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家里烦恼事不见了

在大法中受益 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丈夫以前是个多病缠身的人。两个孩子小的时候,一个在娘家,一个在婆家,托他们两家照顾,我照顾丈夫。他痛苦时,他就用各种法子折磨我,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熬着。开始修炼时,丈夫经常骂我,我做到不动心的忍了、笑着对待了,逐渐的他就不骂我了。这都是真修带来的快乐。现在丈夫非常支持我,慢慢的他的病也好了,两个孩子也受益匪浅,家里的烦恼事都不见了,这一切都是大法带来的。
——本文作者

师尊好!
同修好!

下面把我在这十几年的部份修炼体会写出来和大家切磋交流,不足之处请指正。

得法后的美好时光

那是九六年五月,为了祛病健身,我练了各种气功。有一天和我一块练气功的人拉我到公园去炼法轮功。过了几天,有人从外地请回来《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我赶紧请了所有的书。回家后,用了一天一夜我就把《转法轮》看完了,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就是返本归真,我决定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的许多观念转变了,病也好了,丈夫和孩子都相信法轮大法好,他们也从中受益了。

丈夫以前是个多病缠身的人,两个孩子小的时候,一个在娘家,一个在婆家,托他们两家照顾孩子,我照顾丈夫。他得了胃溃疡、神经衰弱等多种病,痛苦时,他就用各种法子折磨我,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熬着。医院治不了他的病,我内心的痛苦难以言表,真是生不如死。我修大法后,丈夫非常支持我,他念大法好,有时也看大法书,帮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慢慢的他的病也好了,还能打工挣钱,不抽烟、不喝酒,得了福报。两个孩子也受益匪浅,大儿子有了工作,结婚了,小儿子很听话,他们都不抽不喝,做好人,让人放心。家里的烦恼事都不见了,这一切都是大法带来的。

九九年七二零前,我不上班,每天早上我和其他同修提着录音机到炼功点炼功,教新学员炼功,炼功点挂上洪法图片,每天如此。我觉得大法太好了,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每晚参加集体学法,每个人提高都很快,回想起那时的修炼情景真是太好了。

记得那时当地开了一次好几百人的法会,我感到正念之场非常强大,这是师父在慈悲的加持和鼓励我们。当时心里很感动,能有那么多人得法,真高兴,控制不住的泪水直往下流,很多同修都感动的流泪了。同修们的发言,都是一个个很感人的故事。那段时间整天沐浴在大法中,非常充实,每个人都非常精進,还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集体炼功好啊!

放下人心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在所有的媒体开始疯狂的对法轮功师父和大法修炼者进行造谣、诬陷,谎言铺天盖地,不准人们炼功。我跟其他同修一样难过,也很着急,不知咋办。

后来听说有同修到北京证实法,我也决定去北京。但我平时从未出过门,又不认路,怎么办呢?突然我觉得有师父在我身边,给我指路,我一定能到北京,于是我和另两位同修坐车上北京了。

在北京,公交车把我们拉到了天安门的侧面,没走几步,过来一个警察背着枪,穿着大衣,问我们干什么的。当时法理不清,认为要说真话,就告诉他我们来上访,结果他把我们带到了警车跟前,把我们劫持到前门派出所。那里关押着很多大法弟子。三天后把我们劫回当地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问:你们去前考虑到政府会对你们怎么样了吗?我们说“考虑了”,他说我们太坚定了。当地邪恶把我们关進了拘留所。当时我们还觉得被抓是好事,后来师父的经文《理性》发表后,才知道错了,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的大法弟子很多。恶警逼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图片,灌输邪党的歪理邪说,企图转化我们。我们不配合邪恶,一起炼功,绝食抗议。恶人逼迫写所谓的“转化书”才放人。有很多人写了放回来了。就剩我们几个人没写。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邪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这么好的功法为啥不炼!我被非法劳教。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我们许多地方有漏,没有全盘否定迫害。

从劳教所回来后,我大量学法,找到自己有漏的地方,尽快提高上来。我开始参与发资料,讲真相。有许多亲朋好友都明白了真相,得救了。下面仅举二例:

一个深秋的晚上,天很冷,我和另一同修出去贴当地一位优秀教师被劳教所迫害致死的真相粘贴。出发前,我们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弟子,然后带上浆糊出发了。一路上下着零星小雨,没有多少人,很静,根本不妨碍我们做正事,因为这是师父安排的路。走了一夜的路,我和同修配合全部贴完了,天也快亮了,我们顺利回家。后来听说,第二天许多人看到了同修被迫害的真相,震慑了邪恶,警车在路上来回巡逻,虚张声势。

那几年丈夫经常和我做伴发真相资料,我们白天贴不干胶,晚上发资料。在邪恶迫害最严重的那些日子里,我跑遍了农村、城市的大街小巷,把真相尽可能的送到众生能拿到的地方。晚上有时要走很长的路,丈夫有时走不动了,就蹲在路边休息。有次他骑车捎我发资料,回来时捎人的车架子坏了,我和他走回来。刚走到门口,丈夫实在走不动,不小心摔倒了,可是一点不疼,有师父保护呢。丈夫配合我做了好多证实大法的事,他也得了大福报,无病一身轻,这是师父的慈悲。

在矛盾中修自己

开始修炼时,丈夫经常骂我,我不和他计较躲开他。有几次我没地方躲,我走到哪他就跟到哪纠缠我,就这样我只能做到委屈的忍。到后来反复学法,就做到不动心的忍了,再到后来就笑着对待了,逐渐的他就不骂我了。这都是真修带来的快乐。

还有一事,儿子岁数大了,好长时间找不上对象,谈了好多都不合适,同修也替我着急。我向内找,找出了好多心:对儿子的情,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还有找不上媳妇怕别人说的心,还有同修对我儿子婚事的执着,等等人心。通过学法我悟到,一切事不是偶然的,都有师父安排,是咋的就咋的,执着也没用。把心放下了,一切也就理顺了。儿子顺利招工了,也结婚了,同修对我儿子也不执着了,我们都得到了提高。

还有一事,前些年迫害很严重的时候,我被恶人一次次绑架、关押、非法劳教,公公吓唬我说,再出去就叫他儿子和我离婚。我听后心想,你说了不算,真要离婚家产有我一半,我们大法弟子决不能一无所有。把心放下了,他再也没说离婚的事。

正念闯魔窟

那是零三年的一天,头一天和同修发了四百多份真相资料,起了欢喜心,不理智,第二天又去离头一天不远的地方发,却不知邪恶在那儿加强了防备,而我们又正念不足,人心多,被恶人诬告了。恶人绑架了我们,把我们塞進了警车,非法关進看守所。

在黑窝里我不配合邪恶的迫害,绝食抗议。十多天后的一个早上,管教進来,跟监号老大小声说话,我没听清楚说什么。事后监号老大对我说:他们要劳教你两年,让我给你准备生活用品。不一会儿给我拿来了一条犯人盖的被子,说是下午两点送我走。同监号的人都知道法轮功是好人,他们都叫我不要配合。于是我把被子一半铺上一半盖上,我躺在床上一上午不起来,不断的背法,不断的发正念。心里请师父加持。我对师父说:我死也不去劳教所,我要出去做我该做的事,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结果到下午没人提送我的事。我悟到在常人看来铁定的事,在师父和大法的慈悲加持下,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中,就会化为乌有。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看到一望无际的苹果园,一个个特别大的红苹果挂在树枝上。有好多人在收苹果,我也在其中。我看见了两个水晶梨,大的西瓜大,小的也有碗大。当时我想挖个坑把两个梨埋起来,不能叫别人拿走。过了一会儿我想,还是把梨挖出来和大家一起吃吧。于是我把梨切开和大家分享了。醒来后,回想这个梦这么清晰绝非偶然,是师父在鼓励我。又过了两天,他们把我转到了拘留所,我才明白梦中吃梨,是师父点化我和监号的人要分离了。通常他们放人,不直接在看守所放,所以我知道我要出去了。在拘留所我也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过了一阵子,我获得了自由。

事后我悟到正念正行非常重要,修炼人如果有漏、正念不足就会被邪恶迫害,最重要的是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是走不到今天的,我只有精進、再精進,才不愧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现在环境宽松了,大法弟子也在逐渐成熟。对不同的人群,大法弟子理智、智慧、坦然、深入的讲真相,“三退”人数越来越多。学好法的时候,正念就强,劝退走不多远,就能退好几个人。看到还有那么多众生没得救,我觉得自己跟精進的同修相比,还差的很远,我要努力赶上才行。

我还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如,不能抓紧救人,错过了好多有缘人;人心还很多,如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求安逸心……这些我都要在今后的修炼中尽快去干净,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多助师救人,兑现自己的誓约,不辜负师父厚望。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