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无故崴脚之后

修好自己才能够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在场的人把目光都投向了我这儿,我气的浑身哆嗦,根本无法炼功。我坐在地上,整个大脑好象什么都没有了,就是坐那儿生气。有同修对我说:“让你提高心性呢,生气就不对了!”当天晚上也不想去集体学法,在家自己学。当我捧起《转法轮》还没有打开,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就在大脑中闪现,……几天下来心里还是不平。其实自己并没有找自己,直到有一天在上班的路上无故的把脚崴了,我才意识到问题在自己身上。
——本文作者

我一九九七年七月喜得大法,在这十四年的修炼过程中,既有身心升华的喜悦,又有面对困难、坎坷时的彷徨,最多的是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在证实法中修去人心、坚定修炼的体悟。十几年了,想说的很多很多,可又不知从何说起,想了很久,还是把自己在修炼中遇到的几件神奇事写出来,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由于层次所限,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走入大法立见奇效

我因身体不好,整天吃药、有时还要扎针灸,可几年过去了也不见好转,感到很痛苦。也曾有人给我介绍这样那样的祛病方法,我也曾抱着一线希望去尝试,可最终是无望而归。后来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就到处寻找,一直到一九九七年七月,我才在老家找到了法轮功。

当我第一天早晨来到炼功点时,听到炼功的音乐,就感到浑身特别舒服,心情很激动,想哭,可我不能哭,因为我得学会动作。四套动功炼下来,奇迹出现了:整个身体象没了重量一样轻飘飘的,我情不自禁的大声说:这功太好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晚上到一功友家看师父的《大连讲法》录像,突然感到一道闪电般的银光从我的大脑穿过,顷刻间,折磨我几年的头沉、头晕、干燥性鼻炎的症状全没了。修炼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几种疾病(乳腺增生、附件炎、头沉、头晕、干燥性鼻炎、过敏、颈椎病)全都彻底好了。从那时起一直到今天,我的身体非常好,一粒药片没吃过,所有了解我的人都说我变了,变的精神了、变的年轻了。当我告诉他们自己因炼法轮功才发生的变化时,人们都感慨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有的人也因此走入到大法的修炼中。

二、向内找去掉怕被别人说的心

通过看书和同修交流才明白:法轮功可不是一般的气功,他是佛家大法,那就是修炼,既然是修炼那就是个非常非常严肃的事情。当时我对修炼是很陌生的,根本不懂的怎么修?我就知道大法好,做事为人按照大法的要求来衡量,我时常想:要修就要好好修,实实在在的修,可碰到事情的时候,往往还是把握不好。

记得在九八年初的一天,甲同修(我和甲同修为辅导员)和我说:一个学功不长时间的学员,其家属因孩子打架犯精神病了,想找几个同修到他家一起学学法。当时我没同意,认为那人又没有修炼大法,应该到医院去。没想到甲同修还是找了几个人去了。第二天早上到炼功点上,甲同修当着三十几名同修就把我数落了一顿:你还是辅导员呢,这么点事也不肯做!我想解释,她接着说:别说了,人家别的同修一说就特别痛快,我们去了,效果很好!几句话把我说的很尴尬,我愣愣的站在人群中,脸一阵热一阵凉的,心里不是滋味,想走,又怕影响大家炼功。我木讷的说:“先炼功吧。”我刚想打开录音机,只见甲同修一摔门走了。

在场的人把目光都投向了我这儿,我气的浑身哆嗦,根本无法炼功,我坐在地上,整个大脑好象什么都没有了,就是坐那儿生气。我们俩这样一闹,其他人也没法炼功。有同修对我说:“让你提高心性呢,生气就不对了!”道理我明白,也知道是让我提高心性呢,可心里就是生气、不平,觉得她也太欺负人啦,你说了人你还有理。我不当这个辅导员了,也不想和她来往啦,拿定这一主意心里好受点。

当天晚上也不想去学法啦(集体学法),在家自己学,当我捧起《转法轮》还没有打开,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就在大脑中闪现,我心里说:法理明白,做到怎么这么难!这样的气太难忍受了,心里翻过来掉过去,最后我问自己:“还修吗?这点事就挡住啦?”心想:修!一定修下去!然后我自己逼着自己去学法。人是去了,可心里还憋着呢,几天下来心里还是不平。其实自己并没有找自己,直到有一天在上班的路上无故的把脚崴了,我才意识到问题在自己身上。

那就认真的找自己吧:怕人说的心、爱面子心、妒嫉心、不包容、遇到事情想不到别人,执着自我,更没有想到洪法和证实法。当我认识到这些后,身体上一阵热流通下来,心情非常轻松,我知道,困扰自己的那些不好的东西,师父给我拿下去了,当天我就给甲同修写了一封长信,诚恳的向她承认错误。晚上自己在家炼静功时,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向外扩,逐渐逐渐的扩大、扩大,真的是“顶天独尊”的超然感觉。通过这件事,我真切的体会到:要想修,那就要实实在在的修自己,无论碰到什么事,就把住自己这颗心,修这颗心,那才能真正的修炼,才能得到心性的升华。

三、迫害中使我更坚定修炼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们的修炼环境被破坏,单位把所有炼功的人集合到一个大会议室,让每个人表态,并强迫学员交书。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感到很茫然。虽然得法也有两年啦,可对法的理解完全停留在感性认识上,每天都在学法,可只学了最表面的道理,而那伟大的法理和内涵并没有深入的认识,致使很多学员随波逐流,不炼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因复印大法资料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在那里,我常常仰望天空,心中默默的喊:师父!我决不给他们(拘留所警察)写任何东西,决不给大法丢脸。一天晚上刚要睡觉,一个慈悲的声音在我耳边说:“回家去吧!回家去吧!”一连两声。我猛的坐起来喊:“师父!师父!”从那以后,我心里更加踏实了,因为我明白:师父的法身就在弟子的身边。

回家后,单位几次找我谈话,要我写什么“保证书”,不然就要开除。我冷静的想了想,然后给单位的各级领导写了一封公开信,向他们阐述了法轮功教人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并把自己几年来学炼法轮功得到的身心变化详细的写出来。在信的下面,郑重的写了严正声明:在这以前所说所写所为违背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在邪恶的高压恐怖下,大法的书基本上都找不到了,无法学法,同修之间又不能交流,只能靠自己以前的学法为基础,其实,每个想坚持修炼的学员,师父时时都在慈悲的看护着。为了让人们知道大法真相,我们和全国的大法弟子一样,利用着各种形式证实法:发资料、贴大法资料、面对面讲真相,方圆几十里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由于自己学法少,法理不清,把做事的多少当成了修炼。有一年初夏,身体出现腹泻情况。开始我也没在意,照样每天风风火火的发资料、讲三退。虽说自己也没什么感觉,可别人说我脱相了(瘦的不象样了)。回老家,亲戚都说怎么成这样了?我开始犯嘀咕了:真的应该好好找找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光要坚修大法,还要身体力行的证实法,可不能因自己的身体情况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我又从不在意这一端跑到了另一端,既过份的担心,又形成新的执着。找同修交流,今天找一个,明天又找一个,就是想在同修那儿找到解决此问题的方法,就是不能定下心来学法、找自己。因为没有清晰的法理做指导,所以一直在被动的承受着,到后来发展到严重便血,这种状态持续了两年之久。无可奈何,就这样硬挺着。

直到零五年春,有几个同修找到我,与我一起学法并从法理上進行交流,才认识到自己的误区:开始总认为自己学法少、修的不好、有漏才这样的,后来我就想好好修自己,认真学法。可不管怎么修、怎么学,并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通过交流才知道,那都是抱着有求之心在个人的修炼中打转转。记得师父在《欧洲法会讲法》中说:“关键是看人心,我们大法修炼就是直指人心,修炼就是修人的心。你的心不动,其它表现都是假的,形式是假的。”我明白了:自己一直在用人心对待自身的问题:怕心、担心、面子心,在深层还埋着一颗埋怨的心,找到这些心后,心里豁然开朗,真感到天清体透。真是“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折磨我两年多的肠道疾病一下子消失了。自己又轻松的走在了证实法的路上。

四、世人都等我们去救度

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我们都知道学好法才是基础、是做好讲真相、救人的保障。零八年奥运前,我们学法小组每天坚持半天学法,整点发正念,半天出去讲真相救人,我们脑子里没有一点会受迫害的念头。当时一个邻居大婶好心的说:保卫处的人在监视你们,注意点。我们学法小组同修加强发正念的时间和力度,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解体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干扰众生被救度的一切邪恶及邪恶因素。我们照常学法、讲真相,稳健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为了帮助其他学法小组坚持集体学法,每周三次到十五里外的同修家学法。为了利用好这段时间,我中午十二点发完正念后就骑着自行车去,不论烈日还是狂风,而且还不走一条路,为的是遇到有缘人。一天,我骑车走在一条又窄又弯的乡间小路上,迎面看到父女二人手里拿着一把野菜过来,我以问路的方式和他们搭上话后,就问:“你们听说过‘三退’的事吗?”他们好奇的问是什么,当我把“三退”自救和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时,那个父亲非常激动,他说:“我是当兵出身的,因自己的秉性耿直,看不惯共产党内的那个风气,受排挤,转业回来了。说实在的,共产党什么样我最清楚了。学大法做好人有什么错,他们这样镇压!”然后他俩非常爽快的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当我送给他们《九评共产党》和大法真相光盘时,他们问:“我能不能复印、散发?”我说:“那太好了!”他们高兴的连说“谢谢”,并说后会有期!看到他们高兴的样子,我真的想哭:有多少人等着真相,在这炎热的中午,他们来地里挖野菜,其实是师父安排好了,让他们在这儿等我的。师父呀,师父!弟子替他们谢谢您的慈悲救度!也为自己平时的懈怠感到内疚。

又有一次,我顺着河坡向同修家去,发现不远处在建小桥,二十几个人在树阴下吃午饭,旁边停着一辆轿车,我心想:怎么办?这么多人在这等着呢,想去,但心里不稳。我心里求着师父加持自己,同时发正念解体干扰世人被救度的一切邪恶,然后大大方方的走过去说:“你们好!请问哪位是领导?”有个人说:“在帐篷里。”我找到他们的领导,开门见山的说:“我路过这儿,告诉你一件大事,是关系到每个人未来的大事。”我这么一说,他急切的问:“什么事?”我问他:“现在的天灾多不多?”他不加思索的说:“太多啦。”我就把汶川地震学校危楼造成那么多孩子惨死的真相讲给他,接着讲到《九评共产党》和“三退”保平安。也可能他有什么顾虑,当劝他“三退”时,他说自己什么都不是,但是,他想要一本《转法轮》。他明白了,可还有二十多个人呢,我征得他的同意,向坐在那儿的工人们讲了什么是法轮功;电视上说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是共产党导演的一场丑剧,是弥天大谎;分清善、恶,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才会有未来!接着我把自己随身带的所有大法资料送给他们,并告诉他们:这真相资料是救命的,一定要珍惜,看完后传给别人会得福报。有一些人当场就退了,没退的也拿了资料。他们只要看,就会知道哪是善,哪是恶,明白了的人们就会去说、去传,会成为活媒体。

一次,我讲真相遇到一个老党员,一讲就接受了真相,退了邪党,要了《九评》和许多资料。在讲真相中,老人家间接的知道了我的单位。一天中午,我在单位忽然看到了这位老人,他一见我忙说:我找你好几天了,快再给我一套资料。你给我的让我外甥拿走了。看到老人着急的样子,我心里更体会到救人的急迫,世人都等着我们去救呀!

十几年来的修炼让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按照师尊的教导去做,学好法,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只要正念足,在救人中就会展现神奇。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