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正人正心正环境 神迹多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零六年,丈夫得了甲状腺瘤,去了三个医院都确定做手术。做手术住院,头一次办理手续,医院说医保卡没有编号;第二次医院说医保卡断条;第三次医院说没有床位。回来的路上,丈夫说:“是不是师父不让我做手术?三次都住不上。”这时我说:“你才明白啊!我早就明白了。你既然明白了,咱就别做了,有那笔钱咱捐出来做资料救人吧。”于是没住院回家了。结果不多久,丈夫的甲状腺瘤不见了,因此这次又捐一万元钱给做真相资料用。
——本文作者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江氏流氓邪恶集团,残酷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同修们的修炼环境遭到了极大的破坏,铺天盖地的诬陷和镇压,笼罩了整个中国大地。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甚至放弃了修炼。还有部份同修家里环境变的异常紧张,家属和亲人由于害怕恶党迫害,阻止家里的大法弟子再继续修炼。

我的家庭环境也不例外,迫害开始后,丈夫就不让我炼了。但是他上班之后我照常炼。同修到我家办事,他还给人家脸色看。我跟他讲这些同修都是最好的人,他说:“你就是‘地下工作者’也得经常换换地方、换换人啊!”我在想,我要改变这种家庭环境,就得先正人正心才能正好环境,于是我便告诉他:“这么好的大法,我是不会放弃的,就是常人善待大法弟子也会有福报的。”我还经常让他了解邪党的作恶多端以及大法遭迫害的真相。他也渐渐的有点转变,但对我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他还是有所担心,说:“你不去讲难道别人就不知道啊!”“对,我不讲别人就不知道呀。”每次见我出去,他还要问干什么去?我说:“去做最正的事。从现在起你别问了,要能告诉你的事你就知道,不能告诉你的事,你什么都不知道,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不要问了。”这样,他也就不管我了。我往农村送资料,他也怕遭迫害。我告诉他:“迫害?人不配,谁迫害谁有罪!”

师父曾要求我们,小资料点儿遍地开花。我想岁数大的六、七十岁的都能做,我跟他们比还没到那么大岁数,我也能做。做真相资料是用来救人的,比钱财还重要,于是我家的小资料点儿也应运而生了,这回丈夫也默许了。

对于捐款做真相资料,开始时赶上丈夫下岗,每月只有四百元收入,女儿给我拿来两千元钱,我也很着急,便对女儿说:“咱们家受益了,别人都给大法捐钱,咱家经济条件差,你爸对钱又这么执着。”孩子立即说:你偷着捐哪。一句点醒了我,我就捐了一千元。神奇的是后来发现一千元不知啥时候又回来了,而且以后还有两次类似情况,发现家里的钱又多了一些。回忆这些往事,我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知道是师父关照了我们。丈夫也深受感动,以后做买卖挣了钱,做资料捐款,捐上千元、捐上万元他都同意,而且还不止一次。

还有一件奇事。丈夫租了一个摊位,那个环境离歌厅太近,以前多家租过这个摊位,谁租谁赔。丈夫租了这个摊位后,叫我去照看,我便智慧的跟他说:“咱们雇个人吧?”丈夫听了高兴的答应了。这样我可以照样做证实大法的事了。结果买卖做的越来越红火,效益特别好,好到遭人妒嫉。丈夫对大法也越来越支持,真感到得了福报。丈夫提出买车,我说证实大法有什么事情你得给出车,他都答应。

二零零六年,丈夫得了甲状腺瘤,去了三个医院都确定做手术,不做手术不能好。做手术住院,头一次办理手续,医院说医保卡没有编号;第二次医院说医保卡断条(断条就是指有的年头没交费,实际年年都交);第三次医院说没有床位。回来的路上,丈夫说:“是不是师父不让我做手术?三次都住不上。”这时我说:“你才明白啊!我早就明白了,你既然明白了,咱就别做了,有那笔钱咱捐出来做资料救人吧。”于是没住院回家了。结果不多久,丈夫的甲状腺瘤不见了,因此这次又捐一万元钱给做真相资料用。这回丈夫更相信大法了,也开始看大法书籍和大法资料了,并且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谁跟大法对着干,不找死吗?”

就这样,丈夫一点一点的正过来了,家里环境也变的宽松了。现在买耗材他不但给出车,还帮着扛。大年三十包完饺子,我和丈夫到铁路边上去挂条幅、贴真相资料,都是他登上去贴、去挂,并说:“明年咱俩还来!”

在修炼中,我就本着信师信法、多多学法、正念正行去做大法的事,去归正自己的修炼环境。我也曾被监控过,还有人用迫害和监狱来威胁我,我告诉他们:“监狱不是寺院,警车不是法船,我永远也不能進去!”其实,师父早就说过:“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洪吟二》〈怕啥〉)。我觉得修炼人的一念极其重要,你发的是神念正念就管用,你发的是人念就不管用,这里不妨再举几件亲身经历的事情。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师父蒙冤、大法蒙冤,为了维护大法,还师父一个清白,我发愿到北京去正法。但是当时外地的大姑姐来电话说孩子要定亲,让我丈夫去;俩孩子也马上面临考试。怎么办?这时师父的法也在我的脑中返出来了:“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这样我摆脱家庭的困扰,也忘记了自己的安危。可是到车站晚了一步,买不着票了。不一会却惊奇的被告知:可以上车再买票。我真的能去北京了,在天安门我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出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当时有一海外旅游团刚好在此路过,就听有人喊了一句:“哇赛,是法轮功!”

还有一次,我心想:我怎么能更好的证实法呢?突然师父的《洪吟》〈登泰山〉打到我的脑海里:“攀上高阶千尺路 盘回立陡难起步 回首如看修正法 停于半天难得度 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著”。我立即悟到这是师父点悟我,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第二天我带着我近九十岁的老母亲去市信访办上访。他们问我:有什么事?我介绍:“这是我的老母亲,我母亲以前一身病,后来炼法轮功炼好了,现在不让炼,以前的病又返出来了。我来找你们就是想问问你们,你们说怎么办吧?”他们说你们回地方找他们去。我们回地方后,我把情况又介绍了一遍,他们说:“这回可来了个明白人,给你三百元钱,再给你一个证,以后你按期来领钱。”这真是想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还有一次,我发一念回山东老家救人。我的车上带了很多大法资料,我求师父保护,我也没有害怕。当检查人员检查到我这辆车时,就象认识似的摆摆手,连身份证拿出来他们也不看了,很快就过去了。

前年参加朋友家的婚宴,准备去讲真相劝三退,当天晚上下身突然起了个比乒乓球还大的包,又疼又痒,熟睡中把我疼醒了,我意识到这是邪恶想阻止我去讲真相救人,就求师父加持,深夜起来炼功,炼到两个小时之后,包也不疼不痒了,一看,包没了!第二天照样去参加婚宴,凑巧又遇到了一些有缘人,席间我把摄像的、录像的人,全部劝退出了恶党的党团队组织。

还有一次,记的是丈夫下岗那年。大孩子在外地打工,我去看大孩子时也带了一些大法资料,准备讲真相劝三退。大孩子她怕我出事而阻止我,当时我正念很足,心想我一定要讲,并请师父加持。我正告孩子:“你再要阻止我救人,你就是对大法犯罪。”孩子马上改变态度:“哎呀妈呀!妈,你随便讲。”结果孩子的领导和一些其他有缘人都得救了。

总之许多事情都使我体悟到:只要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师父一定会管我们,旧势力是不敢迫害的。

回想这十几年的修炼路程,若不是师父的一路呵护无论如何我是走不过来的!所以我从心底发出对师父的感恩,师父:今后的路不管有多艰难我一定 做好三件事,完成我的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

叩拜师尊!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