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苦难 山东蒙阴县孔祥英再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蒙阴县联城乡派出所指导员王业一,伙同二警员,三人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夜十一点多钟,爬墙跳院砸门劫持了法轮功学员孔祥英。现孔祥英被非法关押在县610洗脑班。

孔祥英,女,四十五岁,蒙阴县联城乡村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逐渐克制自己暴躁的脾气,善待他人,使得孔祥英几近破裂的家有了欢声笑语。但在法轮功遭无辜打压的十二年来,她五次遭劫持关押,曾被非法劳教,被迫流离失所,家中也多次被恶党政府人员洗劫一空。此次她再次遭绑架时,其丈夫正在外打工。

大法解救了孔祥英的家

修炼前孔祥英和丈夫苦苦争斗了十二年,在这期间孔祥英死活要和丈夫离婚,整天找事和丈夫吵闹,由开始的唇枪舌剑发展成大打出手。亲朋好友为了这个破碎的家不知费了多少心,明着好言相劝,暗地里找人算卦、烧符等等,许许多多破解的方法,都无济于事。孩子也经常被当成出气筒,小小年纪还要为父母离异忧心忡忡。那时的家每日里都充满火药味。

幸运的是一九九六年孔祥英喜得《转法轮》这部宝书,看完三遍后,孔祥英已经爱不释手了。随着对法理的逐步认识,孔祥英开始反省自己,自己到底为什么活着,争来斗去的又是为了什么?要想改变自己,唯有修炼,首先得按师父的法理“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约束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于是孔祥英便尝试着善待他人,遇事首先想想对别人有没有伤害,遇到亲朋好友也不再以泪洗面,乐哈哈的和她们打招呼,她们也改变了以往三天不见就问“打架了吗”的习惯,并由衷的说:“没想到是法轮大法改变了你的坏脾气。”孩子也高兴的说:“妈妈学法轮功以前一天打我三次,学了法轮功后三年打了我两次。”丈夫看到孔祥英的变化也暗暗高兴,不再消极面对生活,主动承担家务,让孔祥英学法,唯恐孔祥英半途而废,真的是法轮大法不仅净化了孔祥英的身心,同时也解救了几乎破碎的家。

进京上访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孔祥英进京上访,要求还师父清白,要求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没想到中国的首都如此惧怕法轮功、真善忍,警察真是三步一岗,四步一哨,见人就问是不是学法轮功的。孔祥英刚说出“真善忍”三个字,就被一个公安打了两个耳光,接着被他们推到公安车上搜走孔祥英的身份证,在天安门转了一圈,勾结蒙阴驻京办事处的恶警,把孔祥英骗到蒙阴驻京办事处。第二天被遣返回蒙阴,九点左右被当地派出所接回。联城派出所恶警把孔祥英从车上拉下来,双手铐着吊在联城派出所楼梯上两脚尖着地,警长田烈刚命令一女户籍人员从孔祥英身上搜出四百一十元钱据为己有。县公安恶警王伟从楼道走过,故意用脚跺孔祥英的双手,并恶狠狠地说:“让你炼法轮功,让你炼法轮功!”一个小时后又把孔祥英铐在篮球杆子上冻。晚上派出所公延松一人又非法审问孔祥英,他把孔祥英双手背铐着伸直双腿坐在地板上拳打脚踢,薅着孔祥英的头发打耳光,孔祥英口里被他打出鲜血。公延松张口满嘴脏话,谩骂大法、污辱师父,孔祥英全家老小没有他骂不到的。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可无论他怎么折腾,孔祥英就坚持背《论语》,想起什么背什么,他打累了便叫来一个小公安给孔祥英打开手铐,叫孔祥英炼功给他看。小公安看到公延松凶狠的样子吓的几步就窜出去了,孔祥英平静的炼了前四套功法,公延松已经瘫在沙发上上气不接下气,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一晚上也没记录一个字,只好又把孔祥英双手铐在排椅上后又吊在小树上。

第二天,他们还不让孔祥英吃饭,家人送的蒸包被恶警分着吃了。然后恶警田烈刚、王伟审问,他们仍然是让孔祥英伸直双腿坐在地板上,田烈刚抓起孔祥英的头发来回摇,用皮鞋打孔祥英耳光,累了就和王伟轮着打。

第二天送孔祥英和法轮功学员宋增荣去看守所前,联城派出所的所长公延松、副所长冯大鹏、指导员艾伟、恶警田烈刚(现已改名为田鹏川)、王伟逼迫法轮功学员宋增荣和孔祥英污蔑师父和大法。她们没有那样做,而是心平气和的对他们说:“修炼法轮大法使人强身健体、道德回升,对修炼者有百利而无一害。”联城乡派出所所长公延松气急败坏的说;“这两个人顽固不化,押他们游街示众。”她俩每人被两个警察戴上手铐架着胳膊、按着头游街示众步行一里远。

宋增荣和孔祥英被游街示众的录像在联城电视台连续播放一星期,给亲朋好友造成很大精神痛苦。送往蒙阴县城看守所时,恶警所长公延松恶狠狠的说:“把她们扔到大西北去让她炼”。

孔祥英在被蒙阴刑事拘留二十多天的时候,联城派出所又从经济上勒索孔祥英。先是把孔祥英丈夫叫到派出所,象对待犯人一样让他在办公室地板上蹲到晚上十点多才放回家,又被押到看守所非法提审,问哪家有钱,最后有亲戚给借了二千二百元,还欠着一万元。因家人打听不到孔祥英的消息,更不让见人,只好买了二百元钱的东西,六百元的现金,交给蒙阴看守所的公绪江,他私自贪污了。公绪江还不满意,又和孔祥英丈夫明要了一百,说是替孔祥英交生活费,其实根本没有交,这是他勒索的一种手段。

警察如土匪

二零零一年新年,因为孔祥英侄子去世,全家大人孩子十二人的生活及亲朋好友的应酬全落在孔祥英一个人的身上,真是忙的几天吃不上一顿安稳饭。乡派出所派大队书记秘密监视孔祥英,农历正月初七日在孔祥英家还有客人在吃饭的情况下,恶警王名金把孔祥英骗到派出所,连续扣押了八天做人质,并扬言因联名上访罚款一万五千元。

在这期间,以乡党委书记纪镇余和恶徒冯玉海、王义福等三人为首联手派出所恶警对全乡六十八名法轮功学员疯狂的进行抄家罚款,多则一万五千元,少则五千、三千,因说一句话加罚三千、二千等。仅这一次法轮功学员就被勒索三十多万,有的交不起巨额罚款,只好由家人卖掉粮食来凑齐。

因孔祥英交不上他们这一万五千元的定额,在孔祥英家没人的情况下,乡政府恶人抢走了彩电、录音机、猪三头、兔子十只,共折合人民币五千元,猪由乡政府部门和派出所把肉分着吃,兔子、兔毛由兽医站长王在水和职工家属分养强占了,准备过节的五斤瓜子也被抄家的二十多人分光了。邻居看到这场面,愤愤地说:“这简直就是土匪,一只小花猫也不放过,这世道完了。”

即使倾家荡产也满足不了他们敛财的心。纪镇余以罚款数额不够为由让孔祥英打扫商业街、集市场或写欠条等等,否则就雇用社会上的打手进行高压迫害,并保证只要交上钱以后什么事也没有了,从此不再上门骚扰。孔祥英相信了他们,只好借了八千九百元的存折并缴上三百元的所谓办班费、十元的照像费。纪镇余见到钱后假惺惺的说:签上党委办公室的名字。另一人立刻制止说:“什么‘党委办公室’,就写‘法轮功处理小组’。”他们梦想着小组一解散谁也找不到。事后纪镇余立即推翻了不再上门骚扰的许诺,接着对孔祥英强行监控了四十多天。此后不论在农忙季节,还是他们所说的敏感日,又强迫孔祥英义务挖树坑、竖电线杆、洗沙发套、扫马路等等。

再遭绑架

二零零一年四月初二,因孔祥英家有客人,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说有学法轮功的在孔祥英家,恶警冯大鹏、王名金等三人突然闯进孔祥英屋。冯大鹏先把孔祥英摁到沙发上,王名金和一个小警察到处乱翻,把屋里翻的一片混乱,找到一本师父的书和真相图片,强行把孔祥英绑架到派出所,由田烈刚、冯大鹏审问图片的来源、还炼不炼等。田烈刚仍然采取让孔祥英伸直双腿坐在地板上,用皮鞋打耳光,孔祥英的口里震出血,田烈刚又指使王名金强行把孔祥英衣服上的血迹洗净。

他们见孔祥英不配合,就把孔祥英关在乡政府的车库里八天之久,在这期间派出所每天都审问一次,夜晚有乡政府的职工轮流值班看着,吃、喝、玩、乐一夜,第二天早上每人一箱康师傅方便面,还恶狠狠的说:“吃的是你们法轮功的,喝的是你们法轮功的,玩的还是你们法轮功的,不怕你们炼”。

在这期间,田烈刚、冯大鹏用尽恐吓、诱骗等手段也没达到他想要的目的。四月初八他们见孔祥英没有什么变化,恶人纪镇余为首的三十多人仍然在孔祥英家没人的情况下进行了第二次抄家,三千多斤粉皮被乡政府抄走并瓜分了;三头猪被食品站杀掉;四只羊送给李家北山开车的司机当了车费;还非法抄走了一百多斤花生饼,共装了两大车。那场面跟土匪没什么两样。看门的看门,抬东西的抬东西,也有不忍心下手的跑到邻居家说:“为什么不把东西往外抬抬”,邻居也纷纷上前说:“分家也得一人一份,你们不能给人家拿光。”从外地回来的丈夫看到眼前的一切,面对恶人无言以对,眼见人财两空,想一死了之,拿着农药往外冲被邻居发现才幸免于难。

遭非法劳教

四月二十五日,孔祥英又被蒙阴看守所拘留一个月,此后又被劳教两年,送往济南女子劳教所。济南女子劳教所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他们以教育感化挽救为幌子来掩盖他们真正的邪恶本质。当孔祥英一到五大队就有两个人对孔祥英轮流进行攻心战,她们累了就强迫孔祥英看由邪悟人员写的一本歪曲攻击大法的书,一有空隙就轮流着逼问,还逼着孔祥英们看中央台的焦点谎谈。一个月后他们才把孔祥英从封闭的所谓“思想教育”转移到了车间,这时孔祥英才留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二零零一年,济南劳教所关押了八百多个法轮功学员,年龄大的六十二岁,小的只有十六岁。济南劳教所所长叫蒋丽杭,全所五个大队,其中一个大队是刑事犯,五大队队长牛学莲、副大队长孙娟,恶警有赵杰、张虹、马文燕、染玲、蒋某某、李春虹、代少华、王淑贞、马红等她们分管各个小组和不同的工种,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干的大部份都是出口的活,有昌宜绣品厂的贴花、绣花、缝被子、穿丝带等,给南京制药厂贴商标、制药盒。粘合剂是化学物品,在潮湿闷热的地下室,时常有人被熏的晕倒在地,还有装铅笔、给济南保定化肥厂做编织袋。每一批活都是定时定量,经常加班到一点多。

在高强度的奴役中,还得承受着精神痛苦,每个星期一次所谓的生活检讨会,月小结、半年总结、年终总结。其中还穿插一些电视谎言和某某领导检查,每当迫害法轮大法的片子拍成都会在前一天或者早上下通知说在什么时候看所谓的新闻,那些共产邪灵的殉难日和所谓的每一个传统节日,都让人写什么感想、认识,只要他们认为不到位的就变着法秘密加重迫害:关禁闭、吊小号等,在这暗无天日的魔窟里,孔祥英艰难的度过了一年零七个月。

从劳教所回来后,联城派出所又强行照像,恶警王名金向孔祥英要五十元的档案费,并说全乡都交上了就剩下孔祥英自己了。每隔几日,派出所的恶警或乡政府的人不论白天、夜晚就砸门进家骚扰,还勾结蒙阴六一零头目类延成、济南劳教所的牛学莲、刘所长、邓所长以回访的名义加以迫害,一旦违心的顺从了他们,他们就会为他们的转化成果涂脂抹粉。

被迫流离失所后再遭绑架

二零零四年农历四月初,晚上十点左右联城派出所的七八个人突然砸门闯入孔祥英家中不分青红皂白到处乱翻一气,恶警王名金搜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等。在孔祥英家里他们不容孔祥英说话,更不准孔祥英走动,强行把孔祥英推到车上绑架到派出所,一个高个子的恶警(大部份人是后调来的不认识)利用恐吓、诱骗的手段威胁了孔祥英几句,孔祥英一一的否定了他的说法,最后他说第二天交给刑警大队处理,又是一万元不够,让王名金还有两个警察把孔祥英关在传达室看着,他也在窗外来回走动。当晚孔祥英机智的走出了派出所。

第二天联城派出所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警犬等在孔祥英家蹲坑、设埋伏,企图对孔祥英再次绑架。那时正值农忙季节,农民种不上花生,一年的生活就会面临着危机。丈夫外出打工不在家,孔祥英被迫流离失所。孩子面临着初中毕业升学阶段,还承受着五亩多地的农活和巨大的精神痛苦,放学后经常是有家却不敢回……就这样他们对孔祥英家严密监视了一个多月。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五年间,邻居们经常见到每逢过年过节或农忙季节,恶警就在晚上跳墙进屋乱翻。就在孔祥英走的第二天,邻居还看见恶警王名金跳墙进家偷东西。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孔祥英再次遭绑架迫害,现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呼吁国际社会与正义人士关注孔祥英的处境。

参与迫害的有关单位及责任领导名单:
蒙阴县区号:0539,邮编:276200
常委、县政法委恶党书记彭波,办公电话,4273690,手机,13583997936
县政法委恶党副书记王德路,办公电话,4271456,手机,13953954910
县公安局局长室
张元学(局长),4818801,13705397128,4818901
徐田民,4818802,13605396853,4818902
边大勇,4818803,13905392102,4818903
徐浩,4818804,13905392066,4818999
王在恩,4818805,13905392066,4818905
单传和,4818806,13953993981,4818798
刘道玉,4818807,13905490861,4818907
熊淑同,4818808,13905392206,4818908
秦洁,4818809,13002794358,4818851
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宝元,4811681,13953958936
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孙淑爱,4811681, 13173095056
县“六一零办公室”秘书李倩,4811681,13563907787
县“六一零办公室”小头目房思民,4811681,13853931001
县公安“六一零”
张咏,国保大队大队长,是蒙阴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13953906866,(张咏
之妻包秀芹手机号码13355025658,张咏之侄手机号码133355025658)
刘合砚,国保大队副大队长,13954993678
姚兴东,13854946741
刘兆国,13864989419
蹇家峰,13864989618
焦永红,13188704360
李勇,13053964018
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打手王伟,手机,13563979797(王伟妻赵杨,住新华小
区,宅0539-4815565;王伟父母王建忠、叶丽华13905490860,现住蒙阴县公安局。)
联城乡派出所指导员王业一,手机号码:1356292806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2/历经苦难-山东蒙阴县孔祥英再遭绑架-249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