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从临床到轻松岗位

走正路 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在医院工作,这些年来,来到我面前的病人、亲朋好友、同事等多数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临床工作忙乱,风险大,由于路走正了,几年前我被调到一个比较轻松的工作岗位,可以有大量时间做三件事了。
——本文作者

一年一度的明慧网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又开始了。感谢师尊,感谢明慧网同修在如此艰难的形势下,为大陆同修再次提供了交流的平台,以鞭策我们在正法修炼的神的路上精進再精進。下面,我将这一年来的修炼点滴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各位同修们分享。

放下人心,堂堂正正修大法

师父说:“其实整个世界啊,已经被大法弟子每人承包了一份”(《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我在医院工作,这些年来,来到我面前的病人、亲朋好友、同事等多数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临床工作忙乱,风险大,由于路走正了,几年前我被调到一个比较轻松的工作岗位,可以有大量时间做三件事了。然而,我的上司不明白大法真相,甚至有时还参与迫害,我试着给其讲了几次真相,效果不明显,他总是说:“政府不让学……”我曾经多次求师父再给我安排机会给院长讲真相,平时没有充份的理由还不好找他。

去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医院书记的通知,让我到办公室找他,我立即发正念,心中坚定了我要救他的正念,不知道是什么事,我断定是救人的机会,我到书记办公室坐下后,他很客气的说:“你的业务好,不干临床太可惜。”他表示要调换我的工作岗位,我立即拒绝了,然后与其拉家常似的谈起本专业的形势,揭露这些年来我所遭受的迫害,同时将大法基本真相告诉他,我修炼后怎样修心性,做好人,无病一身轻,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如何退党自救……看得出,他听進去了,我劝他不要参与迫害,他矢口否认(参与迫害),并肯定学法轮功的都是些老实人,虽然他没答应三退,但感受到他明白了真相,后来听同修说已经给他做了三退。

回来后,我想,这不也是救院长的好机会吗?于是我利用周六周日,花了近两天时间,写了一封长达二十页的信,给院长详细的讲了我近几年工作的情况,大法弟子放在哪里都是好人,都会尽力将工作干好,同时将大法真相告诉他,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形势,揭露我近几年所遭受的迫害,迫害大法弟子违宪违法,且遭恶报……语气平和有力,启迪其善心,震慑其恶念,最后非常慈悲的劝其退党保命。虽至今未退,但一向不与人搭腔的院长有时主动与我搭话,以前凡是本市以外的学术会很难审批成功,而今,一个月批准我两次到省里学习,再也不提调工作的事儿。

再说我所在科室主任,与我一起工作,我当然少不了给其讲真相,虽然三退了,平时从来不说,听也勉强,给其大法真相资料,她从来不看。二十多天前,我们科工作上遇到了困难,是她力所不能及的,作为科员,我一心替科主任着想,出谋划策,且写出了一份她根本不会写的报告,使发生的事顺利通过,她很感动,把我当成了好朋友,也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思想境界。我借机讲大法真相时,她说出了心里话:女儿不久前从美国回来,下飞机后父母接到她,便喋喋不休的讲起在美国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网络自由的情况,并且见证了国外的退党大潮,使父母大开眼界。从此我们经常在闲暇时间里谈大法真相,揭露邪党的黑暗,下来新的真相资料我就给她看,她欣然接受,从此我学法、讲真相的环境更宽松了。她一向多病的身体自从三退后得到了福报,我有时外出请假、办护照等一帆风顺。邪党开奥运会、上海世博会、世园会,我都在上海、西安。在这里,我衷心感谢海外大法弟子的付出。我的工作、生活环境中,几乎天天讲真相,劝三退。放下人心时,说出的话连自己都感动,救人的效果也好。

师父说:“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各界众生都在期盼。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相,神在人中。”(《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

觉醒的家人放鞭炮

四年前,我身边的大法弟子常有被迫害发生,一女同修被非法判刑四年,我悟到应该立即营救大法弟子,利用常人中与同修是好朋友的关系,为其买生活用品并陪她丈夫到看守所送衣服等,我丈夫也非常赞同,驱车与我们一起去,在与同修亲属接触过程中,往往亲属会抱怨同修,我及时与亲属沟通,讲真相。亲属看到我这个外人都这么好,很感动。尤其邪党举办奥运前,我市近二十个大法弟子被绑架,我与不修炼的丈夫同家属一起想办法营救。最终一部份同修被非法劳教,另一部份被非法判刑三年、四年。随后的日子里,我们常在过节时给同修家属送点礼物,或与家属一起过节,生活中有困难,我们互相帮助,并鼓励家属们:我们的同修遭迫害,他们没有错,是邪党卑鄙的伎俩,我们拧成一股绳,一起度过这最难的几年,我们就象一家人一样,互相勉励着,同修来电话了,出现什么情况了,我们都很关注。渐渐的,我们的同修陆续地回来了,每回来一个,我们都在一起吃饭欢迎。当原辅导站站长回来时,这在常人看来影响大的大法弟子,家属们晚上吃着饭,到楼下点上了鞭炮,随着鞭炮齐鸣“欢迎某某某”的呼声、掌声也响起来。最近,又一名同修回来了,他们还放起了礼炮,在欢迎同修回来的同时,大家共祝“江魔头的死讯”。回来的同修多数在短时间内写出了严正声明,跟上了正法進程。

正念的力量

我市六一零主任与我丈夫是朋友,自从他上任,见到我之后总说要我配合他,最起码是他在任时我不要找麻烦,常常在酒桌上诽谤大法,诋毁大法弟子讲真相的行为。以前我曾经给其讲过大法真相,并已三退。可是,一到这个位置上他象变了一个人。我利用与其接触的机会,曾多次讲真相,并赠送大法真相资料,利用常人这种朋友关系,也出于关心他。真相资料给他就要,有时他主动索取,我也常常将迫害大法弟子遭现世现报的故事讲给他听,并讲迫害大法弟子违宪违法。我发现,我正念足的时候,他会一直解释:他当六一零主任是为了提个局级干部,干工作是为了糊口,我提醒他不要因此把命搭上。当地陆续有大法弟子被恶意构陷并遭迫害情况发生。

有一天,我晚上下班后老是忐忑不安。向内找,那几天常人事比较多,学法不静心,还暴露出怕心等。六点发正念我发了半个小时,心里踏实了。晚上八点左右,我丈夫打电话让我开车去接他,那天他正和“六一零”主任一起吃饭。我到了以后,“六一零”主任单独上了车,要和我谈,当时我正念很足。原来他和我丈夫刚才谈到:一份由外地被绑架的同修牵连到我的报告移交到他的手里,等等。这一次,他和我谈到的全是他会如何保护我,最起码他在任期间,我是安全的,等等。

后来,多次一起吃饭时,他总有意提起法轮功,在我丈夫面前邀功,或者恐吓我丈夫,有时说国安监控我或跟踪我。丈夫命令我立即将家里收拾干净。讲真相救人,其实我做的也很谨慎。我向内找,是我将这个人看大了,而且怕被迫害这个心迟迟未去,明知大法弟子做的是正事,靠的是大法,是从法中修出的正念。是人心勾的鬼上门,我认识到,他在恐吓我和丈夫,是在勒索我们。我告诉丈夫:“在我修大法这个事情上,不在他身上花一分钱,朋友间一起吃个饭没什么,但绝不特意请他,我也不领这个情,他迫害好人犯罪。”此后,他再在丈夫面前提起如何保护我时,丈夫智慧的半开玩笑说:“我不领你多少情,有本事将我老婆抓去……”。再有见到他的机会,我不再太客气,礼节性的打个招呼,不再给其机会,从此以后,这种骚扰再没发生,我做三件事也更精進了。师父说:“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实修中,我感受到了正念的力量。

师父说:“最后的时刻,邪恶的因素会减少,环境会宽松,世上的形势会有变化,要求你们走正的路永远不会变。”(《走正路》)在正法最后的最后,我要努力学好法,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圆容师父所要的,兑现史前誓约。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