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电话和网络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那时也有的同修在发短信时,常常收到回来的短信和打進来的电话。开始的时候,一般不接电话,后来大家切磋后,觉得应该突破障碍,我们不是要救他吗?对话讲的不是更清楚吗?有很多同修开始接电话,或者对听完录音的人主动打电话劝退,效果很好。后来我们把短信内容加上了“知详情,回短信”,这样经常能收到发回来的短信询问,我们就把电话打过去,大多数都能接受真相三退。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好!

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每个精進的大法弟子都在用各种方式讲真相救人,用各种方式配合整体,形成更大的正念之场。师父说:“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我在此汇报一下两年来用电话和网络讲真相配合整体、正念救人的一点体会。

一、手机讲真相

我市手机讲真相是在二零零九年大面积开始的。那时,大家都在面对面讲真相,也有很多同修在参与营救,近距离发正念、面对公检法部门讲真相等等。我当时除了经常去讲真相劝三退、也做一些真相资料等,但是心里总觉得没有尽全力救人,学法时常常觉得愧对师尊。我就利用晚上的时间進行邮件群发,期望救度更多的众生,但是收效不大。

那时,手机讲真相并没有引起我的重视。我个人觉得:“短信能说几句话呀,不一定有什么效果。”这个观念一直挡着我,直到看了很多明慧有关的交流,周围的同修也常常提起应该把手机也利用起来,我才开始渐渐的面对这个问题。在学法中破除自己的观念,开始学习手机技术,想承担起这个责任,在本市普及手机讲真相项目。

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有了这个愿望后,师父把我的思路打开了,我的思维清晰了。今天世人之所以大面积应用手机,就是为了听真相得救。因为师父说过,“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个生命、一个物体,都是为这大法而来的、为大法而成的、为大法而造就的,包括所有的人。三界的历史过程都是为了大法所创造的。”(《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大法弟子应该利用各种形式,全方位的救人!而不是拘泥于一种形式。我没有开天目,但是我感到宇宙中到处都是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真相遍布任何角落。这个救人手机发出的福音就交织在空中,穿越时空,救度着有缘众生!

当时有很多同修要学手机讲真相,但是也有一些同修对手机讲真相有异议,认为用手机讲真相是掩盖怕心,不敢面对面讲,当然同样的做法的确有不同心态;也有的认为,大家如果都去发短信,会冲击了其它的救人项目。面对这些说法,我感觉到压力很大,那个维护自我的心暴露出来了,怕别人说我、怕受到打击。因此还找了个借口:“别影响别人走自己的路”、“放下自我”,这样一放就是两个多月。这期间,我也在不断的学法向内找,反复衡量怎样做更符合法。

同修的一件事深深的触动了我,让我感到内疚!一些想要买手机讲真相的同修,见我们迟迟没有动,就觉得应该不等不靠,自己想办法。但是因为她们不懂技术,买来了大约二十多台没有群发功能、也没有背景音功能的手机,还不能改串号,损失了很多钱。这是我自己那个老想让别人认可自己、维护自己的心拖延了这件事,造成的损失呀!这个表面的损失让我看到了,点醒了我,可是拖延的时间,耽误救度众生的那些损失呢?该有多大!我明明知道向前走是对的,却瞻前顾后,把自我放在了前边!“私”是旧宇宙解体的因素呀!我怎么能抱着不放?

我和一位协调人同修切磋后,有了很大的启发,决定开始向前走,担当起这个责任!正念一出,反对的声音也听不到了,只感觉同修都很配合。原来,那些负面的话是在去我的人心,让我提高上来呀!

我开始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买手机。因为我也是现学现做,所以就请教明白的同修。开始时依赖同修去买,但是,这位同修有工作,很忙。我就替同修着想,开始给有愿望的同修买手机。一次就是几十个。买的过程中怕心上来了:这样大量的买,要让邪恶盯上咋办?明慧同修切磋文章都说了要注意安全,还是让他们自己买吧!可是转念又想:我的目地是什么呢?我的基点不是救度众生吗?同修这方面外行,不懂型号、性能,价格上还要花上高一倍才能买来的东西,我为什么就不能担当起这个既节省大法资源,又节省同修时间而自己完全可以胜任的事情呢?被怕心挡住,不想做了,找到的任何理由和借口都不能掩盖那颗自私的心,怕什么?我买手机救众生,是符合法的,买得越多说明同修做的越多,那就是救人越多,我应该做好才对呀!这样,我在买手机的过程中正念越来越强,师父不断的在加持我,我的怕心越来越少,维护自我的私心也在不断减少。两年来我为同修代购了了数百部手机。

买手机也有很多提高心性的事,一开始我也不懂哪个手机实用效果好,就先买来一台自己操作,然后再给大家订购。手机型号也是不断更新,有时候买来的手机出现问题或操作不当,都返到我这里来,我就得负责退换,这方面很费时间,有时真的非常触及心灵。比如有的同修说她的电池不抗用,要我给换一块,可是我觉得那个电池什么问题没有,心里别提多别扭;再一想,既然同修提出来就有我修的,我就把自己的电池给她。有的同修要笔,我把自己的笔给她。很多时候同修认为是坏了的手机都退到我这里来,可是我心性提高后,都变成了好的。每次出现问题,如果不放下私心,都很难往前走。

手机有了,心性的交流和技术的普及就必须得跟上来。我们就成立一个手机讲真相学法大组。学法之余,普及技术,交流正念救人的经验。我们按全市每个片出一个技术同修参与学法大组。然后,她们回去又在自己的区域组织学法小组,使利用手机讲真相的同修尽量都有心性和技术交流的环境,也使手机讲真相形成了一个整体配合项目。

在此期间,我们看到有些同修在手机项目上做出了一些经验,协调人与我们一商量,召开了一次手机方面的交流法会。那次法会开的很成功,附近市县还来了同修,交流了手机讲真相救人的体会。其中有一个外县的一个同修,住的地方离同修很远,每天还要坐火车通勤上班,她说:“我联系不上同修,天天都在盼望能多救人!知道手机可以讲真相,我在师父面前求师父,让谁来教教我吧!”我去她们那里时,她激动的哭了!一个劲儿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教会她后,走的时候,她知道了,请了假,买来很多水果给我,还说:“你怎么这样着急呀?我还想给你包饺子吃!”这次法会她也来了,谈了她利用手机讲真相的体会,她的话语朴实感人。她说:“我太高兴了,我得了手机象得了宝儿似的,我天天上下班在火车上打电话发真相,我还在电话里给他们讲三退,有一天退了六、七个!”

还有几个五、六十岁的同修,讲了自己在没有技术的情况下,用原始笨拙的发短信讲真相的过程。她们一个字一个字输入,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输入,每天都能发好多真相短信,看到有同修被抓,她们就到各个派出所去抄号码,然后再打电话讲真相,过程中出现许多奇迹!

这次法会开得很感人,我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增强了把手机讲真相这个项目做好的决心。此后,我们手机学法大组的同修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

有一个同修,五十多岁了,担当起一个片的手机推广技术工作后,非常认真。她本来就是那个片的协调人,有时还承担做资料等,但是她安排得井井有条,还成立了两个小组,很快又带出来一个技术同修。其中一个老年同修出外讲真相有难度,想用手机讲,她耐心的教,陪着他出去实际操作,冬天打手机不能戴手套,冻得手很痛,教的、学的都带着一颗救人的心,正念十足,尽管年龄大了学的慢,他们也都没放弃,直到半年,这个老同修终于能独立运用手机救人了。老同修很高兴,每天都要出去发短信、打语音电话。

还有一个同修身兼多职,但是她把那片的同修协调的非常好,先教会了两个学的快的,然后再让她们去教其他人,她组织大家成立学法组,在法理上切磋、心性上下功夫。

一些忙的同修利用走路、坐车、买菜、上下班路上的时间发短信,增加了效率。还有的同修在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办事的时候,兜里都在发着短信,充份利用了时间。还有的俩俩一组出去打语音讲真相。我们的基点就是利用一切时间,一切资源,多救人,一些安全方面的注意事项,我们尽量做好,但是不形成条条框框,因为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正念正行才是最安全的。

有的同修主动的写短信、编辑彩信、搜集电话号码。还有同修提供很多买卡的资金,有的同修靠打工维持生活,只有几百元的生活费,还得拿出一部份钱买手机卡。有同修天天出去打手机讲真相,费用很大,有的一周要两个电话卡。看到这种情况,一些同修主动拿出自己省吃俭用的钱,买手机卡支援鼓励同修救度众生,有的拿出来的金额很大。有一个同修,每月六百元收入,却拿出二百元给同修买卡。真的体现出来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力量。也充份发挥了每个大法弟子的能力。大家相互配合,使手机讲真相在我市很快的就普及开来,周边市县也有过来交流学技术的了。

在整体配合营救中,手机也发挥了很大的补充作用。一次同修被绑架,不到一小时,大家纷纷出去发短信、打电话,劝警察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参与迫害。警察对同修说:“看看,手机都打爆了!”派出所的警察的手机响成一片,短信不断。经过同修各方面营救,被绑架同修很快出来了。

还有一个地区绑架了多名同修,那个县主管的公安局长每天都接到很多真相电话,国内国外的都有,局长对朋友说:“这帮法轮功,成天成夜的打电话,我关机又关不了,怕耽误事,开机连觉都睡不了,我都快要崩溃了!”看来手机对解体邪恶救度众生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现在外地同修也经常发来电话号码,请我们配合讲真相,我们常常能接到其它地区的同修求助,我们都一一去做,短信、彩信、语音,大家分头发送。

还有一次,外地有两位老人来监狱看望因修炼被关押的儿子,主管狱警不让见,同修知道后,马上给狱警发了短信,启悟他的善念,这位主管狱警不再刁难同修家属,也没开什么条,亲自领着二位老人见儿子。

有的同修给市长打电话,播放明慧录音电话,里面传来市长夫妇小声对话,两人一直听完整个录音。有很多邪党的官员都能完整的听完录音。

还有一个同修在打语音电话的时候,对方竟然大喊:“哥们!你们太厉害了!我等了很久了!终于听到你们的电话了!你多放点,我愿意听!”还有一个同修播放语音电话时,对方高呼:“法轮大法好!”众生都在急切的等着得救呀!

那时也有的同修在发短信时,常常收到回来的短信和打進来的电话。开始的时候,一般不接电话,后来大家切磋后,觉得应该突破障碍,我们不是要救他吗?对话讲的不是更清楚吗?有很多同修开始接电话,或者对听完录音的人主动打电话劝退,效果很好。后来我们把短信内容加上了“知详情,回短信”,这样经常能收到发回来的短信询问,我们就把电话打过去,大多数都能接受真相三退。

还有一次,我发了短信之后,接到了很多回复,有一部份回复是空信,没有内容,我一一的打过去。其中一个接电话的人声音一听就是播音员,她说了“你好”之后,听明我的意思就不再说话,只是回答:“嗯”。然后就是按下录音键子的声音。我有点害怕了,一瞬间很多念头出来:“是不是要录音呀,这太危险,撂了电话吧!”但是很快正念占了上风,我是为了救她呀!我简短的和她讲了大法真相和三退,然后问她,是党员吗?她回答:“嗯。”我说你愿意解除为别人献生命的毒誓吗?她回答:“嗯。”我问她贵姓,她又回答一个字,“李”,然后我给她取了个名字,告诉她用这个名字给她退了,她还是回答一个字“嗯”。这次的事让我加强了正念,师父给我们讲法的时候多次谈到不要被假相带动的法理,我在实修中体会了法理的深刻内涵。

后来我们又两两配合,这边发,那边回复电话,有的同修一次出去劝退了好几个。还有的同修原来不敢走出来,通过打电话,现在不但走出来,还敢面对面讲真相了。利用电话这个项目带出来不少原来走不出来的同修参与救人。

由于手机讲真相做的面积很大,方方面面都出现了需要心性提高和技术提高的问题。打电话的同修多了,电话卡用量大,出现锁卡、发不出去、接不到等现象,有同修开始灰心,不愿做了。一时间手机讲真相出现了停滞现象,被“卡”住了。大组同修都从心性上找,我自己也在找,我差在哪里,应该承担什么?找来找去还是要突破自我向前走。我决定趟出一条买卡的路!我开始利用各种渠道购卡,买来了全国各地的卡,发给大家,手机讲真相又开始向前走了!但是我却在心性上困扰了,我一个人这样买卡,真是负担很重,不但耽误时间,而且有安全方面的顾虑。同修多是刚刚走進来,只会发,对技术和卡根本不懂,想让他们自己买卡现在确实存在困难。我只得再次放下自我,以正法救人为重,承担这个责任!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又有同修把买卡的事分担过去了。我们又在学法组交流,从心性上找原因,加强正念,希望大家能尽快走向成熟,既能够独立运作、又能够整体配合。把这个救人的项目深入细致的做下去!

在牵头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我时刻都能体会到师父的安排。表面上好象是我选择了这个项目做了很多,回头一看,其实都是师父给铺垫好了。师父就给我开启了这方面的智慧,师父时时刻刻在看着我,点悟我。我是一个好忘事的人,但是在手机技术上我一点不忘,虽然边学边教,但是每次同修出现问题之前,师父保证让我先遇到,并且在脑子里出现解决的办法。很多次,同修说手机不好使,有问题,但是一到我手里,手机就好了。大家都感到奇怪,但是我觉得这是因为师父赋予了我这个使命,也同时赋予了我这方面的能力。我在拿到这个手机的时候会告诉它,必需选择好的未来,能为正法救人做贡献,你是幸运的!要好好做呀!和这些生命沟通后,一般都会变好了。

在这个项目的配合中,我时刻被同修那种精進、无私的心感动着。我没有耐心,不愿意教接受能力弱的,同修就提醒我,要时时刻刻把握自己、修心性,并帮助我承担一些工作,减轻我的压力。有的时候,我都觉得同修在推着我向前走。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大家坐在一起交流,相互帮助,很快困难就迎刃而解。过程中,我逐渐的放下很强的自我,逐渐的学会配合整体。

现在,我们手机讲真相方面虽然初步成熟,但是还存在很多问题。整体配合还不够,有些同修独立性还比较差,还有的同修受周围环境带动,不能保持精進的状态,有时很松懈。所以我们还要尽快的提高上来,加大救人的力度,形成一个整体配合机制。

二、网络讲真相

现在,在网络上讲真相有很大的争议,同修认为不安全。但是中国网民有四亿多,整天泡在网上的人越来越多,怎样救度这部份人?我开始思考。我们开展的发资料、面对面、手机等项目针对不同的人群,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网络这块真是有太多的可救之人。

我市有同修在监狱被迫害致死了,狱警公开造假,阻止家属了解真相,并且耍流氓手段派人跟踪家属,威胁恐吓,不让与大法弟子接触。那时,我们把真相胶贴贴的到处都是,很多被撕掉了,我想应该在网络上发文章,让世人都知道这件事。于是,我就和几个同修一起找地方发贴,同修帮我发正念,我发贴,叙述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过程,这个帖子在网上面待了七-八个小时,浏览量两千多,有一些同情的回复,多数是一些对大法有误解的回复,说的话很难听。但是此次的尝试,加强了我的信心。我从中看到,网上这些人大多数根本没看过大法真相,要救他们,就得深入去讲!但是怎么讲才能救他们?怎么讲才能不被删帖?怎么讲才能保证安全?我很疑惑,也是顾虑重重,但是,我很坚定,决定要在网上做下去。

恰好,协调人找我和几个同修切磋在网上讲真相一事,大家都认为很有必要,也都希望多点渠道救人,我们开始整体配合做。这次从一个普通话题讲起,帖子自然而然的引申到大法弟子受迫害上边,流量不断加大,由于大家配合不断发正念,帖子一直保留着,直到警察跳出来解释申明,然后大法弟子又从法律方面讲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也有把明慧胶贴贴上去的。这个帖子在上面保留了十一天,浏览量一万多。参与的同修有十多个,有的同修家属也参与了。

十一天里,我的心性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始时,看到有反面的回复就气愤,针对他的帖子生硬的说些自以为很有力度的语言,想以强势压倒对方,还把一些回复的人划分到特务的对立面上。其中一位参与的同修,真是带着纯净的救度众生的善念,回复的帖子既讲明真相又让人容易接受,谁看了都觉得好。我从中找到了自己巨大的差距。过程中,参与同修一直在交流,我的心性在不断提高,到后来,我再也不想对方是不是特务了,只是想到他是个不明真相,等待得救的众生!这种想法出现后,我一下感觉到了对方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他们这些人太可怜了,我要救他的善念出来了。

这时候,个别同修对网络讲真相提出异议,把师父的有关讲法贴到信箱里提醒我们,意思是我们做的不对,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认为他曲解了法。我反复的学法,从心里不舒服一直学到感谢同修。一下子就理解了同修的心,同修是怕我们走错路才提醒的。我就想一定要利用好这个网络平台,把握好救人的尺度。

我觉得大法弟子做任何一件事情就是要看基点在哪里,任何一种方式只要利用好,对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有利,我们就可以做!不应该用方式来限制救人之路。如果我们首先考虑的是完全依靠人表面的方式来达到安全的目地,那我们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我们当地同修整体配合,和被迫害致死、致残同修的家属一起利用上访投诉机会给各部门讲真相。我们几个人就利用网络来配合,把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照片和详情发出去,把恶人的劣迹和照片公布出去,网上的反应很激烈!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都在骂邪党,个别人发表负面言论,告诉别人不要被法轮功利用,我们就带着一个让他了解真相、让他得救的善念,用柔和的语言给他发私信和他讲真相,然后我告诉他说:“你应该是个善良而有头脑的人,你仔细想想,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在关键时刻帮助了好人,在关键时刻做了一个明智的抉择,你该是多么的高兴?可是,如果你发现,你帮助了坏人,对遭受迫害的好人落井下石,你该是多么难过呀?”然后,我又发了破网软件下载网址给他。后来他给我来信说:“我真是晕了头了,说了这么多不好的话,我很难过,很后悔,我把我自己不好的言论都删除了。”这个生命有希望了。

还有一次,一个人看了我发的内容后,给我来信询问得救的办法,还把他的电话给我。我给了他自由门软件。他说自己一直在找修炼方法,佛教、道教、基督教都看了一些,但是都没深入,我就把一些寻师得法故事的电子书发给他看,他很接受。还没继续深谈,我的帐号就被删除了,因为我发了自焚真相短片上去,几十分钟就转发了好几十。

前段时间,我们几个配合,将同修被迫害致残的照片和整个修炼过程及被迫害经历发上去,立即引起强烈反响,一天多时间被转发了一万四千八百多,正面回复四千七百多。一天时间有一千二百多人关注。在回复中,很多常人大骂邪党,大骂警察,很多人感到震惊,不敢相信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竟然这样残酷!有常人说:“警察只有对法轮功和拆迁户下狠手。”有的说:“我们不消灭党妈妈,它们就要消灭我们的妈妈。”还有的说:“告诉我,哪个警察干的,我去干了他!”还有的说:“愤怒!震惊!”还有的说:“这个党一天不亡,老百姓就没好日子过!”还有的说:“给我帐号,我给你寄点钱。”

也有的帮助出主意,告诉我们如何找媒体,好多众生知道我们是修炼人也在公开声援,快速转贴!有的回复都把我们看落泪了!网络上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同修在配合帮助转贴。引导常人明白真相。偶尔出现不正的言论,马上有很多人加入讲真相,其中有不少常人帮助讲。如果有一个“五毛”发出反对帖,马上有很多常人骂他!虽然有网特五毛混在其中,但是同修救度众生的善念感动了他,化解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

网络上的常人很多都知道中共邪党恶,也都反对邪党,骂邪党,但是他们并不真正明白大法真相,他们只是在党文化中在骂邪党。邪党在网络上控制的非常严,我们怎样能恰到好处的讲明白真相,怎样能智慧的救了他们,这需要我们不但有正念,还要有一定的境界和整体的正念之场。所以,真是考验人的心性。我常常感到力不从心,感到自己法不够用,《九评》看得太少,需要补充自己,尽快提高上来,修出真正的善,才能化掉被邪党欺骗的世人对大法的无端仇恨,才能真正的救了他们。因为怕心一起,争斗心一起,讲真相力度就打折扣,不是被删,就是反面的回复增多。

网络讲真相要求非常严肃,因为网上的各种东西非常混杂,稍不注意,容易被人心带动,被不好的东西钻空子,耽误时间不说,还会反映到修炼状态中。刚开始上网讲真相时,好几个同修感到身体疲惫,头顶往下压,眼睛都发涩睁不开。在网络上我也看到个别同修的网页,本来是给常人讲真相的,却在里面谈些修炼体会,什么色心之类的,虽然里面也有好文章,但是感觉的那个整体看来,路走得不太正,所以,我再也没有進去看。我们要严格要求自己,因为我们修炼的路很窄,只有走正实修才行。

现在,网络讲真相还在摸索中,虽然才开始几个月,但是效果非常显著,在此我只是抛砖引玉。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