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十二年迫害真相(五)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接上文《上海十二年迫害真相(四)》)

七、上海市邪党六一零、公检法迫害行径统计

十二年多来,上海及外地来沪的千万法轮功弟子遭到惨烈迫害,据局部统计,其中:三十九人被迫害致死或因迫害后致死,二十多人或被关精神病院或被迫害致疯致残,无数的人被迫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千多人被绑架到洗脑班,三百多人被非法劳教,三百多人被枉法冤判,千万人被任意绑架、关监、抄家、罚款、骚扰、监控、跟踪。而且大多数人被反复绑架、劳教、洗脑、冤判的次数没进行统计;还有近三百不知确切地址、外地来沪被关监、劳教、冤判的人。

由于中共信息封锁很严,加之上海人流量大,我们无法确知更多被迫害案例,只有局部统计。

下面是中共上海奥运、世博、开门评警期间部份迫害案例统计

近四年总计(不包括外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四百八十五人、冤判八十九人、非法劳教四十一人、劫持洗脑七十六人、迫害致死五人、精神失常一人、失踪一人、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三人。

二零零八年、二零零九年两年迫害案例统计:

浦东: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三十人 、致死一人、冤判一人、非法劳教四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二十七人、 冤判五人、非法劳教三人、洗脑八人;计五十七人。

嘉定: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十六人、冤判一人、洗脑七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二十四人、冤判三人、非法劳教一人、洗脑五人;计四十人。

闵行: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十四人、冤判二人、非法劳教一人、洗脑四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八人;计二十二人。

宝山: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十四人、冤判三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五人、冤判五人;计十九人。

徐汇:
二零零八年:绑架十人、四冤判、三洗脑、一人精神失常;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十四人、十冤判;计二十四人。

虹口: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九人、冤判二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四人、洗脑二人;计十三人。


杨浦: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八人、冤判一人、洗脑二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十人、冤判三人、非法劳教二人、洗脑二人;计十八人。

普陀: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八人、冤判三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二十二人、冤判三人、非法劳教三人、精神病院一人、洗脑五人;计三十人。

金山: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六人、非法劳教二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二人、非法劳教一人;计八人。

闸北: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七人、冤判一人、洗脑一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五人、非法劳教一人、洗脑二人;计十二人。

南汇: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五人、冤判一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二人、非法劳教一人; 计七人。

长宁: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三人、致死一人、洗脑二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八人、冤判二人、非法劳教一人;计11人。

奉贤: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三人、冤判一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三人、冤判三人;计六人。

松江: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三人、冤判一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二人、冤判一人;计五人。

黄浦: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二人、非法劳教一人、失踪一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一人;计三人。

静安: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二人 ;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二人;计四人。

卢湾: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二人、洗脑二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四人、非法劳教三人、洗脑一人;计六人。

青浦: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一人、冤判一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一人、洗脑一人;计二人。

不明区县:
二零零八年:被绑架九人、非法劳教一人;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六人、冤判一人;计十五人。

二零一零年迫害案例统计:

二零一零年,上海市在所谓“大走访开门评警”活动及世博会期间,至少有一百零五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其中二十人遭非法判刑;十二人遭非法劳教,十五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二人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四十七人被非法关押;众多上海市法轮功学员则遭到非法的严密监控。

此外,有十四名二零一零年之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在此期间遭非法判刑: 石金华、应志明、张秀芳、应业奇、王月、李耀华,张轶博,张勤、钱玉华、艾富英、杨爱花、张英、孙志丰、孙志芳。

奚晓成、葛肖天、李引官、蔡玉芳、赵根妹、王永彬、朱飞兰、秦红仙、姜文玲、孙玉琴、两位不知名外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高琴妹、龚乃英、荣惠君、王益瑾、严美珍、杨晓平、张兰英、解红珠、张秋莎、龚乃芳、朱慧芳、沈卫华、房素珍、黄乃维、龚乃英、被绑架至青浦洗脑班。

卢秀丽、张玲珍被绑架到精神病院。

许凤宝、曹洪茹、郭锦富、郭月珠、呙飒英、黄龙妹、江月明、姜文玲、秦红仙、奚正红、徐明勇、杨海燕、张纪秀、赵根妹、张菊英、苏海石、刘桂琴、吴云度、吴新度、胡红梅、陈斌、翁存玉、钟惜彩、陈凤娟、喻培英、王秋英、徐学存、房素珍、徐建新、邢妙秀、沈秀芳、李引官、邹伟俊、王文菊、蔡义风、陈国英、曾祥刚、李美珍、高春芳、踪训勇、王永祥、杜志龙、许凤卿、何冰钢、鲁秀英、杨亮、张月荣被绑架、关押。

二零一一年迫害案例统计:

二零一一年,上海市邪党六一零、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七十九人。

徐佩珍、陈来娣、刘枝亮等三人被迫害致死。

黄英、何冰刚、鲁秀英、张月荣、杨靓、姚远等七人被非法判刑。

姚菊英、吴小峰、李玮聆、戎宗芳四人被非法起诉。

王玉珍、阮琴、贺美云、陈杰、李红珍等五人被非法劳教。

被绑架关押:冯月玲、于筱素、钱峰、王东英、蔡月芳、李国荣、高琴妹、包纲绳、杨惠芬等被绑架到上海市青浦洗脑班迫害;其他被绑架、非法关押者五十二人:顾宝群、唐桂秋、胡楠、卢秀丽、朱冬娣、陆X茜、严斌、张丽娟、陈宏、张寅大、蔡毓流、周琳、陆铮、张福仙、老姚、张美芳、鲁凤英、杜丽丽、老唐、老徐、老金、老潘、小英、老高、老陈、鲁凤英、张秀芳、黄柳娟、施异、徐承华、王忆、吴翠(彩)娣、何宇红、潘德庆、杨惠芬、华仁发、范士荣、曾宪美、喻培英、冯学吉、岳秀平、姚承绪、邱晓敏、史敏谨、翁佩瑜、颜景芳、孙卓英。


上海邪党六一零、公检法枉法重判部份案例

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洗脑、劳教、判刑、关押,往往不但隐瞒外界,连家人都不知所在何处,很多受害人都被秘密关押,不知所终,特别是外地来沪者,至今失踪者无法统计。在邪党对法轮功学员活取器官的罪恶被曝光后,那些被秘密判刑、关押、失踪的法轮功学员,需外界格外予以关注。上海有好几所器官移植医院。

据不完全统计,上海邪党六一零、公检法对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判刑,其中半数姓名、刑期不详。据对已知姓名一百五十名法轮功学员统计,被非法判五至十二年者达七十一人;其中律师辩护胜诉的案例,六一零照判不误。

徐汇区:九人

◇罗伟,男,五十多岁,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二零零二年被诬判刑三年。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住徐汇区乐山路的罗伟、池波夫妻被金山区恶警绑架送金山看守所,后被诬判七年。

◇邵鸿珍(邵红珍),女,五十六岁。二零零零年农历新年,邵鸿珍与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家摆谈,警方出动大量警力将所有人员绑架,邵鸿珍被非法刑事拘留,从此失去工作。二零零一年年初,冤判三年。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三日,邵鸿珍被枉判七年。

◇江勇,现年约四十岁,大专文化,户籍住址上海市静安区常熟路一六三弄二十四号,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三日遭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局绑架,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遭上海市徐汇区邪党法院冤判八年;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江勇再遭绑架。至今仍在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张勤,约五十二岁,江苏省南通市人,大学文化,户籍住址上海市长宁区长顺路二十三号四零三室,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遭上海市徐汇区邪党法院冤判四年,二零一零年再被枉判五年。

◇梅建琦,现年约三十一岁,籍贯江苏省江阴县,上海交通大学毕业,户籍住址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一九五四号,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遭上海市徐汇邪党法院冤判五年。

◇蓝兵,一九六八年二月八日出生,中专文化,户籍住址为上海市香泉路八十五弄十五号三零一室,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被上海市徐汇邪党法院冤判十年。

◇李亮,现年约三十五岁,大学文化,籍贯江苏省南京市,户籍住址上海市徐汇区田林十村二十三号一零一室,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被上海市徐汇邪党法院冤判七年。

◇李岩,现年约二十八岁,高中文化,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被上海市徐汇邪党法院冤判七年六个月。

◇陈永根,男,现年五十多岁。高中。籍贯江苏省江都县。住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北路九四八弄紫竹园二号四零三室,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被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局绑架,被徐汇区邪党法院枉判八年。

长宁区:九人

◇孙志丰(男,七十八岁)和孙志芳兄妹(女,七十岁),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被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科长王珏等恶警绑架,于二零一零年五月间分别被诬判七年六个月和七年。

◇何冰刚,复旦大学研究生。二零零零年曾被徐汇邪党法院冤判六年。二零一一年再度被长宁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

◇姚远,湖北人,年约四十岁,高知技术精英,在上海IBM公司工作,被长宁区邪党法院构陷重判八年。

◇周斌,男,现年约四十岁,高中文化,户籍住址上海市长宁区天山路一七一五弄六号四零五室,二零零一年九月六日遭长宁区邪党法院冤判十二年。

◇曹洪茹,男,六十九岁,高级工程师,上海市长宁区延安西路武夷路八零零多号(属新华街道)被非法判刑三年后二零一一年再被枉判四年。

◇李纬聆,现年约五十岁,家住长宁武夷路,二零零一年被长宁区邪党法院枉判八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九日外出时被上海长宁区国保头子王珏等人绑架。李玮聆再次面临长宁区检察院非法起诉。

◇李红珍,女,五十五岁左右,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被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王珏等人绑架、抄家,她的丈夫不堪打击,含冤离世。李红珍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长宁区六一零、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蒋滨,男 ,三十二岁,长宁区法轮功学员,上海财经大学毕业,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被长宁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在提篮桥监狱。

浦东新区:十三人

◇丁俞国,约三十岁,住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桥路一五零二弄二八号五零二室,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被诬判五年。

◇王剑平,男,约五十一岁,初中文化,住上海市闵行区青年路二五弄四号三零一室,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被浦东新区邪党法院冤判八年。

◇潘继军,男,上海医科大学硕士毕业,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晚十二时被浦东新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浦东区邪党法院对潘继军非法开庭,三月十日枉判七年。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日,潘继军被劫持至上海市提篮桥监狱非法关押。

◇马月英,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马月英被浦东新区邪党法院诬判七年。

◇蔡君,男,二零零二年被枉判七年。

◇顾宝群, 女,上海市浦东新区曹路镇光耀村四队,二零零二年被上海市浦东新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秦红仙,女,五十八岁,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镇,被上海市浦东新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奚晓成,男,上海市浦东新区耀华路奚家宅三号,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三日被浦东新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

◇丁俞国,男,三十岁左右,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桥路一五零二弄二八号五零二室,被浦东新区邪党法院诬判五年。

◇陈正国,现年六十多岁,高中文化,住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杨路七八五弄四四号四零三室,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六日被浦东新区邪党法院诬判七年。

◇戴良,现年约三十岁,高中文化,住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高桥镇潼港三村二四号五零一室,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遭浦东新区邪党法院诬判五年。

◇任泽军,现年约三十五岁,大学文化,籍贯山西省河津县,二零零二年九月二日被浦东新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

◇张南平,现年约三十七岁,江西省东乡县占墟镇曾家村张家组人,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浦东新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

青浦区:二人

◇吴爱中,男,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七日,被上海青浦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

◇刘兰,女,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七日,被青浦邪党法院枉法冤判七年半。

黄浦区:一人

◇严斌,现年约三十三岁,湖南省祁东县人,上海同济大学毕业,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日被黄浦区邪党法院冤判七年。

杨浦区:二人

◇黄治保,男,现年六十多岁,中专文化,住上海市杨浦区新宾路一八零弄一五号二零四室,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日被杨浦区邪党法院冤判七年。

◇余雷,男,四十多岁,高中文化,住上海市杨浦区中原路九九零弄三二号五零三室,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被杨浦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

嘉定区:二人

◇闵秀娟,女,六十岁,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上海嘉定邪党法院将她枉法冤判五年六个月。

◇马国彪,男,现年约四十岁,二零零八年被嘉定区邪党法院冤判六年。其父马冬权被冤判三缓四年刑。其母金润芳被冤判四年,被劫持在上海市女子监狱迫害。

松江区:二人

◇王雪纯,女,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研究生,被上海邪党法院冤判十一年,被非法关上海市女子监狱。

◇洪屏屏,女,三十七岁, 大学学历,二零零一年六月被上海邪党法院枉法冤判七年。

金山区:二人

◇黄惠君,男,现年四十多岁,高中文化,住上海市金山区山阳镇新江村二组丝零七三号,私营公司经理,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遭上海市金山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

◇吴文明,男,约四十岁,华东政法学院毕业,住址上海市金山区石化三村三一四号四零一室,原金山区法院民事庭副庭长,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遭上海市松江区邪党法院冤判六年。

普陀区:五人

◇张一民,现年约五十岁,住普陀区澳门路五二四弄十八号,大专文化,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九日遭上海市普陀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四日又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朱桦,男,第一次被冤判三年,二零零五年初回到家中;二零零六年“六国峰会”前夕,再遭普陀区恶警绑架,再次被普陀区为法院诬判四年。

◇仇伸,现年五十多岁,大学文化,住上海市普陀区桃浦路二六一弄十四号二零三室,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普陀区邪党法院诬判九年。

◇郑康,现年约三十八岁,大学文化,住上海市普陀区管弄路二五一弄三十七号五零四室,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四日被普陀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六个月。

◇林鸣立,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普陀区邪党法院冤判六年。林鸣立之前曾遭非法劳教。

奉贤区:一人

◇刘进,女,四十多岁,大学本科,上海师范大学奉贤校区图书馆员,二零零一年被奉贤区邪党法院枉法冤判四年;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再次被奉贤区邪党法院枉法冤判三年六个月,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再次被冤判。

南汇区:二人

◇王品芳,女,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

◇单建华,女,被枉法冤判七年,关押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

宝山区:二人

◇叶小平,男,现年约四十一岁,住上海市宝山区宝钢九村五号三零二室,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遭上海市宝山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六个月。

◇张秋莎,女,现年约五十五岁,大学文化,家住上海市宝山区宝钢八村,二零零二年七月被宝山邪党法院诬判五年六个月。

闵行区:三人

◇郭小军,男,原上海交通大学教师,住上海市闵行区沧源路八八零弄一号六零五室,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郭小军被李新坤勾结上海公安局文保分局被上海市第一中级邪党法院诬判五年。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宝山邪党法院再次对郭小军枉法冤判四年。

◇杜挺,现年约四十一岁,大学文化,籍贯甘肃省镇原县,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被闵行区邪党法院冤判八年。

◇刘鹏,华东师大研究生,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被绑架,后被枉判五年。

闸北区:二人

◇梁威霖,现年约三十九岁,高中文化,住上海市闸北区宝通路四十六弄三号二零一室,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四日被闸北区邪党法院冤判七年六个月。

◇张筱英,女,退休,住上海闸北区,被闸北区邪党法院冤判七年。

虹口区:五人

◇刘锦芳,现年约六十岁,中专学历,住上海市虹口区虹镇老街二六七号一一零九室,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被虹口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

◇管龙妹,女,五十四岁,住上海虹口区,恶人借口在上海开峰会,二零零零年被虹口区邪党法院审判长肖晚祥枉法冤判管龙妹七年。二零零一年,管龙妹曾被非法劳教两年。

◇周淑梅(周素梅),二零零五年被诬判六年。

◇单东辉,男,被诬判七年六个月。

◇刘芬娣,女,二零零五年被诬判七年。

静安区:一人

◇沈惠华,现年约三十九岁,江苏省启东县东元乡家禄村人,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四日被上海市静安区邪党法院冤判九年,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应无罪放人,然而那天他被南通市“六一零”接走,直接被绑架到南通市“六一零”办的所谓“学习班”。

崇明县:一人

◇徐明,男,崇明县横沙乡人,二零零八年被崇明县邪党法院冤判七年六个月,被劫持到提篮桥监狱。

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一人

◇沈吉,男,现年约三十一岁,一九九九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浙江省杭州市人,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六日被上海市第二中级邪党法院冤判六年。

上海判刑区域不详:六人

◇瞿延来,毕业于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二零零二年遭绑架,二零零三年六月二日被非法判刑五年。

◇郭素红,复旦培训部学生,二零零零年遭邪党法院诬判五年。

◇张燕,三十岁左右,被上海邪党法院枉法冤判五年。

◇吴唯怡,二十五岁左右,被上海邪党法院枉法冤判五年。

◇戴之颖,女,五十多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山东放真相小喇叭时被绑架,后被劫持回上海,被邪党法院非法判重刑八年。

八、迫害法轮功上海首要责任人

指挥、策划、组织、操控上海各区县街道乡镇机构、各邪恶关押场所对法轮功进行迫害、对上海发生的大量冤狱、致死、致残案件负有首要责任人:

刘云耕,上海原市政法委书记、现人大常委会主任
吴志明,上海政法委书记
顾永和,上海“防教办”(即“六一零”)主任。
江宪法,上海“防教办”主任
上海 “防教办”副主任:业露华、蒋琦臻、徐宪和、曹秋建、陈积芳
李根林,原上海公安局“六一零”主任
黄佩荣,原上海公安局“六一零”副主任

张学兵,上海市市公安局局长
周邦俊,上海公安局文教保卫分局局长
俞国庆,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副总队长
陈旭, 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
滕一龙,原上海市高级法院院长(二零零八年下台)
曹建明,上海最高法院副院长
缪晓宝,上海市司法局邪党书记/局长、市监狱管理局政委
张凌, 上海市司法局邪党副书记、上海监狱局邪党委书记
翁善耀,上海劳教局

其中,上海市高级法院驳回十多年来的所有法轮功学员的所有上诉冤案而非法维持原判。

非法关押法的法轮功学员的上海六大邪恶场所

上海提篮桥监狱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
上海第一男子劳教所
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
上海女子劳教所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上海青浦洗脑班)

上海邪党近年来邪恶的策划、运作

十二年来,对于来自江、罗、周、刘妄图铲除法轮功的邪恶目标,上海原任、现任政法委、六一零头子心领神会,对元凶江泽民、周永康等迎来送往,阿谀唯恐不及,把上海对外标榜的每一个会议或活动,都搞成迫害法轮功的一个个风潮,以表面繁荣、背后血腥取悦嗜血恶魔。

二零零九年初和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周永康等分赴上海亲自指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中共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在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中,把“严密防范、严厉打击”法轮功作为六项重点工作之一。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至十五日,周永康专程赴上海等地指挥。

上海原市政法委书记、现人大常委会主任刘云耕,现上海市政法委书记,江氏外甥吴志明、上海市“六一零”(防教办)正、副主任:江宪法、业露华、蒋琦臻、徐宪和、曹秋建、陈积芳,原上海公安局“六一零”办主任李根林、副主任黄佩荣;上海“防教办”(即“六一零”办)主任顾永和等,亲自指挥、组织、精密策划,对全市十八个区县的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司法、居委、乡村、所有关押场所,进行层层裹挟参与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共上海市委提出“四个确保”。担任过提篮桥监狱监狱长、长期掌管上海政法委系统迫害法轮功的原上海市委副书记刘耘耕,再次窜到前台,叫嚣要以所谓“法制”(全面迫害政策)优先保障“世博”的筹办。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八日,“世博倒计时五百天”之际,中共上海各级机构,特别是专制工具,包括“反教协会”等,纷纷着手制定二零零九年迫害计划。从市到各区县、街道、乡村,国保特务、公安横行,居委、坏人监视告密,媒体文宣造谣煽惑,学校蛊惑毒害,公检法枉法劳教、诉讼、重判,关押场所酷刑折磨、投毒、虐杀,猖獗疯狂。

把谎言编进教材,煽动仇恨,毒害学生

煽动全市民众仇恨、迫害法轮功,裹挟层层媒体、教育、科研、街委、基层单位,所有人参与迫害,企图把谎言、毒害、仇恨强行灌输到上海市所有人的头脑里,尤其是毒害青年、少、幼。

如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由上海市中小学(幼儿园)课程改革委员会编上海全市的小学教材《品德与社会》(五年级第二学期)91页上有编造法轮功学员自焚、跳楼等诽谤、污蔑法轮功的谎言,毒害学生;本册主编:沈晓明;上海市中小学(幼儿园)课程改革委员会办公室地址:上海市陕西北路500号(邮编200041);电话:62560016(总机转),52136338;电话:64367970转202。

上海市普陀区玉华中学悬挂诽谤法轮功的标语,毒害师生;上海市普陀区金鼎路的金鼎学校悬挂大幅诽谤法轮功的标语,毒害师生、世人;上海浦东陆家嘴街道在各社区张贴诽谤法轮功的宣传品,煽惑世人。

制作诽谤法轮功宣传资料:印制《简讯》诬蔑法轮功,发送上海各居民小区内,投送上海居民信箱内。还要求市民如发现法轮功宣传品,报警,协助者给予奖励。

借“敏感时”加重迫害 诱惑居民作恶

二零零八年四月,“六一零”在上海各区县、街道层层召开系列秘密会议,要求各街道派出所摸排辖区内的少数民族和法轮功学员;安排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每日二十四小时监控直至八月二十四日“奥运”结束。他们设计一个评估表,以“走访”形式去法轮功学员家中,实施恐吓或拘捕。会议结束后,所有与会人员都被要求将会议内容销毁和保密。

“六一零”以维护治安为名在每个街道路口安装电子监视设备,将法轮功学员当作重中之重防范;更将监控法轮功学员的命令逐层下达到居委会,兼以高额奖励诱惑居民作恶。导致二零零八年、二零零八年两年,上海市绑架、洗脑、劳教、判刑迫害达三百多人。

杨浦区和浦东区“六一零”抛出诱饵:抓住一个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奖一万元,提供线索奖二百元,上交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奖五元。

二零一一年,闵行区国保频频出入闵行各个小区居委会,明确告诉居委人员,只要抓住一个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就可以奖励一千元。

直接参与迫害的部份凶手

长宁区国保 “六一零”恶警王珏罪恶累累

王珏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几乎长宁区每一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件,他直接参与虐杀了法轮功学员周云天、卿德惠教授,直接指挥并动手绑架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直接指挥并动手构陷、酷刑致残复旦研究生何冰刚、周斌等多人。王珏还陷害法轮功学员何冰刚。何冰刚于二零零七年出狱,经营计算机经营部,经济效益不错。但长宁警方公安局警察一直对迫害何冰刚不死心,伺机图谋不轨。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长宁分局国保处的王珏派一个特务用化名到何冰刚的计算机经营部,将一台二手计算机低价销售给何冰刚的公司,计算机经营部的工作人员按照正常收购程序收购了这台计算机。两小时后,王珏带人闯入计算机经营部搜查,很准确的找出由另一特务(化名姓方,应聘后于四月十四日辞职)事先藏在该公司柜子里的一箱法轮功书籍,同时也搜出一张神韵光盘。王珏将何冰刚绑架到天山派出所进行殴打,刑讯逼供,导致何冰刚颈椎、腰椎严重损伤,一度面临瘫痪。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长宁区法院对何冰刚非法判刑五年。

长宁区看守所所长吴荔滨恶行

二零零八年初夏期间,长宁区看守所恶警所长吴荔滨指使恶徒将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范国平关入禁闭室整天上铐:双脚被高铐在铁栅栏上,双手也被反铐在身后,大小便时手铐也不放下,每天被蚊子叮咬,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肤。恶警吴荔滨觉得还不够,为了迫使范国平放弃绝食,采用橡皮粗管子摧残性灌食,由于管子太粗无法插入胃部,吴荔滨亲自用双手猛卡范国平颈部,这样残酷折磨灌食十多天。吴荔滨见范国平仍不签字妥协,命令不让范国平上厕所、不让洗脸、不让洗脚、不让漱口,不让碰一点点水,说要让她成为臭人,并用株连手段,以不允许全监室的人“开大帐”(买日用品)相要挟,逼迫全监室的人谩骂与攻击范国平;吴荔滨还指使“牢头”带领几个犯人用毛巾紧紧扎住范国平的嘴使劲拉,狠命捏她的嘴巴,几个人在下面用脚狠狠的踢她,心理极度扭曲变态的吴荔滨看到犯人如此卖力虐待后,感到满足,终于宣布“可以开大帐了!”吴荔滨看着被铐着折磨了一个多月范国平仍然坚持绝食抵制迫害,又使毒招,将范国平关进禁闭室。

长宁区北新泾街道“六一零”君美菊恶行

上海财经大学本科毕业生蒋滨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其所在单位受到长宁区北新泾街道“六一零”威胁,被迫将他解聘。蒋滨来到“六一零办公室”找到科长君美菊,质问她为何剥夺他的工作权利。君美菊叫嚣:“你不写“决裂书”,就是不让你生存,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有本事就去告!”

嘉定区国保恶警绑架看神韵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左右,嘉定区国保恶警闯民宅绑架在法轮功学员金润芳家里看神韵新年晚会的十七位法轮功学员,恶警还闯到单位绑架金润芳的儿子马国彪。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二日被非法审判,马国彪被非法判六年,其父马冬权被冤判三年缓刑,监外执行;其母金润芳被冤判四年。其他多人被非法关押在青浦洗脑班数个月。参与迫害马国彪一家的有嘉定区国保六一零:樊栋良、周俊、张品兴、 陈奇山;嘉定区法院审判长徐闻翌,审判员项永明、叶某,书记员高继伟等。

九、结语

在家看神韵都叫中共如此惊恐,神传文化让中共如此坐立不安。因为共产党就是要破坏传统文化,切断中国人与神的联系。

法轮功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把人类与神从新接上联系,让人类在没有归宿的绝望中,从新回归光明、慈悲、伟大的神的恩泽、呵护中,走向光明美好的未来。其具体过程就是认清邪恶、远离邪恶、摒弃邪恶的意识觉醒,具体表现为三个方面:

远离邪恶:在法轮功给了中共五年机会,给中共各级人员讲了五年真相,中共一意孤行。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八日,震撼全人类的《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给为祸人间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盖棺论定,给世人从根本上揭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从此法轮大法在全世界拉开退出中共党、团、队邪恶政治组织,解体政教合一的邪教中共为实践的中华民族伟大精神觉醒运动的序幕,把人们带出中共的滔天大罪导致的人类大劫难,免于为中共陪葬的悲惨下场。至今已有一亿多人三退。

净化人心:整个人类在法轮功真善忍的洪传、引领下,正向着归善、文明的美好未来迈进;法轮功正在整个人类弘扬,法轮功“真、善、忍”得到全世界的欢迎与推崇,褒奖与支持议案达三千多项,传播到一百一十四个国家与地区,包括同宗同祖的港澳台;世界各地有大约一百多个法轮功网站;法轮功书籍已经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十多年来,全世界没发生过任何一例法轮功学员自焚、自杀、或者杀人现象,也没听说那个政府报导过法轮功要夺哪个党派、政府的权的事。如果全世界哪怕有一例负面报导,中共就会立刻抓住,把舆论踢爆、天翻地覆。

涤荡邪恶:等待江泽民、罗干、周永康、李长春、贾庆林、薄熙来等迫害法轮功元凶的,是海外穷追不舍的法律诉讼。澳洲诉江案律师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向联合国呈交控诉江泽民等被告的案宗,要求酷刑罪和反人类罪决对不能被豁免,寻求国际法把江泽民送上国际法庭;一九九零年前后共产国际纷纷解体,只剩下中共、朝共、越共、古巴等四个共产独裁暴政,将随着中共的解体全部解体。

上海法轮功学员经历了十二年讲真相、反迫害的悲壮历程,在邪恶、恐怖、血腥、黑暗的迫害中,唤醒着那些身心无归属的中国人;愿众生看清真相,不被中共谎言欺骗去仇恨、误解法轮功,同时远离开邪恶,退出中共党、团、少先队(超龄、自动脱离的都要重新在大纪元声明,化名亦可),回归神的怀抱,神就赐予你美好的未来。对于你生命的永远来说,这真的太容易、太值得。

天要灭中共。世人的出路就在于唾弃中共血腥覆盖的谎言欺骗,回归光明、伟大、慈悲的神。(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