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修去自我 圆容大法所要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与一个同修交流后,那个同修当面没说什么,背后却给另一同修说:她想让别人做,她自己怎么不做呢。这话传到我耳朵里触动了我:我一直参与资料点的工作,深知传送资料、制作资料的同修的苦,是不参与的同修根本想不到的。他们都是在默默的付出,守口如瓶;对同修的误解甚至指责,也只是默默的承受,不断归正自己。自己长期以来总觉得自己委屈,现在我把它挖出来,发现了它就是那颗求名的心在作怪。

又有一次,我在教一个同修学电脑。他学的很慢,我每次教他,他妻子总是在一边用埋怨的口气在说我。当时我什么也没说,照样耐心教他。可回来后那个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我教你,还得等你有时间了,你没时间,可你干的都是常人的事,我做的都是大法的事,你们学不会还怨我。静下心对照大法看自己,我看到了我好埋怨人的心、觉得自己比他强的显示心等,我就把这些不好的东西清理掉后,我发现她再也不埋怨我了。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明慧网一再倡导资料点遍地开花,像我这样岁数又大,文化也不高,一个英文字母也不认得的人,在常人看来根本不可能的,承担起了本地区资料点的协调和技术。在我身上真正体现了大法的超常,“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一、去掉怕心,协调资料点遍地开花

明慧网倡导资料点遍地开花,这是正法進程的需要。我悟到这儿,就去找一个走出来较晚的年轻同修协商这件事情,让他出面去做,我在背后全力帮助。同修答应了。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没有什么成效。我感到我地区已跟不上正法進程。

师尊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讲:“同时你们要注意一个问题,你们是大法弟子,碰到事情都找自己,保证很多是你自己的问题,无论你想不想去考虑自己,无论你想到和没想到。将来你们看到真相的时候你们会发现,那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向内找,我发现那颗自我保护的东西牢牢的牵着我。在七二零以后,我是当地被重点迫害者之一,怕的阴影始终笼罩着我,是那个怕在干扰着我,阻挡着正法進程,我让同修出面,主要是因为我不敢出来协调这件事情,多么肮脏的私心。我决心冲破这个怕、这个自我,我必须走出去,协调这件事情。

首先去找我觉得适合做资料的同修交流开花一事。在这个过程中,碰到过各种各样的修心的机会。如我与一个同修交流后,那个同修当面没说什么,背后却给另一同修说:她想让别人做,她自己怎么不做呢。这话传到我耳朵里触动了我,一是我觉的这件事情必须保密,这一下我不是被暴露了嘛。二是我那有嘴不能说的委屈:我一直参与资料点的工作,深知在那邪恶猖獗的环境下,传送资料,制作资料的同修的苦,是不参与的同修根本想不到的。他们都是在默默的付出,守口如瓶。对同修的误解甚至指责,也只是默默的承受,不断归正自己。自己长期以来掩盖的这颗人心一直没有挖出来,总觉得自己委屈。现在我把它挖出来,发现了它就是那颗求名的心在作怪。师父告诉我们:“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精進要旨》〈猛击一掌〉)名利情不正是我们要修去的东西吗。同修的不修口还是我那自我保护的心促成的,再说修口对同修来讲也有一个修炼的过程。所以我不再被带动,就做自己该做的那一切。在我地同修的共同努力配合下,一朵朵小花陆续开放。

二、突破难关学技术

原来参与资料点的工作,我一直负责整理、装订、传送、协调,对电脑和打印机没怎么动过。这在遍地开花组建资料点的过程中出现许多困难,打印机方面,我主动向熟悉打印机的同修请教。电脑技术方面,因我地没有精通的同修,我自己就主动学习电脑知识,遇到问题请教孩子或亲属。后来一有难题,我就想问他们,或想找外地同修帮忙,可是总是解决不了问题。我意识到我产生了依赖心。师父说:“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要有机会走自己的路,所以作为师父来讲,不能不给你们自己证实法的机会。得让你们自己去做。”(《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也要走出自己的路啊。我学会了上天地行技术论坛,在论坛同修不厌其烦的诚心帮助下,一个个的问题都迎刃而解。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看护下,一次次在技术上都是超常的发挥。有时在论坛都觉得是成手才能做的,我都能做成了。有时新建资料点,同修刚学,不知道动着什么地方,把电脑弄得异常了。我也根本不知是怎么回事,可我到那拖动鼠标,就象熟手一样都弄好了。我知道我只是修心、动动手,实质的都是师尊在做。我现在已学会了装普通单、双系统,加密单、双系统及常用软件,就是稍复杂的一些软件也能做的了,制作各种母盘、镜像文件,更新光盘,制作系统光盘等技术,这些都是我以前自己想都不敢想的。

三、去掉分别心

前几年,我认识异地的两名同修,交流中知道她们那里没人协调,她们说她们不会向内找,我也发现确实如此。她们约我到她们那里去和同修切磋交流。我以种种借口没去。后来一位同修被迫害致死,另一同修被迫害的精神出了问题。我心里很难受,感到我没尽到我应尽的责任,再自责也无法弥补这样的损失。我想要是我地区是这样的状态,我肯定会主动去交流、去协调,这就是分别心使自己造成的遗憾。后来那一地区资料点被破坏,牵扯到其它资料点的同修都被迫害,当时当地同修《周刊》(明慧周刊的简称)都看不到了。为了使当地形成整体,我几次到被迫害最严重的地方,与当地同修在法上交流。我了解到当地原来做协调的同修一直没出来。在当地同修的帮助下,我骑着摩托车带着另一名同修到六、七十里地外的地方去找那位同修。通过交流,同修主动走出来了,在当地同修的协调配合下,逐渐的在形成整体,被迫害的同修都陆续出来了。

可是由于怕的干扰,当地做资料成了难题。有同修想上明慧网,没人给装系统,我就去帮他们装系统,同时帮他们组建资料点。有一次去那,去了之后没电,说晚上才送电,我想既然来了,我一定把要做的做完再走,没有十分钟就来电了,都是师尊在帮啊,只要我们有足够的正念。

可是那天就是没做好。回家的路上,一边走一边想自己是哪儿不对劲了。我找到了隐藏的执着:原来我想这次去了一定给他做好,目地是就不用再来了。为什么呢?我并不是为同修着想,我是感到那里的同修在修口上有些差距,而且这次资料点被破坏,都是同修没守住心性说出来的,所以不愿跟那里同修多接触。是出于这个怕心,自我保护的心。带着这样的人心怎么能做好呢?想到这儿,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心里给师父说:师父啊,我这不争气的弟子对不起您,人心太多。我只是跑跑腿,这哪是我在做啊。我的摩托跑这么远的路根本都不烧油。弟子有决心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大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谁也别想干扰我。我就坚定一念,不管是什么情况,什么环境,只要大法需要,我会冲破一切障碍做好我该做的。以后我多次往返于那里,在那里同修的配合下,资料点在逐步的建立、完善。

在开始帮建资料点的过程中,我总是挑选那些老弟子,而且是从魔难中走过来的同修,想让他们承担起本片资料工作。一次我多次找一位我认为条件都比较成熟的同修切磋,可是同修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为什么呢?我找自己,我发现我是用自己的观念去挑人,把我的观念强加于他。这怎么是修炼?哪能用我的观念去衡量同修?我清理这一观念,一切都有师父安排。一名同修主动走出来,很快开了一朵小花,而且在心性技术等方面提高很快。

四、警惕显示心

我开始教同修电脑打印机的时候,我发现有学的慢的同修,遇到问题好象不好意思找我,人为造成设备损坏。这时我才发现,我有瞧不起同修的心,心里怨同修不用心、脑子蠢等,有时无意中话语可能伤害了同修。其实就是那个显示心。他们在做不好的时候,他们的心情是什么样呢?我怎么就不去站在同修的角度去想一想呢?只要大法需要,我应无条件无代价的去帮助同修。我和同修一样,没有师尊的呵护,自己能做的了什么呢?

有一次我在教一个同修学电脑,他学的很慢,我每次教他,他妻子总是在一边用埋怨的口气在说我,怨我都没告诉他。因为初次接触就是他自己记的笔记也弄不清了,当时我什么也没说,照样耐心教他。可回来后那个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我教你,还得等你有时间了,你没时间,可你干的都是常人的事,我做的都是大法的事,你们学不会还怨我。师父讲:“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我怎么又向外找了,我就得找自己,静下心对照大法看自己,我看到了我好埋怨人的心,觉得自己比他强的显示心等,我就把这些不好的东西清理掉后,我发现她再也不埋怨我了。

在建立资料点的过程中,不管天气恶劣,寒冬酷暑,或是夜黑小路,我往返于各资料点,有时一个资料点得跑多少次。同时随着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不断听到同修的赞扬,我立即警惕那个显示心,只要它一露头,我马上清理它。有一个同修多次夸我,我说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我牢记师父的告诫:“那魔还会夸奖你,说你有多高呀,说你是多高的大佛,多高的大道,认为你了不起,这全是假的。真正往高层次上修炼的人,你的各种心都得放下,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大家一定要警惕!”(《转法轮》)

五、一切要围大法转

师父说:“现在的时间要珍惜利用,这时间是留给众弟子的。”(《导航》)“三界内的一切生命都是为这法而来,为这法而造就的,为这法而成的,包括万事万物。人世间的一切,也都在围着大法在运转,不管常人感觉到、感觉不到,不管你觉的他是有意识的、无意识的,什么都在围着大法转。”(《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在协调资料点的过程中,说不定什么时候有事,经常碰到常人的事和大法的工作发生冲突。我想什么事都不能影响大法的事,修炼是第一位的,每次都是常人的事主动给大法的事让路了,表现上很自然的就是常人的事由家属做了或改变了。仅举一例:外孙需要我照管,女儿不休星期天,女婿星期天经常休不成。我感到不对劲。向内找,是我的情,把孩子看的太重了。我就清理这个对情的执着。我想他们都得围着我转才对,一切都得给大法的事让路。正念一出,女婿星期天都能正常休息了,女儿也调动了工作能休星期天了。孩子该上幼儿园了,女儿女婿都是八点上班,他们说七点多送孩子太紧张,想把孩子送到我这儿,让我再送孩子上幼儿园。我每天早上炼完功,发完正念,要学法。心想,不能让他们干扰我。马上女婿上班时间改了,推到八点半了,他们就不用往我这送了。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做好三件事。

我真正切身体验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

最近学习了师父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什么是大法弟子》,对照自己,差得太远了,特别好多的时候被胡思乱想,观念,安逸等东西所干扰、带动,路好多时候还走不正。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在师尊给铺好的路上,精進实修,完成自己的使命,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