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最纯正的善对待同修

写给某同修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笔者注:这是写给某地一位协调同修的信,同修看后,反馈很好,起到了一定提醒作用,同修说信中提到的A同修在对照法向内找后,已归正了自己。因考虑到信中提及的问题确实在一些地区真实存在,为圆容整体,我们把信做了增删后投寄明慧,希望对同修有所启发和参考。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某某同修:

思考再三,为对同修负责还是给你写了这封信。

就这几天的接触,我只谈一谈我看到的你们的情况,并就一些心性上的问题和你切磋,看到问题一定要说,这是大法弟子之间的责任。目地是希望大家相扶相携共同走好走稳这条正法之路,我想这也是师父最希望看到的吧,当然个人认识供参考,不合适之处还请慈悲见谅。

一、正确对待处于“渐悟状态”的同修

这几天,和你在一起的A同修比较多提到自己处于“渐悟状态”,容易提前“看到”一些另外空间发生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我想能正用师父和大法给我们开启的这方面的能力当然是好事,如何把握好,还需要同修自己对照法来衡量。

但我认识到,如何对待有这方面能力的同修及其表现,却正好有我们所要修的因素在其中。我觉得,衡量一个同修更应该从心性上,从法对我们的要求上看,而不是从其功能上,或处于什么渐悟状态上看。如果一个人很多时候要用这些来证明自己所做所言是正确的,那么另外空间的邪恶很可能就会找到干扰的理由,邪恶在有这方面执着的修炼人面前,如意的演化各种假相是很容易的。

那么修炼人怎么去分辨“看到”的一切的真伪呢?在习惯用“看”到什么来衡量一切时,是容易忘记时时去修的,很容易自大,就可能偏离法,那是最容易走上自心生魔的歧路的。在这么多年,我们不是看到当初有那么多所谓“什么都看得到”的人到现在不修的都有吗?有不少“开着修”的走了很大的弯路吗?

我想提醒同修,为什么总有这样的人出现在我们面前,有这样的表现,是否我们内心中有对“开着修”和“看得到”或有某种突出能力的同修有自己都难觉察的追求和崇拜呢?我想我们能理智、冷静的对待有这方面状态的同修,不崇拜,不追求、不依赖,那才是真正的对同修好,不勾起同修的执着,不给同修制造不必要的魔难,不给邪恶从我们这里找到干扰或迫害同修的借口。

二、关于“大方向”的问题

在你们离开之前,B同修看到A同修很多心性问题,想给其指出来,可能你怕同修受到伤害,说A同修做事的“大方向”是没问题的,B同修没法继续说下去。关于这“大方向”的问题,我有下面的认识供你参考。

师父告诉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如果修的再差一点,那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这些年,我们看到有一些表现“坚定”、“全身心做事”的同修遇到很大的魔难和长期遭受迫害,这也给不少习惯看别人的同修带来很大的困惑,造成了越坚定越要被迫害,做事越多越会被迫害的错觉,真的是这样吗?

仔细想一想,我们是否把做事当成了修炼,把事做得越多当成了精進呢?在做证实法的事中我们学法入心了吗?我们是不是时时在对照法实修自己?在矛盾中,在心性关的当口,我们是不是以自己在证实法、“大方向”没错,把宝贵的修炼机缘滑过去,浪费了呢?如果我们用做重要的事来掩盖自己不放的执着,那个本质上的东西一直怕碰和触动,一说就炸,听不進同修意见,这根本不是修炼人的状态,那才是真正危险的,其实这就是邪恶在用败物拼命间隔我们同修的本性真我,让她(他)理智不起来,所以一定要在这方面不倦的提醒同修,那才是真正为她好。

我记得我们以前见过的很多出了问题的同修,在被迫害前都有此种类似状态,不管其当时表现如何,口中如何说,你回忆回忆,是不是这样?不少同修做了很多事却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心性没提高,到最后关难堆积大了,造成了多少令人扼腕的遗憾和损失啊。

多年来,我们看到,强烈的争斗心、怨恨心、对待世人和同修的不善,是很多同修长期处于被迫害的魔难中的重要原因,而同修之间的不善,那又是邪恶钻空子,制造矛盾,间隔我们整体的一个很大的借口,因此造成的严重迫害和惨重损失这些年我们在各地不是看到了吗?

走过这么多年艰辛的岁月,我想很多同修早已认识到修炼的重要性,实际上,大家也确实在这方面成熟了,我们在做证实法的各种事情中不能忽略了修炼和心性的提高,我想,我们若不在这各种事中去修自己,抱着很多强烈的人心去做,一个是没有威德,二可能反而会起到与主观愿望相反的作用,教训已太多太多。什么才是我们的“大方向”呢?我觉得就是修炼,就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呀,这是贯穿我们整个正法修炼的过程的,在这方面我们还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不能忽视的啊。

三、正确的看待同修的错误 用最纯正的善帮助同修

在对待C同修的问题上,你想为整体负责的心,我们看得见,你们说在同修面前曝光她的种种不良行为,是让大家正念帮她。我们不能否认你们主观上的良好愿望,但我想,我们在具体的做法上是否欠妥呢?我不能否认A同修说的C同修的事是事实,但是我们真的不能把一个得了法的生命当邪恶来对待,如果我们这样大面积的去“揭露”她,把她“揪”出来,让大家防范着她,主观上我们是想不让她干更多错事,但客观上我们可能堵上了这个生命走回来的路,甚至可能无意间在整体中制造了间隔。不是有很多同修对A同修的说法不认可吗?但又有不少同修认可,那么这认可和不认可的两种同修不是无意中形成了两派了吗?二零零七年某地的前车之鉴你还记得吗?(二零零七年某地把一位表现不好的同修当成了特务,在如何对待这位同修的问题上,某地同修持两种不同意见,最后同修无意中分成了两派,形成巨大间隔,被邪恶钻空子,发生了严重迫害,损失惨重。)而且如果这个得过法的生命因此被推了出去,在同修的阻力下再无力走回来,造成她千万年的等待和所代表的无量众生毁于一旦,那么大家又干了什么呢?

旧势力为什么敢迫害大法弟子,那还不是它们看到一些大法弟子做的不好、做了各种错事,不象修炼人嘛,它们认为不可原谅,所以它们才要把这样的大法弟子推向对立面,让其不理智的做下很多坏事,然后旧势力更找到把柄毁掉这样的大法弟子。但是,这样的大法弟子不理智的种种表现,或许恰恰正是旧势力本身久远历史的安排呢?只是在今天她(他)无力否定而已。我们决不能承认邪恶想毁掉我们同修的一切安排,那些找到所谓冠冕堂皇的理由毁了大法弟子的旧势力其结局是什么呢?我们不是很清楚吗?

我在学法时认识到,师父不想落下任何一名大法弟子,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给她(他)机会,甚至对那些参与迫害的恶人,都是一再给其机会,何况是得了法的生命呢?

慈悲的对待同修,我想我们认识会一致的,慈悲并不是纵容邪恶,但我们一定要把同修和邪恶区分开,不然我们无法做到对同修的慈悲的,从人的角度看,那些不好的事都是她干的呀,人看人犯了错误是不容易原谅的,执着于别人的执着是人心,人心是永远无法理解神的宽容和慈悲的。我觉得,现在最应该的是找到C同修本人,那才能根本解决问题,不然给其他同修说的再多,能一个个通知到吗(先不说这事的本身是否合适)?

本着帮助一个无量大穹的王、主的慈悲和责任去唤醒她,让她清醒。记得你以前对“六一零”的恶人都是那样慈悲的去救他们,我想,对我们做了错事的同修不会做不到的,就象师父说的“熔化钢铁般的慈悲”,不管她表面对你态度如何,在真正的慈悲面前,一切迫害她的邪恶都会被解体。

你做得到的,我们大家都会无条件加持你们和C同修,我这几天一直在这样发正念,清除所有间隔同修的邪恶,其实最重要的是,别忘了有慈悲伟大的师父会帮你的。

用最纯正的善对待同修,多从正面去圆容整体,帮助、带动好同修,发挥出师父安排你多年在这个角色中锤炼出的能力吧,未来无量的威德就来自于你今天兑现当初唤醒同修和众生的誓约,同修之间没有情,有的只是各大穹的王和主在大法中结下的伟大圣缘和彼此的慈悲、负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