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1月23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 沈阳市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周艳丽受迫害经历

  • 辽宁本溪一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经历

  • 辽宁省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徐清芝曾被迫害

  • 郑州新密监狱指使犯人毒打王法旺

  • 沈阳市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周艳丽受迫害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利用中共邪党非法镇压法轮功,作为一名在大法中修炼的受益者,周艳丽为了向政府讲明真相,还法轮功和大法师父清白,依法到北京上访。她被警察绑架后,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罪名被关押在辽宁沈阳市第五拘留所。

    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家没回去,反倒被原单位沈阳矿务局西马煤矿保卫科的人员直接带走,软禁在单位保卫科。每天安排几个女职工轮班看守,做她的思想工作,让她保证不炼功、不上访,否则送马三家教养院教养。期间她和看守她的人的饭钱也是从她的工资里扣除的,共二百四十元。在软禁她将近两个月时,沈阳矿务局保卫处让她交5000元不上访保证金(后退还),才放她回家。

    后来西煤矿保卫科副科长带两、三个人以伪善的方式到她家“关照”她几次。清水二井派出所的人和街道人员(其中有一王某)还时常到她家去,尤其是每逢年节及所谓的“敏感日”。扰乱了正常生活,也给家人和亲属带来极大精神压力。

    二零零二年末的一天下午,新城子区清水街道办事处的一男一女(男的姓杨,女的姓于),带着清水派出所两名警察闯入她家,姓杨的男子一脸酒气,伪善的拉着她的手说,跟我们去一趟,说完事就让你回来。她说不去,有事就在家里说,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他们软磨硬泡的想把人骗走,没有得逞。他们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不由分说,硬把周艳丽从五楼拖到楼下强行拽上车,胳膊拽青,腿也踢青,在这寒风刺骨的冬天里,连外衣外裤都没让她穿。这时被住在楼下平房的公婆发现,出来阻拦恶人的非法行为并从车上把她拽下来。围观的人很多,邻居都很气愤,有人喊给他们上电台曝光,真是一帮土匪。僵持很久以后又打电话,把她丈夫从单位叫回来让他跟着去一趟。在公公的极力抗争和围观者的谴责下,双方僵持几个小时,在没有达到目的的情况下,恶人灰溜溜地走了。

    可是,他们并不甘心,一直在寻找机会……

    在零三年八月份,杨某和于某又偷偷摸摸到周艳丽打工的食品厂,在没有通知家属和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把她绑架到新城子(沈北新区)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沈北新区“六一零”人员佟树良、高雅清等人派几个人轮番二十四小时监控她,连上厕所都跟着;雇用邪悟者每天强行灌输他们的歪理邪说;剥夺正常睡眠,实施精神迫害,欲达到让人放弃信仰的目的。非法关押了十天后放其回家,期间恶人还勒索了她五百元钱。回家后,“六一零”人员还指使恶人偶尔到她家骚扰。清水派出所的警察也到食品厂去监视她。

    零八年“奥运”期间,沈北新区虎石台派出所警察和街道社区人员(其中有名姓陈的女子)到周艳丽家打探消息,她丈夫说她回娘家了,随后他们也追到她娘家。虎石台社区人员还经常以普查户口为名,上门或打电话骚扰。


    辽宁本溪一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经历

    辽宁本溪一法轮功学员多年前被迫害的经历。

    2002年8月4日,我被单位本溪冶金专科学校(现在改名辽宁科技学院)同张家派出所、明山区刑警队等绑架。先后在沈阳大北监狱、瓦房店监狱、沈阳第一监狱等处非法关押,狱中九年遭受严重迫害。多次被打、多次被酷刑折磨、多次押严管(蹲小号)多次野蛮强行灌食。狱中多次以绝食反迫害,身体遭受过许多严重迫害。

    2002年8月4日至2002年8月9日,我被本溪明山区刑警队以非人的方式对待,关在铁笼子里被恶警蒙头用狼牙棒打,挂起来迫害,铐在铁笼栏杆上打,全身被打的黑紫色,两腿打的肿的很粗活动很困难、痛苦。

    2002年8月9日至2002年12月19日,在本溪市看守所被恶警折磨,戴脚镣定位。

    2002年12月19日至2002年12月27日,在沈阳大北监狱被恶警轮番用电棍迫害,多处被电棍电过,受伤、烧伤犯人拳打脚踢等,用铁锤敲打发正念立掌的手等。

    2003年10月22日至2003年12月19日,在瓦房店监狱被押严管“背铐”用不干净的东西堵嘴。在严管队期间无论睡觉干什么都是“背铐”。绝食反迫害三天后被送医院迫害。强行野蛮灌食,在较隐蔽的房间里设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床。采用升降、捆绑、定位、打人、不让睡觉等手段折磨,严重迫害期间吃喝拉撒睡灌食等全在床上进行。下牙有几个被打的活动厉害,血出很多,迫害很多天由于长时间捆绑迫害,身体很多地方出现红、肿、胀、痛的厉害。迫害恶警:吕传贵等。参与犯人:王震等。

    2007年10月19日,在瓦房店监狱被押严管牙被打断半截,满口牙被打被堵松动,脸被打的严重变形,手脚被定位,戴手铐脚镣,当时有好多牙齿严重松动以后掉了好几颗牙。打到昏迷后稍有知觉后又被定位。戴手铐脚镣、固定铁环定在一起很多天,脸很多天才消肿,鼻子经常淌黄水持续几个月多处受伤。迫害恶警:赵某某、孙某某、迫害犯人:洪秩等多人。

    2008年5月19日至2008年10月27日,在沈阳第一监狱期间两次被关禁闭(小号)多次绝食反迫害,被铐、被打、被堵嘴、被强制野蛮灌食,被强制扎吊瓶迫害,禁闭迫害四个多月。迫害恶警:监区长王小波、管教大队长董仑山、恶警施展等还有狱政处多个警察。

    2011年2月22日,沈阳第一监狱搞所谓的零监舍被押禁闭(小号)迫害,一伙邪恶在黑窝内行恶,为首的人头杨斌带曹飞等犯人行恶,身体多处被伤害,拳打脚踢,衣服被扒光,强行剃头,强行定位,强制坐老虎凳,强行戴手铐脚镣,往身上倒冷水,不给穿棉衣,窗户打开冻。

    2011年2月,沈阳第一监狱搞所谓的零监舍(监舍不留人,所有人包括警察在内,在规定时间离开监舍),不配合被押。从监舍开始到押往禁闭所谓严管队的路喊‘法轮大法好’,到地方了也不配合他们,说是押独居也就是隔离,后被押到里面有很多人,前面有老虎凳的大房间。蛮横想给剃光头,脱光衣服(所谓行这里的规矩),一伙打手上来施暴,喊:法轮大法好,里面有一个押“独居”的同修也喊: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恶人手忙脚乱,一伙人为首的犯人杨斌,连打带踹,拳打脚踢,将其打在地上,恶人给他拽拖到另一个屋内,一阵毒打,脚重重地踢踹踩胸部、肋部、腹部、胳膊等,全身多处受伤,衣服强行被扒光,强行剃头,两套保暖衣服被他们私自扔掉,苟延残喘的邪恶,呆了一会,给部份衣服穿上,后被一伙人抬回大房间,定位在老虎凳上,手脚等处被铐,脚腿处有大链子,光着脚,棉袄,棉鞋放在老虎凳下,上身只给穿个衬衣及不整的一件单衣,天挺冷,穿棉衣都冷,他特意把窗户打开冻,想让他们把老虎凳下的棉衣披上,犯人曹飞去接了点凉水顺着脖子倒进衬衣里。

    第二天一个犯人看不过眼了,告诉把棉衣给披上,刚刚被迫害且多处受伤,再加上定位在老虎凳上。排不出尿,解开锁站起来他们不给开,煎熬接近40小时左右。在定位戴铐下尿被接出来了,过了这一劫。这期间一直绝食,放下一切反迫害,用正念清除邪恶因素。

    有时有犯人或警察来到老虎凳前,怎么说的都有,有的说为什么你们法轮功不穿劳改服,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无罪,是被非法关押的,是邪党在犯罪。有的说你们都在这里了(监狱)为什么还要这样坚持,我告诉他们这是反迫害,告诉他们善恶有报,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讲给他们真相,一屋子人都在静静地听,在邪恶的环境他们能这样是法的威力,到了第四天一直是绝食,虽然定位在老虎凳上,手脚等还是铐着,也许他们觉得再这样下去对他们不利,监狱长助理,狱政处处长史鹰终于从幕后出来了,好象不知道是他们安排似的,告诉都给打开。我把被打被迫害的事告诉他,告诉他们你们这是犯罪,后来检察院也来人了,把发生的事和法轮功的真相讲给他们,最后狱政处处长又来了,说,早晨9点左右由警察来接你到现场(车间)说是不算出工。下午晚上5点半左右由警察给送回监舍。这样接送了几个月,6月13日监区终以警力不足为由要求统一,一起大帮回来,说那天晚上要求晚9点统一回去。警察说这是监狱统一安排,以后就这样了,我不同意晚上9点回去被押。又一次在现场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又一次以绝食方式反迫害。第4天灌食多次也没灌进去,被押送到监狱医院直接打吊瓶迫害。打完吊瓶再送回禁闭室(小号)。这期间有不少警察有到医院的,有到(小号),所谓严管队的,有劝我停止绝食的,有给送来囚服(劳改服)想让我穿的,被我一一给拒绝。

    有一天晚上打完吊瓶是被他们用担架抬回禁闭室的,后来狱政处处长终于露面了,表面承认监区私下决定做的不对,把监区警察骂了,实则他们是一伙的,放下一切坚定反迫害,他们也不得不改变这一切,监区也没办法,法轮功学员无罪,什么警力不足的借口也没有了。

    2011年6月13日,我再次被押禁闭(小号)迫害,强制野蛮灌食,强行被打吊瓶迫害。

    参与迫害的监察:恶警监区长:王志宏
    所谓管教大队长:姚洪光
    监狱长助理兼狱政处处长:史鹰


    辽宁省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徐清芝曾被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新宾县木奇镇的徐清芝因家庭矛盾重重,精神压力太大,觉得生活很苦、很累。就在她感到前途无望时,听说修炼法轮功能够使人道德回升,化解矛盾,心情愉悦。于是,一九九八年春天,徐清芝开始修炼法轮功。

    从此,徐清芝处处按法轮大法的法理来要求自己,遇到任何矛盾,都找自己的不是,她的心性在逐渐地升华,能处处为别人着想,家庭也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不允许老百姓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十二月份,木奇镇水手三道关村长到徐清芝家,欺骗她上木奇派出所核实点事。徐清芝到派出所后就被非法扣押,当时被骗去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彭立忠、齐永珍、尹国娟夫妇。他们连夜被劫持到新宾看守所非法拘留。

    恶人借机向学员家属勒索钱财,并逼迫写所谓的“保证书”。徐清芝拒不配合,其家属怕她受迫害,交了三千元,并代替她写了“保证书”。徐清芝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左右,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徐清芝和彭立忠进京证实大法。二十一日晚上,徐清芝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散发大法真相时,被跟踪、绑架到某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两宿,将其劫持到石井子看守所(音)。后来,被新宾县木奇派出所驻京办事处认领,大约过了三天,等分流外地的新宾学员金春子,被劫回到北京后,于二零零一年元旦,徐清芝和金春子一同被劫回到新宾看守所。

    一月六日,徐清芝又被劫持到抚顺市吴家堡劳教所非法教养三年。当时一同被劫持到抚顺市吴家堡劳教所的新宾县和清原县的法轮功学员共计五十四人。

    五月一日,劳教所给有地的学员放假回家种地,新宾县政法委去接学员,借机又敲诈徐清芝和尹国娟六百元。


    郑州新密监狱指使犯人毒打王法旺

    河南省内黄县高级讲师王法旺,男,六十岁上下,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内黄县公安抓捕并非法判刑,在郑州市新密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二零一零年六月九日上午,刑事犯罪人员闫明、李绍生、张玉宝三人受教育监区干警的指示,强迫王法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逼迫王法旺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王法旺不配合他们的指令,此三名罪犯肆无忌惮地拳脚并用,把王法旺打得死去活来,满地打滚。

    大概十点左右,恶警怕担责任,急忙将王法旺送去新密人民医院检查,结果王法旺的肠子被打断半尺长,做了切除手术后才保住了性命,但王法旺的身体已经被迫害得极度虚弱。那肚子上长长的刀痕,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见证。

    把王法旺打得肠子都断了的犯人被郑州监狱表扬、记功、得到减刑,闫明记功减刑已出狱。

    建议王法旺的家人利用正当的法律程序,起诉郑州新密监狱刑事犯人李绍生、闫明、张玉宝等人的犯罪行为,或到新密检察院监督监察监狱部门举报、反映监区恶警唆使犯人的迫害行为。伸张正义,抵制邪恶,曝光中共历来欺骗民众、隐瞒真相事实的丑恶嘴脸,使犯罪者受到正义的审判,震慑邪恶,这也是唤醒无辜世人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