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能做什么就做什么(1)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班主任是语文老师,一次在课堂上提到法轮功。他认为法轮功会象义和团和太平天国运动那样如何如何,说的口气似乎是让我们看热闹,终于有人反抗了。下课后,我追出去,和老师说:“老师,法轮功就是一种修炼的功法,不是义和团和太平天国的运动,法轮功是被冤枉的,请在客观了解的基础上再做正确的判断。”老师让我重复说了三遍,他几乎不相信平时不爱说话、老老实实的我能有这样的举动。最后老师笑呵呵的点头说:“可以、可以。”后来上了大学,我又多次给我的老师们邮寄过真相信,我希望他们能明白真相。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尊敬的同修们好!

感谢明慧网给大陆大法弟子提供的这么珍贵的交流机会。很荣幸,能够再次参加网上交流法会。虽然感觉自己做的不够好,但是觉的自己的参与就是在证实大法,就是对交流会的支持,就是自己作为一个大法中的生命应该做的,就是在同化大法、归正自己,更好的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

一、奇迹般我得法了

我是一个未婚的青年弟子,在高中时代正式走入大法修炼。我得法的道路比较曲折。因为小时候的一些超常经历,我从小就对世界未解之迷和玄学玄术的东西倍感兴趣,又接触了许多宗教中的东西,但最终还是发现皆非净土。在早年的气功热中,我又弄了些书来学练,向往修炼到高层次去。不久,虽然也得知大法的传出,但开始并未得法,现在看来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无知,实在惭愧。可是大约过了半年后,缘份不可阻挡的来了。

那是一个夏天的早上五点多钟,我还没有睡醒。在睡梦中,伴随着一种非常好听的天乐,我看到隔壁的长辈向我展示他手掌中转动着的桔黄色的法轮。那法轮与他的手掌一样大,非常漂亮,他大概还说:“这可是最高的(法)。”这时梦中的我与现实中的我完全不同,就象什么都很清楚似的,发自内心很得意的说:“我也有,比你的大多了。”其实梦境中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这样说,但说的同时,就直接抬头看自己的头顶,一个大大的色彩丰富的法轮在我的头上转呢!这时我也由梦境中苏醒。一瞬间,我的小腹感到强烈的很舒服的法轮旋转(后来才知是师父提前给我下法轮),并且梦中那美妙的天乐声也响在耳畔。我起身到了院子里,听到隔壁长辈家有很多人在炼法轮大法,而我梦中的天乐就是正在播放的大法动功音乐。由此我得法了。谢谢师父,没有丢下悟性差的弟子。

多年后我才得知,本来炼功点是在一个公共地点的,可是那几天管理部门突然就不让在那炼了,这才到我隔壁长辈家炼了几个早上。而就在我得法后,原来炼功的那个地方又让法轮功学员回去炼了。我想也许就是师父巧妙安排,让我得法啊。

从一开始得法,大法就给我展现了许多神奇,我看到了《精進要旨》书里的字和标点符号都是金色和紫色的。在不知不觉天黑又没点灯的情况下,我照样看书。我感受到了师父给我开天目,眉宇间的部位一瞬间用力往里顶的感觉很强烈。看到了空中旋转的彩色法轮和眼前一直在旋转的机制等等很多另外空间的真相。得法的我难掩从小到大苦苦追寻而今终得大法的喜悦,看书学法不愿放手。我自己每天都能感到自己突飞猛進。那个时候严格要求自己,修的坦荡开心,遇事知道找自己,在同修间的矛盾中用大法衡量,不迷于其中。在家里表现越来越好,家人不停的表扬我。

二、血雨腥风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初,大家都去省会或者北京上访了,我是穷学生,手里就几十元钱,只能去省会,可是因为基点不对,是为了圆满,而且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问同修,同修也没说。我就自己去。因为是夜车,父母硬是把我从车站弄回了家。我的情绪很低落,心生许多怨恨。(这种怨恨坑了我很多年,以致让我很多时候失去善念,耽误了救度家人和工作中遇到的众生。这是我不久前才认识到的,在这里曝光出来,希望能彻底解体它。)迫害开始了,我感到有很多话要说,电视里的东西都是假的,我和亲友们解释着,可是大部份人的看法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心里难受极了。

班主任是语文老师,一次在课堂上提到法轮功,他虽然没说什么不好的话,但他认为法轮功会象义和团和太平天国运动那样如何如何,当然并无恶意,他也是觉的邪党官员腐败、政府无能,所以好象他有先见之明一样,说的口气似乎是让我们看热闹,终于有人反抗了。下课后,我追出去,和老师说:“老师,法轮功就是一种修炼的功法,不是义和团和太平天国的运动,法轮功是被冤枉的,请在客观了解的基础上再做正确的判断。”我的老师让我重复说了三遍,他几乎不相信平时不爱说话、老老实实的我能有这样的举动。最后老师笑呵呵的点头说:“可以、可以。”后来上了大学,我又多次给我的老师们邮寄过真相信,我希望他们能明白真相。

上大学后,一次学校组织演讲比赛,慈悲的师父安排我成为唯一的一名学生评委(其他评委都是级别很高的领导)。恰好参赛的选手,有一个是我所在学校记者团的前辈,她撕心裂肺的污蔑大法,让所有已经经历各种运动的领导们几乎都不约而同的给了满分。幸好,我是最后一名,我给了比较低的分数。当时的我也很矛盾,但是我想我是很公正的,她的演讲首先观点就是错的,水平也不高,只是声音高。也恰好,还有一名新生选手,是一个演讲的高手,不论是演讲的题目、选材、立意、内容,还是演讲中的表情、动作、姿态、发音、着装等各方面,都很自然清新、纯熟到位,感染了所有人,她的演讲可谓十全十美,可最终评委们却没有都给满分,这很明显,就是中共恶党的政治因素促成的,不过毕竟太完美了,没有给满分的也打出了接近于满分的九点九八分,而我,公平的打了十分。谢谢师父,最终的结果很公平,那位污蔑大法的选手因为我给的低分而以平均分零点二分之差退居第二。

回宿舍的路上,这时,师父借常人的嘴鼓励我。路上,许多观众同学,我都不认识的,高兴的满怀敬佩的追上我,告诉我做的好!说我真是学生们的骄傲,是真正的评委,非常公平,并且说那个批判法轮功的选手啥也不是,扯个大哑脖子喊等等。遗憾的是,我一直没有给那个选手讲清真相,当时毕竟认识有限。很久后我才听说那个选手记恨我,在记者团中找了我许多麻烦,可是因为我按照大法做好人,在学校的工作中一直很出色,所以这都没有真正影响到我。

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因为我一直认真负责,没有坏心眼,为人耿直热情,所以在同学中,大家对我的评价还算不错。大学期间,我给一些有缘人讲真相,惊奇的发现,许多同学都是和大法有大缘份的,他们的亲友竟然都是很精進的大法弟子,同学们很自觉的保护我。在他们认为人品差的人在场的时候,他们都给我使眼色;在我炼功的时候,寝室的同学给我挡窗帘,反锁门;在我发正念的时候,不打扰我;在我写真相信、抄写经文的时候不妨碍我;在公安局上网吧非法查网的时候,就通知我。

让我最感动的一次,有一个同学,虽然我一直给予过她很多帮助,但是因为她想当班长以便贪污班费,而我恰恰是同学和老师认可的下一任班长的最佳人选,这也是大家的希望,可是我已经在学校有很多职务了,根本忙不过来,也不想操那个心。但在那个同学看来,我是她竞选的最大障碍。所以,她私下里探同学们的口风,说要是把我炼法轮功的事情报告给学校,学校能不能把我开除。好在我的同学都是有正念的,大家当时就把她的念头打消了。这些事情我都是快毕业了才知道的,而且也是同学们不经意间提起的,同学提起这个事情的时候还义愤填膺:“我们当时就告诉她,要是她能干出这种事情,咱们班她就不用呆了,咱们系里和学校她也别想呆了。真是的!那还做人干啥呀!”当时我只是一笑,没有对那个同学产生怨恨,只是感到人太渺小了,太可怜了,为了那么一点小利、小便宜,竟然什么都敢干。

大学时还有两个学生同修在不同城市的大学读书,她们所有的经文、真相资料的来源都是我。我经常给她俩用信件邮寄。因为经文基本上都是我手工抄写,所以,无形中自己的字变的漂亮多了,这真是大法的力量啊。当时的环境,血雨腥风,师父慈悲弟子,让弟子们一直都很安全,而且因为我一直不是很有钱,所以师父在邮资上给我显现了神迹。就是我收到的很多信件,上面的邮票都没有卡戳,那些邮票都是新的,我可以拿下来直接用。在学校,我经常发放资料和粘贴真相,还邮寄真相信救人。

在刚开始迫害的那几年,邪恶很多,大家的怕心也很多,有时我高兴的去拜访同修,同修很害怕,而我因为很单纯所以并不能感觉到。开始有新经文的时候,同修用人心对待我,觉的我是学生,岁数小,不放心,所以有经文也不给我,不过师父慈悲,在梦中告诉我新经文来了,我就直接去同修家要,有时同修非说没有,我就上另一家要。师父慈悲,我一篇经文也没有少过。放假回家的时候,我能赶上什么就做什么,碰上需要传递消息,我就给大家跑腿,碰上需要上网发消息,写文章,制作真相资料,我就上网做,开始是在网吧,后来有了自己的电脑,就在自己的电脑上做。这些都是扩大自己容量,放弃自己执著心的时候。有时候,有的同修那给人“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感觉,真是让我感到心里很苦,很委屈憋闷。但师父的大法越讲越明,没有偶然的事情,有了正念看问题,我最终还是乐在法中,当然也有过不去的时候,其实那就是自己在和自己别劲。后来在网上看到各地同修过节给师父问好,我就在此后的各个重大节日中,代表当地和附近地区的同修给师父发问候。这让自己感到十分神圣。在网上也曾很注意的讲过一些真相,有的效果还不错。

我有一个事情做的不够到位,那时我在学校的书市上几次遇到过污蔑师父和大法的书,没敢在那么多学生在场的情况下讲真相,就想了一个自己认为相对安全的办法,把真相资料放到污蔑大法的书籍中,让人自己看作出判断。不过污蔑大法的书好象一直卖不出去,后来就被下架了。之后就不论什么内容的书,反正拿起来就随手夹上一份真相资料。书店都是有监控的,似乎对我也没起什么作用。

还有一次,学校接到上级通知,让挨个班级开主题班会,试图污蔑大法。我当时很着急,就在下面盯着台上主持班会的同学发正念。其实同学们私下里都知道我是学大法的,而我留给同学们的印象还算不错。大概是师父看我有了正念,结果,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主持人上台后,扫了我一眼说:“啊,法轮大法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都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心里都有数。下面咱们谈点切合我们实际的,关系大家切身利益的事情吧。”台下施以很友好的笑声和掌声,然后大家就对学校和学校后勤不满的问题开始踊跃发言。恰好,班主任老师進来了,简单提了句:“上面来了‘精神’(这两个字被老师说的十分搞笑,类似于上面又发神经了),说让看看学生中有没有炼法轮功的,有的话就报上去,好及时的说服教育,帮助啥的。”底下一片打马虎眼的声音:“啥呀!”“没有!”“捞点干的!”(就是说点有用的、说点重点的意思。)这时一个南方同学站起来干净利落的说了三个短语:“没水、没电、没电话!”(因为是新校区,还不够完善)紧接着就热闹了,我们班的班会就这样成了反映学校问题的会,让老师哭笑不得,同学们热热闹闹的给收场了。其实,不论碰到什么事情,都是在于自己的一念,只有自己的心性到位了,一切师父就都给安排了。

我是学理工科的,也没有看过什么文学书,但是在大学期间却做了许多文字和编辑相关的工作,这为我后来多次制作揭露当地迫害的真相资料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看来一切都不是偶然,一切也都是师父早给安排好的。而我能在没有任何人教的情况下就能写文章,也是师父给予的。在编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也涉及到许多与同修意见不一致、产生矛盾和误解的事情。这都是给自己提高的机会,也有自己要修的地方。这里就不多讲了。

(未完,待续)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