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暴行:伤及五官的毒打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中国人有句老话:打人不打脸。可是中共暴徒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对人的五官却是无所不用其极。我们透过明慧网十一月三日所报道的迫害案例中,所涉及到的中共恶徒对法轮功学员五官的迫害,来揭示中共的罪恶。

辽宁省辽中县北市场有一个卖肉的商贩邱清华,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中共迫害,于今年十月十二日被迫害离世。二零零六年一月,邱清华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沈阳张士洗脑班。辽中县国保大队恶警冯东昌将一杯凉水倒进他的耳朵,造成他耳底感染化脓,最后导致严重的脑膜炎,连家里人都不认识,随时有生命危险。

恶徒对法轮功学员经常使用的酷刑可能就是打耳光了。这一天的报道中涉及到被打耳光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川广安的李正海,以及被劫持在河北女子劳教所的陈秀梅和祁洪瑾,他们都不止一次地被抽过耳光。

恶徒用拳头打法轮功学员的脸也很常见。脸部就那么大的地方,很容易伤及五官。例如,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日,河北女子劳教所的恶警刘紫微,把未婚的法轮功学员张艳春衣服扒光,打得满脸开花,惨不忍睹。为掩盖其罪恶行径和进一步迫害,又把张艳春单独关在小库房内,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第二天,刘紫微再次强迫张艳春穿劳教服,被张艳春拒绝后,刘再次挥动拳头,在张艳春已经肿的高高的脸上,狠狠打去,直到她打累了,才罢手。被打后的张艳春面目皆非,脸部完全变形。圆圆的眼睛只剩下一条小缝,脸和嘴肿的高高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连熟悉她的人都认不出来了。

这个刘紫微还对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刘丽施暴,造成刘丽听力丧失、眼睛流泪不能看东西、头痛。刘子维还不允许她到医院治疗,以致刘丽的左脸留下了永久性的凹坑疤痕。

二零零八年七月,法轮功学员路素华因为炼功,被刘子维等五、六个恶警,及被劳教的恶徒刘娟,铐在暖气管和窗户上,强制把胳膊抻的不能再抻长了。刘子维说:“不能让她太舒服了,让她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路素华大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就用毛巾堵住她的嘴并用胶带纸粘上,然后刘子维和刘娟对着她的脸部一阵狂殴,打的路素华六、七天看不清东西。

这个灭绝人性的刘紫微有时还用鞋底狠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有一天,王丽霞炼功被发现,刘子维立即同另一女警将王丽霞带到一个隐蔽的房间,进屋后先将窗帘拉上,随后对王丽霞大打出手,王丽霞被打倒在地。刘子维一手薅住王丽霞的头发,一手用鞋底猛抽她的头和脸,那个女警却用电棍电击王的阴部、乳房和全身。王丽霞被打得满脸是血,衣服上也血迹斑斑。后来只要发现王丽霞炼功,刘子维就将她暴打一顿,每次都是用鞋底抽打脸和头,王丽霞常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睛成了一条缝,头发被一绺一绺的揪掉。

被打得鼻青脸肿比较常见。这一天报道出来的还有河北省衡水的孙会华,以及沈北新区辉山的周凤兰,都曾被打得鼻青脸肿。

在河北女子劳教所,藁城的张妮,曾遭到恶警吕亚琴毫无人性的电击,嘴被电烂。二零零三年九月,深州市棉麻公司的法轮功学员许艳香被剥夺睡眠八天八夜,在她极度困倦时,被恶徒弹眼睛。

黑龙江双城市希勤乡农民那振贤被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家属发现那振贤遗体被明显处理过。虽说经过处理,但嘴角右边有明显的吐血所致的血迹,鼻梁骨肿胀变形,左眼睛有外伤充血,右肩头有一处外伤所致的瘀紫直径为三厘米,眉角上方有一处外伤所致的裂口……

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有多少?一天之内的酷刑涉及脸部和五官的就这么多,十二年内的迫害该有多残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