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制造的苦难的青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常以最清新、温润的词藻抒写青春,《楚辞·大招》中云:“青春受谢,白日昭只。”《风入松》里写到:“但道青春未谢,不知芳径苔深。”在《文苑英华》记录:“红颜恃容色,青春矜盛年。”可见,青春是人生中最晶莹剔透的时节,在这不可逆转的岁月里,每一个年轻的生命都有权用心默默守护、感受这段光阴所带给人心灵的美好与安宁。

然而,在这韶华似锦的岁月里,却有许多年轻的生命陷落于惊悸之中,她们因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剥夺了作为人最基本的权利。或许,正是对真理的正信而凝结出了种种不朽,这朴实无华的信念。

一、亲姐妹张晓玲、张悦琪两度深陷恐怖

二零零零年四月底,正在读初中的张晓玲与陈如珍、张少华、刘少珊、刘琼娟等共五人,从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骑自行车上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遭到警方带走。张晓玲先被关押在梅花戒毒所二十五天,后被转移到上堡大队,期间曾遭遇毒打,两腿青紫、肿胀,行走艰难。张晓玲被释放回家后,她家周围被长期监控,经常有男警察闯入家里骚扰张晓玲。

张悦琪近照
张悦琪近照

有一次,几个男警察闯入张晓玲家,把她抓到谷饶保安队囚禁,并将她关在有老鼠的黑房子里。母亲邱秀萍带着四岁的小女儿张悦琪来看她,知道女儿受到惊吓,遭到驱赶的母亲无奈的把小悦琪从囚窗递给张晓玲陪伴她,她紧紧的抱着小悦琪在恐怖阴森、又脏又潮湿的黑房子里度过了漫长的三个日夜。

二零一一年暑假,小悦琪初中毕业了,来到广州探望姐姐,还盼望着入读高中。八月三日下午,张悦琪和姐姐张晓玲在黄埔区一饭店内向当地民众讲述关于法轮功事实的真相,又被关到黄埔区大沙派出所。十一年后,十六岁的小悦琪又和姐姐张晓玲同时被劳教,不同的是,不再是三天,而分别是二年(姐姐)和一年(妹妹);也不再是黑监狱,而是广州市槎头劳教所。

二、十八岁女孩许露脱发痊愈 讲述真相被绑架

湖北省公安县法轮功学员许露,今年刚满十八岁,是公安县职业中学(原公安卫校)护理班学生,目前正在实习阶段。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左右,她的班主任老师马琰打电话跟她妈妈说要“给她讲关于考试的事”,将她骗到学校。许露一到学校就被公安县六一零头目谢峰和国安大队副大队长廖学圣绑架。

十一月一日得到消息,许露已绝食抗议迫害五天,而且先前两名老师已回来,又换了两人(身份不明)去跟着她,到第八天时,仍然不让家人见面。她父母极其担忧,精神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这是中共迫害好人的又一桩罪证。

许露被绑架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后治愈了脱发,她把这种美好的体验通过网络分享给她的众多的大陆网友,网友们也都为她祝福。可是年龄小的许露不知中共的阴险,她的网络被湖北荆州市中共情报局监视很久,中共安插特务在她居住社区和居住楼明察暗访,周围人不知来人的险恶用心,也告诉来人人家炼功很好,对人也很好;还通过社区调查她的家庭经济收入,妄图行经济勒索,社区告诉来人她家经济条件不好才作罢。

三、二十四岁的善良女孩王玉洁含冤离世

王玉洁
王玉洁

二零零六年,原籍湖北仙桃、十九岁的王玉洁到武汉市打工,幸遇法轮功,从此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王玉洁在武汉市满春派出所旁张贴不干胶、讲法轮功真相时,遭派出所恶警绑架,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其后,又被武汉市江汉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人员秘密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被非法秘密劳教一年,当时她才二十二岁。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王玉洁被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六大队。队长胡芳指使吸毒人员折磨王玉洁,每天被罚她蹲下,不让睡觉,全天被罚站。恶人还威胁她说:如果这样半个月还不“转化”(放弃信仰),随便找一个借口就给上吊铐。胡芳看王玉洁不妥协,指使吸毒人员曹文莉把王玉洁的左脚撇伤。当时她的左脚肿痛,曹文莉和另一吸毒人员周燕又拿手铐、电棍,把王玉洁铐上后,对她拳打脚踢四十分钟。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王玉洁非法劳教到期。这天九点多钟,湖北仙桃市“六一零”从何湾劳教所侧门将王玉洁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

历经二个多月的强制洗脑,五月十七日,王玉洁由仙桃市“六一零”头目王杨、国保大队肖爱云接回原籍仙桃。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上午,年仅二十四岁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玉洁含冤离世。中共当局一年多的非法劳教、强制洗脑残酷的夺走了这位健康又纯洁善良的年轻女孩的生命。

结语

亲姐妹张晓玲、张悦琪、卫校女生许露、已故女孩王玉洁的遭遇也仅仅是诸多年轻信仰者被迫害的冰山一角,但她们的遭遇却让人们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在人生中最美好的时节,这些年轻的生命却经历着本不属于自己的侮辱与折磨。她们的遭遇仅仅是因为想坚守心中圣洁的信仰,仅仅是因为告诉中国人法轮功被中共当局迫害的真相,如此纯净的心灵遭遇的却是最卑鄙下流的对待,因此,中共当局迫害的不仅仅是这些年轻的生命,也是对人类正义与良知的践踏。

作为同是炎黄子孙的中国人,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从自我做起,用正义和勇气抵制当局对信仰团体的镇压与迫害,便能让这些善良、纯洁的年轻心灵不再滴血与蒙尘,还她们一个自由、美好的青春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