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广元监狱恶警教唆犯人凶残施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广元监狱从二零零三年就开始了它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历史,七年来广元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非法的犯罪活动一天也没停止过,下面讲述的仅仅是其中的几个残暴的案例。

一.广元监狱狱警、犯人相互勾结合伙残害法轮功学员的“3.18事件”真相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在广元监狱三监区发生了一场警官伙同犯人群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力犯罪活动,监狱对此次狱内的群体暴力犯罪活动不但不依法处理,而且反咬一口,栽赃诬陷为“3.18闹事”,因而四川省检察院责令广元市等检察机关对此次事件深入调查严办,经多方调查取证此次事件纯属是干警合伙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暴力犯罪。至此广元市和营山(镇)两级检察院对“3.18”事件的调查未果,行凶者仍逍遥法外。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中午,在三监区狱警李森泉的唆使下普犯杨桃元、马成、董平、杨刚等,他们将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冉通毅非法关进监舍楼二层的一个小间,普犯们把门窗关严后对冉通毅搞所谓的转化帮教,硬逼六十多岁的冉通毅写放弃修炼真善忍的“三书”,而冉通毅一直向普犯们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这几个恶人就气急败坏先给他一阵阵狠狠的耳光,后来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他们还分别拖住冉通毅的四肢和脖颈使猛劲的搞五牛崩尸等暴行,致使六十多岁的冉通毅生命垂危!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当天下午三点,一些得知冉通毅被强制转化并遭毒手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纷纷向当班狱警李森泉反映并要求及时查处这起狱内的暴力犯罪活动。而李森泉对所有的正当反映毫不理睬,而提起篮球直奔球场去了。球场上几个对冉通毅的施暴普犯在副监区长何斌和狱警李森泉的面前更是得意洋洋,特别是恶犯杨刚更献媚的大声嚷道:“感谢警官给我们练拳立功的好机会,才把姓冉的法轮功整惨了!”说话间普犯董平又将法轮功学员闵勤军推倒在球场上,此时很多监改员(普犯)蜂拥的冲上去对倒在地上的闵勤军拳打脚踢,这时法轮功学员杨正明、徐卫东(东北人)正被一群监护人员(普犯)追赶到球场施暴。更为恶劣的事是,副监区长何斌也直接参与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暴力犯罪,他将被普犯追打过来的法轮功学员徐卫东按倒在地拼命撕打,并不停地骂,还说:“打死白打死!”这时站在一旁的恶警李森泉将手中的篮球狠狠的砸向被副监区长何斌正在暴打的法轮功学员徐卫东,而飞旋的篮球却重重的砸在正施暴的何斌脸上,遭现世恶报的副监区长何斌的眼镜被飞来的篮球打掉,同时鼻子双孔流血不止,右手也立马痛的抬不起来,(后来还进行了好几天的医疗包扎!)至此整个篮球场上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犯罪才停止。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但恶警李森泉、冯文佳、杨湘和等又立即将法轮功学员闵勤军关进了管教办公室继续用电棍电击、扇耳光等继续迫害,致使闵勤军浑身血肉模糊、并被电击的身体多处焦黑发臭。

三月十八日晚上七点,由三监区书记苟建峰主持召开了监区大会,苟建峰在会上硬颠倒黑白的栽赃,宣布此次暴力犯罪活动是“法轮功闹事”(其实在“3.18干警、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整个暴力迫害过程中,法轮功学员都用真善忍来严格要求,而没任何暴力对抗行为。)他并扬言要所谓的“严肃处理”。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一步的迫害结果是,法轮功学员徐卫东、杨正明和闵勤军冤关禁闭一个月(三监区共有三间禁闭室),还有法轮功学员陶渊、彭柏丁(其母亲08年已在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再遭恶警毒打后,被用手铐分别高铐在球场的篮球桩上至深夜,陶渊因伤势过重在吊铐中曾几次昏迷。同时在三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其他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恶警对他们都进一步增加了包夹的普犯人员,并进一步限制法轮功学员的活动自由,甚至还剥夺法轮功学员与人讲话的权利。他们还剥夺法轮功学员收发信件、包裹和打电话等权利,其实有不少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广元监狱几年来一直被监狱截断了他们与亲人的一切电话和接见等联系。如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东北法轮功学员徐卫东,他已七、八年都被恶警禁止家人接见一次。攀枝花的法轮功学员徐浪舟六年多不能与亲人通一次电话,徐浪舟的老母亲(已七十多岁)从攀枝花曾六次来到广元监狱想见儿子一面,而被监狱非法的毫无人性的完全拒绝,老人哪怕每次与儿子近在咫尺也被剥夺了她们母子相见的权利。

法轮功学员陶渊在三月十八日被恶警普犯毒打的伤势还很重的情况下,三月二十日的下午恶警又强迫他去扛水泥柱做奴工,致使肩上扛的水泥柱重重的砸在昏倒在地的陶渊身上。当场他的头部被砸的血流不止,并造成六椎骨断裂!

以上就是二零零九年发生在广元监狱的所谓“3.18闹事”的真相,至今广元检察院和专门负责监狱检察的营山(镇)检察院等对广元监狱的“3.18”狱内暴力群体犯罪事件的调查不了了之,对真正的犯罪都不予追查法办,对法轮功的一切栽赃诬陷不予伸张雪耻。

二.广元监狱又一起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星期一。广元监狱三监区的普犯向诚、李平等借口法轮功学员王怀富带有经文,他们先对六十多岁的王怀富一顿暴拳和扇耳光,随后更想借机邀功减刑,就跑去告恶状说:“法轮功的王怀富、曾革平等不好管。”在场的三监区副监区长何斌对前来构陷法轮功学员的普犯说:“不好管的就抖他们(指法轮功学员)的肉!”站在一旁的恶警李森泉也抢话说:“就按何监区的指示下去干,整死了烧了就是。”

普犯向诚、董平、邓虎在警官如此明目张胆的教唆下,他们先将法轮功学员王怀富非法关进监舍楼的三楼一舍搞所谓的强制转化,他们强制王怀富只准坐一个小凳子上,时间长达三天三夜,并且不准站立、走动、不准闭目和睡觉,普犯们还成天用下流恶毒的语言辱骂、攻击王怀富,但是王怀富始终不动心,不写放弃修炼的“三书”,气急败坏的罪犯向诚、董平、邓虎、李平、王建雄等,他们在夜深人静的二十二日凌晨三点抓起王怀富的头就往墙上拼命撞,一阵紧似一阵的辱骂和撞墙的声音震动了整幢监舍的楼,六十多岁的王怀富在惨叫声中倒下了。

七月二十二日,星期三。普犯杨雷、刘光全、方光军等在恶警李森泉的亲自监督下,他们又将法轮功学员曾革平强逼在烈日下暴晒四天,曾革平在被曝晒中不准擦脸上和眼镜上的汗珠和尘土,他们一旦发现曾革平要擦脸时刘光全、方光军就冲上去逮住他的手后,当场就给曾几个耳光,并骂骂咧咧道:“这是警官的指示,不准动!”曾革平在被非法罚晒烈日期间曾出现虚脱、晕倒,但他始终坚守着法轮功学员的信仰。

七月二十五日,星期六,下午六点。在狱警李森泉的指使下,罪犯杨雷、刘光全、苏波、方光军等就对法轮功学员曾革平大打出手,曾革平被非法罚曝晒烈日四天后,身体已经很虚弱,这些恶徒们又将他按在地上暴打,其中行凶者刘光全砸向曾革平的恶拳却重重的砸在了水泥地上,当场遭了报应而不能动弹。而曾革平在普犯对他的非法施暴下早已昏死,但普犯方光军还死死的按住他,苏波、杨雷还在不停的对早已昏死的曾革平狠心的踢打,暴徒们看早已闭上了双眼的法轮功学员曾革平很长时间都没有反应,他们又扇了曾革平几个耳光后还骂,同时又用冒着火光的烟头烧曾革平的脸和腿,他们的烟头已烧伤曾革平的身体,而曾仍无丝毫动弹,他们才去叫来转化组长向诚(普犯)积委会主任罗绍勇(普犯)把早已昏死过去的遍体伤疤的曾革平抬进二楼一舍,有些良知尚存的普犯见此惨状便及时报告了值班狱警,但一直无人过问,更没有对法轮功学员曾革平处于生命垂危的身体进行抢救、诊治,时间一直拖到二十七日(星期)上午九点,曾革平才被送医疗部门草草检查又火速送回监舍。事实是,二十五日当晚狱方采取的“果断措施”是:为阻止曾革平被严重迫害致昏死的消息传播,积委会主任(普犯)在警官的授意下破例提前一小时拉响了熄灯的电铃。

曾革平身体稍稍康复,八月二十一日(星期五),广元监狱的恶警恶人又把他关进监舍楼的三楼一舍,继续迫害。


四川省广元监狱通信地址:四川省广元市104信箱  邮编:628019
监狱长:魏成建
政委:李建
管教副监狱长:谢平
狱侦科长:王一剑
刑法执行科科长:冉伟
二监区通信地址:四川省广元市104信箱2分箱  邮编:628019
二监区书记:姚宝成    管教监区长:权伟
三监区通信地址:四川省广元市104信箱3分箱   邮编:628019
三监区书记:苟建峰  监区长:邓培新   管教副监区长:何斌
三监区恶警:李森泉、杨湘和、冯文佳
四监区通信地址:四川省广元市104信箱4分箱  邮编:628019
权全负责四监区狱警:詹维民
负责检察广元监狱工作单位:广元市营山(镇)检察院。
营山检察院通信地址:四川省广元市营山镇  邮编:628019
检察院书记:李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