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整体配合中营救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由于我们事先全市发了请柬,恳请全市民众都来听一听北京律师为法轮功作的无罪辩护,看看到底是谁在犯罪?邪恶很害怕,一家只允许两个家属進庭,庭外戒备森严,庭内坐满了警察及社区街道人员。事后听说政法委及六一零的人都在楼上。律师提前两小时被法院人员叫去,刑庭庭长拿着请柬无奈的对律师说:“都发到我家了,让全市的老百姓都来,我们压力可大了。”又拿出手机给律师说:“你看,都是法轮功信息,要不是上面有令,这(法轮功案子)算个啥事?我们早不管了。”他们几乎诉苦似的和律师谈了很长时间。

一天一同修到学法小组,高兴的说:我家邻居问我: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炼啊!她说:你炼对了,我儿媳妇说,你们没犯法,是抓你们的人犯法了。我儿媳妇是街道的,前两天北京律师来给你们做辩护,她去听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大家整体配合,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让走不出来的同修走出来,让掉队的同修溶入整体,让更多的众生得到救度,让得了法的生命能够跟师父回家。这是我助师正法的一份责任,也是我在现境界的认识。在此将我的修炼心得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

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它们违背师父的意愿,执意找借口迫害,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解体邪恶,修去人心,让更多的众生得救,让更多的同修溶入整体。

二零零九年,我地有几名同修被绑架,外地同修与我们交流,建议我们聘请正义律师为同修做无罪辩护,利用此机会救度公检法及更大范围的众生。有的同修家属也是修炼人,顶着很大的压力承担了这个责任。我们开始全市分片的進行了整体交流,这期间外地同修给了我们很大帮助。开始部份同修对迫害表现麻木。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大家反复交流,如果同修被迫害,我们都害怕、麻木,世人便更是如此,邪恶就会更加肆无忌惮,更多的众生就会被淘汰。所以大家首先摆正基点,做这件事情的意义就是为了救度众生。那么如何能够做好,配合好,针对这些我们学习了师父的有关讲法,其中包括《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我们整体上找到很多的执着心,有的依赖律师,有的执着结果,有的觉得是同修没有做好才遭迫害。但最大的执着是对警察的怨恨,有的觉得警察太坏不配救了,有的想发正念让警察倒两个,有的想让警察永世不得超生,有的想让警察就地销毁。

整体认识提高了,同修们采取不同方式,有的走出来到近距离发正念,有的收集电话号码,有的配合家属到相关部门讲真相,有的写真相信,大家达成共识,全市同修开始二十四小时轮流发正念,一部份以前不精進的同修也参与進来。时间一长有的同修懈怠了,觉得我不发正念没关系,还有别人,不差我一个。

我们所在境界悟到,我们地区被每一个大法弟子承包一个范围,也许哪个公检法的众生就是自己承包范围内的,如果自己范围内的邪恶因素不清除,就会影响众生得救。因此大家得出结论:这次整体配合就差我一个,效果好不好就问我自己。每个参与同修都很用心,有个老年同修被排到后半夜一点发半小时,有一天睡过去,醒来后急得哭着说:就差我一个,我把邪恶放跑了。自己哭着又补发一个小时正念。

非法庭审当天,事先已经协调好,同修有的去了法院,大部份都在同修家分组近距离发正念,大家修去了怨恨的心,心生慈悲,清除操控警察们背后的邪恶,呼唤众生把握机会都能得到救度。

由于我们事先全市发了请柬,恳请全市民众都来听一听北京律师为法轮功作的无罪辩护,看看到底是谁在犯罪?邪恶很害怕,一家只允许两个家属進庭,庭外戒备森严,庭内坐满了警察及社区街道人员。事后听说政法委及六一零的人都在楼上。律师提前两小时被法院人员叫去,刑庭庭长拿着请柬无奈的对律师说:“都发到我家了,让全市的老百姓都来,我们压力可大了。”又拿出手机给律师说:“你看,都是法轮功信息,要不是上面有令,这(法轮功案子)算个啥事?我们早不管了。”他们几乎诉苦似的和律师谈了很长时间。

开庭时场内非常祥和,律师掷地有声的为同修做了信仰无罪的辩护,同时有力的揭露了恶人威逼、诬陷、栽赃等,从绑架开始一切都是违反法律的犯罪行为。被关押的同修也为自己作了完整的无罪辩护。

当我们询问家属律师辩护的如何?家属高兴的说:非常满意。律师也说:场面非常祥和,没有任何干扰。家属还听到在场的警察说:这律师辩护的真好。

法院门口一个同修被当地警察用车强行拉走,拉到饭店请同修吃完饭后送回家了,说:公安局有令,这两天你别出门。

一天一同修到学法小组,高兴的说:我家邻居问我: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炼啊!她说:你炼对了,我儿媳妇说,你们没犯法,是抓你们的人犯法了。我儿媳妇是街道的,前两天北京律师来给你们做辩护,她去听了。

还有个同修在另一区讲真相,还没说几句,对方就抢着说:法轮功是一个信仰,北京律师都来做辩护了,没犯法,恶党不讲理,就是不放人家。

两个月后,我们要求律师到法院去取判决书,律师这期间受到北京司法局的恐吓,有些犹豫,我们鼓励他说:一定可以的。律师忧虑的说:你们说的算吗?我们笑着告诉他:我们会用我们的方式帮你的。当刑庭庭长见到律师,急忙请到自己的办公室,高兴的说:法轮功就是好,要不国外那么多的专家、学者、教授怎么都炼呢?一直给律师讲了近四十分钟。当律师出来的时候,笑着对同修说:“你们给他护身符了吗?你们应该给他护身符,他会变得更好。”

“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我们只是有了救度众生的愿望,师父就一切都给我们铺垫好了。这次整体配合,使很多没走出来的同修走出来了。

有了这次整体配合,以后的路就通了。

去年我地有三个同修在逐户讲真相时,被人恶告遭绑架。得知消息后,同修们整体配合迅速营救,有上网的,有通知发正念,有和家属沟通去要人的,当时就回来一个同修。

三个小时后,海外同修的真相电话不断打来,从第二天早晨六点开始,关押同修的派出所四周到处都是大法弟子,全市很多同修都来近距离发正念,其中一个同修家属也修炼,不太接触整体,自己独自到派出所了解情况时,遭到威逼恐吓。第三天整体配合去要人时,派出所警察的态度也变了,当晚同修回到家中。

另一个同修的家属在第四天去拘留所要人时,由于警察张嘴骂人,正义的家属和所长打了起来,恶警下狠手没有吓住家属,见家属坚决要求扒所长的警皮(要撤所长职),吓坏了,最后托很多人际关系给家属赔礼道歉,赔偿了四千元,同修当场被接回。事后家属自己都说:当时不知哪来的勇气?

这次整体配合,也有没走出来的同修走出来了。

现在我们地区整体刚刚起步,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与做得好的地区差距很大,有太多的不足,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但我们坚信有最伟大的师父,最伟大的法,我们整体一定会越做越好!

这期间也暴露了我的执着心:害怕、依赖、外求、做事心、私心,要尽快修去。我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每次过后都体会到是慈悲的师父在给我机会,要度我回家。

谢谢伟大的师父!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