得再好也得吃饭吧?言外之意,挣钱还是实惠的。

这时,又有几人凑来,我想他们都是来得救的,得好好讲,用浅显的道理,让他们明白。我说: “我并没说听了我的话,你就不能挣钱啊?没错,人吃饭挣钱是生活所需很重要。有钱人不缺钱,但他们也不都是有福的活着,对吧?正是因为有福才能万事不愁,谁都想要福,可你知道怎么才能有福吗?”大家一听,马上催我讲。我说:“你看这个‘福’字,是神传文化他已经告诉你答案了。左边的那部份是不是和‘神’字的左边一样啊?这就是说,要有福,首先要有神教给人的规范,有信仰,得神佑。其次才是右边的‘一口田’,就是有物质财富,有饭吃。为什么神佑先于物质财富呢?因为他是人安身立命之本。光顾挣钱,即使再富有,没有了立命之本,那钱还指不定是谁的呢?”大家点头,若有所思,我接着说:“很多事,不能只看表面啊,何况现在的社会黑白颠倒,道德败坏。大家都以利为大,你觉得这就是对的啦?电视一说什么,老百姓都跟着说,你也不亲自了解就信口开河,一概相信啦?”大家都静静听我讲,没一个捣乱的了。我接着讲了天灾人祸的原因,历史教训,大法洪传,自焚真相和人得救的方法。很多人因长年跑车,很多事不了解,问了一些问题,我一一回答。这时,人越来越多,连过路和卖早点的都听明白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分发资料给想要资料的众生。人来一拨走一拨,每拨总有不明白的,我就不断重复关键的真相。这时,一个年轻人笑着对我说他以前听过我讲真相,并三退过了,今天又看到我很高兴。在给后来几拨人讲的过程中,那个年轻人和第一拨明白真相的众生都帮我讲,省了很多力,他们的侧面证明大法和我正面证实大法相结合,效果很好。原先怕心重没要资料的众生也来听,要资料了,个别持中共那套说辞的受害众生,也被大家开玩笑似的说成是“冥顽不灵”、“没慧根”。不到两小时,所有资料都被领走,很多人都三退了。

还有一次,给水泥厂正在歇息的工人讲真相,一个党员就要赶我走,他说他是党员,听不得这些所谓“反党”的言论。我不为所动,祥和真诚的给在场十几人人手一本真相小册子,说我不走,你们要有看不明白的,我说明白了就走。那个党员也要了本看起来,他们边看边听我讲。这时,那个党员最先看完,说他回去把册子背会明天就来退党。我知道,师父在帮我打开局面,趁热打铁针对他个人,以中共是历史淘汰的漏船,真相是渡舟的比喻讲了做三退得救的重要。他当场同意退党,还很高兴。

其他人都真诚要求我给多讲讲。他们有的以前看过真相资料,有的曾听大法弟子讲过,我举例说明大法净化人心,提升道德的故事和历史事实,他们都正面认识了大法,真相护身符抢着要,高兴的挂在脖子上了。一个领导笑着对我说:“我们拉货的司机,跑一趟得赚七八百,你看你一来讲真相,那个钱都不挣了,也要听啊。”那个退过党的人接过话说:“法轮功万岁!以后我们就是法轮功队,我让他们都戴上护身符。”看到他们明白了,我感到很欣慰。临走,还赠送他们一些天音和真相光盘,让他们给家人讲。

面对面讲真相不但能使资料发挥最大效果,还能解体邪灵强加给众生的怕心,让他们明白大法弟子救人是堂堂正正的。一次,我挨个给有缘人讲真相,有个人就远远躲着,轮到给他讲真相了。他告诉我他也想去听,但是心里很怕。我这才注意到他额头上都是汗,我想是触动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我笑着给他从法律、知情权、人权,时事的角度讲了真相,他本质不坏,很容易接受了。

后来,碰到五个人,我给他们真相小册子时,一个村干部模样的人毒害较深,不接受,说国家法律规定怎么怎么。他一说,别人也不要了我马上问他:凭良心说,大陆的法律谁定的?究竟是公正的法律还是披着法律的外衣为个别人谋私利,欺压百姓的工具?他回答不上来,我就接着让大家想想自己生活在大陆,吃住行哪方面是让人放心的?那么多冤假错案,有毒食品,假新闻,贪污腐化,惩善扬恶等社会问题,根源是什么?大家深有同感,想想有道理。我就把真善忍的表面意思,和大法如何要求做好人的事讲给他们,在场的人都信服了。

但那个干部样的人一直在干扰,一会说中南海事件,一会说师父怎么样等等,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解释这些毒害人的谣言。好在众生都有明白的本性,没人信他的,笑着都让他“到一边凉快去”。一个人说:“我以前总觉得法轮功是电视上说的那样,有误解,如你所说,看来这个功法真不赖啊。”大家也七嘴八舌说开了,都认同大法法理。最后,那个干部看干扰不了,就恶毒栽赃,嚷着说我每月没有低于五千元的工资不会出来讲真相的,工资都是国外发。我善意解释说如果不修大法,咱们就是陌生人说不着话,我一人保命就行,谁管别人呢?但大法要求我们无私为他人,为了你们的安全,我才省吃俭用、冒风险告诉你们这些。

在场的人都很感动,纷纷反驳那个干部说你没那个境界理解不了。有的说人家一个小姑娘有勇气做到这样,很了不起了。我慈悲威严的告诉他,你可以不信我说的,但为你将来着想,不要乱说话,尤其是对神佛和修炼人,因为说了什么自己要负责的。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为我安全担心,不再说什么了。

那天上午,很多人听到了真相,做了三退,众生主动索要光碟,小册子,破网软件等资料。有个人感佩地说:“我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有胆量出来说实话的人,真的,从来没遇到过。”我说那都是因为我在大法中修啊。

当然,在讲真相中,有时也遇到不能接受的,甚至是骂我的,只要正念对待,不忘自己是修炼人和助师正法的使命,都能处理好这些情况。四年的修炼路上还有很多神奇和感人的故事,因为每个大法弟子的一切都包容了师父无量慈悲和辛劳。弟子们只有精進实修来回报师父洪恩之万一,不负这份圣缘,不负众生得救的期盼。

个人修炼心得,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