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一切都看大法与整体的需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现在我做出的护身符、真相币、小册子连恶党的警察看了都说:“你们都是一般的家庭妇女,又没有多高的文化,能做出这么精美的东西,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真是佩服你们。”我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帮我在做。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我是第二次向法会投稿,回顾我所走过的修炼历程,离师尊对弟子的期望还相差的很远。一路走来,有许多执着心是被正法洪势推到跟前了才重视起来,是在师尊的呵护下、同修们的帮助下渐渐去掉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其实,当你觉的这不行、那不行时,都是被人观念障碍着;当你真的放下自我,就按师尊的要求去做时,就象《转法轮》里所讲:“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现在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们交流。

一、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被迫流离失所后,住在亲戚家,状态很不好,学法根本静不下来,脑中翻江倒海,一个人在屋里胡思乱想,感觉我很累,很苦,心中很难受。自己不好的心也影响了其他人,因为亲戚家的人对大法不理解,家庭中、亲戚之间各种指责、压力也相继而来。我心想:“我现在该怎么办?应该做什么?这样下去可不行,如何调整这种状态呢?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可不能这样懈怠。”想起师父一再要求弟子以法为师,师父让弟子多看书,多看书,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看书。看了几遍《转法轮》,又把师父各地讲法看了一遍,心静如水,象换了一个人似的——一个修炼人在看书同化法时,什么苦也没有了。

在这时候,师父让我童年的好朋友(同修)到亲戚家找到了我,说她丈夫和孩子都在外面打工,让我到她家去,我当时特别高兴,第二天就告别了亲戚,到了同修家。同修白天要上班,下班后我们一起学法、一起切磋,心性在不断的升华。师父就在梦中几次点化同修要资料,我悟到:我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也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听师父的话。同修家环境这么好,我不能总是躲在同修家求安逸,和同修商量后,我决定在她家要开一朵小花。于是我就和当地的协调人乙同修取得了联系,得知我市很多同修没有资料发,而且还是一个资料点大包、小包做资料。明慧编辑部几年前就开始倡议建立家庭小型资料点,达到“遍地开花”,而我们没有做到,我现在应该从我做起,建立家庭资料点。我们的想法和乙同修一说,得到乙同修的支持,乙同修帮我买电脑,教我上网。

一开始拿鼠标的手总不听使唤,上网、下载、复制、粘贴我就学了好几天,乙同修开玩笑的给我说:你这个人干别的事情那么精明,学电脑为啥这么笨呀。真是说着容易做着难,那几天就感觉头胀、眼花,乙同修鼓励我不要灰心,要向《从锄头到鼠标》一文中的同修学习。我暗下决心,用笔记本一步一步记下来,反复练习,不懂就问,很快我也学会了打字,做小册子,编排本地消息,师父的经文来了,我也能把他编排成小册子形式的,满足我们周围同修的需要,终于把这朵小花开开了。

刚开始做护身符时,我正反总是对不齐,色彩也不鲜艳,而且是用A4纸做,然后裁开,容易开边,同修不喜欢要,并且给我拿了一个外地同修做的样品,看来看去我不会,我就找同修问,可找了好几个同修都不会,说需要一个软件才能调整,我又找懂技术的同修问,他说等等吧,这方面的知识他也不会,让他研究一下再说。还有从网上下载的真相币模板打印出的钱币同修说字太大,字的位置也不整齐,颜色不搭配,还说“你们做资料的也要考虑同修使用安全的问题”等。我听后心里很难过,是啊,我怎么没考虑到呢,师父让我们做事为别人着想,应该想到别人。可我是怎么做的,根本就没考虑别人的承受力,同修夏天顶着烈日,皮肤晒得黑黝黝的,冬天冒着严寒,骑自行车跑遍周边近百十里路,面对面把神韵光盘亲手送给世人,散发真相资料,劝三退,回来后屁股上的肉都磨出血来,她们都是年近六、七十岁的老人,救人等着用,我怎么就做不出好的让他们满意的呢?想到这我掉泪了,感到惭愧。

我想起师父说的话,“可是你们在修炼过程中修的自己越来越善,善到想问题都在为别人着想,修成一个无私的生命。修也是你自己给你自己修,你修炼圆满了,同时你又修成了一个为别人着想、能为别人付出的这么一个伟大的生命。”(《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救人不能等啊,我就不管是同修或常人多方面询问,最后找到同修的儿子和我家亲戚问,一个教会我使用7.0软件能调整PDF版,解决了做护身符难的问题。一个教我使用画图和演示文稿,解决了真相币调整位置和更换内容的问题。

我现在能使用演示文稿从复制、截图、拼图、自如的调整成JPEG文件,还能给伟大师尊做贺卡呢。现在我做出的护身符、真相币、小册子,连恶党的警察看了都说:“你们都是一般的家庭妇女,又没有多高的文化,能做出这么精美的东西,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真是佩服你们”。

我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帮我在做,在这里我要谢谢师尊给我的智慧和对我的呵护,也谢谢同修给我这么好的环境及她儿子从技术上对我的帮助。

二、遍地开花

一次乙同修对我说,以后谁要学上网你就教他们吧,我知道是师父借她的嘴在点化我,这也是我助师正法的使命吧。虽然自己文化不高、没有技术,可是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有师父的呵护,有同修的帮助,我一定能做好。

从二零一零年起只要是我接触到家有电脑的,或经济条件较好的同修,就动员他们学上网,成立家庭资料点。刚开始有的同修有怕心,感觉不安全,又怕家人反对,不愿上网,我就多次找她们切磋,鼓励他们,在法理上、理性上沟通,提高认识。我说:“资料点遍地开花是师父希望我们做到的,也是正法的需要,要达到真相资料点遍地开花是邪恶所害怕的。如果我们都上明慧网,每星期就少做一本周刊,就能多做两本小册子救人,这多好。再说师父也给我们那么高的荣耀,到法正人间的时候,你世界的众生都欢迎你的时候,你两手空空,连个法器都没,众生问你什么,你说我不会,我没有,你到别的天国要吧”。同修笑了,并说学学,一定学。我和懂技术的协调人甲同修相互配合,帮助他们安装系统,甲同修用心的把操作过程一步一步地让同修记下来,然后由我认真教他们学上网,就这样多个同修会上网,能自己复制、粘贴、下载看明慧网文章、有的能做资料了,一朵、两朵小花开起来了。

小花虽然开起来了,怎么能让他稳定的运作下去,这是我要考虑的,也是我的责任。同修的家庭环境虽然好,是个有利的条件,还要严肃认真的对待一切不安全因素。我就和同修交流,“如保密、修口、真相资料来源的把关,只下载明慧网发表的经文、真相资料,不私自整理、重大问题看明慧,以及保持上网只看大法网站等一切我都交待给同修”。我想,要保证资料点今后能走正,还必须真正的做到真修、实修才能做好三件事事,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就能帮助我们成就一切。

修炼就是不断的提高,二零一一年师尊又给了我一个提高的机会。元旦过后,同修们就开始盼望二零一零年的神韵光盘了,有的资料点还买好了可打印光盘,就等母盘一到便开始做了。往年我们这里都是由外地同修提供母盘,我们自己下载的质量不是太好,当我看到明慧信箱二零一一年新年晚会下载网址后,别提多高兴了,赶忙找同修儿子童童去下载。他很热情,很乐意做大法的事,因为他妈妈经常让童童看《明慧周报》和其它资料,我们也经常切磋,童童也很愿意帮忙下载,我就等着,可两个小时过去了也没下载下来一点,此时我想:神韵是师尊亲自管的救人项目,耽误一天会少救多少人呐,不能下载不下来,我和同修就发正念加持,心想有师在、有法在,一定能成功。童童看我着急,说“不要急,大文件就是难,下载后还要镜像合成呢”,我就去学法、发正念,第二天中午童童拿着刻录好的光盘让我看,我马上打开电视,很认真的从头看到尾,画面特别清晰,连一个马赛克也没有,镜像非常成功。童童就迅速刻成光盘,我就马上送给各资料点和协调人。当我看到同修拿着光盘一张张送到千家万户和世人手里,又听到世人赞叹神韵的美时,心中特别喜悦,一直沉浸在幸福之中。心想又有多少众生能得救了,我做了一件我应该做的事情。

三、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

一次同修有事让我帮忙做几本周刊,晚上送给丙同修,下楼梯时,我抱着刚满周岁的小孙女,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一脚踩空,就听通一声,把孩子扔出一米多远,我直接从楼梯上滚跌下来,半爬半跪在地上,孩子哇哇哭个不停,我赶快往起爬抱着孩子,连声说:“没事、没事。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做的是最正的事,谁都不配阻挡我”。就抱起孩子上楼,一看孩子头上有一个包,就给她擦洗了一下,准备下楼,我的腿突然疼起来了。

离我们约定的时间快到了,还有一段路要走,怎么办,情急之下就找到离我最近的同修,又上到他家四楼说明情况,同修前走去找同修,我抱着孩子在一个地方等着,等把资料送给同修后,一看我的脚脖肿的老粗,上面还有一个大疙瘩,膝盖以下乌青发紫,我把孩子放到床上,去给她沏奶,这时腿有点不听使唤,“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心想能走、能走,果然一步两步慢慢的走到伙房,把奶沏好放到床头柜上。到十二点发正念时腿不能双盘,我就单盘,第二天早晨三点四十我硬挣扎着下床炼功,炼静功我单盘,动功有点站不住,我就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整个过程没有太疼痛,其实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疼痛,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第二天就能下楼了。记得我姐也曾发生过类似情况,只是下车时把脚蹲了一下,脚痛的就不能走路就住医院,还打上石膏。通过这件事,使我身边的人无不感到大法的神奇。

这次投稿,旧势力对我的干扰也很大。当看到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时,我知道这是一年一度的大型法会,是大陆同修的一个相互比学比修,取长补短,共同提高,共同精進的一个平台,心中想写还不想写,感觉自己和其他同修相比还相差很远,当我犹豫的时候,旧势力就钻了我的空子,有的同修要护身符,有的要小册子和真相币,量比平时都要大,让我忙个不停。学法走形式,讲数量,静不下心来,脑子空空的,想写不知写什么,心想:“不写了,下次再写吧”,这样就放下不写啦。有一天我去给同修送新经文和甲、乙同修不约而同到了一个同修家,在切磋中问我“稿写好了没有”,我说:“不会写也不知道写什么,再说时间也来不及,你们帮我写吧。”她们说:“必须自己写,写的过程也是你提高的过程,乙同修说:她每年都参加,不求发表、重在参与。将来明慧同修统计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时,报道收到大陆同修多少多少篇来搞时,其中包括我的一篇,这不也是证实法吗?甲同修说:不会写就按你刚才说的写,还不会写就用录音机录下来,一句一句听着写,抓紧时间写,写完后给你修改”。我虽然没再多说什么,回到家我悟到是师父用同修的嘴在点我。我这不是懒惰、私心吗?让同修帮着写,只想从大法中获取,不想付出,基点不对啊。我赶快打开电脑,虽然只剩一星期的时间了我也要写,是该突破和放下自我的时候了。应该把修炼中即使是点滴,也要向师父做一汇报,与同修交流。并求师父加持,给我智慧。

整个下午我把第一个标题写完了,一看钟表,快七点,因我晚八点还要去同修家,就赶快上网打开信箱看其他同修有事没有,不看不急,一看着急了,“叫我明天务必到一个同修家”,她家路比较远,什么事呢,她要的东西我上午就送给与她联系的同修了,怎么还让我去,(当时与她联系的同修不在家,我把东西放在邻居同修家),我也顾不上吃饭,第二次快速骑车往与她联系同修家赶,敲敲门人还不在家。我就心里上下翻腾,这一怨就觉的很累,连蹬自行车都很吃力,我没修自己,也没找什么心。心想,明天就是中秋节,有两个同修的稿要送给协调人,还和孩子约好要串亲戚,就这一天时间,怎么办,我刚开口说我不能不串亲戚,孩子他们就不干了,是你家的亲戚,你看着办吧。我没说话,在心中就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灵因素和生命。结果他们都不吭声了,我说:“你们也都知道,这么多年大法的事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师父新经文发表了,同修如果不会做经文、或有什么急事怎么办,我今天必须去,串亲戚还是你们去吧,去那帮我说几句好话就行,明天上午如果回来晚,你们买上礼品,先把香给师父敬上”。他们说:“你忙,你去吧”,也都不生气了。我又第三次到同修家结果还是扑个空,不但没警觉,怨心更大了,还很生气。我又到她邻居同修家,看我昨天送的东西她拿了没有,同修说她刚走,我又追到她家,我这才想起找自己,这不是去我的执着吗?怨心、干事心、怕苦、怕累、私心找到这些心后,脑中想起了师尊说的:“不要在困难中有怨气,也不用给谁看,你做的这一切,师父看的见,众神看的见,做好了那是你自己永远的威德。”(《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瞬间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解体了,心性得到了提高。第四次才见到同修,但我一点气也没有啦。原来同修去办点事,给我留了一个纸条在门上,我没看见,同修还以为我没去,怕找不到我,中午自己乘车去了,问题得到了解决,不用我再去啦,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相。当放下人心时,这篇交流稿很快就写完了。

修炼十几年了,回想走过的路,切身的感到作为大法弟子只有实修才是最根本。不管是做协调人也好,还是散发资料也好,不管是有钱有势做老板也好,还是生活清贫给人打工也好,无非是表面转眼即逝的假相而已,唯有多学法、实修才能真正的升华和达到新宇宙生命的标准。

我在写这篇文章时,收获很大,法理也明晰了好多,不管今后的路怎么走,我就抱定一念:一切都看大法和我们当地整体的需要,一切都交给师尊安排。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属于大法,我更要把自己全都溶進大法中去,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史前誓愿。

由于层次所限,有很多不足,希望和同修交流。合十。

感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