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谢务堂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湖南长沙市七十一岁的老人谢务堂,坚持修炼使他身心健康的法轮大法,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多次深更半夜被中共警察从家中绑架,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午夜被绑架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四年零八个月,被迫害出现尿毒症、急性尿潴留、冠心病、高血压三级、前列腺癌,二零一零年三月所谓“保外就医”,医生表示已无法医治。奄奄一息的谢务堂老人,在病床上躺一年多后,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得大法 疾病愈

湖南省长沙市法轮功学员谢务堂,一九四一年一月一日在湖南省常德市军山铺谢家湾出生于一个贫农的家庭,十岁丧父,有一个兄长和一个小妹,三兄妹跟随寡母过着非常艰难的日子,为了活命他曾与本村一农妇去讨米。

一九五九年冬,谢务堂被招到广州炮兵部队,他纯朴善良,在部队勤奋好学,吃苦耐劳。他是个大孝子,他知道母亲孤独(他当兵不久,兄长外出打工病故),为了照顾母亲,他向组织要求放弃去炮校的机会,因此,复原转业到湖南省双牌县南岭化工厂(又名九六二五厂),一九六八年经人介绍与本厂职工谭香玉结为夫妻,生得两男一女,从此,承担起三个家庭的生活重担,(他的母亲,岳母及四个姨妹很小,没有生活来源)。

谢务堂生前照片
谢务堂生前照片

谢务堂无论在单位、在长沙,都是同事,邻居赞誉的大孝子,他在车间工作过,当过保管员,基建施工,基建材料采购等工作,他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正直、憨厚,不贪不腐,干一行爱一行,一直到一九九三年退休住回长沙。由于过度疲劳、操心,弄得一身病,高血压、脑动脉、颈椎动脉硬化、前列腺炎、椎间盘突出等各种疾病,彻夜难眠,日子过的很痛苦。

一九九六年六月,一天早上夫妻俩去长沙湘江风光带晨游,被法轮功的“真善忍”所吸引,从此,双双走进了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他按照大法师父讲的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久身心发生了翻天復地的变化,身体一身轻,总是乐呵呵的,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开心极了。全家人过着非常幸福,快乐的日子,儿女们在外地工作,再也不用为父亲的身体操心了,也安心他们的本职工作。他身感大法的珍贵,非常尊敬师父,感谢师父,希望更多的人能修炼法轮功,亲身受益,在炼功点他每天早早地揹上收音机方便同修们炼功,后来,他承担了几乎全省的大法资料的工作,在本地他会每天早上用自购的三轮车将大法书籍定期送到各个炼功点,便于新学员请书(那时新学员很多),他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象个年轻小伙子,没有时间吃饭也不觉得餓,整天笑容满面,邻居都很喜欢他,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屡被恶党迫害

二零零二年年前,谢务堂老俩口无故被中共绑架,连女儿一起被抓,连两岁多的孙女大哭,在场的群众指责他们不应该陷害好人,他们才放女儿走,但将谢老关进小车,铐上手铐,在车上残暴的打他的头部,夫妻俩人都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二年正月十五日中午,儿女们聚到双亲那里吃饭,十几个恶警突然撞进门来……二老又一次失去了可以安身的地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由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妒嫉,发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诽谤,诬陷,编造“自焚”伪案,蛊惑民心,挑起不明真相的人对法轮功的仇恨,对大法弟子的仇恨,利用着所有的宣传机器,电台,电视台,报纸等造谣,将上亿的法轮功学员推到政府的对立面,使无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为了让世人能明白真相,大法弟子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做真相资料让世人明白真相从而得救。当时谢务堂不知道长沙是否有真相资料,就到外地大箱大包的弄到长沙。妻子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女子监狱期间,他流离失所在外,租的房子是毛坯房,只有门,窗户没有玻璃,没有桌、椅,自己买个煤炉,锅,碗,用几块砖当桌子吃饭,热天热,冬天冷,风一吹,饭菜都是沙子,为了救度众生,他没觉得苦,舍不得吃,舍不得用,把省下的钱用于救度世人。他学会了电脑,制作真相小册子等,为的是救度更多被邪党谎言毒害的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谢务堂去湖南省政府信访办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在信访办大门外被长沙市天心区公安分局政保科付胜文、学院街派出所某副所长和居委会 游户籍三个人绑架,非法拘留二十二天,勒索现金二百二十元。

此后,长沙市学院街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等隔三差五来家里骚扰,强迫二老写诽谤法轮功、放弃炼功的所谓“保证书”,甚至暴怒地逼迫二老离家,否则他们要砌砖把房门堵死,永远不许二老踏入自己家门半步。二老刚离家不到五分钟,学院街派出所政法委伍书记就打电话到谢务堂单位停发二老的退休养老金,这一停就是半年,到祁东县儿子那里,长沙国保,“六一零”通过谢务堂单位保卫科与祁东县公安跟踪联系,二老在儿子家遭县公安局绑架。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谢务堂在冷水滩向世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邪恶之徒绑架,一龙姓恶警用拳头打他的腮部,致使牙齿松动,被勒索一万元,交了三千元回家。

二零零一年回家过年,大年刚过,一月二十四日,游姓户籍警察将他骗出,当晚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送往新开铺劳教所劳教,借口是一万元没有交齐。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午夜二十三点多钟,谢务堂老人在长沙市天心区井湾子铁十二局宿舍的住处就被包围了,次日,长沙市天心区国保大队的大队长付胜文等一伙及湖南省女子监狱的周婵、刘芊等约十几恶警闯入谢家,绑架了谢务堂、谭香玉夫妇。恶警将二位老人铐上手铐,谢务堂的手被铐的特别紧,左手的血将衣、裤都染红了浸湿了。谭香玉老人被直接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

谢务堂老人被劫持到长沙市看守所,在非法关押近五个月期间,谢务堂老人两次休克,在迷糊中,听到医生讲,不能打那种药物,另一医生强行要打,之后他的身体越来越严重,后来发现有肺结核,记忆力严重衰退。长沙市看守所做贼心虚,怕承担责任,在接到二审判决(非法判刑四年八个月)后,匆忙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凌晨三、四点钟将谢务堂老人劫持至设在湖南省常德津市监狱内的湖南第二收押调遣中心。在交接时,由于谢务堂身体状况不符合收押条件,双方争执了很长时间。

不知哪日,天心区邪党法院秘密开庭,谢务堂为了世人能得救,向法官黄觉平等人讲真相,被他们非法判刑四年八个月。

谢务堂夫妇被绑架后,儿女见不到父母, 收不到一封信。所谓法律程序整个过程,家里的亲人无从了解到半点消息。直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家人到法院拿到了所谓的“判决书”,谢务堂的女儿立即直奔看守所想见见父亲,却不得见,老父亲的去向也不得而知。家人不断的打听,最后找到常德津市第二调遣中心的电话,对方说:是不是那个有肺结核的?此时,家人才知道,他们的老父亲被迫害成得了肺结核。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家人终于在湖南第二收押调遣中心见到面目全非的谢务堂老人。

被常德武陵监狱残酷迫害

谢务堂老人于二零零八年二月被非法劫持到常德武陵监狱非法关押。武陵监狱完全无视老人的身体状况,多次以所谓抗拒劳动改造为由,“严管”老人,三个月不准家人探望。家人要求保外就医,监狱以写“四书”作为条件逼迫老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在常德武陵监狱五监区三中队,为了让警察明白真相从而得救,谢务堂跟一警察讲真相,那恶警气急败坏,满口骂人,还用穿皮鞋的脚使劲踢谢务堂(听说不久那恶警的父亲就死了,开的小店也没开了),武陵监狱五监区三中队的教导员段某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对家人说,谢务堂完全符合保外就医条件,只要他写“四书”,马上让他回去。在此之前,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谢的家人专程从长沙赶到武陵监狱提出保外就医,武陵监狱刑法执行科警察易某说不行,并扬言说,在监狱死人属于正常情况,这里关了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他们队有三个,还有一个七十五岁的。

至二零零九年二月,谢务堂被常德武陵监狱非法关押了一年之久,身患多种疾病:肺结核,腰椎盘突出,高血压,脑、颈椎动脉硬 化,身体状况极差:全身浮肿,身体发抖,恶心、胸痛,直不起腰,双腿发软,行走需拐杖支撑,下排牙齿在二零零零年被永州恶警打松,已全部脱落,咀嚼困难。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谢务堂在常德武陵监狱生命出现危险被送常德市第五医院进行抢救,医院向谢务堂的家属发出病危通知书,监狱电话通知谢务堂的家人。第二天,二月二十五日,谢务堂的妻子赶到常德市第五医院,医生介绍了谢务堂的病情:高血压(三级,高危)、高血压心脏病、心脏扩大、心力衰竭、高血压 胃病、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肺部积水、泌尿系结石、双肾积水等多种疾病,须住院紧急抢救。

当家人见到谢务堂时,他整个人从头到脚都肿的好大,全身都是治疗仪器,鼻孔插输氧管,心脏插仪器,两只手打点滴,两只脚也是仪器,还有一个引流袋(引尿的),自己根本就不能动,晚上还被警察用脚镣铐在床上。

三月一日,谢务堂被两警察随车送长沙市省湘雅附一医院住院治疗,经查病症有: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前列腺增生症、急性尿潴留、冠心病、高血压三级(极高危)、前列腺癌(GIeasom4+3),后又转移至全身骨头。医生说:无法手术。

一位善良的老人为了自己的信仰,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受到如此惨无人道的折磨,中共的监狱将一位身体健壮的人迫害的奄奄一息才让“保外就医”回家。在床上遭受一年多的痛苦后,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凌晨四点三十五分含冤离世。

一个纯朴善良,一心为着别人好,唯独没有自己的善良的好人,就这样被邪党迫害走了,听到这一消息,人们都流下了感佩,辛酸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