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要正念不要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身体上的关还不是最苦,心性关尤其难过。有一次,儿子和媳妇闹离婚,因为我丈夫、大儿子去的都早,什么事都是我来管,这个也是对着我的心来的。我送媳妇到车站,当时想不要动心。当时也问儿子动不动心,儿子也说不动心。三天后,他们要去签离婚,亲家姑打过来电话来说合。儿子不去,我去了。亲家姑说要是你姑娘你怎么办?我就摆事情,怎么按修炼人标准处理的婆媳关系,亲家姑自己说:“咦,我做不到这样。你做的好,你做的高。”后来这个事就了了。
——本文作者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这么多年风风雨雨,想把自己的修炼历程和大家交流一下。因为自己不识字,只好请同修代笔。

一九九八年之前,我原本是信神的,但在老伴因车祸去世两个月后,大儿子也年纪轻轻就去世,从那以后我就只信命,其它什么都不信了。

得法

一九九八年八月,因为熟人介绍我去一个法轮功交流会,会上每天放师父讲法,听了几天后自己身体很不舒服,当时不明白是师父给自己清理身体,就回家了,没听完。到年底,一检查身体,各项指标都出问题,什么都不好了。然后我找认识的人去批点药,结果那人也劝我修炼法轮功,于是我次日就去炼功点了。两三个月后,开法会,早上炼功,当时我因车祸拄双拐,炼功时觉的有法轮在病灶处给自己清理身体,第二天我走路就能赶上同修了。从那天以后,再紧再忙,风雪无阻,我炼功、和同修们一起去洪法,从没有间断过。

正念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有次我和儿子去云南玩,孩子不让我炼功。等孩子晚上睡着,我发正念,觉的有个人影专门干扰我来了,我正念很强,然后那个人影直挺挺的躺那里了,可能是干扰的魔吧。有次做梦,梦见我和孙子住的房间都是大蛆,好大的蛆,到处都是。当时的环境多么险恶。我就是有个坚定修炼的心。后来那一段时间里,师父出来新经文,没到我这里,我都能提前感应知道。

二零零零年夏,我到省会为大法鸣冤,被绑架進看守所,我喊法轮大法好,讲真相,讲自己的亲身经历,我不配合审问,天天发正念,感觉这个场就正了。后来迫害就不那么狠了。

二零零零年左右因为我心里难受、头疼、干呕,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女儿劝我去检查,结果什么毛病都出来了,女儿要去拿药,我说不要拿,当时想:有师在,有法在,这都是假相,我不承认它。结果我自己背仅会的经文,去找同修加强正念,两天下来我就什么都好了,没症状了。

二零零九年,我下乡去看一个在病业魔难中的同修,她的外在表现是小便火,结果我也被干扰,回来以后厉害了,尿不受控制,有时尿不下来,有时又一会儿一尿,尿浑浊的象肉汤,腿也疼的走不了,我心想我就要有正念,多念法、背法,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结果三天半就没什么事了。

放下对情的执着

身体上的关还不是最苦,心性关尤其难过。有一次,儿子和媳妇闹离婚,因为我丈夫、大儿子去的都早,什么事都是我来管,这个也是对着我的心来的。我送媳妇到车站,当时想不要动心。当时也问儿子动不动心,儿子也说不动心。三天后,他们要去签离婚,亲家姑打过来电话来说合。儿子不去,我去了。亲家姑说要是你姑娘你怎么办?我就摆事情,怎么按修炼人标准处理的婆媳关系,亲家姑自己说:“咦,我做不到这样。你做的好,你做的高。”后来这个事就了了。

后来又一次,我在老家接到儿子绝望的电话:“妈,来给我收尸吧。”我当时就想又来去我心的了,因为就这一个儿子了。我去的时候一路发正念:除了师父谁都不配管我。我到儿子那里时,没有怎么样,他就躺在那里。我按法理开导儿子,告诉他俩口子的矛盾,退一步海阔天空,后来儿子想开了,俩口子也和好了。

还有当初,我从老家来儿子、女儿居住的城市时,他们都有房子,但是因为炼功的事都不让我住,让我租房住。当时我心里真难受,我也知道两个孩子平时也孝顺,这是针对自己的心来,但是还是不好过,我对自己说,一定要放下这个对情的执着。女儿甚至说,那个房子是儿子的,这个是女儿的,哪有我的房子啊。那真是剜着心难放,但是后来学法放下这个心时,这事就过去了。有时当心性关过的好时,盘腿静功两个小时轻轻松松就过了,层次的提高也很明显。

因为我正念比较强,虽然不识字,周围的同修都爱来找我,我就告诉他们要正念,不要人心。有一个同修说起她女儿和女婿的事过不去了,我告诉她,这些都是对着人心来的,过不去也要过,如果她把她女婿当成她女儿看待,事情就过去了。还有个同修疑心她丈夫有外遇,我直接说她是往自己这里抹黑,给她丈夫场里扔脏东西,加不正的念,常人还自己不往自家泼脏水呢,提高后她也过了这个关。

有次我去大街两旁公开发真相资料,发回来同修说街上有监视器拍照,于是我心里不稳了,开始后怕。我给师父上香,香平展展的,我知道这个是对自己这个怕心来的。正好那时赶上换身份证,儿子告诉我必须要到派出所照相,因为联系到监视器可能拍下我的照片,心想麻烦了,但事情又不能给孩子明说,当时怕心出的很厉害。于是我开始发正念,越发感觉正念越强大,等走到派出所的时候,觉的正念非常强了,心想让它照不成,结果三次也没照成这个相,说是我头发白,反光厉害照不成。后来我这个怕心也去了,几个月后到那里一次就照成了。

面对面讲真相

一次,我去广场上想救人,就发正念,师父就安排有缘人来了。这时有老俩口坐到我前面石凳上,我一讲,他们就愿意退,怎么讲的我也忘了。还有好几次,见到给我发广告报纸的人,我说自己不识字,你发报纸也是为我好,我也给你说个对你好的事,然后说三退就退。也有不退的,但我也告诉他要记住“大法好”,以后有机缘再退。我开始时讲不退别人就心急,现在心性提高了也不急了。还有最开始不敢当面发神韵光盘,后来也敢发了。

我经常和身体出现状态而影响做三件事的同修说,对这种迫害就一点都不能承认它,出现一点就正念灭掉它,我自己灭不掉,背后的正神也会灭掉它,还有师父帮呢。同修都说我说这话时信心十足,很有力量。

师父讲过:“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邪恶还要迫害,那师父可就不客气了,师父有无数的法身,而且还有无数的帮助我做事的正神也会直接清除邪恶。我以前不是告诉你们了嘛,你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天龙八部护法,都是因为你们做的不够,众神都被旧的宇宙法理限制的干着急没办法。”(《北美巡回讲法》)

自觉修炼中还有不少人心没去,比如急躁心等等,但是我们大家都遇到问题找自己,去人心,加强正念,没有过不去的坎。

个人所见,有不当之处,请大家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