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履行誓约的使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刚得法时,因为杂念很少,豁然间明白法理时脑子里会“啪”的一亮。但是近年来这种现象渐渐的越来越少,经常出现思想溜号的状态,反应过来时已经翻过去几页了。在学法小组念完法脑子也空荡荡的,没有印象,自己并没学到法。看着同修背法的经历很受鼓舞,我也开始背,磕磕绊绊的背过了四遍,但是除了激动以外感到自己并没提高,一天,我听师尊讲法突然听到“我的法不是给你背着玩的!”我大吃一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没有敬师敬法的心啊!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同修们好!

同修告诉我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心得交流会开始征稿了,时间一个月。我一怔:好象第七届法会刚刚结束呀,这么快又一年了。我在救度众生中究竟起了多大作用?“助师正法”中我不折不扣的言出必行了吗?我还有好多心没修去呢,顿时意识到时间的飞逝和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心中暗生一念:这难得的圣会我得参加。因为有大法的不断充盈和师尊的慈悲呵护,使我从阴暗泥泞中步入祥云袅袅的净土,让我从山穷水尽的绝境走向布满鲜花的通途。

误入苦海遇圣缘

从少年时代我的腿就患了不治之症“骨纤维异常增殖症”,经过省城各大医院专家会诊,结论一致的令我的心情跌到谷底:随着年龄增长,全身的骨头都会发生病变,对此,目前就是国内一流的医院都束手无策,只能做手术治疗。手术就是把骨头内侧病变的部位凿掉后就薄了,再取别处的骨头添上,就这样,拆东墙补西墙,有时打开一个地方发现骨头是坏的不能用,所以一次手术就得几个刀口,最后没有可取的地方了,竟用了一个另一家医院里刚堕胎的八个月婴儿的骨头﹙医院联系的﹚。最后主治医师无奈的说“炼气功吧,气功也许能治好你的病。”

从记事起,父亲就视我为掌上明珠,为了给我治病,四处求医问药,中医、西医、土方等等,什么方法都用尽了。一次,听说东北老家有一位远近闻名的算卦老人,据说此人会“过阴”﹙可以元神离体到另外空间查看病因﹚,城里许多有些名望的人都开车前往。于是,母亲千里迢迢的去了,老人询问了我的生辰八字后就说出了我的容貌,并预言我这一生没有姻缘,母亲问我的病时,她说我原本是天上的人,私自跑下凡间,被“神仙”发现后抽了我三鞭子,分别是腰、胯骨、膝盖,我吃惊的发现我当时正好是这三个地方疼,并且共做过三次手术。我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让我不顾天规,下到尘世?而这里是这么的苦。

我知道病魔将要伴随我一生,内心痛苦的一分钟都不想多活,同时我惊恐的感到自己不止是在走下坡路而是正迅猛的坠入深渊。

就在我即将抵达生命的终点时,突然的一个峰回路转——我遇到了法轮大法。此时我才明白这一生并不是苦,我生生世世的等待才真的苦,当初我义无反顾的下来,就是为了要得这个法啊!

在我十二岁左右时,几乎每晚休息时眼睛一合上,就清晰的看到一幕:我站在一扇铁栏杆的大门里,外面站着一个一模一样的我,但却是全身通透轻盈,完全是个发光的透明体,第六感告诉我那是另一个我,我们静静的对视着,望着铁门上横七竖八的拧着密密麻麻的短铁丝,感到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很扎同时又极其美妙,心里充满困惑:我究竟是怎么穿越过去的?!在提醒我什么呢?在那个年龄我懂得了作为一个人的低能和无奈。这个奇异现象持续了一两年,直到我刚走入修炼的一次炼功时再次出现,我才豁然明白了,那是一个完全由高能量物质构成的高级生命体!我此生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通过修炼不断的放弃自己固守的东西,穿过层层时空的重重艰难和来自生生世世纷繁交错的阻挡,从底层境界中彻底的解脱出来,不再有任何的牵制,真正的返本归真!

“今天的人类呀,其实不是因为正法,早就毁掉了,人类的思想标准已经在地狱以下了,是因为正法,我赎了三界内一切众生的罪。(鼓掌)那么大家想想,就我们学员而论,我当初等于是从地狱把你们捞起来的。(鼓掌)我真的替你们承担了你们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这样,我因此还要把你们度成神。在这过程中,我对你们费尽了苦心,同时呢,因为你们要成为那么高的神,我就要给予你们那么高神的荣耀和你们那么高层次上所具备的一切福份。(鼓掌)开天辟地没有任何的神敢于这样做,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每当看师尊讲的法我都会落泪,我非常清楚自己的生命都是大法给予的,是师尊延续来的,并不属于我自己,所以时常感到自己内心的那种坦荡真的是无惧无忧的。

救度众生兑现誓约

师父说:“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法会讲法》﹚“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做好,因为你要的是圆满一切,你是有责任的,你是带着救度众生的使命与责任来的。历史上都喊救度众生,谁知道救度众生真正的涵义是什么呢?你们才是真正的在救度着众生,你们才配做这么伟大的事,切不可失去机会啊!”﹙《北美巡回讲法》﹚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与同修不断的進京上访,看到邪恶一意孤行的将迫害升级,我们才悟到要在当地证实法。带着痛彻心扉的委屈和悲恸我拿着真相传单到处送,急切的真想奔走相告:我们的师父和大法是清白的!这是千古奇冤啊!一次我揣着传单在街上站着,同修紫莲看见了问:“你干什么呢?”我说我就想站在这发。几年后一位同修笑着说见过我发资料,一次他正在商店里买东西,这时我進去把传单放到柜台上转身就出去了,他一看是我,吓的他放下东西拔腿就跑。

我们刚开始是坐车到远处去取真相资料或在本地高价复印,后来我想我们自己要是能制作就好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转法轮》)从开始建资料点到发送真相资料,这么多年虽然是磕磕绊绊的,但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都奇迹般的化险为夷了,有惊无险的走到了今天。平时我出门就带上各种真相资料、印章和油画棒等,循序渐進的发送,随时随地根据不同的环境选择不同的方式和“法器”。我的“法器”一应俱全,常与同修笑道:“我最穷,但是我最富有。”以我的经济条件根本不可能的,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师尊给予的啊。贴不干胶时,过来人我就有意的凑近不干胶看,那人果然好奇的盯着,等我走远了他还站那儿专注的看呢。我始终保持着从容自然的状态,白天晚上都可以轻松自在的出入,如入无人之境,那时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就是上天派来的使者,在遵行着使命来救度这一方众生。

我们县城虽小,但算上各乡镇各村屯也有几十万人,而大部份人散居在农村。长期在城里发送,城里已经被覆盖了,这几年我就和同修青莲配合陆续往偏远农村送资料。我先把打印好的彩色小册子、传单叠上,前后各放一张彩色卡片,工工整整装在自封袋里,带上打印盘面的真相光盘,拿上真相印章和喷漆,看着这些精美的资料,心里和它们说“你们都是肩负重任的,我们一定要让众生明白真相哦!”。一切准备好,我俩打“的”过去,下车后步行到村庄,尽量寻找干净合适的地方发放,整个过程我满脑子都是正念。青莲是本地人,她对各条路线非常熟悉,而且比较了解他们的生活习惯和喜好,她话不多但是很有主见,属于那种足智多谋的人,所以过程中不用我多费心思,只管高密度发正念,无条件的默默配合,由于性格迥异我俩在一起刚好可以弥补对方的不足,所以配合非常默契。

因为天黑看不清,农村的路不平,我深一脚浅一脚有时都跟头把式的。有的地方山大沟深非常偏僻,星星点点的只有几户人家。望着这些散落在各个角落的尝尽疾苦和艰辛的生命,想起师尊说过现在这些世人都曾经是师尊的亲人,真是感到很心酸,我默默的想:我都送到你家门口了,这样的机会真的不多啊,你们可得好好看哪!我们一边发一边在水泥电线杆上印真相标语,发完后我们来到公路边等车,往往很快就能坐上一辆顺路车,偶尔也有不顺利的时候,在师尊的安排下我们也都能平安的回来。

我们都选择在晚上,一般出去四、五个小时,回到家有时就三点多了。由于考虑到这种方式速度慢、路费高和种种不便,而青莲又会骑摩托车,我俩一商量就买了一辆摩托车。坐上车我才发现,没有过硬的车技在蜿蜒崎岖的山路带着我和资料平稳的行驶是相当的艰难,何况她身材瘦小。夜里气温低、车速快有时冻的我们瑟瑟发抖。我刚开始还有点紧张,尤其在狭窄的路面与大货车错车时我的心都提着,有时公路一侧是深沟,猛然间过来一辆车时,我们摩托车一下子都躲闪不及,后来我一想:怕什么!我就应该是堂堂正正的去救人,决不允许任何邪恶的生命与因素干扰迫害!我悬着的心顿时无比轻松开阔。一次,我俩还没有走到一半路车就坏了,只能慢慢推着走,青莲说往回走得要一个小时,往前走最少得二十分钟才能有修车的地方,但是太晚了,不一定会开门,她让我决定“怎么办?”我说那就先往前走,没有的话再回去都行。我心想:刚好我可以沿路一边走一边贴。结果只走了几分钟竟然就有一家开着门的修理铺,而且修好后一分钱都没收,好象就在等着我们,这分明是师尊为我们苦心安排的啊!我深切的感受到那份神圣的誓约中,寄予了师尊对我们无限的厚望,同时承载了无量众生的苦苦期待,能受此荣耀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让我们珍惜这亘古不会再有的救人的幸福吧!

大约几个月前,我清晰的梦见我身处一个陌生的大城市,那里一派高科技景象,高耸入云的楼房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可是突然间轰轰巨响,大地剧烈颤抖,只见那一座座摩天大厦顷刻间轰然向下坍塌,象动画制作出来的效果,坠落的同时纷纷解体成数以亿计的小颗粒状,不断的下落、飘散,直至在空中风化、消逝了。人们疯狂的奔跑,慌乱中有一个人向我求助,拉着我的衣角但没拽住……我震惊的没有语言能形容,我的心都碎了……醒来后我的泪奔涌而出,第一念就是:快救人。这也许就是我自己的那个世界、那些众生的表现啊!“修的不好就会淘汰很多生命,那么等你圆满的时候,等你归位的时候,你会发现当初对你寄予无限希望的那些生命被淘汰的非常的多。那么在这个宇宙大穹中,你代表的天体很可能就是残缺不全的,无数的众生被淘汰掉了。”(《北美巡回讲法》)因为我没有修好那一层宇宙解体了!那一部份生命淘汰了!正法已经到尾声了,我知道必须修好自己,抓紧时间救人,才能不辜负师尊的苦度!不辜负众生的期盼!

敬心学法的玄奥殊胜

我刚得法时,因为杂念很少,豁然间明白法理时脑子里会“啪”的一亮。但是近年来这种现象渐渐的越来越少,经常出现思想溜号的状态,眼睛看着字思想却游离出去,由着观念和业力操控,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反应过来时已经翻过去几页了。在学法小组念完法脑子也空荡荡的,没有印象,感到法念给别人了,自己并没学到法。看着同修背法的经历很受鼓舞,我也开始背,磕磕绊绊的背过了四遍,但是除了激动以外感到自己并没提高,一天,我听师尊讲法突然听到“我的法不是给你背着玩的!”我大吃一惊,原来我是这个心态在背法啊!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没有敬师敬法的心啊!

于是,我决心开始静心去学,刚好一位同修带来两箱子光盘和小册子,我放下了手中所有的事,心里不再有任何牵挂,捧着《转法轮》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全神贯注的学,每当思想溜号,立刻拉回来,再从新从溜号的地方开始读,每个字往心里念,往脑子里念,往思想深处念,彻底改变人固有的观念,只当是我从没读过的法。渐渐的思想静下来了,感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一震一震的,象被彻底的净化了一遍,人的一切情绪和思维都不存在了,所有的人与事遥远的恍如隔世,却倍感亲切,无限珍惜。原来一个生命一心向佛和完全溶于法中是如此的美妙,哪里还能嚣张、嫉妒、抱怨、自以为是呢?哪里还能犯困、溜号、学不進去呢?以往的困惑艰难已然烟消云散。

再继续看下去,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不同于以往了,已经成为为法负责为生命负责的心。我一边看一边惊叹:这部法实在是太珍贵了!时间宝贵的一时都不想浪费过去。捧着书,那一页半天都没看完,就象偶然间踏上了通向另外空间的桥梁,突然看到了佛法的广阔与浩瀚,我深深的为法的博大精深震撼的落泪!我才真正体会到师尊在法中讲的:“你们在迷中修,看不到那部法是什么样子。当真正看到的时候,那语言也形容不了,无法形容。我过去告诉你们,我说每个字都是层层叠叠的佛、道、神。你们也理解不了说师父把什么东西都压到那部法里去了,你们现在用人的思想也理解不了那句话。什么都能得,就看你用心怎么样,就看你们心态怎么样。什么都能在那部法中得。”(《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此时内心涌出一种不可抵挡的力量,犹如一头沉睡多年落满灰尘的雄狮在渐渐苏醒,缓缓的抖落满身的尘埃站了起来,仿佛从心底发出了一个声音:这条修炼的路我走定了!谁能阻挡?!谁敢阻挡?!这个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我感受到了我那颗磐石般坚定的心,再没有什么能动的了。

我才懂得什么叫学好了法。就是师尊讲的那样,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如果我们每天都能入心学法,那层层法理会不断的展现出来,时时溶于法中,就能体会到正法的洪势,越学越感受到“助师正法”的伟大殊胜与救度众生紧迫的使命感,红尘俗世中的一切,于我而言逐渐的已如清风般微不足道。

从协调中走向成熟

我认为要当好一个协调人很难,因为我是个有热心但不愿意操心的人,遇到麻烦和矛盾立刻想逃之夭夭,所以一直以来我在认识上也仅限于是我的“义务”,没有真正的意识到这是我必须担负的责任。但是也正因为有难度生命才能得到砺炼与锻造,这其中不仅魔炼了我的意志,而且通过细致的向内找发现自己许多的执著和人心。如果没有强烈责任感和负责到底的心,没有站在法上认识法的理性,很容易被枝枝节节的假相所带动。

多少年来,传送经文和资料、联系什么一直是我责无旁贷的事,没有我愿意不愿意的问题,需要什么我做什么,同修们很愿意与我切磋,遇事都找我商量解决,家庭矛盾、病业关等,小到买、装、修mp3。我自己感觉谁存在什么问题,就主动约好时间过去或者叫来推心置腹的交流,还有十几位同修居住地离我们稍远些,也希望我们常常过去交流。我每天得保证一部份时间学法、做资料,有时井井有条,偶尔会遇到一天时间安排的满满的,虽感叹自己分身无术但依然乐此不疲。我希望每个同修根据个人情况走出自己的一条证实法的路,看到几位同修家里条件不错,就建议他们上明慧网,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只能上网浏览不能“遍地开花”。于是,针对各自的特长和优点,推荐不同的方式证实法,手机、各种真相印章都成了小法器,再配合上各种真相资料、光盘、真相币。语言表达能力强的建议带上护身符、神韵光盘面对面讲,对发送资料有顾虑的给真相印章、使用真相币,有工作的就发短信、打电话,有能力的贴不干胶、发送资料。

我也曾经有过人心不放,关过不去的时候,我每次把光盘、小册子做好后快速送去,可有的同修总是嫌我给的少,送的晚,我提一大包去,经常听到的就是不屑一顾的一句:“就这点?”“你做不出来我就到外地取……”一次,我做了几本《九评》,其中有几行字因打印时碳粉快没了而字迹变浅,但能看清,就送到一位同修家里,我刚走出单元口,就听她趴在窗子上喊,我一抬头,“啪”的一声那几本《九评》就扔到我的脚下,“拿回去重做!”我觉的自己已经竭尽全力了,为啥我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最大,可落的竟是这个?而且联想到每当同修遇到麻烦事就抱怨我,该负责任的事就往我这里推,真感到没人能理解我,难过与不平衡使我整天心里沉甸甸的,实在没处交流就向内找吧,结果深入一找发现好多问题:不让人说、瞧不起人、不平衡心、我对人好是有目地的:想换取对方的认可、认同、想获得个好名声、怕得罪人、碍于情面、同修说我低调其实是觉的自己人微言轻说话没人重视等等。

找到原因了可心里还是不舒服,于是我静下来学法,当学到:“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用人的话说都能够理解别人。”(《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内心一种深深的震动,我没有为别的生命着想!我怎么没有为生命负责的心?说严肃点协调人就是愿意为大家负责的人哪,我们要修去的就是旧宇宙的私,摒弃旧宇宙的一切理,是宇宙的保卫者,宇宙真理的捍卫者。我们将要成就的是具有博大胸怀,能容纳众生的觉者风范,可以为众生的利益、宇宙的利益而付出一切的,怎么会被这些小小不言的事情弄的迷失了方向。我突然明白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要敢于放弃!敢于担当!回头看看这些年发生的一切不就是为了我的提高摆放的阶梯吗?为了我的回归铺就的道路吗?当我坦然面对时心里没有一丝不平,明显感到心的容量在扩大,想不起任何让我烦恼生气的事,一份从不曾有的超然。

紫莲说:“你就象个烧火做饭的小和尚,啥都你去做,你忙的都没时间学法了,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你得坚守原则,我们这些同修的毛病都是你惯出来的。”猛然一听,怎么我惯出来的?成我的问题啦?后来一想也对呀,我是小和尚忙的团团转,他们大和尚闲的没事干,结果谁也没提高上来。有时我把不干胶裁好,小册子装好才送去,他们的依赖心不就是我促成的吗?我的繁忙不就是我有求必应自己造成的吗?这么神圣的事我怎么能当作麻烦,自己全包了哪?我不是剥夺了他们建立威德的机会吗?应该换个方式适当的放手了,一些简单的事让同修力所能及的去做,这样我也轻松了。再见到同修时,看她们一个个竟都是可亲可敬的,没有一个“挑毛病”、抱怨人的,都无限宽容的说“你太忙了”“你没时间我自己叠”。噢,是我提高了,我终于体会到学法向内找的美妙超常。此时我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句:感谢你们,我可贵的同修!真的感谢你们及时善意的提醒指正,无私的支持和鼓励!

自修炼以来,我无数次梦中捡到形状各异的笔,我知道是点化我比﹙笔﹚学比﹙笔﹚修。后来看到同修交流文章中常提到“神笔”这一证实法的法器时,我就想:捡了这么多的笔,难道就没有一只是神笔吗?我不能总是从同修的文章中找捷径,得到好处一味的索取,也应该将自己的心得与同修真诚交流,去圆容我们的大法网站。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